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錫沈愛斌因言獲罪 控訴公安局濫用職權

人氣 1112

【大紀元2020年08月28日訊】(大紀元記者王晶採訪報導)近日,無錫維權人士沈愛斌控訴中共警方濫用職權,要求當局依法對無錫市公安局梁溪分局進行法律監督。他因今年「兩會」期間,在微信群中發布「大家兩會期間去北京上訪」的信息,被梁溪分局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傳喚及刑事立案,並被監視居住。

沈愛斌告訴大紀元記者,他是退伍軍官轉業,原錫山區城管局城管大隊長,「為老百姓和弱勢群體提供法律援助,才成為無錫腐敗權貴的眼中釘、肉中刺」。

「梁溪分局蓄意歪曲、捏造事實對我進行濫權迫害。我覺得最大司法腐敗的保護傘就是最高檢、最高法了。我們的手機、微信通通在他們(中共)的監視之中。你要發聲的時候,喉嚨就會被捅一刀。」

沈愛斌說:「我時刻給自己一個定位,即使我死,也要死得很值得。也許今天這個採訪之後,我就會受到一些腐敗公權的迫害,只要我有一口氣,我就要活得有尊嚴!」

無錫維權人士沈愛斌被無錫當局以「尋釁滋事罪」打壓迫害。(受訪者提供)

數次因言獲罪 依然站出來說真話

據了解,2020年5月17日上午,沈愛斌在無錫火車站5號站台準備坐車去蘇州時,被4名陌生人圍住,阻止他上車。他要求對方出具法律手續,對方卻什麼都沒有。隨即,沈愛斌報警,一名鐵路公安民警將他們帶到鐵路派出所。很快,梁溪分局廣益派出所民警朱海耿帶著3名協警到達鐵路派出所,對沈愛斌以「涉嫌尋釁滋事罪」進行口頭傳喚。

沈愛斌跟對方索要傳喚手續,並要求出示證件。朱海耿以「口頭傳喚不需要傳喚手續」為由拒絕。沈表示,「口頭傳喚必須在案發現場使用。」朱海耿卻說:「我不跟你講法律,講不過你。」隨即指使3名協警,強行將沈拉出去,押上車帶到廣益派出所。

沈愛斌表示,隨後,廣益派出所警察王曉明和梁溪分局警察吳偉給了他《傳喚證》,並對此進行刑事立案。理由是「涉嫌尋釁滋事罪」,因為他在微信群發布了「大家兩會期間去北京上訪」的信息。王曉明扣押了他的手機,又給了他一份《監視居住決定書》。晚上9點,沈被警察押送回家,同時被多名不明身分的人看著不讓出門。

沈愛斌曾在2019年9月3日,因在推特發布17條推文,被當局以「尋釁滋事罪」刑事立案,並對其實施監視居住6個月。沈愛斌表示,無錫當局的目的是在「中共十九大」期間,「阻止我去北京上訪伸冤」。

黑監獄中救人成功 被抓捕遭酷刑逼供

2013年6月23日,沈愛斌召集了二十多人,成功營救被非法關押在無錫黑監獄(錫山區安鎮東郊商務賓館)的5名訪民,於7月3日被無錫市濱湖區警方以「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刑拘,慘遭刑訊逼供。同年11月27日,被無錫市濱湖區法院判刑1年6個月。

沈愛斌表示,公檢法一條龍的迫害,「把我判刑,把我雙開,開除黨籍和公職。多年間,我給審判委員會等各級有關部門郵寄了上千封信,都石沉大海」。

沈愛斌回憶了2013年被抓捕後,辦案人員對他進行酷刑逼供的場景:「4名辦案人員將我戴著黑頭套從家裡押到濱湖公安分局東絳派出所,在那裡,我遭遇了滅人性、反人類的法西斯酷刑,遭遇了毆打、體罰、虐待、侮辱、恐嚇、威脅、謾駡。因為我不按4名辦案人員(刑滿釋放後,才從案卷中看到了其中3人的名字為朱向東,吳元超,薛勇,還有一人至今不知姓名)的要求做筆錄,他們對我實施『梯刑』。

「讓我站到1張人字梯(是由兩個木質單梯頂端用合頁連接起來的,單梯約寬80厘米,高250厘米)下,將我的左手伸到高處,用手銬銬到人字梯一側的上端,再將另一隻手伸直放下,用手銬銬到人字梯另一側的下端,然後用4名協警將人字梯向外拉。頓時痛得我撕心裂肺,生不如死,汗如下雨,一會兒就麻木了。我仍然不按他們的要求做筆錄,我要求他們將我的膀子剁了,他們見我不感覺痛了,就將我放下,解開手銬。幾分鐘後,我的知覺稍有恢復,他們再對我實施上述酷刑,這個過程痛不欲生,我被他們連續循環著這個過程。」

他說,「讓我刻骨銘心的是,正當我被酷刑,痛得死去活來時,有一名辦案警察(現在仍不知其姓名)坐在旁邊一邊打手機遊戲,一邊慢條斯理地對我說:『不用急,我們有的是時間,我倒要看看你骨頭有多硬,我辦了這麽多的案件,從沒有我治不服的人。』」

沈愛斌表示,「在我剛到派出所時,濱湖公安分局辦案民警朱向東一邊拍著桌子,一邊對我吼道:『我就是刑訊逼供的祖師爺,只要政府有決心,我就有信心,這次不僅要搞你,讓你雙開,還要搞你家人。』」

2017年5月27日,沈愛斌又被當局以「尋釁滋事罪」構陷入獄,被判刑2年6個月。

沈愛斌表示,「第二次冤獄是2019年1月23日,才從監獄釋放的。我的兩次刑事案件都是赤裸裸的枉法裁判。我第二次刑滿釋放之後,繼續伸冤,繼續為無錫以及全國的老百姓提供法律幫助,因為老百姓叫天天不應,想要得到司法公正比登天還難。

「我第二次的刑事案件,我已經申訴到最高檢察院,讓人感到悲觀的是,最高檢察院第十檢察廳廳長徐向春,竟然也在充當無錫司法腐敗的保護傘,作出了不予立案複查的枉法通知。

「我現在仍在他們的迫害之中。這個世道很惡劣。我們處在一個水深火熱之中,從基層開始,為非作歹,打壓百姓。法院、檢察院枉法判決層出不窮。」

他表示,只要去北京上訪,就會被逮回來,面臨刑事立案等等強制措施,無錫市委書記王憲,簽了「零上訪」的承諾。這是國家的悲哀,財產合法權益被侵害了無人管,依法維權被百般地打擊,這是可怕的「中國夢」。

責任編輯:孫芸#

相關新聞
無錫維權人士北京上訪  老家房屋遭強拆
江蘇無錫維權人士遭黑保安施暴
無錫村官逼遷 僱凶襲擊維權村民
江蘇訪民朱丙泉獲釋 獄中受虐無法行走
最熱視頻
【一線採訪視頻版】廣州度假村酒店現疫情被封
【一線採訪視頻版】上海人:很自豪早退出中共
【薇羽看世間】亨特中國行 神祕台灣人牽線?
【珍言真語】簡浩名:善惡有報 林鄭命運由天定
【重播】川普北卡集會演講 數萬人參加熱情高漲
【新聞看點】拜登家再曝涉重罪 川普勝選率大增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