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幕】中鐵高管揭傅政華搶錢 追殺記者

人氣 12655

【大紀元2021年11月18日訊】(大紀元記者龍騰雲、顧曉華採訪報導)中共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11月5日被正式逮捕,另一個副部長傅政華的公開罪名,至今仍未被通報。不過,一位流亡香港的鐵道部前企業高管向大紀元披露了傅政華的一段黑歷史,並揭開中共政法系統的黑暗內幕。

日本戰刀勾出傅政華一段黑歷史

2008年6月27日晚,北京市京廣大廈地下2層停車場內,時任北京市公安局副局長傅政華(黑衣男)從犯罪嫌疑人何洋手中接過一柄日本戰刀。(視頻截圖)

2008年6月27日晚,北京市朝陽區京廣大廈地下2層停車場內,一名身著白短袖上衣的中年男子將一柄日本戰刀遞給一個身著黑短袖上衣的中年男子。

那場夜幕下的交易頗不尋常。在視頻中,接受戰刀的黑衣男是時任北京市公安局副局長傅政華,而遞給他戰刀的白衣男名叫何剛強(別名「何洋」),是前者經辦的多起經濟案件中的嫌疑人。

這段清晰度不高的視頻並非出自記者或路人之手,而是中共內蒙古呼倫貝爾市公安局的經偵公安,在偵查嫌疑人何剛強的過程中,暗中拍下的現場錄像。

2008年10月,呼倫貝爾公安局在向最高檢匯報相關案情。圖為匯報報告的截圖。(大紀元)

2008年10月,呼倫貝爾公安局在向最高檢和內蒙古檢察院匯報相關案情的報告中,附錄了這段視頻。呼倫貝爾公安局在報告中用「北京市公安局某副局長」代指傅政華,並稱「該局長與犯罪嫌疑人何剛強關係非同一般」,北京市公安局不追究何剛強刑責,也拒絕移交該嫌犯,「是用這種形式保護犯罪」。

這是一個在中共體制下極為常見的故事:權貴子弟利用權勢侵占上市公司財產,公司職員欲求助司法救濟,未想自己反成政法機關打擊的對象,被立案、通緝、抓捕甚至黑道追殺,惶惶不可終日……

這是中鐵多經投資集團有限公司(下稱「中鐵多經」)創始人之一的王精講述了十多年的故事。多年來他一直堅持在互聯網上控訴傅政華。

2021年10月25日,王精告訴大紀元,他是遭傅政華迫害的中鐵多經員工中,所剩無幾的還能夠發聲的人,「我本人還被他們通緝,所以我一直躲在香港」,「我們當時有幾十個員工被他們通輯,有的被關傻了,關殘廢了,有的跑掉了」。

王精向記者講述了這個錯綜複雜的故事,裡面不但有利益糾葛,司法黑幕,甚至還有對香港法治的干預。

根據王精的說法,上世紀末,鐵道部想打造鐵路經濟走廊,王精抓住機會在香港組建公司,準備上市融資來開發中國鐵路的各種經營項目。

王精將中鐵的不同項目,通過多間香港公司於2007年借殼上市,獲得數十億港元的資金。然而,股市上籌募的巨額金錢,引來合作方背後勢力的覬覦。

王精說,是時任中共人大副委員長王兆國的兒子王新亮,王新亮掌控了中鐵多經借殼上市的殼公司。王兆國曾一度被視為是未來中共最高領導職務的接班人。

2007年7、8月時,王新亮夥同何洋(真名何剛強),打著總參二部的名義,指使手下侵占、詐騙中鐵多經香港公司的6億港元和2億元人民幣資金;同時動用北京市公安局對王精等中鐵多經高管立案審查和實施邊控(限制出境)。總參二部,又名總參情報部,是中共軍方的特務機構,2016年後更名為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部情報局。

王精說,期間傅政華多次阻止北京市公安局對何剛強立案;2008年何剛強等人甚至夥同北京市法官,企圖利用司法手段取走被凍結的中鐵安時公司(中鐵多經的香港上市公司)近1.5億元人民幣的銀行存款。

2008年5月內蒙古呼倫貝爾公安局接受了中鐵多經的報案,對何剛強等人立案調查,同年9月5日對何剛強上網追逃。

根據呼倫貝爾公安局提交最高檢的報告,2008年9月6日,傅政華動用武力直接從北京西三旗派出所中,搶走了當天被呼倫貝爾公安抓獲的何剛強。

王精說傅政華拒絕了呼倫貝爾公安移交嫌犯的要求,暗中釋放了何剛強。當時呼倫貝爾公安局將這一結果通報給原告方中鐵多經,並附上了該局上報的報告和視頻。這些資料已被王精公布在互聯網上。

大紀元記者曾致電呼倫貝爾市公安局查詢此案情。不過,該局辦公室人員聲稱他們回答不了記者提出的問題,讓記者向宣傳科去咨詢。記者多次拔打宣傳科,結果無人接聽。

2009年1月,北京市公安局對王精發出的網上追逃令。(王精提供)

王精說,面對內蒙古公安的介入,傅政華隨即對舉報人展開了報復,於2008年11月再度對王精等人立案,並抓捕了多名身在中國大陸的中鐵多經員工,對王精實施網上追逃。

王精說,自己在2008年5月邊控被解除後,便躲回了香港,「差點被他們滅掉了,在內地就給他們滅掉了」。

2009年4月,中聯辦發給香港入境處協查王精的公函。(王精提供)

王精表示,自己即使躲在香港,也未能逃脫傅政華、王新亮等人的長臂黑手。「2009年傅政華偽造文件,誣陷我拐賣婦女兒童,還有非法獲取內地身分證,然後透過香港中聯辦來影響香港政府,試圖抓捕我,將我遣返回大陸。」

他說,「我被香港入境處拘捕並關押了42天,一直到我向香港法院申請到司法覆核和人身保護令,才獲得自由。」中聯辦是中共政府在香港的的派出機構。

記者致電北京市公安局,核實王精對傅政華的指控以及相關案情。但該局工作人員聲稱對此不知情,也無法聯繫局長等相關領導進行核實。

根據王精的說法,法律和司法機關只是中共權貴手中的工具,中鐵多經這些員工成為中共高官爭奪利益、廝殺內鬥的犧牲品。

「我找北京的朋友問過傅政華,傅承認這是王兆國的太太和祕書交辦下來的任務」,王精說,「他們的目標是整個中鐵,整個鐵路經營的多種資產全部搶走。」

《明報》前總編和記者遭追殺的背後真相

王精說,由於傅政華及其背後勢力干預香港政府,導致自己在香港無法工作,也不能在銀行開戶,還要時刻提防大陸公安和香港黑社會的綁架、刺殺,「但自己的遭遇還不算慘。傅政華幹的傷天害理的事情還很多,很多人被他抓起來打死;像那個《明報》記者陳陽,受迫害的程度就更嚴重」。

「傅政華曾經打擊報導中鐵多經案件的一些記者,其中香港《明報》的劉進圖和陳陽採訪過中鐵公司,揭露了傅政華和何洋警匪勾結這麼一個事件。」王精說,「結果劉進圖被砍成了殘廢,腿和腰中了好幾刀,在醫院養了很長時間,現在也是半殘廢狀態。」

王精說更悲慘的是陳陽,「傅政華指使北京公安冒充綁匪,把陳陽抓到北京郊區的一棟樓裡面關押、拷打了三天兩夜。放他的時候,還把他衣服全脫了,拍了他一段裸體錄像。」

王精告訴記者,「陳陽的一個腎被他們打壞,後來病變被割掉。經過那次的恐怖遭遇後,陳陽再未能恢復過來,精神受到刺激,長期生病。他一輩子都被傅政華給毀了。」

2014年2月26日,《明報》前總編劉進圖在香港遭兩暴徒襲擊,背部和腿部被刺六刀,身受重傷。該事件震驚國際社會。

同年3月,依據香港警方通報,香港警方和中共公安共抓獲11名涉案嫌犯。香港警方稱,施襲者為受僱行凶,且無證據顯示與新聞工作有關。兩名行凶刀手拒絕交代買凶人身分。香港警方的這一說法遭到香港媒體和公眾的普遍質疑。

2015年8月,香港法院裁定襲擊劉進圖的兩名凶手罪名成立,判處兩人各19年徒刑。劉進圖呼籲將「幕後真凶」繩之以法。

另據自由亞洲2014年3月19日報導,劉進圖遇襲案發生後,《明報》前中國版記者陳陽擔心自身安全,遂於2014年3月13日向香港警方報案,稱自己曾於2010年7月30日,在北京市被不明身分人士綁架,並遭威脅不能披露。

香港警方從未公布《明報》前記者陳陽案件的任何資訊或進展,但互聯網上曾曝光陳陽於2013年5月6日寫給中共中紀委的投訴信。

該信披露說,2008年12月中鐵多經負責人王精向《明報》爆料相關案情,並投訴傅政華包庇公安部通緝犯何洋。明報高層隨後安排陳陽等記者採訪調查。陳陽採訪了王精並向北京市公安局求證後,2009年初《明報》刊發相關報導。2010年8月初陳陽返回北京時,遭不明人士綁架、折磨和拷打,陳陽被迫寫下悔過書以及被拍下裸體視頻後,才被釋放。

該投訴信說,陳陽回到香港後,繼續遭到綁架者的糾纏和威脅。2010年底,綁架者在深圳找到陳陽,警告他不得參與報導王精控訴傅政華一事,陳陽至此判定綁架者是受傅政華指使,而且綁架者的行為不像黑社會,更像是中共公安。

中紀委從未公開回應陳陽對傅政華的投訴。但王精相信,不但陳陽是被傅政華綁架和迫害,劉進圖遭刀手砍殺也是傅政華的報復。

2021年10月2日落馬的前公安部副部長、司法部部長傅政華,曾長期參與迫害法輪功,以及鎮壓中國維權人士、打壓言論自由,被民間稱之為酷吏。

王兆國,2003-2013年間,擔任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2013年卸任後退休。王兆國被認為是中共江澤民派系的重要成員。

王兆國之子王新亮,又名王新宇。資料顯示,王新亮曾在香港從商十多年,2009年回到北京擔任民生金融租賃股份有限公司副總裁。2010年,王新亮棄商從政,相繼在山西省和咸陽市政府部門任職,直到2013年4月出任中共咸陽市委常委兼統戰部長。2015年陝西咸陽官方透露王新亮已去職,但不肯披露其去向,被外界視為是受中共高層內鬥的影響。

根據中鐵多經投資集團一個已經不再更新的官網的信息,中鐵多經投資集團有限公司是原中國鐵道部所屬企業,經中共商務部批准,在香港成立了中鐵開發投資集團(香港)有限公司和中鐵國際投資集團有限公司。以這兩個公司為主體,開展國際合作和招商引資。


責任編輯:葉梓明#

相關新聞
【內幕】前公安副部長傅政華的酷吏本色
涉猥褻女球員 江西省籃協主席戴亞利被捕
湖南檢察院前副檢察長劉建寬被免職
亞馬遜持續封號 中國賣家遭遇慘淡「黑五」
最熱視頻
吳明德:中共如何逼富豪吐錢?有錢人速逃
【有冇搞錯】澳門「黑色產業鏈」內幕
【微視頻】Delta日本突消失 南非變種毒性如何?
何良懋:周焯華事件「大黑吃小黑」澳賭城或崩解
【拍案驚奇】盤古大觀龍頭被斬 民間上書李克強
【秦鵬直播】WTA中國停賽獲讚譽 北京尷尬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