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領袖】議員米勒:1月6日國會驚魂

人氣 4704

【大紀元2021年01月16日訊】(英文大紀元資深記者楊傑凱採訪報導/江元貞翻譯)「當時他們告訴我們國會山被攻入了,然後他們告訴我們,把防毒面具拿出來。我都不知道我們的座位底下有防毒面具。」瑪麗‧米勒(Mary‧Miller)說。

在本期節目我們要採訪的是新當選的伊利諾伊州眾議員瑪麗‧米勒女士,我們要來討論一下1月6日她所經歷的,以及在最近的一個活動上,她的講話遭到的一些批評和她的回應。

我們要教育孩子什麼是好的、對的、正確的和高尚的,他們要能分辨什麼是邪惡?什麼是善良的?現在有這樣的人,有這樣的群體,就像在歷史上一樣,他們顛倒了是非黑白,把好的說成壞的,壞的說成好的。

我們來看一看瑪麗‧米勒女士對美國的願景和展望。

這是《美國思想領袖》(American Thought Leaders)節目,我是楊傑凱(Jan Jekielek)。

楊傑凱:瑪麗‧米勒女士,很高興您來我們的節目。

米勒:謝謝,很高興來到這期節目。

希望讓國家的分裂癒合 心裡非常悲傷

楊傑凱:米勒眾議員,國會發生了非常糟糕的事情。1月6日,我們看到令人震驚的場景,至少有一個人被槍殺。您對這個事件有什麼印象,到底發生了什麼?這是您上任的第2天,對嗎?

米勒:我們都感到很震驚,我們在眾議院。當時有人告訴我們國會山已經被攻入了。然後,我們好像聽到槍擊的聲音,聽到各種各樣的聲音,有幾個人站起來離開了。

然後有人告訴我們,把你們的毒氣面具拿出來。我都不知道我們的座位下面有毒氣面具。我當時在發抖,我把毒氣面具打開,讀了一下說明,這是我從來沒有經歷過的體驗。

然後,警察就把我們帶出去了。我覺得我整體狀態還行,我當時很激動。

我們跟著他們,急速地下樓。經過了很多走廊,後來我們來到了一個有窗戶的房間。當時沒有警察在我們身邊,我在想我們可能就是在坐以待斃吧。

我們在這個房間大概待了五分鐘左右,然後警察找到我們,讓我們繼續跟著他們去了其它地方,最後我們來到了一個沒有窗戶的安全的房間。

警察提醒我們不要告訴媒體我們的位置,我們在那個房間待了一會後,聽到廣播說有人在接受採訪,外面的人已經知道了我們的位置,所以大家都感到不安。

當然,我和我的同事們都譴責這樣的暴行,這對我們國家是很悲哀的一天。

我希望能夠和大家一起讓國家的分裂癒合,心裡非常的悲傷。我支持我們的警察,支持首府的警察,我相信昨天他們經歷了了這個過程。

楊傑凱:那您覺得,這次事件對國家來說有什麼深遠影響呢?因為現在人們說這是暴民在攻擊國會山莊。

米勒:首先我認為我們不應該急著去得出結論。有人說這全是川普的錯,有人說全是安提法的錯。我個人認為我不會急於得出結論,現在正在調查。如果最後調查結果發現兩邊都有錯,我也不會驚訝的,現在我不知道。

但是我認為現在國家處於兩極化,我非常不願意看到看到大家互相指責和互相譴責,我覺得處於領導位置的人應該努力讓國家團結起來。

我知道昨天眾議院在開會的時候,民主黨說我們在叛國,說我們在煽動,在暴動,說是我們的錯。其實這樣的說法對任何人都沒有幫助,而且這是不真實的,是謊言。

所以我們應該停止這樣的說法,努力為國家的共同利益而合作。

代表家庭、小型企業、農業 選舉誠信是國家穩固保證

楊傑凱:您的這個背景和這個華府是非常不一樣的,您來自伊利諾伊州第15選區,就我所知您還來自於農業背景及其它幾個行業的背景,那請談一談您怎麼會來到國會當眾議員的呢?

米勒:我們知道2020很不尋常,那還有一個不尋常的事就是像我這樣的人,一個農民,一個母親,一個祖母,現在也當上眾議員了。

最早是約翰‧希姆庫斯(John Shimkus)眾議員要告別政壇,所以我們在找一個人頂替他。人們對我說,我們想選你,想讓你去參選。我的第一反應是我不是律師,我也不是政客。

比爾‧蒙哥馬利,他幫助查理‧科克建立了「美國轉折點」,他是我的一個朋友,他鼓勵我說,「瑪麗,我們需要你。因為你代表的是家庭,而家庭是我們國家穩定和安康的奠基石。」而且我也代表了小型企業,代表了農業。

這些因素也是我們國家經濟的奠基石,所以我後來就克服了我自己的這種不安全感,現在我很高興能夠坐在這裡,我也很高興能夠是政壇新人群體中的一員,能夠為我們國家這所以偉大的價值觀而抗爭,這些價值觀包括信仰、家庭、自由、法治和美國憲法

楊傑凱:您是眾議院裡反對這次選舉結果的人之一,為什麼呢?

米勒:因為我們的憲法已經定義了我們這個國家應該如何運作,憲法框架了那些有權力的人的權利範圍,我非常認同我們的先父們,他們在制定這個三權分立系統裡融入的大智慧。就是讓有權力的人有所限制,因為絕對的權力會導致腐敗,而我們的憲法非常清晰地闡明,立法系統有授權,他們有權利決定選舉應該在什麼時間、什麼地點、什麼方式進行。

那大家都很清楚地看到,這些戰場州,也就是這些搖擺州,他們選舉的方式是違反憲法規定的。因為我很在意這點,我知道選舉誠信是我們國家穩固和安康的基本保證。如果人們不相信我們國家的選舉程序了,那我們就變成了一個香蕉共和國。

所以我才跟我們國家的愛國者們站在一起,反對這次選舉人團隊的投票結果,

就是來自這些戰場州的投票結果。

楊傑凱:您說的這些,是昨天這個事情發生之前的事情,您覺得你們的反對能夠有成效嗎?因為詢問了一些人,他們都說反對也不會有什麼效果的。

米勒:我不認為我們站出來反對會改變這個結果,但是我認為我們應該發聲,我們這次體制讓我們失望了,這真的讓我們很遺憾。我們曾經可以進行一個10天的調查,但是這沒有成為現實。

如果我們這次不站出來說話,那就是前所未有的事情。我正好在這個位置上,正好有這個機會,所以我就站出來反對了。

致力於保守主義理念 用善良戰勝邪惡

楊傑凱:您之前剛開始提到了信仰、家庭提到了美國憲法,這些原則對您非常重要。您認為您在國會工作期間,最重要的目標是什麼呢?

米勒:這些年來,我聽到許多政客,他們對他們的選民做了很多不切實際的承諾。比如,他們要改變華府地區的氣候等等,我不會做這種類型的承諾,我不會做這些事。但是我對我的選民做出的一個承諾就是我會永遠告訴他們真話,我致力於保守主義的理念(conservative platform),甚至超過共和黨的這個程度,我認為保守主義理念是非常好的。

多年來,我和我的孩子們每天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祈禱。我們會請求上帝,給我們機會,讓我們用善良去戰勝邪惡。所以我在華府的使命是一樣的,我也會去尋找每一個機會,用善良戰勝邪惡。

楊傑凱:米勒眾議員,我知道您剛來到國會,時間很短,但您已經因為最近一個活動上的演講招到了批評,為了讓我們的觀眾能夠明白這個事情的始末,我想讓他們聽一聽您究竟講了什麼?

謝謝Kim,謝謝美國女性或者說美國母親組織籌辦的這次活動。

我想對各位說的是2020是很不尋常的一年,而更不尋常的是像我這樣的人,一個農民,七個孩子的母親,17個孩子的祖母,也被選上當眾議員。

那4個人的小團體她們說她們代表了美國所有的女性,但是我們知道,那不是事實,她們代表不了我們,代表不了美國數以百萬計的女性。

因為我們相信,信仰、家庭和自由才是我們國家最偉大的因素。我們不應該害怕說出我們的價值觀,家庭對我們國家的穩定是至關重要的。

當人們讓我去參選時,我第一個反應是我不是政客,我也不是律師,但是比爾‧蒙哥馬利,他是美國轉折點組織的奠定者之一,他當時鼓勵我說,「瑪麗,我們需要你。因為你代表的是家庭。」

我們的孩子正被洗腦 教育體系非常重要

我們每一代人都有一個責任,就是要教育下一代人,培養下一代人。

我們可能贏得這場選舉,但是我們仍然會輸,除非我們能夠贏得我們孩子的心靈和思想,這才是真正的戰場所在。

希特勒有一句話說的對,他說,誰能夠贏得年輕人的心靈,誰就能贏得未來。

現在我們的孩子正在被洗腦,所以今天我想鼓勵大家做兩件事情。第一個是教育孩子,什麼是真的,什麼是對的,什麼是高尚的。這樣他們才能夠用良善去克服邪惡,因為他們能夠分辨什麼是好,什麼是壞。

剛才我們聽到了您那天講話的片段,我覺得是很顯而易見的。您要不要再講幾句?

米勒:我很高興對這些人講話,因為他們都是母親,而這是我最擅長的領域。我最擅長的就是兒童教育。我覺得孩子是我們國家最主要的資源,最重要的資源,因為他們會決定我們的未來。

我想告訴人們不要有消極的態度,人們要意識到現在有這樣的人,有這樣的團體,他們想要偷竊我們孩子的心靈、靈魂和思想。我們要讓孩子們懂得什麼是好的,什麼是對的,什麼是真理,什麼是善良。他們要能分辨出邪惡和善良。

現在真的有這樣的人,這樣的群體,就像在歷史上一樣,他們顛倒黑白,把好的說成壞的,壞的說成好的。

所以我想給人們一個警示,就是不要採取消極的態度,

顯而易見教育體系是非常重要的,選擇什麼樣的方式來教育孩子。我一直參與教育事業包括公立學校的教育,私立學校教育以及在家教育。我支持卓越教育,我相信上帝創造每一個孩子,都給予了他們禮物。

我不覺得墨守成規的教育一定是最好的,但是孩子們應該學一些最基本的東西,他們的思想中應該有好的思想,我們不能夠讓孩子的思想是一個真空,然後讓媒體去污染他們。他們需要知道我們國家真正的歷史,需要知道有哪些因素能夠促成一個穩固的、附有成效的社會和國家。

楊傑凱:您參加了這個眾議員自由黨團(House freedom caucus),情況怎麼樣呢?

米勒:他們支持我,支持我的議程,不久前和他們進行了一次採訪。我和他們說,我不僅僅是一個共和黨員,我還是一個保守主義者,我代表的這個選區是保守主義選區。他們支持的是生命家庭,支持的是生產力,他們想要限制政府的權力,而我也支持法治,我也支持限制政府的權力。我覺得凡是能夠讓私人去做的事情肯定比讓政府去做要更好。

楊傑凱:米勒眾議員,多次提到家庭對您特別重要。因為你有七個孩子,您能談一談家庭是如何遭到攻擊的嗎?

米勒:我覺得當政府做一些決定,使得人們養家餬口變得更困難,或者減少他們的這種能力的時候,比如政府通過法令和法律,讓小企業無法存活,再加上現在閉關鎖國,對家庭造成了很大的壓力。我認為政府扮演的角色應該是讓家庭能夠更容易地養家,去存活,我希望在我這個選區能給人們帶來更多的經濟機會。

另外,我覺得當政府干預我們家庭生活的時候,那我就要代表自由這一方,我覺得人們應該自己來決定怎麼樣去過自己的生活,怎麼樣去養自己的孩子,教育自己的孩子,所以我會在這些領域,站在自由的一方。

開放經濟 讓國家開放

楊傑凱:您認為從立法的角度,政府最重要的應該是什麼?

米勒:我覺得第一件事就是開放我們的經濟,讓國家開放。當然,需要在儘可能安全的前提下,具體情況要具體看,讓我們的孩子回到學校。

楊傑凱:您為什麼認為這是我們國家應該採取的方向呢?

米勒:如果不這樣的話,這會毀掉我們的經濟,毀掉我們的選區。人們想讓餐館重新恢復營業,想重新回去上班,想讓他們的孩子全日制回到學校去上學。其實閉關鎖國會帶來很多相應的負面因素,讓孩子不到學校去上學,有很多負面的因素,自殺率會上升,許多人會申請破產,許多人會患憂鬱症,許多人會濫用藥物,我覺得將來我們回顧這段歷史,我們可能會想,在閉關鎖國時,沒有真正考慮清楚造成的代價。

當然如果是高危群體的話,我認為他們是有合理理由害怕的,他們應該做必要的事情去保護自己。我們應該支持幫助這樣的群體,比如說人們如果害怕出去買菜的話,像衛生部還有教堂以及其它的機構,他們其實也在幫助這樣的人群,他們不需要自己出門,直接送菜上門。

我也很高興看到現在疫苗已經出台了,高危群體可以先去注射疫苗。

但是一個辦法不可能適合於所有的人,所以我們的孩子們需要讓他們盡儘快恢復正常的生活。我有兩個青春期的小孩,他們的日子很難熬,他們現在畢業典禮取消了,體育活動也取消了,他們什麼地方都沒法去,那對整個國家的青少年來說都是非常困難的,而他們並不屬於高危人群群體。

所以我覺得應該讓這樣的人返回工作返回學校,儘可能地返回正常的生活方式。

不要互相攻擊 支持警察調查

楊傑凱:我們的採訪快要結束了,最後我還是想回到國會山莊的事情,因為整個國家現在都還處於震驚當中。很多人都在談論這件事情,對任何人來說這個都是不可相信的,不可思議的,您認為接下來應該採取怎樣的步驟往前走呢?

米勒:首先,我覺得就是不要互相攻擊,說是這個組織的錯或者是那個群體的錯,我們就進行調查。不要急於得出結論,應該支持我們國家的警察。

我覺得讓人生變得富足的,還有這個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所以我覺得我們應該在這方面多投入多努力。不管是鄰里之間的關係,還是工作場所的關係,通過我們的信仰,我們的教堂和其它的場所,儘力去鞏固和加強人們之間的這種人際關係而不是急急忙忙地得出結論,錯誤地去相互指責。

我們應該等待調查得出結論再說。

楊傑凱:瑪麗‧米勒女士還有最後要補充的嗎?

米勒:是的,我主要的目標就是為我的選民服務,我很高興看到我已經組建了團隊,在華府在我自己的選區都組建了團隊,我們是為選民們服務的。我們以這種方式及時地幫助我們的選民解決問題。我是代表他們的,我是為民眾服務的。

我的一生都是在幕後服務於我的家庭,服務於我的本地的社區,現在我服務於更廣大的社區,我相信是上帝讓我這麼做的,我也很高興有這樣的機會。

楊傑凱:很高興您來我的節目,謝謝。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思想領袖】白宮官員:為低收入區辦實事
【思想領袖】漢森:科技獨裁下的新世界
【思想領袖】格雷內爾談大選爭議與川普成就
【思想領袖】章家敦:中共如何干預美大選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左媒揭趙小蘭 兩會報告除一國兩制
【時事縱橫】拜登失言洩真相 兩會招「兩晦氣」
【財商天下】天下第一村華西村 神話背後的真相
【新聞大家談】紐約州長連環醜聞 戲中有戲?
【有冇搞錯】收購西方學校 中共悄悄啟動文化戰
【秦鵬直播】9成美國人厭惡中共 台欲懲中港貪官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