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灣區車禍律師張弛:前美國NO.1訴訟律所菁英律師

灣區車禍/意外傷害律師:疫情期為您爭取最大權益

灣區車禍律師:灣區9縣均有勝訴記錄,18年成功率99%

與張弛律師合作的醫療團隊,都有資格做遠程諮詢、診斷。(Shutterstock)
人氣: 43
【字號】    

【大紀元2020年08月09日訊】文:余亨之・大紀元
新冠病毒(COVID-19)還帶來另一個麻煩——有不少遭遇車禍的人,因為找不到醫院治療,或正在治療的傷者選擇居家防疫,中斷了治療,導致他們在醫療記錄上留下長時間的治療空缺,給他們下一步的索賠造成了巨大困難。灣區資深車禍律師張弛,不僅能為客人及時找到醫院治療,還能爭取最高達50%的醫療帳單折扣;通過網上視頻對傷者進行醫療診治,或對原告、被告進行提證、取證,確保索賠進行下去,直至為客人爭取到滿意的理賠金。

灣區車禍律師:讓「即將被拒的車禍理賠」進行下去

新冠病毒肆虐灣區,多數醫院關門,導致許多遭遇車禍的人無法做治療;也有的人寧可忍著疼痛,選擇待在家更安全一點。

灣區一男子,去年12月份出了車禍,當時胸口很疼,立刻被送到醫院,經檢查是胸骨錯位,接下來計劃做一系列康復治療。剛治療沒多久,新冠病毒來了,他就回家沒有繼續做治療。到了6月份疫情緩解,他胸口疼痛難忍,就去找醫院,醫生對他說:「你這中間有5個月的醫療記錄空缺,我們就是給你治療,保險公司也不會給你理賠的。」最後,他向灣區著名車禍律師張弛求助。

按照以往的經驗,張律師也不會接這個案子,因為中間這5個月時間的治療空缺是個非常嚴重的錯誤,在法律上是個很大的硬傷。張律師仔細研究了他的醫療報告之後,認為在醫學上有足夠的證據證明:這個客戶雖然中途有很長時間沒有做治療,接下來再開始做治療,依然能獲得理賠。

與張弛律師合作的醫療團隊,都有資格做遠程諮詢、診斷。(Shutterstock)

張律師接下了這個客戶,並且為他做醫療擔保,醫生開始他做治療了,目前這個客人還在治療當中。張律師信心滿滿,堅信會為這位客人爭取到他理想的理賠金。

灣區車禍理賠:疫情期間三大關鍵點

疫情期間,由於大量醫院或法庭的關閉,嚴重影響了車禍或意外傷害的案件受理工作。張弛律師團隊做了一系列防護措施,杜絕保險公司以「客戶疫情期間沒有做治療或治療很少」來說事,搪塞車禍理賠。張律師的主要措施有3大方面:

一、幫客戶及時找到合適的醫生。

與張弛「鋒泰律師事務所」合作的醫生目前都已經復工,願意免費為他們的客戶做治療。而且,張律師能義務幫助客人在醫療帳單方面爭取折扣,折扣通常高達50%。

二、符合美國HIPAA法案的遠程診斷。

美國對醫療隱私有許多法律來管制,醫生用的遠程診斷軟件平台,必須符合美國HIPAA醫療隱私法案,而許多醫生不具備這個條件。這不是人們想像的那麼簡單,醫生隨便拿個微信或聊天軟件視頻就可以做遠程診斷的。與張律師合作的醫療團隊,都有資格做遠程諮詢、診斷,這樣他的客戶足不出戶,就可以與醫生會診了。

當然,有一些像正骨、推拿等醫生,必須親自用手來治療,客人還是要親自去醫院。張律師也有這方面的醫生,他們採取了嚴格的防護措施,包括每個病人做完離開之後,立刻進行全面消毒;限制客流量,以前可能每天接待12個病人,現在只接受4個人;醫生帶口罩、防護面具、防護服等;同時,病人就診的頻率也相應減少,盡量避免見醫生。

三、通過網上視頻來「提證取證」。

疫情期間,法院關閉了很長時間,灣區每一個縣的那幾個法院都有他們自己的內部規定,依據疫情的輕重,不停地修改規則。張律師團隊每天要花比以往更多的時間去學習、研究,這些法院出了什麼新規則。

打官司之前要做一些準備工作,其中有一項叫「提證會」,原告宣誓講真話後,被告律師會問原告一些問題,這通常在被告律師的辦公室進行。病毒期間,這項工作就通過網上視頻來運作。張律師也會在網上開「取證會」,讓被告做陳述。因為是在網絡上回答問題,所以很難判斷對方在回答律師提問時,是否開著微信或手機短信,在別人的提示下回答。為此,張律師採取了一系列嚴格的預防措施,以防止這類現象發生。

灣區意外傷害律師:為被狗咬傷者爭取24萬賠償金

去年,張律師有位客戶被狗咬傷之後,立刻被送去醫院急診室做包紮,最後這名客戶在張律師的幫助下,拿到了24萬美金的賠償。今年疫情期間,人們喜歡在家門口遛彎,造成最近被狗咬傷的案例比較多。

近期,張律師有一位住在Palo Alto的客戶,在自己門口散步的時候,遇到鄰居遛牧羊犬。由於鄰居沒有用繩子拴好狗,造成這位客戶身體被咬得多處受傷,幸好他沒摔倒,避免了更大的傷害。

灣區意外傷害律師張弛建議,狗主人都能購買保險,以防狗兒無意中咬傷他人必須賠償。(Shutterstock)

張律師聞訊後,立即建議客戶去看醫生、打狂犬病疫苗。他同時查詢到這條狗「已經打過狂犬病疫苗」,鬆了一口氣。起初,狗的主人拒絕調查合作,張律師給他發了律師函:如果兩個星期內不配合調查,他會被立刻告上法庭。狗的主人以為張律師在忽悠他,沒有把此事放在心上。

實際上,張律師從不喜歡忽悠,他信奉羅斯福總統的名言:「輕聲講話,但手裡拿著大棒」。他總是坦誠與被告方溝通合作,希望找到雙方滿意的解決方法;如果對方不合作,他就做好上庭的充分準備。

在張律師第二次發函後,狗的主人開始重視起來了,調查了張律師的背景情況。從聖塔克拉拉、聖馬刁、舊金山,到阿拉米達、索諾馬等,張律師在灣區的每一個縣都有打官司勝訴的案例可查。狗主人的態度立刻來了一個180度大轉彎,積極配合張律師的調查。張律師說:「目前的索賠工作進展比較順利,我相信最後能夠獲得圓滿的解決」。

張律師認為自己的工作,就是盡力為客戶爭取到更高的賠償。他同時也忠告養狗的人,一定要買好足夠的保險。因為,你不知道哪一天狗的性情會失控,也許有一天對方抱著小狗在馬路上走,你家的大狗看見了非常生氣,撲上去要攻擊小狗,小狗主人可能為了保護小狗用自己的身體擋,這無意中就變成了狗攻擊人的意外傷害事件;如果沒有保險,狗主人可能要支付一大筆賠償金。

灣區汽車理賠:案子「做精做細」,志在必得

執業18年來,張律師受理的案件很少失手過,關鍵在於他的工作嚴謹細緻,考慮長遠。比如中共隱瞞疫情,造成新冠病毒禍亂全美國全世界,那麼陪審團在今後的幾年之內,對華人原告是否會有一點敵對態度呢?畢竟在疫情嚴重時,在華人數量比較少的州,發生過對華人的肢體攻擊或言語侮辱的事件。

張律師潛心研究心理學專家著作和法律的歷史典籍,有充分的把握,不讓陪審團抱著「中國人把病毒帶到美國來」這樣的敵意來看他的客戶。而是讓陪審團知道:即使他的客戶目前還不太會說英語,還沒有融入到美國社會中來,但是他們是一個活生生的人,有家人朋友,有自己的興趣愛好,和當地陪審團的成員沒有什麼兩樣。

前不久,在洛杉磯某小區旁邊的一家公立學校裡,有一家美國人在草地上遛狗,這條狗突然把一位華裔老人撲倒在地,把他身體多處咬傷。老人的兒子見狀,從公園遠處跑過來,美國人不但不道歉,還說了一些「中國病毒」、「滾回中國」之類的歧視話。兒子打電話報警,警察來了之後只是簡單地寫了一份報告。兒子在朋友的建議下,打電話給張律師尋求幫助。

張律師首先告訴那位兒子在起訴中,不要有「歧視」這些字眼,因為他沒有這方面的實證。接著張律師建議他立即帶老人去醫院治療,詳細的醫療記錄很重要。張弛還給他推薦了與自己理念相似、竭誠辦案的幾個南加律師樓。他們剛來美國,沒有醫療保險,找個好律師非常重要。

張律師沒有接這個案子,是因為他秉承「做精做細」、寧缺勿濫的理念。因為在加州的法律之下,在不同的規則下,每個法院都會有小小的不一樣,都可以有自己的一些操作空間。而且每位法官的脾氣、喜好等也會有較大的差別。所謂「知彼知己,百戰不殆」,張律師對灣區9個縣下面的法院都了如指掌,打起官司來志在必得,所以他更專注於舊金山灣區的法律業務。

灣區意外傷害,你能獲得多少理賠金

客人最關心的就是能拿到多少賠償金。張律師每次都真想告訴他們:「你這個案子能拿到2萬或5萬、10萬。」如果他這樣說了,那肯定是說謊了。因為案件的進展是瞬息萬變的,再有經驗的人也可能遇到意外。比如一個客人本來感覺撞得很輕,可是後來他身體某部位感染了,或治療期間他又出現更多的問題了,他的傷一下就變得嚴重了。也有的人看起來傷得很厲害,在醫生建議下做了核共振,發現他的身體特別好,沒有什麼大礙⋯⋯

因此,每個案子剛起步時,無法知道能拿到多少理賠。張弛律師只能根據客戶的受傷情況,建議他做什麼治療,見什麼醫生。比如經常頭疼的,可能要看腦部神經科醫生;經常耳鳴的,看耳鼻喉科醫生等。只有拿到客人全部的醫療報告之後,張律師才能告訴客人能獲得多少賠償金,這是經過嚴謹分析、十多年的經驗得出的結論,與最終的結果是八九不離十。因為,張律師從不忽悠客戶。#

灣區意外傷害律師張弛,專門處理車禍、意外傷害理賠。(張弛律師提供)

張弛律師簡介
鋒泰律師事務所張弛,美國頂尖法學院——弗吉尼亞法學的博士,曾是前美國排名首位訴訟律所「Quinn Emanuel」的菁英律師,參與過聞名全球的三星與蘋果的官司。
張律師幫助客人拿到索賠的成功率是99%。1%拿不到索賠的情況是:車禍的對方是既沒有保險、也沒有財產的外國移民;而且客人本人也沒有保險。

灣區車禍律師張弛(鋒泰律師事務所)
18年執業經驗
服務全加州:888-376-6818

本文刊載於舊金山8月1日置業安居版

每週為您獻上舊金山最新消息

責任編輯:李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