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國非法種植紐奇異果遭起訴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20年08月06日訊】(大紀元記者寧柏綜合報導)新西蘭電台Radio NZ 上週五消息,在過去六個月中,新西蘭高價值的黃金奇異果品種Sun Gold在中國非法種植面積幾乎翻了一番。

市場營銷組織相信,六個月前,中國大約有2500公頃未經授權的Sun Gold種植面積,而今天,那裡的非法種植面積已增加到4000公頃。顯然,這一數字已超過新西蘭Sun Gold種植面積7500公頃的一半。

盛產高價值黃金奇異果的生產商Zespri,擁有Sun Gold 或G3/G9的品種所有權,在新西蘭種植這一品種,種植者需要向Zespri支付每公頃數十萬紐幣的種植許可費。

Stuff傳媒記者Gerard Hutching報導,2016年就發現新西蘭的奇異果出現在中國的果園,據信這種非法種植的面積大約160公頃,可能最早從2012年就開始了。

Dave Courtney是Zespri公司的一名高管,他表示Zespri正在密切關注局勢。

「我們需要瞭解的關鍵之一是在中國種植的水果的品質好壞,因為如果其質量很高,並且與我們在這裡 (按:指豐盛灣) 和新西蘭其他種植地區的水果相當,那麼,它所帶來的威脅比其品質低劣的影響要大得多 (即可以衝擊紐產優質奇異果),不幸的是,那裡的很多果園有能力生產出優質的奇異果。」Courtney說。

目前看來,中國果園的產量不高,不過一旦果農掌握了種植技術,Courtney認為,中國非法種植的奇異果就會讓新西蘭的水果下架,並降低此類高檔水果的價格。很明顯,這會嚴重損害Zespri的商業利益。

針對共產中國以各種手段竊取他國知識產權或產品所有權的一貫做法,Courtney表示,儘管不太可能讓對方毀掉4000公頃的種植面積,Zespri即將開始針對中方的苗圃採取法律行動 — 使用PVR (植物品種權益) 法,有可能促使其減少種植面積。但他相信這將是一條很艱難的道路,與之前針對意大利和新西蘭種植者提起的訴訟完全不同。 雖然中方表示承認新西蘭擁有PVR,但來自種植區的官員表示,他們必須在小規模的藤蔓種植者社區工作,不過他們對取得某種「雙贏」感興趣。這像不像是在「打太極」?避重就輕,推卸責任,與他們非法種植黃金奇異果完全沒有關係。

Courtney還說:「中方官員表示可以與我們合作,幫助我們減輕因種植面積擴大而產生的影響,但他們也可以為他們當地的種植者增加價值。」

聽起來像是這樣的橋段:一個賊被失主抓住了,居然可以反過來告訴失主,等他把贓物處理了,分點錢給失主,以達到「雙贏」,失主不但不應報警,反而該感謝他。

奇異果走私者被判高額罰金

據Newsroom傳媒記者Tim Murphy報導,今年2月,Zespri在一場針對Opotiki奇異果華人種植者的大型法庭訴訟中勝訴,該華人種植者高浩宇 (Haoyu Gao) 被控通過中國的中間人,將新西蘭獲獎優質Sun Gold黃金奇異果枝條 (Cuttings) 走私到中國大陸,並幫助建立了珍貴水果的大型果園。據業內人士說,侵犯新西蘭奇異果產業知識產權可能使新西蘭未來出口面臨數十億紐幣的風險損失,並進而威脅到2800個果園的生計。

高等法院下令高浩宇 (Haoyu Gao) 向奇異果出口商和市場商支付約1500萬紐幣,以懲罰他在簽署了一份許可協議並將奇異果枝條走私到中國的非法行為。

Zespri指控高浩宇簽署了一份文件,同意向中國的種植者提供黃金奇異果G3和G9,這侵犯了Zespri根據《植物品種權益法》(Plant Variety Rights Act 1987) 賦予的權益。

Zespri的舉證包括:高浩宇曾去過中國及涉案果園多次;高浩宇在奧克蘭機場接受安檢時,被發現攜帶植物嫁接工具,和不明棕色粉末狀物質;社交媒體聊天記錄也能證明,高浩宇遵守了和中國種植者所簽訂的奇異果供應協議。

Zespri專門聘請了在中國的私人偵探,追查了那裡五個種植黃金奇異果的果園,隨後公司的資深員工前往中國確認了私人偵探的調查結果。警方也在高浩宇的家中和電腦上搜尋了走私證據。

高等法院於2018年11月舉行聽證後,法官Sarah Katz 足足花了15個月進行審理才做出判決。Katz法官根據控方呈堂的事實證據,確認了針對高浩宇本人、高妻薛霞、以及兩人名下的公司Smiling Face Ltd的三項指控 (每項索賠1000萬紐幣,共計3000萬紐幣) 成立,不過,Katz法官最終裁定,賠償額最高不超過1500萬紐幣。

她認為高浩宇是一位「難以令人尊敬的證人」,他「表現出缺乏道德準則,一點也不尊重事實,沒有誠實的美德」。

高先生的證據經常都在迴避問題,無法令人信服。他的說辭前後不一,自相矛盾,也往往和同時期的文件不符。我認為這是一起明目張膽的預謀違法行為。」Katz法官說。

對於高浩宇聲稱他沒有將奇異果枝條帶到中國的說法,Katz法官確信:「我拒絕了高先生的證據,他履行了向其在中國湖北的中間人舒姓男子提供G3 和G9奇異果枝條的承諾,不然在他到達中國後,舒就不可能為他報銷機票和支付其他費用。」

奇異果是新西蘭最大宗的園藝出口產品,而Zespri奇異果佔全球奇異果銷售總額的30%, 2015年,奇異果是繼葡萄酒之後的第二大園藝出口產品,出口收入達到12億紐幣,2018年4月,年出口攀昇到19億紐幣。到2019年3月,僅Zespri就出口了1.672億標準箱奇異果,其中的1.49億箱出產於豐盛灣的種植園,公司出口總額達到29.4億紐幣。

為了不斷創造出口佳績,Zespri 越來越注重保護其品牌,藉助法律手段維護其應有的權益,積極主動地蒐集證據,以確保新西蘭的著名國際品牌長久不衰。

責任編輯:藍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