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采访】探望蒲文清 访民遭国保殴打失联

人气 295

【大纪元2020年07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洪宁采访报导)7月23日上午10时30分许,前六四天网义工危文元与四川访民赵安秀、赵亮等一行六人,代表“黄琦亲友团”前往成都看望黄琦87岁高龄、身患重病的母亲蒲文清老人。当她们到达小区上楼时,遭到当地国保人员非法阻拦及殴打。

其中危文元、赵亮、蔡邦英3人于傍晚5时20分许,被强制带到涌泉(音)派出所后失联。

记者于下午5时22分许,联通了正在警车上的危文元,她说,:“我们本来准备上楼看下老人家就走,那些人阻止我们上去,现在我们被强制带到警车上,去涌泉派出所,说是要去问话。”

蒲文清闻声下楼见到了访民,看守人员(红衣者)贴身跟踪。(访民提供)
3人被这辆警车带走。(访民提供)

唐云淑说,每天看守老人的都是国保的人,“我们只是来看黄琦老师的妈妈,被国保人员跟踪,当到了楼道准备上楼,他们数人上来强行阻拦我们。”在僵持中,四个男人还将魏文元抬到楼下。

“我的裙子被扯开,手机被抢。”唐云淑大声喊叫“有人绑架了!”引来许多居民围观。但就在她们想离开时,也遭到国保阻拦。他们还殴打赵亮,赵安秀的头部被打出了一个包。

“我们问他们是哪个部门的,他们也不出示证件,也不报姓名,”唐云淑气愤指:“就是警察执法也得按照法律规定嘛。我们就来看老人家,又没违法,你们不让看也不让我们走,到底想干嘛呢?”“这是什么行为?”

看守蒲文清的国保人员。(访民提供)

由于争吵激烈,蒲文清可能是听到了声音,在贴身监控女子的看守下下楼与访民坐了一小会儿,期间女子始终不离老人,并大声呵斥访民。在蒲文清送危文元几人出小区时,警察上来将危文元、赵亮、蔡邦英带走,而唐云淑、赵安秀、郭兴梅因为走在前面得以脱身。

“成都太黑了、太黑了。这些人太不讲良心道德了。”唐云淑正告国保人员:黄琦老师没犯罪被坐牢,他的父母有什么错,我们有权利看他的父母。

据悉,下午5时55分,危文元向朋友发出的最后一条消息说:负责稳控她的罗主任给她打电话,随后就再也没有消息了,赵亮、蔡邦英也失联。

唐云淑呼吁,希望外界关注黄琦和蒲文清老人,关注她们一行6人的安全。

近几年来,80多岁的蒲文清老人四处奔走,甚至直接上书中共中央, 促四川绵阳当局公正审理黄琦案,却遭到当局打压威胁,有人24小时驻家看守,一切言行均被控制。

思儿心切,忧愤、抑郁的蒲文清患上多种疾病甚至绝症,因担忧自己无法活着见到黄琦,也担忧黄琦病死狱中,今年5月1日,蒲文清给中共领导人习近平、李克强、公安部部长赵克志……等人写了一封请求书,请求能让她和狱中的儿子黄琦见上一面,死也瞑目!

这封“求救书”传出后,蒲文清遭到国保上门喝斥威胁。

为了圆蒲文清老人的愿望,维权人士王晶、顾国平、危文元等公民,连续发起声援黄琦的活动,希望通过“黄琦亲友团”的努力,能让母子俩早日相见。

黄琦毕业于四川大学,于1998年创办六四天网,为底层和弱群体发声。2003年5月,黄琦被以煽颠罪判刑5年。2008年512汶川大地震后,黄琦积极参与救灾并首次曝光豆腐渣工程,又被当局以非法持有国家秘密罪判刑三年。

2016年11月,黄琦揭露当局严打六四天网,又被以为境外非法提供秘密罪再次入狱。在四川绵阳看守所被超期羁押期间,黄琦遭受殴打虐待,导致肾病恶化,全身浮肿,申请保外被拒,当局禁止家属律师会见。

2019年1月14日,绵阳中院审理黄琦涉嫌“泄露国家秘密”和“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机密”案,美国等西方国家外交官员前去参加旁听,均遭遇阻拦。

同年7月29日,中共四川省中级法院判黄琦“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及“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有期徒刑12年,剥夺政治权利4年,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2万元。

今年7月22日,无国界记者组织和10个人权NGO组织组成联盟发表声明,呼吁习近平特赦黄琦。#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黄琦85岁母亲疑罹患肺癌 着急见儿一面
黄琦87岁老母上书中央 促公正审理黄琦案
“亲友团”一人一电话 要求监狱保障黄琦会见权
中共强迫法轮功学员戴电子手表 实施监控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中共军演低调结束 白皮书续打口炮
【微视频】网传大陆史上公募基金最大丑闻
【时事军事】美国迄今最大军援 战场上见分晓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