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友团”一人一电话 要求监狱保障黄琦会见权

人气 469

【大纪元2020年05月07日讯】(大纪元记者李熙采访报导)由公民发起的营救黄琦连署活动已进入第二波,公民一人一电话打进四川巴中监狱,要求保障黄琦的会见权。与此同时,却陆续传出多人因参与连署和转发黄琦老母蒲文清写给中央领导人的“请求书”,遭到国保和警察上门警告。

因连署被国保“上门警告”、“重点稳控”

6日晚上,有活动连署人向大纪元记者爆料,当天下午17时40分许,四川雅安姜成芬家中来了两名国保和两名派出所警察,他们问姜成芬:“是否在朋友圈里转发了蒲文清5月1日写给中央领导人的请求书?为什么要转发?”还问了她和蒲文清的关系,以及雅安有哪些人去看过蒲文清等问题。

国保和警察说是从重庆一名参与连署的陈姓人士那儿看到上面有姜成芬的签名。他们警告她不要参与其他人的事。姜成芬对警察说:“别看黄琦老师被判刑了,但事实不应该这样。”

国保还让姜成芬从手机里找出转发的那份请求书,并拍了照才离开。临走时还警告她说:“别和蒲文清接触!”

四川公民谢俊彪也在蒲文清微信群里透露:“今天(6日)又被政府警告了,点名我接受采访,要重点稳控。”

谢俊彪的聊天文。(受访者提供)

思子心切 蒲文清写“请求书”

5月1日,黄琦87岁的母亲蒲文清给中共领导人习近平、李克强、公安部部长赵克志……等人写了一封请求书,诉说自己因罹患肺癌,现在癌细胞已经扩散病情加重,请求能让她和狱中的儿子黄琦见上一面,死也瞑目!

蒲文清因长期被监控,无法和外界联系,更无法出去寄信,她只能透过网络请求认识的朋友帮她传递给中央领导人。

这封“求救书”传出后,蒲文清也遭到国保上门呵斥威胁。

黄琦在2016年11月28日被捕入狱,至今未能与家属、律师会见,也未能和家属通上电话,所有相关服刑人员的待遇全部被剥夺。一年一度的母亲节即将到来,思子心切的蒲文清不再期求能和儿子团聚,只求在来日不多的日子里能再见上儿子一面。

黄琦的母亲蒲文清女士写给中共领导人的请求书。(受访者提供)

“黄琦亲友团”给巴中监狱打电话

为了一圆蒲文清的愿望,王晶、顾国平、危文元等公民,连续发起声援黄琦的活动,希望通过“黄琦亲友团”的努力,使母子俩早日相见!

据“北方天网”公民记者提供的消息,招募“黄琦亲友团”的活动已经截止,昨日进行了第一轮向四川巴中监狱打电话,虽然未取得狱方友善的回应,但他们会继续打电话,敦促监狱当局保障黄琦和蒲文清的基本权利。

以下是“黄琦亲友团”成员这二天拨打巴中监狱电话实况:

拨打敦促电话首日:

6日上午9时许,天网公民记者顾国平打去第一通敦促电话。

顾国平:“我们是黄琦的亲友,很关注这个案件,想找陈监狱长。”
狱警(女):“不清楚这个事情,我不晓得(黄琦)这个人。”
顾国平:“请你转告一下你们的监狱长,你们要按照监狱法的规定啊!让黄琦的母亲……”

没等顾国平说完,狱警就挂电话了。

上午10时44分,四川的谢俊彪打去第二通电话,这次狱方还是采取逃避的态度。谢俊彪一气之下将电话打到了四川省监狱管理局。但是,监狱管理局也是采取闪躲态度,告诉谢俊彪亲自去他们的信访部门投诉,却不肯讲出该信访部门的具体地址。

谢俊彪的聊天文。(受访者提供)

 

袁英给四川巴中监狱狱政科杨科长写信。(受访者提供)

上午11时38分,重庆的袁英通过巴中监狱狱政科的网上邮箱致信杨科长说:“杨科长,您好!我受黄琦母亲蒲文清委托与您联系……。”并附上了蒲文清的两张近照,以示情况紧急。

下午16时许,网名“楠楠”的亲友团成员致电巴中监狱质问:“为何不让黄琦母亲会见儿子?黄琦现在是否完好?是不是因为他身上有伤而怕让家人看到?”

与上午接听顾国平的同一位女狱警这回改口说:“我们只为黄琦的直系亲属提供情况。”然后就挂断电话。再打去,换成录音电话了。

稍晚,“楠楠”再次拨通电话,换了一位男狱警接听。她要求和狱政科杨科长讲话,对方说:杨科长在开会,过后会回她电话。

下午16时许,亲友团成员的邹屹立打了电话,狱警告诉他:“狱方只对直系亲属提供咨询。”

谢俊彪告诉其他成员,“要提醒监狱人员,任何公民都有举报和控告违法、违规的权利。”

拨打敦促电话第二日:

今天(7日)是天网公民记者王晶负责给四川巴中监狱打电话,从上午8时40分开始,她打了好几通电话,接电话的那名女狱警一直以“不和非直系亲属交谈”为由拒绝通话,要么挂电话,要么不接电话。

王晶要求转接杨科长,女狱警今天又说科长出差了,什么时候回来不知道。

于是,王晶以“黄琦亲友团”的署名致信巴中监狱狱政科网上邮箱。要求巴中监狱的相关领导们依据《监狱法》给予黄琦最基本的权利保障。保障黄琦和母亲蒲文清的探监权、通话权。

她并告诫巴中监狱领导们,如果一直这样让黄琦处于失联状态,恐会引起外界担忧黄琦的生死与健康的问题,而造成各界认为当局无理与不人道。

王晶给四川巴中监狱领导写的信。(受访者提供)

责任编辑:林琮文#

相关新闻
黄琦母亲病情加重 中共监控打压不放松
一个母亲最后的告白 访民联署呼吁释放黄琦
黄琦87岁老母上书中央 促公正审理黄琦案
不惧中共威胁 公民发起第二波连署声援黄琦
最热视频
【林澜对话】栗战书奉命“演戏” 习为何隐身?
【时事军事】美军看穿歼-20 台海空优有说道
【思想领袖】加拿大“自由车队”的真实故事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