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觀察】停發養老金官方文件背後的祕密

人氣 25025

【大紀元2021年12月13日訊】(大紀元記者寧海鐘、易如報導)在被中共迫害了22年的法輪功群體中,最為弱勢的老年人,似乎成為當局加強迫害的目標。近一年來出現大量被非法抓捕、判刑案例,且老人們的養老金遭扣發、停發,甚至被取消。與之相關的一份官方文件背後的祕密引人關注。

聽新聞:

(聽更多請至「聽紀元」平台)

2021年,大陸法輪功學員中,八十多歲的老人被非法抓捕、判刑的增多,離世的也增多。僅列出幾例:

胡克英,85歲,河南周口市人,2021年7月9日被非法關押在新鄉女子監獄。

吳華新,82歲,江蘇蘇州市人,因去法院旁聽,2021年5月28日被非法判刑3個月、勒索罰款2,000元。

李登臣,82歲,河北省深州市人,被重判10年,現被非法關押在保定監獄。

劉希永,81歲,遼寧大連人,2021年4月9日刑滿出瀋陽東陵監獄時,被炮台派出所直接又送到大連市金州三里看守所,再次被非法判刑四年。現被關押在大連市第三監獄。

……

另一個令人憂慮的問題是,許多受害者的養老金被當局剝奪。

比如,家住北京市平谷區幾位曾遭冤獄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張淑香、王自成和張愛平夫婦、劉翠芬和李小鳳,被非法扣押或停發養老金。2021年3月30日,張淑香離世。

黑龍江密山市八五一一農場81歲的張成花,於2021年10月上旬含冤離世,直到離世也未討回被非法剝奪的養老金。

記者致電八五一一農場社保局,電話無法打通。

北京市平穀人社局一位戴姓副局長接聽電話後,拒回應記者問題。

對於中共近年是否加重迫害老年法輪功學員的問題,法輪大法信息中心發言人張而平對大紀元表示,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其實沒有年齡的限制,從兒童到老人。但是因為很多法輪功學員是在1999年中共迫害法輪功之前就開始修煉了,也就是說二十幾年前年富力強的中年人,到今天已經步入老年人的行列了。

「他們因為修煉時間比較長,經歷過中國大陸各種政治運動的風風雨雨,對中共的邪惡嘴臉看得非常清楚,因此即使在嚴酷地打壓下也不會放棄修煉法輪功,堅定地修煉法輪功,而且還冒著生命危險在街頭發傳單和DVD,以及用各種形式講真相。(近期)有些這樣的老年法輪功學員就不幸地被抓捕了,還被非法判刑。」張而平說。

1998 年,長春法輪功學員集體煉功場面。(明慧網)

據張而平提供的數據,在2020年被非法判刑的法輪功學員中,甚至包括17位90歲以上的老年法輪功學員。此外,2020年還有13位老年法輪功學員被中共黑監獄折磨致死。

明慧網不完全的統計顯示,2021年9月,25名65歲以上的老年法輪功學員被冤判,其中80∼90歲10人、70∼80歲14人、65∼70歲1人;10月,25名65歲以上的老年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其中70∼80歲15人,65∼70歲10人;11月,16名60歲以上老年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

律師:信仰無罪 剝奪養老金無法律依據

1999年7月,江澤民違反憲法發起了對「真、善、忍」的迫害運動。

多年來法輪功學員一直在國內國外反迫害、講真相,真相的核心問題之一是信仰無罪。

原大陸維權律師祝聖武12月10日對大紀元表示,與社會上其他的服刑人員不一樣,法輪功學員是無罪的。他說:「所謂的依法逮捕審判,哪裡有法律依據?在任何一個法輪功學員被判刑的判決書上,你都找不到有寫明的法律依據。它(中共)就是一派胡言,沒有法律依據。」

祝聖武表示,「因為它(中共)沒有立這個法。所謂的刑法三百條,本身是不可以用來判決案件的。」

中共使用刑法三百條中的「利用×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對法輪功學員進行判刑。但在中國現行法律中,至今沒有任何一條法律說法輪功是×教,也沒有任何一條法律說修煉法輪功違法。祝聖武說,「它本身就沒有講什麼是×教,也沒有講×教的特徵。什麼都沒有。」

許多為法輪功學員辯護的律師已指出,在所謂的「法輪功案」中,判刑的四要素缺了三個用於定性的要素。「法輪功學員到底破壞了國家哪一部法律、行政法規實施?」「如何實施破壞行為,破壞的程度怎樣?」「造成了怎樣的破壞後果?」面對辯護律師這樣的質問,公檢法「執法人員」往往啞口無言。

辯護律師還提到,中共用「兩高」的司法解釋給法輪功學員非法判刑、定罪的情況也常見。但只有中共全國人大常委會才有法律解釋權,最高法院和最高檢察院沒有。

溫哥華法輪功反迫害20年
2019年7月20日,溫哥華法輪功學員反迫害20周年集會,中國大陸律師祝聖武參加集會並發言。(唐風/大紀元)

對中共剝奪法輪功學員養老金的行為,祝聖武表示,「這個行為絕對是違法的。」

祝聖武說:「無論是共產黨的法律,還是國際法,養老金是不可以被剝奪的,那是屬於公民基本的生存權利。」

他說,共產黨一面鼓吹人權是所謂生存權,另一面卻公然剝奪老百姓的生存權,「就是不讓你活了」,「我們看到沒有被定義為犯罪的法輪功學員,他們也會被剝奪(養老金)」。

目前在中共所有的法律中,均沒有對服刑人員停發養老金的條文。祝聖武披露,2001年勞動和社會保障部的一個復函,裡面講到可以剝奪服刑人員的養老金。

記者在中共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網站,查到發表於2021年6月6日的題為「【江西】服刑人員是否還能繼續領取養老金?」的案例文章,顯示受理反饋為:「退休人員被判處拘役、有期徒刑及以上刑罰的,服刑期間停發基本養老金,服刑期滿後可以按服刑前的標準繼續發給基本養老金,並參加以後的基本養老金調整。」

其政策依據是:「《勞動和社會保障部辦公廳關於退休人員被判刑後有關養老保險待遇問題的復函》(勞社廳函〔2001〕44號)」(下稱《復函》)。

這只是一個行政部門的文件。祝聖武說,養老金的事法院不管。這個事情不是法院判決的,不會寫在判決書上面。

至於《復函》提到服刑期滿後是否繼續發給基本養老金,用詞是「可以」,而不是「必須」。

分析:中共奪養老金背後有政治和經濟上的算計

前述《復函》出爐的時間是2001年,發動迫害法輪功的江澤民當時正掌權。

旅美時事評論員鄭浩昌對大紀元表示,早期江澤民針對法輪功有一個「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摧垮,肉體上消滅」的密令。2001年1月份,中共炮製出所謂「天安門自焚案」,就是要名譽上搞臭法輪功。一個多月後,勞動和社會保障部就推出了這個服刑期取消養老金的復函,「其實就是從經濟上搞垮你」。

「法輪功學員被抓入獄後,大多還被單位開除了,刑滿釋放後單位都沒有了,怎麼恢復養老金呢?」鄭浩昌說,「雖然這個《復函》說可以恢復,但實際上等你要恢復時,當局就可以利用你沒有單位這點百般阻撓,讓你恢復不了。這個跟憲法上寫有宗教信仰自由實際卻沒有的道理是相同的。」

即便沒有被單位除名,也不一定能恢復退休待遇,甚至有的法輪功學員是在出獄幾年後被取消養老金的。據明慧網2021年12月12日報導,陝西西安76歲的法輪功學員王秀霞,2015年被冤判三年,2018年7月出獄。但她本月(12月)領養老金,發現未到賬。單位回覆稱:事業單位人員退休後,被判有期刑罰以上的,自法院宣判生效起,取消退休待遇,刑滿後,生活待遇由原單位酌情處理。

法輪大法信息中心發言人張而平表示,從1999年迫害法輪功以來,僅僅從沒收無數法輪功學員的家產和個人企業,中共就搜刮了無數資產。

張而平認為,中共近年來經濟放緩,各種債務和銀行呆帳越來越多。特別是疫情以來,政府拚命印錢,即使依靠行政手段強迫收編民營企業來收集資金,也無法解決政府開支需求。現在剝奪養老金也有這個原因。

但他說,「歷史上依靠腐敗和大規模鎮壓百姓的集權政府都不會維持多久。」

現在中國異議人士、維權人士也被剝奪養老金。鄭浩昌說,現在中共已經把迫害法輪功的這種手段擴散到其他公民,特別是異議人士、維權人士身上了。

網路搜索顯示,山東大學的孫文廣教授、中共中央黨校退休教授蔡霞等高校中老年異議人士,被取消退休待遇或降低待遇。重慶教師顏智華赴美後抨擊中共醫療體制,也被重慶涪陵區人社局於2020年8月上旬突然斷了養老金。

取消退休待遇案例可追溯到開始迫害法輪功的1999年

記者了解到,早在2000年就有法輪功學員被剝奪退休待遇。當局的做法是在學員被抓後,單位迅速將他(她)除名。

旅居加拿大的法輪功學員崔學敏就有這樣的遭遇。崔學敏今年74歲,原來是黑龍江省齊齊哈爾市銀行系統一所學校的教師。

崔學敏1994年開始修煉法輪功,1998年退休。1999年7月中共開始鎮壓法輪功,她於這年10月8日進京向政府反映煉法輪功受益的事實。數天後,她被本地公安截回,關進看守所。她於1999年10月11日被工作單位齊齊哈爾市農行鐵峰支行除名。

崔學敏在2000年7月被劫持到齊齊哈爾市雙合勞教所,非法勞教三年。

2004年初,獲釋後的崔學敏開始向上級部門反映,指出單位開除她、不發養老金是錯的。但幕後操控迫害法輪功的610辦不許恢復發放她的養老金。

當地市勞動仲裁委員會幾名領導,一度因為同情崔學敏和了解法輪功真相,受理了案子。但僅過了半個月,他們就給崔學敏打電話說,上邊施壓不讓受理該案。

崔學敏向大紀元記者說:「從1999年11月(中共)取消我的退休金之後,到現在,我一分錢(退休金)沒有。」

「仲裁委員會也知道不應該解除我的退休金。」崔學敏說,「他們也承認違法,但做不了主,610讓他們幹的。」

在中共的迫害運動中,許多法輪功學員的遭遇和崔學敏類似。

台灣華人民主書院協會理事長曾建元對大紀元表示,養老金相當於是個人財產的一部分,不應該因為政治因素而被剝奪。

他說:「那等於說是在謀害他們的生命,危害他們的健康,以及完整的作為一個人的生活,這是非常不人道的事情。」

曾建元說,「它(中共)不去考慮養老金其實是人民自己的儲蓄,反而把養老金變成一種要求人民服從國家意志的籌碼,一種政治勒索的工具。」

老齡化社會中為國家省錢的一個人群

中國正在進入老齡化社會。當年的許多中年法輪功學員現在也進入老年,但他們因為修煉法輪功身心受益,為國家省下大量醫療費。崔學敏向記者講述了她的故事。

崔學敏在1994年之前一身病,勁椎病很嚴重,還有長期不癒的胃病,一直吃藥。此外還有關節炎和心臟病等。她當時是學校的科級幹部,雖然公家給的醫藥費很高,但還是不夠用。

1994年開始,崔學敏跟同事們一起修煉法輪功,曾困擾她的多種疾病很快一掃而光。當時學校許多老病號同事也在煉功後身體變好了。

「我從1994年煉功開始一直到現在,沒有病痛。從那一年開始我也不用上醫院了。有人說你的醫療卡可以給親人用、買藥,那咱們修大法了就不能這樣做。所以給國家省了很多醫藥費。」

「以前身體有病,年終學校還給這些重病號一些補貼,我從學功以後啥也不要了,一分錢也沒花國家的,省多少啊!你說法輪功好不好,從身體的變化上就知道是好。」

「國家受益、單位受益,領導可高興了,(我們)這些病號全都不報醫藥費了。後來我們兩個校長都學法輪功了,書記說退休煉,書記的老伴也學。後來學校黨委做出決定,下班前一個小時,給這些煉功人煉功。我們有二十人都到禮堂煉功。」

原黑龍江省齊齊哈爾市法輪功學員崔學敏,在新唐人電視節目講述身心受益情況。(視頻截圖)

法輪大法信息中心發言人:高齡法輪功學員受迫害需國際關注

中國有大批像崔學敏這樣的法輪功學員,但不幸的是,他們雖然為國家節省了很多醫療費,但卻成了中共打壓的對象。

法輪大法信息中心發言人張而平對大紀元表示:「很多人還不清楚中共對法輪功中的老年群體的迫害。今年3月份就有五名超過80歲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中共對這群本該安享晚年的老人群體的迫害超越了人們可以想像的底線,毫無人性。」

2021年7月13日,法輪大法信息中心發言人張而平在會議上。(李辰/大紀元)

張而平說:「大家知道聯合國有一個《聯合國老年人原則》,其中第十七條規定:老年人的生活應有尊嚴、有保障,且不受剝削和身心虐待;其中第十八條規定:老年人不論其年齡、性別、種族或族裔背景、殘疾或其它狀況,均應受到公平對待,而且不論其經濟貢獻大小均應受到尊重。」

「中國作為聯合國成員國帶頭破壞這項聯合國原則。」張而平說,「我們呼籲國際社會關注並嚴厲譴責中共對法輪功老人群體犯下的罪行,並希望國際社會採取有效措施制裁中共的侵害人權的行為。畢竟中共對信仰『真、善、忍』的群體迫害,也是對這個人類普世價值的迫害。每一個有道義的人都應該挺身而出,制止這場迫害。」

責任編輯:李穹 #

相關新聞
山東政法委610對法輪功學員的經濟迫害
錦州30多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停發養老金
母親遭迫害離世三年 社保局逼其子女退養老金
北京平谷區法輪功學員養老金遭非法剝奪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上海煙火氣回來了?評論區翻車
【新聞大家談】中共催生與民斥「最後一代」
【拍案驚奇】民航系統不單純 涉黨內倒習操作?
【馬克時空】德國「俄夢」初醒? 援烏防空導彈、自走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