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線採訪】探望蒲文清 訪民遭國保毆打失聯

人氣 284

【大紀元2020年07月23日訊】(大紀元記者洪寧採訪報導)7月23日上午10時30分許,前六四天網義工危文元與四川訪民趙安秀、趙亮等一行六人,代表「黃琦親友團」前往成都看望黃琦87歲高齡、身患重病的母親蒲文清老人。當她們到達小區上樓時,遭到當地國保人員非法阻攔及毆打。

其中危文元、趙亮、蔡邦英3人於傍晚5時20分許,被強制帶到湧泉(音)派出所後失聯。

記者於下午5時22分許,聯通了正在警車上的危文元,她說,:「我們本來準備上樓看下老人家就走,那些人阻止我們上去,現在我們被強制帶到警車上,去湧泉派出所,說是要去問話。」

蒲文清聞聲下樓見到了訪民,看守人員(紅衣者)貼身跟蹤。(訪民提供)
3人被這輛警車帶走。(訪民提供)

唐雲淑說,每天看守老人的都是國保的人,「我們只是來看黃琦老師的媽媽,被國保人員跟蹤,當到了樓道準備上樓,他們數人上來強行阻攔我們。」在僵持中,四個男人還將魏文元抬到樓下。

「我的裙子被扯開,手機被搶。」唐雲淑大聲喊叫「有人綁架了!」引來許多居民圍觀。但就在她們想離開時,也遭到國保阻攔。他們還毆打趙亮,趙安秀的頭部被打出了一個包。

「我們問他們是哪個部門的,他們也不出示證件,也不報姓名,」唐雲淑氣憤指:「就是警察執法也得按照法律規定嘛。我們就來看老人家,又沒違法,你們不讓看也不讓我們走,到底想幹嘛呢?」「這是什麼行為?」

看守蒲文清的國保人員。(訪民提供)

由於爭吵激烈,蒲文清可能是聽到了聲音,在貼身監控女子的看守下下樓與訪民坐了一小會兒,期間女子始終不離老人,並大聲呵斥訪民。在蒲文清送危文元幾人出小區時,警察上來將危文元、趙亮、蔡邦英帶走,而唐雲淑、趙安秀、郭興梅因為走在前面得以脫身。

「成都太黑了、太黑了。這些人太不講良心道德了。」唐雲淑正告國保人員:黃琦老師沒犯罪被坐牢,他的父母有什麼錯,我們有權利看他的父母。

據悉,下午5時55分,危文元向朋友發出的最後一條消息說:負責穩控她的羅主任給她打電話,隨後就再也沒有消息了,趙亮、蔡邦英也失聯。

唐雲淑呼籲,希望外界關注黃琦和蒲文清老人,關注她們一行6人的安全。

近幾年來,80多歲的蒲文清老人四處奔走,甚至直接上書中共中央, 促四川綿陽當局公正審理黃琦案,卻遭到當局打壓威脅,有人24小時駐家看守,一切言行均被控制。

思兒心切,憂憤、抑鬱的蒲文清患上多種疾病甚至絕症,因擔憂自己無法活著見到黃琦,也擔憂黃琦病死獄中,今年5月1日,蒲文清給中共領導人習近平、李克強、公安部部長趙克志……等人寫了一封請求書,請求能讓她和獄中的兒子黃琦見上一面,死也瞑目!

這封「求救書」傳出後,蒲文清遭到國保上門喝斥威脅。

為了圓蒲文清老人的願望,維權人士王晶、顧國平、危文元等公民,連續發起聲援黃琦的活動,希望通過「黃琦親友團」的努力,能讓母子倆早日相見。

黃琦畢業於四川大學,於1998年創辦六四天網,為底層和弱群體發聲。2003年5月,黃琦被以煽顛罪判刑5年。2008年512汶川大地震後,黃琦積極參與救災並首次曝光豆腐渣工程,又被當局以非法持有國家祕密罪判刑三年。

2016年11月,黃琦揭露當局嚴打六四天網,又被以為境外非法提供祕密罪再次入獄。在四川綿陽看守所被超期羈押期間,黃琦遭受毆打虐待,導致腎病惡化,全身浮腫,申請保外被拒,當局禁止家屬律師會見。

2019年1月14日,綿陽中院審理黃琦涉嫌「洩露國家祕密」和「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機密」案,美國等西方國家外交官員前去參加旁聽,均遭遇阻攔。

同年7月29日,中共四川省中級法院判黃琦「故意泄露國家祕密罪」及「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祕密罪」,有期徒刑12年,剝奪政治權利4年,沒收個人財產人民幣2萬元。

今年7月22日,無國界記者組織和10個人權NGO組織組成聯盟發表聲明,呼籲習近平特赦黃琦。#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黃琦85歲母親疑罹患肺癌 著急見兒一面
黃琦87歲老母上書中央 促公正審理黃琦案
「親友團」一人一電話 要求監獄保障黃琦會見權
美議員:對中共追責是我在國會的當務之急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翠字惹怒習近平 武統從鳳梨開始?
【重播】CPAC大會第三日 川普閉幕演講
【首播】專訪程曉農:拜登軟弱 中共備戰?(3)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