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濃情中秋 前大陸講師感恩李洪志大師(上)

前大陸講師鄒蘭表示,法輪大法使她明白了人生在世的真正意義。(鄒蘭提供)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20年09月17日訊】(大紀元記者李奕墨爾本採訪報導)初見鄒蘭,會覺人如其名,蘭心蕙性、質樸不爭。

「如果讓一切再回到以前,可以給我更優越的生活,卻讓我放棄修煉法輪功,問我幹不幹——我還是會說:不幹。」鄒蘭說。

1998年在大陸開始修煉法輪功時,鄒蘭在鄭州一所大學擔任講師,教授化工原理,從教近十年;鄒蘭的丈夫在機關工作,一家人住在機關大院裡。

平日裡,家中事務由保姆照料,除講課外,平時也不用坐班,時間上靈活寬鬆。

「從個人事業和家庭來說,我的生活確實挺讓人羨慕的,」 鄒蘭說,「但就像鞋子穿在自己腳上,合不合適,只有自己心裡清楚。那時候也不知整天哪來的那麼多抱怨和煩惱,我的同事也說我:『別不知足了。』我有時也覺得是在自尋煩惱,可就是擺脫不了,那種痛苦中的煎熬,不是別人能夠幫你解決得了的。它是牽著人的心,藏在人的大腦中的東西。」

這究竟是人自己跟自己過不去?還是命運在捉弄人?人的一生為什麼要這麼折騰,最終還是逃不過生、老、病、死的鐵律。那人來在世上有何意義呢?有許多問題讓鄒蘭百思不得其解。

「我修煉後才真正明白:人的一生決不是這樣稀裡糊塗的一輩子,兩眼一閉,就什麼都完了。人生在世是有特殊的使命和意義的。」

2003年1月27日,鄒蘭(左二)和法輪功學員在Fitzroy Gardens進行集體煉功。(陳明/大紀元)

正如蘭花淡雅卻不失風度,修煉法輪功後,鄒蘭的內心變得沉靜,生活變得簡單。同時,她也明白,自己的生命再也離不開在大法中修煉。

「人常說,知足者常樂,像我過去那樣,雖然別人覺得我工作、生活的各方面都挺優越的,但人是不知足的,所以就會去不斷地奮鬥、爭取,得到了就高興,失去了就難受,這種狀態下就不會有真正意義上的快樂和幸福。」

「而人為什麼會不知足呢?從我自己的體悟中來看,其實在每個人內心深處都知道自己來在世上是要找尋一樣東西,因為還沒找到,所以就不知足,還要不停地去爭取,去找,可到頭來卻發現一輩子爭取來的東西一樣也帶不走。而我現在終於找到的這個東西,能使我永生永世都受益無窮、能伴隨我真正生命的永遠,所以我知足了。」

中秋佳節到來之際,鄒蘭特別感恩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大師。

初識大法

大學時代的鄒蘭很喜歡閱讀哲學書籍,時常會把經典的好句摘抄下來,作為自己行動的指南。不過,令她苦惱的是,每每想去實踐其中的道理時,卻常常感到力不從心。「我對什麼事都太計較了,太認真了,很難包容別人。」

「我這個人比較追求完美,遇到一些不如意的事情就容易發脾氣,」她說,「對自己要求很高,對別人的要求也高,所以搞得家裡人也很不開心。我有時也覺得不應該這樣,但又不知道怎麼化解內心的矛盾。」

1998年9月,鄒蘭因私外出。期間,她從一位曾經要好的同事那裡聽說了法輪功。鄒蘭驚訝地發現,一貫自負、聽不得半句批評的同事,在她面前竟放下了高傲的姿態,在談話中坦然地面對真實、不完美的自我。這麼大的變化讓鄒蘭至今印象深刻。「她完全判若兩人。」「從這點來講,我覺得這個功法一定很不簡單。」

在外出之前,鄒蘭原本託了熟人搭乘免費的順風車,「那個時候,覺得有點門路坐車不買票好像是種本事似的。但聽完同事的一番話後,我開始意識到占便宜是一件很不好的事,會失德,不能再坐不花錢的車了,回去的路程我就自己掏腰包了。」

心懷善念 自在其中

回到家第二天,鄒蘭就在自家附近的公園找到了法輪功煉功點,並開始閱讀《轉法輪》。從那時起,鄒蘭對待生活小事的態度慢慢開始改變了。

「我買菜再也不去講價了。過去我去買菜,都要和人家講價錢,講半天,好像價壓得足夠低的時候才覺得占了便宜,才有一種滿足感。」

修煉後,鄒蘭覺得自己的世界觀都發生改變了,所以做事的方式也跟著發生了變化。「農民辛辛苦苦種好菜,又大老遠拿到城裡賣,本來就便宜,我還跟人家討價還價,這也太差勁了。」

「買東西時,我也不再挑來挑去的了,拿了什麼就是什麼。」

精神上的超脫讓鄒蘭獲得了內心的富足,「這樣的生活讓我覺得踏實、輕鬆、坦然。」

「所謂的占便宜,實際上在內心深處會有一種不安。但大家都這樣, 時間長了,人會習以為常,也就無所謂了。」

「法輪功喚醒了自己心底善的一面,我覺得生活變得有意義了。」

修煉使心胸開闊 「這在以前不可想像」

2000年的一天,正值七月盛夏,鄒蘭和母親、孩子在回家路上碰到一名賣水果的婦女。「她滿頭大汗地在太陽底下賣水果,我看著也挺不忍的。那天特別熱。」鄒蘭便走過去對她說,「我全買了,你趕快回去吧。」

不料,水果商販並未珍惜她的一番好意。鄒蘭回憶說:「我當時給了她一百塊錢,水果大概十塊錢,她找了我一沓錢,我當時也沒點,直接裝兜裡拿著水果就走了。」

走出五十多米遠的時候,鄒蘭的母親心生懷疑,要女兒清點錢數,「一數只有三十來塊錢,她在中間夾的都是一塊一塊的,我媽一看特別生氣。」

也許商販自知做了虧心事,馬上如數把錢補上,但鄒蘭的母親氣不過,想要把水果全都退掉。鄒蘭一面勸說母親,一面不忘勸告商販:「以後這種事情不要再做了,對你也不好。要遇到脾氣不好的,說不定還會傷了你呢。」

發現自己不經意間竟變得如此包容,鄒蘭說:「我當時也沒生氣,這事要在以前,都不可想像。」

「還沒來得及吃藥,病就好了」

通過對「真、善、忍」法理的理解和實踐,鄒蘭也體悟到了法輪功的神奇。「你的心越純淨,你的身體才會越純淨。」

2002年10月6日,鄒蘭(左)在墨爾本法輪大法心得交流會上發言。(陳明/大紀元)

修煉前,鄒蘭患有多種慢性病,包括鼻炎、慢性咽炎、皮膚病,以及心臟早搏。她回憶說:「那時常常感覺脈搏跳動不正常,時常心慌。」

在通讀《轉法輪》的過程中,鄒蘭發現自己的各種慢性病在不知不覺中就消失了。

「相比之下,最讓我吃驚的是感冒,」 「我對感冒的印象太深了。我對病毒缺乏免疫力,像肝炎、百日咳我都得過。一有流感,我們家裡我就是第一個被感染的,然後再傳給別人。」

由於自身抵抗力弱,鄒蘭自小就依靠藥物和流感打著持久戰,一得感冒,每次少則一兩週、多則兩個月才會康復。

「修煉以後第一次出現感冒症狀時,因為都習慣了,我也沒太在意。」

「結果還沒來得及吃藥,第二天中午就已經好了。我當時特別吃驚,『怎麼這麼快就好了?這也太神奇了。』」

「後來還有一次也是這樣,早上出現感冒症狀到晚上就好了,就那麼快。」

「從那以後,這二十多年我再也沒出現過感冒的症狀。這本身就是一個奇蹟,人類科學發展到今天都難以解決的問題,可是在法輪功這裡不知不覺中就解決了。這樣的事例太多了。」

「我受益了,家人也受益,家庭和睦了」

《轉法輪》讓鄒蘭明白,遇到矛盾時不該指責他人,而是要看自己哪沒做好,做事要多為他人著想。「那時候我的家庭變化就比較大。」

當時,鄒蘭的丈夫時常因為工作要出去應酬。「後來風氣越來越不好,特別是有了孩子以後,他很少回家和家人一塊吃晚飯。」鄒蘭非常反感丈夫應酬回家後醉醺醺的狀態,「那時候一看他那樣,我心裡就特別不高興,跟他沒好臉,總想和他吵。」

「過去我心裡老是不平衡,覺得自己付出得多,得到的少,可越這樣想,失望就越大。」 鄒蘭說,「修煉以後,我開始慢慢理解他,知道他也挺不容易的,這種狀況也不是他能左右得了的。所以也就不再和他吵和他鬧了,慢慢的自己的心也就放下來了。」

當她不再去苛責家人後,丈夫反而會在下班後儘可能地早回家了。

自己修煉後的變化都被家人看在了眼裡,鄒蘭回憶說:「一看我煉功以後身體好了,精神狀態也好了,我父母和婆婆都開始跟我一塊煉功了,我父親當時頸椎骨質增生,非常痛苦,走路都困難,修煉不到三個月就全好了。我婆婆是醫生,當時有嚴重的冠心病,一年中有半年住在醫院裡,修煉後很快也好了。現在都九十多歲了。」

現在回想起來,鄒蘭頗為感慨, 「都說性格決定命運,但 『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沒修煉的時候真是這種感覺,那時不光覺得改變自己難,改變別人更難。因為人沒有這個智慧和能力。但修煉以後,你有願望想使自己變好的時候,在大法中,竟真的就能做到了。」(看下集

責任編輯:李欣然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