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舊金山與菲利蒙煉功點的故事(16)

——舊金山街口的警察、做中修心、「石獅」助三退

舊金山中國城「龍門」前的真相點與石獅。(屬真提供)
人氣: 25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21年02月18日訊】文:屬真
站在一個不繁忙的舊金山街口,與學員們一起發真相資料,兩個警察從街對面走過來,「該好好問候他們一聲」我心裡說,但等到他們到了跟前,我也沒想出該說什麼。

舊金山街口的警察

第二次,依然在這個街口,三五步外,兩個警察從相反方向過來,同樣又想到問候他們,但我還是說不出一句話。又一次,有人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扭頭一看,是個警察,他第三次出現在我面前,警察說:「放輕鬆。」後來我換到一個繁忙的街口,那裡出現的警察大多在警車內、摩托車上、自行車上,偶爾有步行的。

一次街對面,也是我們學員站的一個街口,來了一大群警察。我的身邊出現一個警官在觀察他們,「他們是在培訓嗎?」我問,「是」警官回答,「可以照相嗎?」我又問,他回說:「可以」。那是我第一次遇到的警察培訓。去年的元旦,我早早到了街口發資料,兩個警察從我身邊走過。在走上馬路四五步後,一個警察突然回頭用廣東話對我說:「咁早來返工?」「不,不是返工。」我說,「喔,不是返工」他說。去年的黃曆新年來得早,一月份過了兩個年。

年初一,我又早早到了街口,一個西人警察和一男一女倆老人來到我身邊,警察從我這裡拿了一張真相資料,他們進了唐人街,然後出來,警察手裡仍拿著那張資料。我問警察:「他們是你的親人?」「是我的父母,陪他們出來看看。」他回答。那時我想起了在上次那個街口,警察拍我肩膀叫我放輕鬆,難道那時我很緊張嗎?我自己不知道,只記得三次警察在我面前,我沒說出一個字,現在在警察面前,我很自在,我變了,不知不覺地變了,相由心生。站在街頭發真相資料的日子,我在變,我的心境在變,這是我始料未及的收穫吧。

做中修心

有一次,一個年輕女孩坐在石獅下的石板邊,有一會兒。她突然站起來,走到我面前說一句話,從我手裡拿了一小疊資料,轉身走向路人,當她把資料塞進路人的手中,我才明白剛才發生的和她說的話,她說:「我做給你看。」她把資料一張一張地塞進迎來的路人手裡,一個不漏的很快一小疊資料就沒有了,然後她又坐回到她原先的位置。

舊金山中國城「龍門」前的真相點與石獅。(屬真提供)

在她發出第一張資料,直到她發完期間,我的腦中閃過一個又一個念:首先,如果發資料是一項任務的話,她確實是一個很好的任務完成者,所以她才會那麼自信地對我說:「我做給你看」。第二,「做的動作」表面相似,卻有不同的內涵,我是神的使者,為把神的信息帶給世人。再來,我要在做中修心。路有百樣人,因而我會產生各種各樣的心,有人接受我會歡喜、人不接受會失望、被奚落會難過⋯⋯這些心都要在發資料的過程中去掉。這位可愛的示範者,讓我有了這些認真的思考,也讓我更珍惜這個做的機緣。

「石獅」助三退

一位男士來到我面前,他很興奮一個勁地向我要「世界篇」。「世界篇」是《大紀元》特刊「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預告的第三部分,後改為「魔鬼在統治我們的世界」,那時剛剛開始在《大紀元》上連載。我給他解釋後,他仍以為我那時就有他需要的全部內容,等他明白過來,他顯得若有所失,但很快他還是興致勃勃地與我交談。

他是從廣東第一次來美國的旅行者,先到了洛杉磯,他從法輪功學員那裡得到「共產主義的最終目的」的頭兩部分,所以他迫不及待地要得到第三部分。他說:「在大陸誰都心裡明白共產黨是壞的,苦在信息被封鎖,得不到真相資料,這次出國真好,我終於得到了。」然後我們談到「三退」,他一口肯定的說:「我退。」,我說:「你取個化名吧」,「123」他說,「這個名字簡單了一些」我說。於是我環顧四周,思考給他起個有意義的化名。

我一眼落在前面的「石獅」上,心想「石不是個很好的姓嗎?」我想了兩個,覺得很平常。突然我想到「石獅」很有趣,在我脫口而出說出「石獅」後,男士很高興,緊接著說:「好,好,石獅好。」

在我說石獅前,我聽到男士在喃喃自語,但我沒在意。回家後,我打電話給退黨中心為他登記。以往我這樣做,接電話的義工只需要一次就能聽懂我對名字的解釋,但這一次電話有雜音,我講了三次對方才聽懂。掛了電話,我想起了在我說出石獅前,這男士喃喃自語的是「十一、十二、十三」,我說的「石獅」很可能被他認為是連接他的數字的「十四」,所以他一口肯定就採用了。

我又想到男士告訴我,他來美國兩個星期,不也是十四天嗎?還是在某方面的吻合了他的情況。我還想到石濤在他的電視節目中,經常提到「七的定數」,十四在七的定數中。

這位男士從「一、二、三」到「十一、十二、十三」,直到十四,看來他重視數字,而我無意中給他的還是數字,其實廣東話中「十四」與「實死」同音,這樣,我跟他在「十四」與「石獅」之間的可能有趣誤會中,還包含一個意思:「中共一定亡」,三退保平安,皆大歡喜。#(待續)



關注我們facebook主頁,及時獲得更多資訊,請點這裡。
本文刊載於舊金山1月30日教育版

每週為您獻上舊金山最新消息

責任編輯:李曜宇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