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霸氣哥:國際反共 始於香港

人氣 712

【大紀元2020年09月28日訊】(香港大紀元記者黃采文、梁珍採訪報導)「港版國安法」出台未滿三個月,中共更加針對且嚴厲地打擊香港言論自由新聞自由以及干預香港司法,企圖加快收緊香港。

前公民黨成員、人稱「霸氣哥」的網台節目主持人曾建峰接受《珍言真語》專訪時表示,目前的香港人正「承受苦難,經歷磨練」,也正因磨難才鍛鍊出「香港人」新的靈魂,賦予「香港人」新的意義。「『香港人』這三個字在國際上,有無比的重量,我可以說100年以後歷史的記載,21世紀的第二個十年,整個世界的民主變革是由香港人帶領。」

「人人都是記者」 反制港警箝制新聞自由

香港警方9月22日宣布修改《警察通例》下「傳媒代表」定義,此舉被視為進一步打擊香港的新聞自由。

曾建峰表示,港警下令修改《警察通例》是繼拘捕香港電台節目主持、人民力量副主席譚得志「快必」之後,擴大言論自由的打擊面。

「主流傳媒所能發揮的空間越來越有限,除了《大紀元》還有《壹傳媒》還堅持著,其它報紙能堅持立場其實都已經所剩無幾了。」「一些主流媒體,無論電子傳媒、紙媒、報紙,這幾年來都收編得差不多了。」

曾建峰說,網路媒體也是今次警方修改「傳媒代表」定義所要打擊的對象。因為網媒24小時在香港街頭進行直播,多次捕捉到警暴畫面,令港警感到害怕。「8•31港警衝入太子站的車廂,西灣河開槍開實彈,也都是網媒捕捉到。他們不單是敢於去拍,而且他們的靈活性是比主流媒體多。」

那麼該如何反制港警進一步箝制新聞自由?曾建峰說,「最後唯一的方法就是大家都成為記者,人人都做現場記錄,那你就警暴吧,大家現場也沒說要參加什麼非法集結,我只不過在記錄現場發生的事情。」

荒謬的判決 針對黃營 輕放藍營

香港的新聞自由受箝制,司法正義也逐步墮入黑暗。他提及立法會議員何君堯日前自曝中聯辦下令建制派鬥垮司法、教育、社福三座大山,「這是他們的眼中釘」。「同一時間,海外法官也離任,很想逼走他們。」

他說,目前許多地方法院的判決,荒謬得令人吃驚。他舉例說,今年刺傷前立法會議員梁國雄(長毛)的親共老人日前在法庭上說,自己「是為香港出頭」,裁判官鄭紀航竟盛讚老漢「熱愛社會」。

「有一點法律觀念的人,都會覺得很吃驚,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判決?有這樣的判詞?為什麼會讚揚凶手情操高尚、熱愛社會?」曾建峰說,老人還在法庭裡大放厥詞,不僅長毛要死,黃之鋒、許智峯都要死,法官卻對此毫無反應與作為。「(老人的言行)這些完全是刑事恐嚇罪。法律界的專業操守去了哪裡?這樣的判詞,這樣的判決,在以前是不可能發生的。」

老人還被准以繼續保釋,而被莫名以言入罪的快必卻遲遲無法獲得保釋。「看了這麼多判決,很明顯就是雙重標準,很明顯就是針對『黃營』的,『藍營』的很多通常都是放走了。」曾建峰說。

政治操作干預司法 馬道立聲明蒼白無力

不僅法官失格,中共也將黑手伸入司法。中聯辦控制的《大公報》9月19日、21日、22日連續三天發表社評抨擊司法機構。民建聯立法會議員周浩鼎、葛珮帆等人聲稱「為防止法庭判決不公」,建議成立量刑委員會。

「這就是不斷地在政治操作,嘗試干預司法。」曾建峰說,「憑什麼作為立法會議員而去質疑法庭一些的判決?無論量刑也好,這些我們公眾可以質疑。正因為你本身是立法會議員,是立法那一邊的,現在完全到了無規無矩的階段。即使用林鄭所謂的『三權分工』也好,問題是為什麼立法會要干涉法庭的判決?」

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23日也因此發表聲明,強調司法機構絕不應被政治化,重申《基本法》確保法院行使獨立的司法權力,不受任何干涉。

曾建峰說,當港人眼見政治不斷地在蠶食著司法界時,馬道立的聲明與強調,在他眼裡顯得「蒼白無力」。

打壓步步升級 反促港人強化心靈與素質

因在街頭「零粗口」的言詞罵退警察,被香港網友稱作「霸氣哥」,目前的他負責網台「BOOOM HK」。他說,過往一年多來,香港自由法治惡化的速度讓人措手不及。「你曾幾何時怎麼會想到,『五大訴求,缺一不可』都不可以說呢。」

中共步步收緊,他說,當港版國安法出台前,香港氣氛已風聲鶴唳,惡法出台後,「大家都覺得糟糕了,會不會真的有些話不能講呢?有些人、有些KOL(關鍵意見領袖)被逼走了,過了一段時間好像覺得還是能繼續講,然後就到了『快必』被抓了,大家又有一段時間的擔心。」

循環往復,港人在日漸升級的惡劣高壓處境中,「我想傷心、憤怒是正常的,有時會很helpless(無助)。」不過隨著打壓升級,曾建峰也看到香港人的韌性與堅強。「同一時間我也看到,香港人的抗壓力在不斷地提升。」

「會想到更靈活的方法去做事,每天心理的創傷不會那麼大,強化了心靈、心理質素,然後你這樣才可以去做事,你就繼續做實事。」他尤其佩服「快必」,即使在港版國安法上路後,他仍然堅守著言論自由。雖已遭到逮捕,但也成功的引起國際關注香港問題。

「我對他(快必)肅然起敬。我很認同他的看法:你如果怕的話,你就保持著繼續做,才能克服那個恐懼。這就是羅斯福講的:The only thing you have to fear is fear itself,你唯一要害怕的就是恐懼這兩個字,所以就繼續做。」

也許每個香港人都未必能如「快必」站在抗爭的前線,「但是每一次古今中外所有的改革,都是靠大家前仆後繼去做,一代又一代去繼承的,它抓的人越多,其實造成的國際的效果、關注會更加大。」

「古今中外每一個獨裁政權,它都是會用一些很惡毒殘暴的手段去對付你,但是歷史上,每一個民主的運動,最後都是必勝的。」曾建峰說。

移民第二代 感受「香港人」無比重要的份量

曾建峰出生香港,是移民第二代,父母為逃離紅禍,從大陸逃難來港。「我以前對『香港人』這三個字,其實都不是很有感情的,說真的。」但是一年多來,曾建峰感受到「香港人」已代表了「無比重要的重量」,「相信香港人都有同感。」

不僅如此,「香港人」在國際上同樣也具足份量,讓世界刮目相看。他說,流亡英國的香港前眾志成員羅冠聰獲得《TIME》雜誌2020年百大人物,標誌著香港人的抗爭,不屈不撓與繼續堅持的精神,獲得國際崇高的評價。「羅冠聰也說:這個獎不是我自己的,我只不過是代表香港人去拿的。」

「大家覺得現在正在承受苦難,經歷著磨練、磨難,但是唯有磨難,才能使我們營造或者是鍛煉一個新的靈魂出來,新的意義。『香港人』這三個字是全新的,無比重,很有歸屬感,從來沒有如此強烈的,我們是一個整體,我們是齊上齊落。」

「我們無數次在街上,我們要救手足,要幫手足、撐著手足,『手足』這兩個字真的也是無比重的,bonding(連接)很強,香港人的bonding。」提到為香港抗爭犧牲的年輕人,曾建峰紅了眼眶,頻頻拭淚。「我總覺得,我們這幾代香港人都是被時代選中的,尤其是最前線的那幫年輕人,我們欠他們太多。」

年屆中年的曾建峰說,會堅守香港陪伴香港的年輕一代。「坦白講我們還有多少年在香港呢?」「他們(香港年輕人)還有一輩子的時間在香港,而他們都選擇不走,那我就留下來陪他們,其實我覺得沒什麼的。」

香港人帶領世界民主變革

香港人以血淚捍衛自由,似乎為世界提前預演了一場抗共大戲。「香港人那種勇氣,走到了最前面,其實一年前是想不到的,整個世界局勢會變得這麼快,所有西方的社會,現在真的是都是針對著中國。」

紅禍蔓延,全球抗共始於香港。「我們去反抗這個所謂的送中條例開始,我們遭遇警暴,然後在全世界的人的眼前展現,香港人怎麼樣冒著警暴,冒著在前線被打的危險,依然很勇敢地向前,為了我們的訴求,為了我們的信念是向前的,全世界看到都是很感動的。」

當國際反共陣營已儼然成形,「我可以說一百年以後歷史的記載,二十一世紀的第二個十年,整個世界的民主變革是由香港人帶領。」曾建峰說。

完整的訪談內容,請點擊觀看以下《珍言真語》節目。

責任編輯:連書華  #

相關新聞
【珍言真語】張樸:港人反暴政 樹立中國榜樣
【珍言真語】郭卓堅:中共越界綁架12名港人
【珍言真語】楊健興:港警改例 扼殺網媒阻真相
【珍言真語】程翔:習演講反證 滅共是全球責任
最熱視頻
【西岸觀察】巴雷特大法官上任 有利華人維權
【紐約調查】紐約華警間諜案 法官檢控官這麼說
新世紀新片《鳳蘭花開時》網絡首播 互動熱烈
【十字路口】美大選倒計時 9大理由川普或連任
【一線採訪視頻版】學者:從反川到挺川的改變
【一線採訪視頻版】武漢人告政府疫情中強制封閉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