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熱點追蹤】瑞士外長發話 中共高官膽寒

人氣 8013

【大紀元2020年08月05日訊】大家好,我是尉然。今天節目中要跟大家分享的主要內容有:瑞士外長,話少份量重,中共高官真怕;竟然和病毒有關,孫力軍落馬水太深。

瑞士外長 話少份量重 中共高官真怕

8月2日,瑞士外長凱西斯(Ignazio Cassis)向瑞士媒體表示:中共已背離改革之路,侵犯人權狀況愈加嚴重。香港《國安法》也危及在港瑞士企業,如果中共執意繼續下去,西方國家將更加果斷地做出回應。

凱西斯說,中共如果在香港問題上拋棄「一國兩制」原則,也會影響許多在香港投資的瑞士企業。

瑞士很少對中國人權問題發聲,這一次瑞士外長的表態,很可能意味著瑞士也將成為繼英國、法國、德國等西方國家之後,又一個就《港區國安法》反制中共的歐洲國家。

人們想到瑞士就會想到銀行,中國人想到瑞士,可能還會想到中共貪官的錢,所以,瑞士外長的這一番表態就非常觸動中共政府。

中共回應的速度非常快,先是中共官媒指責凱西斯跟風美國和英國,「污衊中國(共)侵犯人權,粗暴幹涉中國內政」,然後是中共外交部汪文斌說中國人民對中國人權狀況最有發言權,並打出經濟牌提醒瑞士金融企業可以在中國獲利。

瑞士銀行應該有大量的中共利益集團存款,從中共外交部到黨媒的快速回應就可以看到,擁有特殊金融和國際地位的瑞士,打破了「中立」形象的表態,如果瑞士及歐盟未來制裁侵犯人權的中共官員,凍結資產將會對中共政府具有強大的殺傷力。

關於中共在瑞士銀行存有多少錢?

在2019年8月3日,中共全國政協委員、財政部財科所原所長,經濟學家賈康教授,曾轉發過一則讓人震驚的消息。

他說,2019年4月17日,瑞士銀行公布的消息顯示,100位左右的中國人,在瑞銀的存款竟然達到了7.8萬億元人民幣,就是1萬多億美元,平均每人存款是780億人民幣,就是100多億美元,金額之高,足令牆國的韭菜們無法想像。但是瑞銀並沒有公布這些人都是從事什麼工作的,也不知道具體的人名。

在2019年的10月26日,瑞銀集團(UBS Group AG)及普華永道(PwC)曾共同發布了一份《2018年億萬富豪透視》報告。報告顯示,中國是誕生億萬富豪最快的國家,2018年時中國共有373名億萬富豪,擁有1.12萬億美元的資產,折合人民幣正是7.8萬億元。

按照這個說法,7.8萬億資產的數據確實存在,只是人數也許不是100人,而是373名富豪。

這個100個中國人存款7.8萬億的消息,引發了非常大的關注。除了金額巨大外,另一點也是因為轉發這則消息的賈康的身分。

賈康是中共第十一、十二屆全國政協委員,中共財政部財科所原所長,也是華夏新供給經濟學研究院首席經濟學家。作為中共財政部的前官員,賈康應該了解了一些普通人不知道的真實情況吧。

保密度極高的瑞士銀行,幾十年來,一直都是世界富豪們避稅的天堂,這當然也得到了中共高官和貪官們的青睞。

維基解密曾披露,中共高官在瑞士銀行大約有5,000個帳戶,三分之二是中央級大員。從中共的副總理一級、銀行行長、部長到中央委員,幾乎人人都有一個帳戶。此外,在香港工作過的局一級的官員大部份也都有瑞士銀行帳戶。

2016年,國際調查記者聯盟(ICIJ)曾公布「巴拿馬文件」,揭露了全球大批政要和名人如何在避稅天堂私藏財富,而其中以中國權貴最多。

當時中共外交部是如何回應巴拿馬文件的呢?在一次例行記者會上,中共外交部說,「對於這種捕風捉影的東西,我們不作評論。」中共官方媒體呢,也沒有報導巴拿馬文件的相關新聞,中共網管部門還把巴拿馬文件作為敏感詞做了屏蔽。

早在幾年前,就有報導披露說,僅在2001到2011的10年間,中國外逃貪官就卷走了超過萬億美金到海外,約占全球份額的1/6,是全球非法資金外流最多的國家。而近十年來,中共內鬥中打掉的大老虎,一個更比一個貪。

2017年的時候,瑞士政府與包括中國在內的47國達成的銀行信息交換協定生效,意味著瑞士銀行將不再對私人帳戶保密。

瑞士與中共之間有很強的金融關係,是首個與中共簽訂雙邊自貿協定的歐洲大陸國家。

外長凱西斯說,中瑞建交70年來,瑞士已與中共成為「具建設性但不乏批判性」的關係,法治和人權始終是兩國對話的一部分。但現在明白,事情比我們想得還要混亂。

目前,中共在香港強推《國安法》,已經讓全世界感受到中共的威脅。而瑞士和香港一樣,都立足於發達的金融業,想必也最能夠感同身受香港的遭遇。瑞士外長,對中共政府的這一番指責,在國際社會,也具有了一份特別的力量。

如果瑞士也跟進美國,開始對涉港、及打壓新疆人權的官員進行制裁,凍結官員資產,那對中共高官來講,將會具有更為現實的意義。

竟然和病毒有關 孫力軍落馬水太深

在4月中旬落馬的中共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日前曝出了疑似落馬的真實原因,竟然和黨國機密有關。

8月3日,香港實業家袁弓夷在受訪時談到,7月下旬時,澳大利來外長派恩(Marise Payne)訪問華盛頓的原因,是源於澳方已經截獲了孫力軍送往澳洲給其妻子的新冠病毒證據。

今年年初武漢肺炎疫情爆發後,孫力軍曾作為中央指導組成員,在2月份赴武漢指導疫情防控工作,並且多次出現在中共官方的媒體報導中。

袁弓夷說,當時身在武漢的孫力軍掌握了武漢疫情爆發的實質證據,包括北京隱瞞疫情,實驗室泄漏的證據,而後,孫力軍將掌握的證據通過某些途徑交給在澳洲的妻子,期間被澳大利亞政府情報部門截獲,因此澳大利亞是首先提出要求獨立調查病毒源頭的國家。

中共官方在4月19日通報孫力軍落馬。我們來看看那幾天,澳大利亞有什麼反應。

4月19日,也就是孫力軍落馬的當天,澳大利亞外長佩恩首次呼籲對疫情源頭問題進行「獨立的國際調查」,並且認為世衛組織不應參與其中。

4月22日,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提議,賦予世衛組織更大的權限進入某一個主權國家調查中共病毒疫情爆發的原因,類似於武器核查,並和美、法、德等國家領導人交換意見尋求支持。同日,外長佩恩又在《澳大利亞人報》發表署名文章稱,澳將在國際調查中發揮領導作用。

4月23日,澳大利亞內政部長達頓作了進一步補充,稱如果世衛權限擴大,總幹事譚德塞「應該走人」。同一天,總理莫里森又發聲,敦促世界各國領導人支持對中共病毒的起源和擴散進行「獨立調查」。

現在看來,澳大利亞應該是有備而來,確實是手裡有料,才敢提議查中共,而且從澳方還提議譚德塞「應該走人」來看,在孫力軍洩露出的證據中,和中共走得近的譚德塞,很可能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

而面對澳大利亞的提議,當時中共是什麼反映呢?4月23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耿爽,憤怒指責澳大利亞方面提議的「獨立調查」實際上是在搞政治操弄,干擾國際疫情防控合作,不得人心。並告誡澳大利亞,要聚焦各國人民的生命健康、共同抗擊疫情。

現在看來,中共表現的就像是被踩了尾巴一樣,驚怒交加的撲咬澳大利亞。

在4月初的時候,澳洲執政聯盟陣營的議員克利斯坦森,以及參議員安提克都曾先後要求中共政府賠償損失,其他澳洲議員也認同澳洲政府沒收中共企業的資產。

袁弓夷說,這一動向引起了中共的關注,北京當局在調查之下,發現孫力軍掌握的病毒機密落入了澳洲手中,於是免去了孫力軍的公安部副部長職務。

根據海外媒體消息,孫力軍不僅是銅鑼灣書店事件、肖建華事件背後的策劃者;還在反送中期間派武警祕密赴港暴力毆打抗爭者,強奸、殺人,或把抗爭者祕密送去大陸審判等等。

袁弓夷說,「孫力軍沒有得到政治局常委同意,就擅自執行跨境執法」,這也是他落馬的另一個原因。

之前,有關孫力軍落馬原因,曾先後傳出涉及反習政變說、洩密說,現在看來,孫力軍是泄露了中共最怕全世界知道的祕密,那就是這場肆虐全球、奪命無數的病毒真正產生的原因。

以上就是我們今天的節目內容,歡迎您訂閱和傳播我們的頻道,感謝您的收看,我們下期見。◇

責任編輯:李欣

相關新聞
【新聞熱點追蹤】網友熱議中美閉館風度誰好?
【新聞熱點追蹤】閆麗夢再接受採訪 爆中共病毒來源
【新聞熱點追蹤】美國很忙 加速圍剿中共間諜
【新聞熱點追蹤】閆麗夢:中共高官都吃羥氯喹
最熱視頻
【新聞第一現場】拜登兒子通中俄 疑涉賣淫人口販賣圈
【重播】川普:辯論前須驗證拜登是否吃藥
【直播預告】2020美大選辯論 新唐人全程直擊
【思想領袖】參議員克魯茲:推翻中共的戰略
【大選觀察】拿下必贏?看預測最準的搖擺州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