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蔦松藝術高中十年有成 看到台灣教育的曙光

雲林縣蔦松藝術高中自7月17日起,在台中、苗栗、高雄、嘉義與台北等5個縣市舉行共6場的期末成果發表會。最終場表演31日在臺台北國父紀念館展開,現場觀眾爆滿,謝幕時,觀眾給予學生們最熱烈的掌聲。(戴德蔓/大紀元)
人氣: 1129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20年08月01日訊】(大紀元記者張原彰、袁世鋼、林紫馨台北報導)成立10年的雲林縣蔦松藝術高中在7月31日晚間於台北國父紀念館展開「古典藝術饗宴」。當年幫助蔦松成功轉型成公辦民營的前雲林縣長、現任立法委員蘇治芬在看到蔦松學生的展演後盛讚,台灣能有蔦松這樣的學校,「這是雲林的大好事,也是臺灣的好事。」公司執行長廖英熙則稱讚,蔦松高中的成果展讓他看到台灣教育的曙光。

雲林縣蔦松藝術高中在7月17日起,在台中、苗栗、高雄、嘉義與台北等5個縣市舉行共6場的期末成果發表會。最終場表演31日在臺北國父紀念館展開,臺灣因為防疫有成,開放文藝表演的舉辦,蔦松這回的展演幾達爆滿,主辦單位更臨時加開分會場,以LIVE的方式實況轉播。

「我們頂著很大的壓力,終於把展演辦成了。」蔦松藝術高中校長張凱瑞說,這類大型展演要在10個月前籌備,今年2月因為疫情爆發的關係,許多場館加強防疫希望他們取消表演,「我們想守到最後一刻,也設好宣布取消的時間點,很幸運的最後可以啟動展演。」

張凱瑞說,對藝術學校而言,年度展演是最重要的事,牽涉到課程的總結,學生也把展演當作開始的目標跟動力。他說,最後能夠表演,全校師生的心情都難以形容,「有無展演對我們影響很多,很高興托台灣整體的福氣,在全球疫情嚴峻之下,可以到多個縣市表演,獲得來賓熱烈支持。」

蔦松校長:從無到有 十年只是逗號

張凱瑞說,十年的時間對一般學校不算長,但對蔦松而言是一段從無到有、不斷克服困難的旅程,而這不只是體現在藝術學校硬體的完善,還包括要怎麼在現代派當道的教育體系裡,開創出屬於蔦松的傳統古典藝術教學模式,「這十年我們都是一步一腳印走出來,這是浩大的工程,我們變化非常多。」

展望下一個十年,張凱瑞說,學校的硬體設施還離專業的藝術學校有段距離,另外,108年課綱開始,要如何把古典藝術跟新課綱結合,這是未來要持續努力的,「十年還不能劃句號,只是逗號,後面的路還很長。」

張凱瑞說,蔦松考上國立大學的比率可達五到六成,這樣的升學率在雲林、嘉義可媲美一流學校,幾乎跟嘉義女中差不多。目前學校共有410~420名學生,展望未來希望可以達到滿編600人,他也說,這200人之差代表著台灣復興傳統文化的差距,「學生人數越多,越能夠帶動臺灣社會對古典藝術結合道德教育的認同。」

蔦松的辦學理念以復興傳統文化為宗旨,招收台灣各地學生,傳授古典純正的舞蹈、音樂、美術等課程。31日在台北的展演,蔦松的學生的表演類別涵蓋中國古典舞、西方交響樂、國樂,同時也展出繪畫作品,讓臺北政要、音樂界與商界人士為之讚歎。

蔦松十年有成 蘇治芬:雲林的大好事、台灣的好事

當年幫助蔦松藝術高中成功轉型成公辦民營的前雲林縣長、現任立法委員蘇治芬在看到蔦松學生的展演後稱讚,臺灣能有蔦松這樣的學校,「這是雲林的大好事,也是臺灣的好事。」(戴德蔓/大紀元)

「這些孩子真的很棒、很棒!」前雲林縣長、現任立法委員蘇治芬對於蔦松的辦學收到成果感到特別開心,「十年總算有成,很令人感動,看到這麼棒的藝術成就,很開心,很值得!」

蔦松藝術高中,也是在蘇治芬縣長任內推動轉型,十年前從只剩只剩38人的一般國中,快速成長至今約有400人,成為全國知名的藝術實驗學校,她自己形容蔦松藝術高中就像自己的親生孩子一樣。

「幾年沒有看到這些孩子了,覺得他們長大了,而且非常穩定,很穩重!」看到蔦松展演成果這麼成功,蘇治芬除了感謝老師們的辛苦外,她也欣慰表示,「這是雲林的大好事,也是台灣的好事。」

樂團副主席:跟過去看過的完全不一樣

2020年7月31日晚間,世界業餘交響樂團聯盟副主席、中壢青少年管弦樂團協會音樂總監山路讓說,他參加過許多舞蹈班的成果發表會,但這次看蔦松的感覺完全不一樣。(張原彰/大紀元)

「我第一次看到這樣的成果發表會,非常精彩。」世界業餘交響樂團聯盟副主席、中壢青少年管弦樂團協會音樂總監山路讓說,他參加過許多舞蹈班的成果發表會,但這次看蔦松的感覺完全不一樣,「不只有西洋的交響樂,還有亞洲與中國的藝術元素。」

「這個學校非常有理念。」對於蔦松所重視的品德教育,山路讓給予相當大的肯定,「他們(蔦松)不是只有模仿西方的東西,還推動屬於我們自己的文化,這真的很重要。」

「這是我們台灣最缺少的東西。」山路讓說,他看過很多高中到國小的音樂、美術與舞蹈班,都只有表面的技術,「這個學校提供很深的東西,我非常佩服。」他也說,「不是只是學別人的,自己的東西(文化)就應該推動,一定要傳承給下一代。」

「我們真的很幸運。」山路讓很慶幸自己在台灣看到蔦松的表演,「全世界因為疫情的關係受到很大的影響,我想現在只有台灣,可以有這樣的機會,看到這麼好的表演。」

恢復傳統文化 小提琴教授:古典藝術起示範作用

「音樂就是表現人格,跟品德有很大的關係。」知名小提琴教授簡名彥認為,學生們的展演成果同時也體現品格教育的重要。

在一切講求創新的時代,蔦松藝術高中以弘揚傳統文化為宗旨,讓學生學習古典藝術。簡名彥對此教育方針深表認同,認為重視古典藝術可以為教育界起到恢復傳統的示範作用。

簡名彥說:「古典音樂是最扎實的,其他類型的音樂要學得好就得先學會古典音樂。」簡名彥還補充,「舞蹈動作難度都很高,跳得很棒,讓我印象深刻。」

醫學院副教授:品德教育正被傳承

2020年7月31日晚間,醫學院副教授李宜勳從表演中看到蔦松藝術高中所推崇的品德教育的體現。(張原彰/大紀元)

「一群人的表演比一個人難很多。」醫學院副教授李宜勳從中看到蔦松所推崇的品德教育的體現,「從學生們的協調度可以知道,他們在各方面講求紀律與相互合作的精神,這必須要有很好的品德才做得到。」

從事教育工作的李宜勳相當認同「品德教育」,他說,不管是求學與生活,品德都是最重要的事,而蔦松相當重視這樣的教育,同時搭建很好的舞台讓年輕人發揮,「品德也來自於老師的身教,與學長姐對學弟妹的影響,看得出蔦松在這部分的傳承。」

「可以在這麼小的年紀持之以恆,未來的發展指日可待。」李宜勳在看到蔦松學生的表演發出讚歎,看出學生們台下十年功,這得經過每天的苦練,而且這麼小的年紀就開始打基礎,「這對他們將來美好生活的推展很有幫助。」

全球疫情嚴峻,李宜勳相當慶幸可以在台灣觀賞蔦松的展演,他說,比起國外,台灣人很有紀律的遵守防疫規定,「才能讓我的在這邊看這麼好的表演,這也是品德與紀律的體現。」

教團理事長:蔦松孩子是非常棒的示範

2020年7月31日晚間,國教行動聯盟理事長陳鐵虎認為,蔦松藝術高中是十二年國教推動「適性揚才」的典範。(戴德蔓/大紀元)

國教行動聯盟理事長陳鐵虎認為,蔦松藝術高中是十二年國教推動「適性揚才」的典範。陳鐵虎說,「不僅是舞蹈科、音樂科,包括美術科,都有相當的水準。十二年國教推動的『適性揚才』就是透過公辦民營的實驗學校讓學生發展興趣,從今天晚上的表演可以看到學校的師生都非常用心,並且對未來有所規劃,這是非常好的現象。」

陳鐵虎還強調,除了藝術學習之外,學校重視品德教育,更讓這些學生看上去就跟一般學生不一樣,他說:「無論舞蹈、音樂,或美術科,這些孩子看上去都非常有氣質,而且展現自信,對教育來說是非常棒、非常棒的示範。」

醫療學會名譽理事:十年成就扎實

2020年7月31日晚間,醫療學會名譽理事潘英仁博士說,「相當感動,訓練得很紮實。」(戴德蔓/大紀元)

「從表演中就能看得出來蔦松藝術高中非常重視品德教育。」醫療學會名譽理事潘英仁博士看完表演後讚歎,台上表演的學生雖然只是高中生,卻有大學生的水平,令他相當感動。潘英仁說,「(訓練)很扎實的,沒想到十年就有這樣的成就,我很感動,相當感動。」

公司董事長:台灣社會需要這種藝術

2020年7月31日晚間,公司董事長王義郎稱讚蔦松藝術高中展演的藝術表演,「淨化台灣社會需要這種藝術。」(唐寶兒/大紀元)

「淨化台灣社會需要這種藝術。」公司董事長王義郎多年來持續關注與支持蔦松藝術高中的發展,觀賞完表演後更是對學校的教育成果和青年學子的投入讚譽有加。

王義郎說:「這個(藝術教育)值得在教育界推廣,台灣是個藝術文化的沙漠,但這群人在努力耕耘,希望將來能夠開花結果。」

他還強調,台灣社會非常需要品德教育,「他們(辦學)完全是無私的奉獻,非常令人敬佩。我們這個社會很需要重視品德,尤其(蔦松藝術高中)專注於藝術,把藝術發揚光大非常了不起。」

公司執行長:看到台灣教育界的曙光

2020年7月31日晚間,公司執行長廖英熙稱讚從蔦松藝術高中的教育成果,看到了台灣教育的曙光。(戴德蔓/大紀元)

「有心就有力量!」公司執行長廖英熙讚歎,「不簡單!我也來自雲林,在雲林的偏鄉辦學,竟然有這麼精彩的表演,真的是人才輩出!」

廖英熙表示,蔦松藝術高中重視學生的道德與品行,讓孩子們的氣質與眾不同,尤其「禮義廉恥」等傳統價值在現今校園已不復見。他說,「這麼精彩的動作需要經過很多苦練,很艱辛的情況下,有堅持和理想,才能練出來,這是一般學校看不到的。」

蔦松藝術高中以歸正並弘揚傳統藝術、文化與道德為教學宗旨,讓廖英熙看到教育的希望,他說,「台灣還有這樣的學校,總算是有希望。她讓我們看到了台灣教育的曙光,真的太棒了,感謝他們的付出。」

建設公司總經理:盼蔦松引導孩子人生

2020年7月31日晚間,建設公司總經理陳志宇與家人觀看蔦松藝術高中展演。(林紫馨/大紀元)

建設公司總經理陳志宇說,蔦松高中除了讓學生有道德觀念上的承傳之外,也依照學生個人的性向、興趣發揮他們的專長,可以感受到學生在學校過得很充實。

「我的小孩對每個人的特殊技藝,都抱持著很大的興趣。」他說,他的小孩是唸私立貴族學校,「我也會跟家人討論,實地去蔦松參觀,讓孩子感受他們的環境、校風、師生的關係跟學校的軟硬體。」

陳志宇說,「或許在人生的道路上面,他們可以除了知識的學習外,可以透過學校,來帶給他們人生觀念的引導以及啟發。」

蔦松的表演包含西方交響樂、國樂與中國古典舞等類別,陳志宇特別對音樂節目有感觸,他說,「因為自己的小朋友在學習音樂,能夠感受到他們要演奏的背後,需要花費多少的時間、力氣,一定有很多的玩樂、享受是必須要為了自己心目當中的理想去犧牲的。」

至於舞蹈表演的部分,陳志宇也感到不容易,「這麼多完美的翻滾、旋轉、跳躍、落地的呈現,我覺得在訓練的過程當中,他們的衣服底下或身體上,可能會有很多的瘀青。」

扶輪社總監:有責任把品格教育融入教學

國際扶輪3523地區前總監郭俊良表示,相較於一般大人們的表演,這些國中、高中的學生能有這樣的表現相當不容易,可以看得出來這些學生的基本功都非常扎實,對他們未來在藝術領域的發展過程中會很有幫助。

「把品格教育融入教學中,對每個學校來說有很重要的責任。」郭俊良表示,品格教育融入教學中,可以讓學生除增進技能以外,不管是在待人接物上,或對他們未來的人生都能帶來很大的影響。

2020年7月31日晚間,多次觀賞蔦松藝術高中展演的國際扶輪3523地區第九分區助理總監魯逸群稱讚孩子們都很認真,他很喜歡舞蹈表演,整體協調性都很好。(戴德蔓/大紀元)

多次觀賞蔦松展演的國際扶輪3523地區第九分區助理總監魯逸群稱讚孩子們都很認真,他很喜歡孩子們表演的彝族的民間舞《跳弦》,「整體協調性都很好,每一個細節,看她們的手和腳的走位都非常協調,整體的美,那種文化的美都表現出來了。」

對於學校要求很重視品德教育,他覺得這對孩子很重要,「氣質看得出來,一看就看得出來,很明顯,跟別的學校國高中學生一看氣質不一樣。」他鼓勵其他學校有機會可來多觀摩,彼此學習互動。

校友會理事長:表演具國家級水準

「這樣的表現已經有國家級的水準了。」彰工旅北校友會理事長陳伯禮說,在雲林蔦松這樣一個比較偏鄉的學校,可以有這樣的表現,可以感受到校長及老師們的用心,也考慮到了學生們未來的發展,「學校應該要到各縣市國家級的場地打響知名度,甚至有機會的話可以出國表演。」

對於蔦松的舞蹈與音樂,陳伯禮也說,從舞蹈方面來說,中國古典舞特別的地方在於展現了武術性,跳躍、翻騰等毯子功的技巧是需要苦練的,而在樂團演奏方面,學生們也配合得也非常好。

而對於學校相當重視學生們的心性,陳伯禮表示,「如果表演者的心是善良、純正的,表現出來的舞蹈或音樂就會比較柔和、優美、和諧;如果表演者的品格不好,或是本身的思想有問題、觀念偏差的話,表現出來的畫面絕對不會像今天這樣。」

「舞台上每個人的表情、步伐都很一致。」陳伯禮說,團體表演更能看出品德的重要性,如果任何一個人做的不好,就會影響整體,「大家會懂得將心比心的道理,可以看得出這間學校在品德教育方面用心扎根。」

貿易公司總裁:喚醒年輕時的回憶

2020年7月31日晚間,國際貿易公司總裁傅祖榮(右)觀看雲林縣蔦松藝術高中展演。(戴德蔓/大紀元)

國際貿易公司總裁傅祖榮最喜歡音樂演奏節目,他說,「這是一所高中的展演,他們這麼年輕卻有這麼好的表演水平,真的令人很高興。」

傅祖榮表示,觀賞學生們的表演讓他回憶自己年輕時也非常喜歡彈奏樂器,對於學生們的努力更能感同身受。傅祖榮說:「希望他們繼續努力,他們真的表演得很好,音樂和舞蹈都很好!」

總會長:推動藝術可幫助人格成長

「今天非常精彩,他們很認真,才有這個成就。」國際傑人會世界總會總會長傅忠雄說,「尤其推動藝術方面,對於我們人格的成長是絕對有幫助的,舞蹈音樂應該大力來推廣,學有專精,也能讓心靈獲得成長,我覺得很好。」

學校重視品德教育對孩子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傅忠雄表示,傑人會也是強調培養高尚的品德,「人格高尚是我們的目標,有了高尚的人格才算成功。」

國際傑人會世界總會副會長張琇雅稱讚,「這個表演讓人很感動,也很震撼,這些老師都非常用心,學生也很努力,我覺得很美,每個人的舞姿,真的好感人。希望還要多提倡,而且要國際化,好感動,真的!」

張琇雅說蔦松的學生很特別,「除了氣質,還有品德之外,這些孩子將來不得了」,她還提到,傑人會也非常重視教育,「我本身也是傑人教育基金會董事長,有機會的話,希望能跟他們配合以及可以提供幫忙。」

責任編輯:于嫚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