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力軍被正式逮捕 一場政治風暴逼近香港

人氣 5492

【大紀元2021年11月11日訊】(香港大紀元記者張明健、英格綜合報導)中共公安部副部長兼公安部港澳台事務辦公室主任孫力軍11月5日被正式逮捕。去年4月孫力軍落馬後,清洗行動很快波及到與他有過密切接觸的廣東政法系統,如今一場政治風暴正向香港席捲而來。

「現在的香港局勢,如同暴風雨來臨前的寂靜。」中國問題專家季達說。

11月5日,孫力軍被正式逮捕,罪名從中紀委羅列的一長串縮減到一個——「涉嫌受賄」。這符合中共的慣例,在過去近10年的時間,習近平當局多以經濟罪名處理政治上站錯隊的官員,如涉嫌發動政變的前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除經濟罪名外也只多了一個「濫用職權」。薄熙來2013年9月22日被判處無期徒刑。

孫力軍案是一個跨越習近平兩個5年任期的系列案件的一部分,與薄熙來案存在連帶關係。而2019年3月爆發的「反送中」運動又把香港局勢與孫力軍案牽連起來。

習近平當局正在警察系統內部進行「人人過關」式的消除孫力軍影響力的行動,公安部長趙克志在10月1日的一次會議上要求,與孫力軍有關聯的人,要主動「講清問題、劃清界線,做到見人見事見思想見責任。徹底肅清孫力軍流毒影響」。

顯然,趙克志的講話還透露出,孫力軍背後的勢力圈子是習近平當局要打擊的目標。

孫力軍早前從上海市外事辦副主任躍升至公安部辦公廳副主任,到2013年3月升任公安部一局局長,並從2016年12月開始兼任公安部港澳台事務辦公室主任,直到2020年4月落馬。期間,在2018年3月再升任公安部副部長,同時兼任前面兩個職務,而港澳台事務辦公室是中共公安系統與香港警察系統對接的部門。

公安部一局即公安部政治安全保衛局,與港澳台事務辦公室有很大的重合度。1983年9月,該局曾更名為公安部對反革命偵察局。實際上,這個機構的性質如同納粹德國的蓋世太保。

作為特務機構,公安部一局最早由公安部的敵特偵察局、國特偵察局合併而成。孫力軍實際是公安系統內針對香港維穩工作的負責人。他在2017年12月與時任香港保安局局長李家超簽署了《內地與香港特別行政區關於就採取刑事強制措施或刑事檢控等情況相互通報機制的安排》,就兩地居民在被採取刑事強制措施或提出刑事檢控的情況,及非正常死亡的個案,進行互相通報。

2019年爆發「反送中」運動的下半年,香港激增多起海上浮屍、死屍墮樓等離奇死亡案件,大量同類案件在「反送中」運動前以及結束後,都不曾出現。令人懷疑眾多案件背後,與中共試圖以此種方法恐嚇香港人有關。

香港大紀元記者日前通過電子郵件就以下幾個問題向香港警方質詢:一、從2019年5月至2020年4月間,香港警務處是否需聽從時任公安部港澳台事務辦公室主任孫力軍的指令?二、時任保安局局長李家超是否需要就香港事務直接向孫力軍報告?三、孫力軍被正式逮捕對香港警方及保安系統有何影響?

香港保安局和警務處並未明確回答上述問題,僅表示,根據2017年12月簽署的中央、港府兩地通報規定,自2018年2月至今年10月,約有2300多名香港人在中國大陸被採取刑事強制措施。

孫力軍的被正式逮捕,香港政界、警界中的一些人難免會感到不安。

2019年8月31日,一些與抗爭者打扮相似的黑衣人被發現與警方一起行動,他們身上都有紅色或藍色LED燈做記號。(大紀元資料圖片)

於此同時,特首林鄭月娥、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陳肇始與保安局長鄧炳強的手部都在近期有過不同程度的受傷,有堪輿學家對媒體表示,這是不好的訊號。

「現在的香港政治局勢,如同暴風雨來臨前的寂靜,但港人不應太過悲觀。」旅美中國問題專家季達對大紀元表示。

不過,孫力軍還只是前台的一個小角色,他不是習近平最後的目標。

清洗風暴已橫掃廣東

對警察系統的清洗行動已經橫掃香港的近鄰——廣東,那裡是孫力軍插手香港維穩工作的前沿。

廣東與香港有著緊密的聯繫,這不僅體現在前者向後者輸送糧食和水,也體現在說的是同一種語言——粵語。

近些年來,廣東和香港已形成維穩一體化模式。

根據新的《中國統計年鑒》數據,2019年中共維穩經費已經超過了軍費,達到13,901億元(人民幣,下同),其中廣東是維穩支出最多的省份,也是唯一的維穩經費超過千億元人民幣的省份,達到了1,426億元。相反,高壓下的新疆維穩經費也只是561億元,僅相當於廣東的40%。

新疆近年來局勢動盪,中共在那裡興建「再教育營」、投放各種高科技監視設備,以及布置大量軍、警、特壓制當地民族,而相對安靜的廣東省維穩經費卻反常地大幅度超過了新疆。

事實上,香港人早有懷疑,中共將廣東作為維穩香港的基地。

香港浸會大學新聞系高級講師呂秉權2019年3月12日在《明報》撰文表示,廣東龐大的維穩經費與香港有關。

「香港主要部分的維穩費多年都開自廣東:來自深圳、廣州甚至珠海等各地的情報、國保、國安、軍方和研究人員,多年來以各種名目來香港搜集各方面的情報甚至行動,令維穩費不斷坐大。」呂秉權寫道。

大紀元得到消息說,2019年香港爆發「反送中」運動期間,孫力軍曾在緊鄰香港的深圳市相關指揮中心設立辦公室,親自指揮針對港人的維穩工作。

孫力軍被扳倒後,清洗行動很快波及到與他有過密切接觸的廣東政法系統。

2020年孫力軍落馬當月(4月),習近平派系成員王志忠從公安部特勤局副局長的任上空降廣東任省公安廳廳長,原廳長李春生卸任。

從今年年初開始,隨著孫力軍案進入深入調查階段,廣東省政法系統內的一些高官相繼落馬,包括前後兩任省政法委副書記江楷鑫和陳文敏、省公安廳原副廳長何廣平、省司法廳原副廳長張榮輝、省公安廳經偵局原政委龍水波、汕尾市前政法委書記鄭佳、雲浮市政法委書記黃天生,及廣東警官學院副院長范秀燎。

於此同時,今年3月空降廣東任省紀委書記的宋福龍同樣是習近平派系的人,他剛到任兩個月,廣東省紀委就宣布對現任省政法委副書記江楷鑫進行調查。

孫力軍插手香港維穩

在中共公安部架構下,孫力軍負責與香港警察系統的對接工作。

2017年12月,香港特首林鄭月娥與時任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到北京簽署《大陸與香港特別行政區關於就採取刑事強制措施或刑事檢控等情況相互通報機制的安排》。

那時,孫力軍以公安部港澳台事務辦公室主任的身分與李家超共同簽署了這份文件,公安部長趙克志與林鄭月娥為見證人。

2017年12月14日《大陸與香港特別行政區關於就採取刑事強制措施或刑事檢控等情況相互通報機制的安排》在北京簽署。林鄭月娥(左一)、李家超(左二)、孫力軍(右二)、趙克志(右一)。(圖片擷取自香港政府新聞處網站影片)

有時候,孫力軍還會以領導者的身分出現在香港。根據流亡美國的中國富商郭文貴爆料,孫力軍曾親臨香港指揮,維穩「反送中」運動,在2019年爆發「反送中」運動期間,孫力軍在香港警署總部大樓設有辦公室。

在那段時間,香港突然暴增離奇死亡案件,包括游泳健將裸體浮屍海面、高樓墜下已凍僵的屍體、離奇的死亡等無頭案。

郭文貴說,這些離奇命案的背後都涉及到孫力軍,「也只有他這種惡魔才能做出這種事」。

武漢「抗疫」後 孫力軍暴露派系背景

到中國2020年疫情大爆發之前,仍沒有習近平當局懷疑孫力軍的跡象,直到孫力軍去武漢督導防疫後,才暴露其真實的派系背景。

去年2月,中共成立了疫情中央指揮小組,成員包括中共國務院副總理孫春蘭、中共中央政法委祕書長陳一新以及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

在央視《新聞聯播》2月10日的畫面中,孫力軍身處武漢與習近平進行了影片連線。這顯示,當時習近平當局對他仍未產生懷疑。但很快,孫力軍從政治明星變成囚徒。

孫力軍早前曾在澳洲新南威爾士大學留學,學習公共衛生和城市管理,他的妻子擁有澳洲國籍。

疫情由中國蔓延到全世界後,澳洲政府表現出異乎尋常的反應,首先呼籲國際社會獨立調查病毒起源以及追究中共政府處理疫情失當等責任。

澳洲外交部長佩恩(Marise Payne)去年6月16日,批評中共在病毒大流行期間製造的虛假信息,將造成生命損失。

澳洲的反應一度引起國際社會的警覺,一些觀察人士猜測,澳洲政府或許掌握了中共不希望外界知道的,有關這個病毒的起源、處置失當等負面的直接證據。

在中紀委相關的通報中也透露出孫力軍涉嫌洩密,他的罪狀之一是——「在抗擊新冠肺炎疫情一線擅離職守,私藏私放大量涉密材料」。

時評人士田雲10月1日在大紀元撰文說,「所謂私放涉密材料就是洩密」,早有傳聞說,孫力軍手中掌握的疫情材料被澳洲政府獲得,因而澳洲政府首先呼籲調查病毒起源。田雲寫道,中紀委的通報近乎驗證了這個說法。

另外,自由亞洲11月5日報導說,曾有海外媒體曝光孫力軍透過入籍澳洲的妻子,在澳洲藏有一堆「保命符」,包括大批的絕密文件、辦案卷宗,並在當地銀行存款逾百億美元。

可以確信的是,一旦國際社會得到孫力軍「私藏私放的大量涉密材料」,對中共現任當權者是不利的。至今,以美國為首的多國向中共追責疫情擴散的呼聲一直困擾著習近平當局。

而孫力軍只是一個代理人,他能從上海外事辦副主任一步躍升至公安部任要職,背後的推手另有其人。孫力軍洩密是反習計劃的一環,只是反而讓他暴露了真實的派系背景,反習勢力再折損一員幹將。

孫力軍案是周、薄政變案的延續

暴露在公眾視線之下的孫力軍也只是一個更大計劃的槍手,他還不是習近平真正想打擊的那個終極對手。

要釐清孫力軍案須追溯到習近平2012年執政前夕發生的一件事。

當年2月6日,一名高級官員喬裝成女人進入美國駐成都領事館尋求政治庇護,一天後又「自願」離開,最終他被中共法院判處15年刑期。

美國國務院發言人事發兩天後(8日)證實,時任重慶市副市長、前重慶市公安局長王立軍曾前往美國駐成都領事館與美方人員會晤,但後來「自行離開」。

發生「王立軍事件」一週後,前《華盛頓時報》資深撰稿人戈茨(Bill Gertz)在《華盛頓自由燈塔》(Washington Free Beacon)上發表長篇文章《眾議院調查被搞糟的王立軍投誠案》(House Probes Botched Defection in China),首次披露了王立軍在美國駐成都領館停留一夜的詳細情況。

有兩名美國官員透露,王立軍向美國方面提供了中共高層腐敗的材料,其中包括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的材料。《華盛頓時報》發表戈茨的文章說,其中一名官員透露,王立軍掌握的中共高層權力鬥爭的情況極其珍貴,涉及中共政治局常委、政法委書記周永康,還有薄熙來這些強硬派如何想整垮習近平,不讓他順利接班。

一場針對習近平的政變計劃就此曝光。參與這次政變的官員有一個共同點,他們都是江澤民、曾慶紅派系的重要成員。

隨後,更多政變計劃細節流出。他們計劃先削弱習近平的權力,並幫助薄熙來接任中共政法委書記,以掌握警察和武警系統,待時機成熟時,逼迫習近平交權。

大紀元曾獨家報導,曾慶紅是政變計劃背後的主謀,而且在其派系骨幹薄熙來、周永康案發之後,曾慶紅並未停止針對習近平的政變計劃。

「王立軍事件」一個月之後,2012年3月15日,薄熙來在重慶市委書記的任上被拘捕;政法委書記、政治局常委周永康也於翌年年底落馬。最終,薄熙來、周永康被判處無期徒刑。而後,軍隊中也有一些高級軍官落馬,多數被判重刑,包括掌管軍隊的兩名軍委副主席、武警部隊司令員以及大軍區司令員等。

此次大規模的、涉及官階之高的拘捕行動在「文化大革命」之後還是首次,而因政變引發的清洗運動至今仍在延續。

孫力軍進入公安部之前,長期在上海為官,那裡是江澤民曾慶紅派系的發跡之地。孫力軍與之前落馬的兩名公安部副部長傅政華、孟宏偉等人都是曾慶紅培植的親信,孫力軍則是曾慶紅實施控制香港的執行者之一。

習近平親信,公安部副部長、特勤局局長王小洪在9月3日的會議上將孫力軍與涉嫌發動政變的周永康、孟宏偉等人並列,並聲言,「堅決清除害群之馬,徹底整治頑瘴痼疾。」

江澤民、曾慶紅當政時期,中共黨、政、軍的整套特務系統都在曾慶紅一個人的領導之下,「特務治國」的畸形國家治理機制在那時起漸漸形成。曾慶紅在特務系統中至今仍然深具影響力,這也成為習近平執政的一大隱患。

隱藏在公眾視線之外的曾慶紅,是習近平最終要打擊的目標,他是政治勢力江澤民曾慶紅派系的實際掌控者。

習近平不能有效掌控香港

成立於2003年的「中央港澳工作小組」是中共控制香港的最高機構,由一名政治局常委出任組長,曾慶紅是第一任組長,繼任者是張德江,而後是習近平,現任組長是韓正。除習近平外,其餘都是曾慶紅同一派系的人。

曾慶紅胞弟曾慶淮曾任中共文化部駐香港特派員,實際上中共是通過他來控制香港的文化、演藝娛樂界。

中共執行特務治港政策,曾慶紅曾經是中共特務系統的總管,由於特務職業的特殊性,曾慶紅仍可通過他過去在香港布置的特務網來插手香港事務,包括落馬的孫力軍,曾慶紅培植了許多這樣的代理人。

習近平當局對香港的影響力多是局限在表面的香港政府層面,對潛藏的特務系統的控制力很有限。

香港是曾慶紅的勢力範圍,有些反習事件更容易在這裡發生。

2020年3月,香港陽光衛視集團主席陳平在微信轉發的一封公開信表示,習近平應該為當前內政、外交的困局負責。公開信呼籲,中共中央應緊急召開政治局擴大會議,討論習近平的去留問題。

該事件發生的一個月後,掌管公安部香港事務的孫力軍落馬,曾慶紅控制香港的一個代理人被除掉。

中國問題專家季達表示,公安部一局和港澳台事務辦公室過去由孫力軍控制,可以預料的是,這兩個部門以及與之有關聯的單位或個人將受到或大或小的牽連,畢竟孫力軍涉及的是曾慶紅針對習近平的政變圖謀,至少是企圖阻擊習近平明年連任。@#◇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王友群:公安部長趙克志四談孫力軍案釋何信息
中共六中全會前 習陣營指向孫力軍背後勢力
程翔:孫力軍被拋出 成香港問題替死鬼

中共六中全會前 公安部前副部長孫力軍被逮捕
最熱視頻
【思想領袖】中共如何利用美國「覺醒主義」
【未解之謎】百慕大三角大揭祕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