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幕】陝西將「直播帶貨」納入黨建

人氣 4437

【大紀元2021年11月07日訊】(大紀元記者龍騰雲報導)2020年的疫情促使越來越多的中國人湧入線上直播間購物。而大紀元獲得的陝西省政府文件顯示,中共也盯上了電商直播,並利用黨的建設和強監管來進行控制。

聽新聞:

(聽更多請至「聽紀元」

內部文件披露 黨盯上了直播帶貨

2020年2月29日,米脂縣電子商務公共服務中心,中共米脂縣委書記王國忠(左)在線上直播帶貨。(中共米脂縣電官方視頻截圖)

「米脂小米,色澤金黃、顆粒渾圓、質優味香、營養豐富……」2020年2月29日,一名男子在高峰時逾百萬人在線的直播間中,一邊品嘗著小米粥,一邊推銷米脂縣的特色農產品。當地官方宣稱,當天直播帶貨最高人氣超過135萬,售出小米、蘋果等農產品30餘萬元。

直播帶貨是中國大陸的網絡俚語,意指購物主播在線上直播活動中推銷商品。不過,該直播中的主角並非網紅,而是中共陝西省榆林市米脂縣委書記王國忠。參與直播帶貨一年後,王國忠獲擢升,於2021年6月升任榆林市委常委、紀委書記。

大紀元近期獲得的榆林市政府文件顯示,中共已經將直播帶貨作為「脫貧攻堅」的手段之一,甚至安排黨政官員親自上直播間作秀。

2020年8月,榆林市「第一書記」直播帶貨《推薦表》截圖。(大紀元)

中共榆林市委網信辦2020年8月上報的《推薦表》顯示,該市推薦網信辦輿情科科長石彥林,參選榆林市「第一書記」直播帶貨活動。

該文件稱,2019年以來,該市網信辦創新開展「第一書記網絡直播推介好產品」等系列直播活動,將19名扶貧第一書記塑造成「最強帶貨王」;在線觀看超過200萬人次,累計銷售貧困地區農特產品3000多萬元。

《推薦表》披露,「第一書記」直播帶貨活動是由地方黨政機關向省級網信辦推薦參評。

2021年1月,《商洛市互聯網企業黨建工作的幾點做法》截圖。(大紀元)

寶雞市網信辦2020年12月15日在報送陝西省委網信辦的《2020年寶雞市互聯網企業黨建工作總結》中說,該市網信辦培訓全市網紅名人、電商達人、互聯網企業和網絡社會組織學習直播帶貨,直接培訓300餘人次。

商洛市網信辦2021年1月的互聯網企業黨建工作匯報文件證實,「中央和省委先後對互聯網企業黨建工作做出安排部署」,將直播帶貨納入黨的建設,並作為脫貧攻堅的手段。

網信辦是中共的網絡審查機構。所謂「第一書記」是中共派駐基層的扶貧官員。

電商直播因用戶體驗更強,近年來在中國快速成長的電子商務中嶄露頭角。2020年的疫情更是將其推到了風口上,呈現爆發式增長。

[圖片來源:艾瑞諮詢/數據來源: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CNNIC)]
據艾瑞諮詢《2021年中國直播電商行業研究報告》,截至2020年底中國電商直播用戶規模已達3.88億人,其中三分之二觀看直播後購物。中國電商直播市場規模從2019年的4,168億元增長至2020年的1,2379億元人民幣,年增長率197.0%。預計2023年直播電商規模將超過4.9萬億元人民幣。

網絡直播遭強監管 中共整治「直播帶貨」

儘管當局鼓勵黨政官員參與電商直播,但據大紀元所獲文件的數據,第一書記們的帶貨能力遠不及網紅主播。

例如米脂縣委書記王國忠直播時最高人氣超過135萬,單日帶貨30餘萬元人民幣(約4.8萬美元);榆林市19名扶貧第一書記一年內的直播觀看超過200萬人次,累計帶貨三千多萬元(約480萬美元)。

第三方淘寶直播數據顯示,2021年10月20日,網紅主播李佳琦在淘寶直播間中帶貨106.53億元人民幣(17億美元)。(第三方淘寶直播數據截圖)

據陸媒界面新聞報導,2021年10月20日,淘寶上的網紅主播李佳琦和薇婭直播銷售額分別高達106.53億元(17億美元)和82.52億元人民幣(13.2億美元)。

事實上,中國人已成全球最愛網購的群體。依據中共商務部和互聯網絡信息中心(CNNIC)數據,2020年,八成中國網民在網絡上購物,網購人數高達8.12億;網上零售額達11.76萬億元,折合1.7萬億美元。

與之相比,電商規模全球第二的美國,2020年網上零售額約7594億美元(美國商務部數據),尚不足中國的一半。

中共在努力將電商直播納入黨的建設的同時,也沒忘記施加強力的監管和整治。

2020年6月5日起,中共國家網信辦、全國「掃黃打非」辦、最高人民法院、工業和信息化部、公安部等8部門開展網絡直播行業專項整治行動。

2020年8月3日,網信辦等8部門在工作部署會上稱,專項整治開展2個月來,各部門處置158款違法違規直播平台,掛牌督辦38起涉直播重點案件,封禁一批網絡主播。

網信辦在當天的工作會上宣稱,「但直播行業諸多痼疾頑症並未徹底消除,高額充值打賞衝擊主流價值觀,網課直播間推送低俗內容危害青少年健康成長,違規直播帶貨侵犯消費者合法權益等問題,必須徹底加以解決」。

不過,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認為,「中共整治網絡直播的那些理由並不充分,因為中國大陸的黃賭毒和造假泛濫成災,但當局為了控制民眾思想和經濟利益,從未真心管治過。」

他相信中共是出於政治目的,「應該與對教育培訓行業的監管一樣,中共的目的是加強控制。尤其是網絡直播已發展為覆蓋多數中國人的傳播平台,並且擁有巨大市場價值,中共不會放過。」

2020年8月,上海公安在浙江抓捕多名涉嫌直播售假的嫌犯。(圖片來源:上海市松江區政府新聞辦官方號)

幾乎是在「第一書記」們上直播間表演扶貧秀的同時期,2020年8月,上海公安在杭州某服裝公司直播間內抓捕了正在帶貨的網紅廖某,並在浙江省多地查抄了多處涉嫌造假的場所,抓捕50餘人。廖某已於2021年6月29日被上海楊浦區法院判刑3年4個月。同月黨媒新華網引述中共《刑法》第二百一十四條規定稱,網紅直播帶假貨最高可判處十年有期徒刑。

2020年11月5日,中共市場監管總局推出《加強網絡直播營銷活動監管的指導意見》。

中共網信辦先於2020年11月13日出台《互聯網直播營銷信息內容服務管理規定(徵求意見稿)》;又於2021年4月23日,同公安部等7部門聯合發布《網絡直播營銷管理辦法(試行)》。

2021年4月26日,中共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副局長甘霖稱,受疫情影響直播電商進入全民直播時代,當局要把網絡直播帶貨的線上線下、各類主體都納入監管。

台北大學犯罪學研究所助理教授、資訊戰專家沈伯洋表示,中共當局對於網紅和直播帶貨的嚴厲整治應當是出於恐懼,「尤其是它馬上要開六中全會,中共內部的壓力之大可能出乎外界想像。而網紅和直播都有很大的觀眾群,中共對於這些群體可能發出的聲音,可能十分恐懼,所以它要做出更嚴格的監管。」

他分析說,中共實施這些強監管的邏輯就是國進民退,「它可能不是要打擊電商直播產業,當然也不會是真心要發展這個產業。因為它打垮一些互聯網企業、電商直播,馬上會有別的公司補上,尤其是國企和民企現在的差異其實也沒多大,大一點的公司都有黨支部。所以中共要的是控制,因為它能讓這些公司興盛,也能讓其馬上消亡。」

(大紀元記者駱亞對本文有貢獻)




責任編輯:孫芸◇

相關新聞
【新聞看點】彭帥「活動自由」?趙克志為何丟官
【翻牆必看】中共不敢提張高麗的性醜聞
【方菲訪談】程曉農:中共「新時代」劍指美國
【中國觀察】張高麗性醜聞打亂北京的計劃
最熱視頻
【百年真相】公安局長揚帆被失蹤 25年音信全無
【新聞大家談】騰訊App暫停更新 微信也出事?
【新聞看點】所羅門爆衝突 中國城遭搶劫探因
吳明德:台企遠東被「開刀」具示範作用
【未解之謎】漆黑太空背後的宇宙祕密
【遠見快評】滴滴退市騰訊遭連擊 習一石三鳥?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