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国家党议员承认泄露了中共病毒患者详细信息

图为2018年10月18日国家党议员哈米甚·沃克(右一)等人陪同国家党前任领袖西蒙·布里奇斯在新西兰黑斯廷斯(Hastings)参加“Have Your Say”活动。 (Kerry Marshall/Getty Images)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0年07月08日讯】(大纪元记者刘淇晴新西兰编译报导)国家党议员哈米什·沃克(Hamish Walker)承认他从前国家党主席米歇尔·布格(Michelle Boag)那里得到了18名中共病毒感染者的机密私人信息并将其透露给了三家媒体。他因此被剥夺了反对党的职务

7月7日,他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他对自己处理信息的方式“真诚道歉”,并对此事对受害者造成的影响表示歉意。

本月早些时候,沃克发布了一份新闻稿,称来自“印度、巴基斯坦和韩国”的多达1.1万人可能前往但尼丁、因弗卡吉尔和皇后镇进行隔离。他抨击政府没有征求社区的意见是可耻的。由于只有新西兰公民或永久居民可以回国,该声明被政府抨击为“种族主义”。

他说,他向媒体公布这一信息,是为了证明自己之前的言论是合理的。他希望以这种方式证明自己对政府的指控,并表示无论是他还是收到消息的人都没有公开这些信息,他得到的法律建议是他并没有犯任何刑事罪行。

沃克说他收到的信息没有任何密码保护,也没有储存在安全系统中,他希望政府同时可以改进缺陷,做好保护措施。

前国家党主席米歇尔·布格说她把这些信息透露给了他人是自己巨大的判断错误,她为此道歉。

“我当时是奥克兰救援直升机信托基金(Auckland Rescue Helicopter Trust,简称ARHT)的代理首席执行官,所以这些信息是发给我的私人邮箱的。这是我判断上的一个巨大错误,我向对我严重失望的ARHT的同事们道歉。”

“我对自己的行为感到非常遗憾,我没有预料到哈米什会把报告交给一些媒体,但我很感激相关媒体选择不公布报告中18人的名字。”

布格已经辞去了ARHT代理首席执行官的职务,她并没有说明自己把这些信息交给他人的原因。

国家党领导人托德·穆勒(Todd Muller)7月7日晚表示,沃克犯了“判断错误”。

穆勒已要求沃克全面配合前副检察长迈克尔·赫伦(Michael Heron)领导的委员会对此事的调查,并将其林业、土地信息和相关旅游业务的职责移交给了他人处理。

此前,穆勒和国家党卫生发言人迈克尔·伍德豪斯(Michael Woodhouse)谴责泄漏事件侵犯了感染者的隐私。

穆勒曾对媒体表示,这次泄密事件“令人震惊”,“不可接受”。

伍德豪斯说:“由于个人信息被泄露,感染这种极其危险病毒的人现在不得不承受进一步的痛苦,这是不合情理和不可接受的。”

隐私专员约翰·爱德华兹(John Edwards)说:“人们有权期望自己的健康信息不被公开,不被广泛传播。”“这让相关人员和个人感到焦虑,这是不可原谅的。它破坏了人们对体制的信任和信心,我认为这也是不可原谅和站不住脚的。”

他表示如果人们认为一个信息保护系统存在缺陷,他们应该将这些担忧提交给当局,没有理由试图将如此敏感的私人信息公诸于众。

那些在应对中共病毒行动中发挥突出作用的人也迅速谴责了这种侵犯隐私的行为。

微生物学家苏西·威尔斯(Siouxsie Wiles)表示,这次泄露“令人心碎”。“被民众信任的有权势的人却不遗余力地破坏新西兰已经取得的成就,这令人心碎。他们把我们置于极大的危险之中。”

奥克兰大学教授肖恩·亨迪(Shaun Hendy)在整个危机期间为政府提供了中共病毒的模型,他说:“我们这些参与疫情应对工作的人,为了保护新西兰人的隐私,付出了巨大的努力。”这种行为让他感到恶心。

新卫生部长、国家服务部长克里斯·希普金斯(Chris Hipkins)表示,得知政界人士参与了泄密事件,让人感到失望。他说:“这是一个非常令人失望的局面,其中确实有一些肮脏的政治因素,我认为这对即将到来的竞选活动来说是非常悲哀的。”

希普金斯说对泄漏事件的调查将继续进行。“有人提出了一些合理的担忧,我们必须追根究底……并确保我们相关的系统已经到位。”

责任编辑:筱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