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領袖】郭君:香港大紀元遭襲擊內幕

人氣 4388

【大紀元2021年04月17日訊】(英文大紀元資深記者楊傑凱採訪報導)4月12日凌晨,四名非法闖入者手持大錘,其中一人拿著武器,強行闖入《大紀元時報》香港分社的印刷廠,打砸印刷設備,並且把建築垃圾傾倒在起清潔作用確保機器正常運行的設備上。

這不是印刷廠第一次遭到襲擊,實際上是第五次了,早在2019年11月,就有四人使用燃燒彈在印刷廠縱火,導致超過四萬美元的損失。

目前,香港整個環境的自由空間幾乎被共產黨全面扼殺,郭君說,很多媒體都選擇了自我審查,但是大紀元一直在堅持報導真相,不過濾任何新聞,真實報導中國新聞。

大紀元創辦之初,就是為了破除中共對法輪功團體的污衊造謠及瘋狂打壓。言論自由是人類最基本的文明, 面對中共的謊言和打壓延伸到其它團體及世界範圍,我們沒有退路,沒有選擇。

今天,我們採訪郭君女士,《大紀元時報》的聯合創辦人之一,香港版的負責人。這裡是《美國思想領袖》節目,我是楊傑凱。

香港大紀元遭多次襲擊 中共持續打壓

楊傑凱:郭君,歡迎你做客《美國思想領袖》節目,最近《大紀元時報》在香港的印刷廠遭到了襲擊,請你說說事件發生的過程。

郭君:謝謝,好的。

香港時間4月12日凌晨,香港大紀元印刷廠遭到中共僱用的暴徒襲擊。有四個暴徒闖進印刷廠,砸爛了印刷機的控制台。然後搶走了我們一台電腦的CPU,還在機器旁邊用利器、斧頭,把設備損壞,所以當時非常意外,整個過程有兩分多鐘。

隨後警察到場,很快把案件設為重案,就是轉由香港警方重案組調查。

楊傑凱:我們從視頻錄像中看到,暴徒們到處亂扔垃圾。這是怎麼回事?

郭君:是的,他們有一個暴徒先把這個鐵門攔住,然後接著另外幾個暴徒衝進來,他們帶有那個鐵錘,還有一個黑色垃圾袋裝的混凝土粉末撒向機器上面,非常惡劣的行為,我看他們的目的就是讓我們的印刷機癱瘓,讓整個印刷設備停止工作。

楊傑凱:這種事件不是第一次發生,對吧?

郭君:對,這是香港印刷廠第5次受到暴徒的襲擊,之前還有4次,我記得去年我在香港的時候,因為我的工作業務關係,每年有一部分時間在香港,一部分時間在美國。恰好就是2019年,香港反送中期間,我記得是11月18日,也是中共僱用的暴徒,穿著黑色衣服闖到印刷廠縱火,當時火很猛,因為員工及時把火撲滅了,沒有造成重大損失。那個時候我是在香港做反送中的系列報導,我經歷過那種襲擊。

之前還有3次襲擊香港大紀元,我記得2006年剛剛成立印刷廠的時候,就是發生過暴徒闖進去,砸爛了我們當時剛剛買的印刷機。2006年一次,之後2012年發生過,暴徒企圖衝進去,後來我們報警,他們沒能衝進去。

2013年還發生過一次,暴徒砸爛了玻璃和大門想衝進去,我們也是及時報警,後來制止了。一共發生過5次這樣的暴力襲擊,我們都報案了,但是至今沒有一次破案。

楊傑凱:警方並沒有找到闖入者,那你如何確信闖入者的背後是中共,他們與中共有聯繫?

郭君:我們非常確信這是中共僱用暴徒對大紀元襲擊,因為在之前,發生過多次。大紀元在香港二十多年過程中,不斷地受到中共的打壓,我們的員工被跟蹤,我們的廣告客戶受到恐嚇,跟我們合作的商業夥伴,他們租用的辦公室也受到中共施加的壓力,就是希望他們不要跟我們來往。

我們員工在中國的家屬也收到恐嚇,這些年對大紀元的打壓從來沒有停止過,大紀元在香港沒有交惡的人,因為我們既不欠債,也沒有商業糾紛(與任何團體或者個人),我們在香港一直受到中共的打壓,我們非常確信這是中共幹的。

事實上不只是我們,你看關於香港大紀元被襲擊的新聞發出去後,下面的留言非常多,非常多的老百姓都說,不用你們告訴我,我們知道這是中共幹的。非常多的老百姓都是這樣說。

多次報案無果 港警或受中共脅迫難獨立執法

楊傑凱:這很耐人尋味,那麼你怎麼看警方的反應?為什麼警方還沒有找到以前的那些闖入者?現在發生的事情你估計會怎麼樣?

郭君:對警察能夠破案,我們也不太抱有希望,因為過去幾次,警方一直沒有結果,沒有下文,我們也知道目前香港警方已經不能夠獨立司法,香港警方在很大程度上不作為,我們非常地失望,發生這麼多事,我們也是非常失望吧。

這次凶徒進到印刷廠之後,在地下留一張紙,大概意思,欠債要還。當時警方到現場以後,我們的工作人員告訴警方,我們不欠債,印刷廠不欠債,我們也完全沒有跟別人有這種債務關係,警方是知道的。

警方很快,就沒有把它列為刑事,並一直告訴我們,已經轉入了重案組,就是針對黑社會的反黑組來處理。

我們看到有些報導說,這個涉及到因為欠債發生的襲擊,我們就致電有關媒體問他們為什麼這麼說,他們說消息來自警方,我們把情況說明後,香港有些媒體就把這個描述撤下來了。

我們很奇怪警方沒有知會我們,也沒有告訴我們說因為債務的問題,他們收到任何投訴或者是任何情況。但是他們把這個消息跟媒體這樣說,我們非常不理解。

所以我們對於警方能夠公正地破案,不抱希望,因為過去發生的事情告訴我們,香港警方在中共的脅迫下,非常難以獨立執法。

港媒遭中共威脅自我審查 大紀元堅持報真相

楊傑凱: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情?為什麼在這個時間發生?你怎麼看?

郭君:整個香港目前的自由空間越來越窄,大家知道在之前,香港逮捕了幾十位2019年11月參與立法選舉的候選人,4月1日我們也看到了,香港宣布有7位民主派領袖有罪,4月16日他們對7位民主派的領袖量刑,就是宣布對他們的判刑。

這個時候香港整個環境的自由空間幾乎被共產黨全面扼殺,一國兩制實際上已經是不存在了。目前這樣一個艱難處境下,很多媒體都選擇了自律,自己就過濾新聞。很多媒體這麼做了,然後香港政府一直打壓香港電台這種政府資助的媒體,所以香港能夠自由發聲的媒體越來越少了,香港《蘋果日報》也是中共打壓的對象,也不給他們廣告,甚至他們的老闆黎智英也被宣布有罪,被判刑。

所以在這樣一個環境下,大紀元一直在堅持報導真相,不過濾任何新聞。大紀元是香港唯一的揭露中共那邊造假新聞的媒體,我們任何新聞都不過濾。

香港大紀元一直不接受中共的威脅,同時我們也不自我過濾新聞,也不自我審查,香港非常多的媒體都在自我審查,我想中共這個時候這樣做,對別的媒體它可以,比如香港電台,可以取消節目,自我審查,逐步的淡化對真相的報導。但是大紀元在這方面一直沒有改變。

我想他們這個時候這樣做是要恐嚇,恐嚇我們的員工,恐嚇大紀元,目的是讓我們自己放棄,我想這就是他們這個時候做的企圖。

楊傑凱:你是否擔心在將來會有來自政府的更嚴厲反應?

郭君:我非常擔心。因為現在的香港政府跟過去非常不一樣。香港的情況越來越惡劣了,我是非常擔心大紀元在香港的處境。事實上我們的員工一直被恐嚇,我們員工在中國的家屬被恐嚇。

同時印刷廠現在是遭到暴徒襲擊,在發生襲擊的前幾天,一直有人在我們印刷廠門口跟蹤、監視。這種跟蹤和監視從去年11月份已經持續到現在,一直持續著。

黎智英等民主人士判決之時 大紀元恢復出報

楊傑凱:我注意到,有一些英文報導談到,這件事發生在黎智英等民主人士被判決前夕。

郭君:香港4月16日對幾位民主人士判刑,李柱銘,香港民主黨的創辦人、大律師、以前那個基本法起草委員會的成員;還有其他的香港民主黨的幾位前主席,像何俊仁、吳靄儀;還有包括香港的立法委員,前立法委員,如外號叫長毛的梁國雄等,他們都面臨判刑,這個事件受到國際關注,我們現在正在搶修設備。

我們決定在4月16日恢復出報,這幾天我們都在搶救設備和加固我們的保安措施,我們希望在這大事件的時刻,我們仍然能夠不過濾地向世界報導真相。

楊傑凱:我想多理解一點你的情況。你二十多年前創辦了中文《大紀元時報》,你和全球媒體合作,主要經營香港版,那是從2013年起,請講講這些關係,如今你來到了美國。

郭君:我是在2013年因為香港有一些業務要處理,我就去香港幫助香港大紀元做一些業務上的處理。但是去了以後,那裡事情非常多,因為不斷有事件發生。我們知道很快就發生了香港占中事件,這是香港民眾那一次大型的震動國際的抗議行動,之後不斷地有很多事件在香港發生了。

當然最讓全世界矚目的就是2019年的反送中運動。香港處在中國鄰近旁邊,那裡的中國新聞非常多,我一年有很長時間待在香港,負責香港大紀元的業務。每次去香港感受都非常深,就感覺到香港民眾那種抗爭,爭取言論自由、爭取自由和維護一國二制的這種抗爭一直在持續。

香港民眾的這種保衛一國兩制,堅守自己應有的權利,這種抗爭運動一直持續到今年至今,現在看到香港人在全世界四處流浪,很多人逃離香港,我感觸非常深。因為這些年我一直在香港,我每次回來再回去,都是非常強烈對比,很深刻的印象。

我們在香港的業務,一直是加強我們的報紙,做視頻節目,做了更多的節目和頻道向香港民眾和國際報導香港正在發生的事情。

我們在香港也有英文大紀元,香港大紀元也越來越受到香港民眾的認可,特別是在反送中期間,我們做了大量的視頻片子,把香港真實發生的事情向國際上報導。

昨天有一則報導,是美國洛杉磯大紀元做的,我看了非常感嘆。這是反送中期間的一家人,李先生帶著他的太太,幾個孩子到了墨西哥,當時我們採訪的時候,對方在電話裡,在哭泣,非常地悲痛。

那位先生不願意離開香港因為香港是他的家,他在那裡,他的房子剛剛裝修好,他們很想在那裡生活,但是因為擔心中共報復,我們看到這幾位民主派領袖面臨被判刑,他們擔心繼續受到報復,所以他們離開家園跑掉了。

現在香港這樣的家庭非常多,你在香港的機場,可以看到很多這樣的家庭在離開香港,走向世界各地謀生。

所以今天大紀元在香港所遭遇的一切,也是整個香港社會的一個反映。

大紀元創辦之初 破除中共鋪天蓋地謊言

楊傑凱:很多美國人,還有我們加拿大人,很難理解中共的運作方式,介入的深度,讓很多很多人難以想像。讓我們來談談《大紀元時報》在美國創建之初的情形,那是在喬治亞州的亞特蘭大,那是如何開始的?你是如何參與的?請講講。

郭君:這個參與的初衷就是一個信念,我們感受到現在在中國,真實的新聞報導出不來,人們不了解真相,所以我們就是希望在海外創辦一個獨立的報紙,能夠把中國的真實新聞帶給國際社會,同時也把國際社會的聲音傳給華人。我記得當時在中國發生了中共構陷法輪功學員的自焚事件。

我們收到很多的中共造假的一些證據,還有相關的中共造假的整個構陷過程,但是這樣的消息不光是中文媒體,在英文媒體都傳播不出去,中共給很多媒體施加壓力,不讓報導法輪功的真相,那麼我們的報紙在當時就把事情真相及時報導出去了。

之後就發生了震驚國際的薩斯(Sars),那時中共一直在掩蓋真相,當時也是香港大紀元第一時間拿到這個消息。我們在全球範圍內之後,把中國發生疫情的情況報導出去。那我們也非常欣慰了。

我們在一些大的事件當中,能夠有這樣的一個全球的大紀元網,把中國的很多真相向國際社會及時披露出來,這個是我們辦大紀元的一個初衷,那我們20年來也一直是這麼做的。

面對中共打壓和資源短缺 大紀元艱難成長

但是當時辦大紀元相當艱難,真是非常的艱難,我們因為缺乏資金,那個條件都非常的差,那我們都是熬夜,大量的義工啊,這樣走過來,香港大紀元也是這樣的。

香港大紀元當時辦的時候,缺人,資源也不夠。但是我們的同事都是在這個很艱難的環境下,大家超負荷地工作,有很多義工支持我們,我們也是這樣走過來的。

香港大紀元本來在2019年5月份在seven 11 上架,五百多個分店賣香港大紀元報紙,民眾非常高興,能夠非常方便地購買到香港大紀元報紙,但是很可惜,很快中共就施加壓力,seven 11單方面和我們取消了合同,把大紀元下架了。

所以這一路走過來,一直面對中共的打壓和各種資源短缺。在這樣非常艱難的情況下走到今天。我們也很欣慰大紀元目前在香港受到民眾的非常真誠的祝福和愛戴。

這裡很多人鼓勵我們,特別是發生了這次襲擊事件,非常多的老百姓鼓勵我們,希望我們堅持下去,也非常關注香港大紀元同事的安全。

楊傑凱:我想為我們的觀眾強調一下,《大紀元時報》初創之際,中共發起了猛烈的宣傳攻勢,污衊法輪功的精神信仰和法輪功學員,以實現江澤民消滅法輪功的目的,當時最大的壓力,也是一直存在的壓力,就是進行新聞報導的記者被當作有問題,被妖魔化。

郭君:我們創辦大紀元時最早的、就是在中國幫我們採訪的一些記者,當初最早參與創辦的那批人全部被捕,他們很多都是清華大學和中國名牌大學的研究生和博士生。他們一直在監獄裡被中共折磨。

這是在中國參與大紀元最早創辦的那些記者。全球範圍內,我們也有很多大紀元的記者,他們在中國的家人一直受到中共恐嚇、威脅,特別是我們的廣告客戶也一直受到威脅。

在香港我記得有一個廣告客戶,一個小廣告,他收到了四種語言的威脅,因為有的是韓國客戶,有的是其它國家在香港的客戶,中共都用不同的語言電話騷擾。

我記得我當時去香港工作的時候,剛剛到香港就收到恐嚇信,就是說希望我立即離開香港。他們會監視我的所有行動啊,進行黑色恐嚇,甚至跟蹤,整個創辦過程一直是經歷過中共的打壓和經濟上的封鎖走過來的。

保護人類最基本文明 沒有退路

楊傑凱:你沒害怕嗎?是什麼動力使你能在這種環境下堅持下去?

郭君:我們這次印刷廠被暴力襲擊後,香港大紀元發了一個聲明,就是我們譴責暴力,絕不退縮。因為言論自由對人對一個社會非常的重要,如果人沒有言論自由的話,也就沒有生命的基本選擇,中國有句古話叫做苛政猛於虎。

我剛才舉例子,香港李先生,他非常愛香港,但是帶著還沒長大的孩子,最小孩子好像才只有五歲,帶著孩子背井離鄉,轉到墨西哥,進到美國。

香港這樣的家庭很多,香港人的生活是比較富裕的,但是,因為沒有自由沒有言論自由,特別是他們的後代還要受到中共的這種所謂的國教,就是用謊言來編這個教科書來毒害下一代,當人們在面臨著沒有自由,生命沒有選擇這樣的情況下,人民就是選擇逃離,背井離鄉。

作為我們來講,我們的想法就是,人要有基本的尊嚴,最基本的言論自由,這個是對這個社會人類的最基本文明的一個保護。

這也是我的想法,也是我們的理念。我們就是抱著這樣的想法堅持下來,其實我們沒有退路的,因為這個東西太基本了,如果我們連這個都放棄的話,那人的一個基本的尊嚴,生命的一個基本尊嚴都沒有。

我們是在這樣的一個情況下,秉承我們的信念來做這件事,雖然這個過程中有很多的付出,也有恐懼,也有困難,但是我們還是要堅持下去,因為這沒有別的選擇。

楊傑凱:中共對言論自由、新聞自由、思想自由進行打壓,無論是在中國還是在香港,實際上已經超出了這些範圍。

郭君:我看到這一點,這也是我們為什麼堅守香港,我們希望在這麼難的情況下,在香港要把大紀元做好,要把真相報導出來,因為中共有一個非常大的欺騙,很多人都覺得中國經濟好了,中共在改變,他在變好了,似乎是我們只要跟他有經濟上的往來,中共就會變好。

但是我們看到的情況不是這樣,香港的經濟是非常發達的,香港連續23年都被評為全世界經濟自由第一了,就是他那個經濟環境,但是這麼一個寬鬆的經濟,全世界最寬鬆的經濟環境下,還是發生了禁錮思想,媒體自我過濾信息,然後掩蓋謊言。

你知道中國的千人計劃有很大部分是在香港進行的,就是中共在世界上偷技術,然後通過香港這個國際金融中心商業中心,香港企業家出面進行中共的千人計劃,通過一些企業在國際上拿項目,然後偷技術在香港進行融資, 進行一些信息的轉換,國際上對香港當時是不禁運的,中共利用香港來偷技術,就是說這種事情很多時候發現是在香港。

我為什麼說,要把香港大紀元做好,因為那裡可以得到很多消息。

中共對香港精神打壓和控制 延伸到世界

就香港來講,曾經是這樣一個寬鬆的經濟環境,但是中共還是在香港做到這種對精神上的打壓和精神控制,既然他在香港能做到,這種精神上的控制和打壓也開始針對美國和其它國家,中共這一做法也在滲透到其它國家。

因為中共用的方式就是欺騙,然後利用經濟利誘,讓一些大財團跟它合作,然後這些大財團和企業控制著媒體和一些很關鍵的部門。

人們為了利益,可以放棄自己的一些想法,然後進行自我過濾,甚至禁錮別人的思想。他們都可以這樣做,這些事情在美國或者加拿大或者世界各地都在發生。

其實在香港,中共九七年到香港,這麼多年來這個過程已經在發生了,經濟可以很自由,大家可以都有錢賺。但是呢,前提的條件是按照中共的意思辦事。

所以這個思想是受到禁錮的,你要放棄你言論自由的權利,要打擊另外一部分人,讓他不能夠發聲,如果他發聲的話,大家都不會給他生意,都不敢跟他有生意來往,甚至過濾這些人的發言權,這些事情在香港這些年都已經發生了。

中共用經濟利益改變香港 改變世界

所以說香港是一個非常好的一個樣板,也是一個很好的國際櫥窗,讓世界看到中共是怎麼樣一步一步的,把香港這樣一個自由世界,自由資本主義非常發達的,曾經是金融中心,貨櫃轉運中心,信息中心,服裝設計中心,寶石珠寶設計中心,廣告設計中心,在全世界都是一流的、領先的……

這樣的一個充滿活力的城市,一步一步的通過中共的這個欺騙利誘,煽動仇恨,通過這一系列的做法把香港變成今天一個這樣的讓人不敢說話,不能出聲的一個社會。

同時呢,今天在香港,奧斯卡片子不能放,香港的電影要通過中共審查才可以放,這是共產黨一步一步地在香港做到了,其實我看到,在西方社會也開始出現了。

好萊塢、華爾街、還有些大的IT的公司,他們在中國做生意,但是他們有很多中共不喜歡的一些信息,言論上被要求配合中共,思想被禁錮,我看到在國際社會也在發生,也開始出現了。

所以就是說,我們為什麼要非常堅定地辦一個獨立媒體,把真相報導出來。這個真相的範圍非常廣,不僅僅是一個信息兩個信息的過濾,是整個一套做法,就是讓你在不知不覺中,你發現你周圍的世界都變了,家裡在吵架,人們不敢講他自己心裡的話,因為講了以後可能被攻擊,可能會受到歧視。

這些事情就是這樣的不知不覺地變化,你可能覺得非常奇怪,這背後發生了什麼,是誰在背後操縱這些事情,是誰在背後去用經濟利益誘換中國的市場,作為一個籌碼在改變這個世界。

我們知道就是中共,他在香港做得非常嫻熟,現在在香港僅存大紀元依然能夠、完全不過濾中國發生的新聞,這個讓全世界看到目前發生的悲劇,也是讓全世界看到中共它的善變多變,掩蓋和欺騙的這種狡詐的本質,讓人看到中共的真實面目,因為這個意義太大了,不光是別國的事情或者是香港事件,或者是中國的事情。

香港是反共基地 堅守對中國及世界都重要

今天它已經發生在海外,發生在美國,發生在我們身邊,我們也面臨同樣的改變,所以說為什麼這個時候,我們能夠支持大紀元在香港繼續發聲,大家能夠把中共的真實情況報導出來,對這個世界來講,都是非常有意義的。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付出了這麼大,這20年的堅守,我們的期待,也是我們覺得對這個世界,我們應該盡一下我們的微薄之力的一個最開始的動力。

楊傑凱:有很多人找到我,他們目睹了發生在香港的一切,說你們應該把報社遷移到台灣,那裡更安全些。

郭君:我們也收到很多這樣的忠告了,如果真有這一天,不得不發生這樣的情況,我想這不僅僅是香港人的悲哀,也不僅僅是中國人的悲哀。對全世界來講,那都是一個非常不幸的事。

如果真有發生今天這樣的事情,我們希望趁它還沒有發生,能夠制止這樣的事情發生,因為香港是一個國際城市,他跟世界各地都有緊密的關係,是全世界的一個自由港,那麼我認為全世界的正義的力量,各種正義力量都應該關注香港,保護她。

因為失去了香港,失去了一個對中國大陸非常有影響的一個陣地,香港還有另外一個名字叫反共基地,從孫中山開始,從中國共產黨整個過程來講,他就是說香港有個名字叫反共基地,大家都叫香港是反共基地。

中共也看到這一點,所以他對香港這次採取的政策是留港不留人,通過恐嚇打壓,把真正的香港人都趕走,就是叫留港不留人。

所以現在很多人被迫離開,那大紀元現在還在堅守著 ,我們不希望看到大紀元最後在香港沒有辦法生存下去,實際上我們有共同的責任。

國際社會唾棄中共 正義在聚集

楊傑凱:這實際上正是我要問的下一個問題:實際上前景非常暗淡,看看中共在香港的所作所為,還有新疆等等,你能看到某種希望嗎?

郭君:我看到希望,我看到國際上不管美國民主黨還是共和黨,他們對中共的問題上,我看到他們的意見都是高度一致的,甚至我看到現在在歐洲,在東南亞、日本、印度,我看到國際社會上對中共的這個唾棄,對中共的嚴厲譴責,這個力量是越來越大。

而且我看到,這個世界上通過的香港事件的發生,最近發生一系列的事件,國際上對香港對中共的了解越來越多,所以我也看到了希望。

我相信對中共這個問題上,越來越多的國家會幡然醒悟,正義力量會這樣集聚在一起,制止中共這種對世界的侵蝕。

楊傑凱:我們收到了大量表達真誠支持的評論,來自世界各國的議員,來自新聞自由組織、智庫、眾多獨立人士,他們信仰新聞自由,他們都非常關心。你想不想對著鏡頭向他們說幾句話?

郭君:首先我非常感謝全世界這一次對香港大紀元印刷廠發生暴力襲擊事件,及時給予回應和譴責中共的這個暴行的正義聲音,非常感謝。

而且我覺得就是更多的民眾、更多的國家,在這個問題上,如果公開發聲,甚至採取行動,抵制和制止中共的這種暴力行為,那對香港目前來講真的是一個福音,因為我覺得這樣的聲音並不是無效的,它是非常有效的。

大家看到就中共這次的暴徒採用的手法,還是在地下丟一張紙還債還錢啊,上一次縱火印刷廠,他是扮演勇武派,穿黑衣服想嫁禍給勇武派,這次想製造一個構陷,欠債才發生印刷廠的事等等。

這就看到中共的恐懼,因為它不敢明目張胆去做,試圖用一種掩蓋,通過它要施加恐懼,它的目的是想讓香港大紀元員工自己放棄,因為恐懼而自己放棄,以最小的成本,他想做這樣的事情。

那就說明,它還是懼怕國際正義的聲音,懼怕國際社會對它的譴責,懼怕國際社會對他的圍剿,所以就是說,更多的國家、更多的民眾出來制止,出來譴責中共,那對香港的目前,維護香港人的基本的言論自由、新聞自由,是一個非常大的幫助。

如果香港那地方能夠保持言論自由、新聞自由,對香港社會目前來講是一個非常大的幫助,對中國民眾也是一個福音。

希望全世界都能認清中共邪惡本質

楊傑凱:郭君,採訪即將結束,跟我說說,你對香港和中國寄予怎樣的願望?

郭君:我有一個願望,就是大家知道在反送中期間,香港的大街小巷都貼了一個標語,你幾乎只要在香港你都可以看到,那個標語就是「天滅中共」,香港人把這個標語貼到那個廣告欄上,貼到街上、地下,那個馬路上面,就是到處張貼一個標語,因為中共的存在使得謊言、暴力、恐嚇都跟它一起同時存在。

很多香港人是善良的,包括警察,包括香港政府的很多官員,他們都是善良的,是被脅迫的,很多時候是無辜的。

但是,中共這種邪惡的思想體系,它的腐朽沒落的意識形態、反人類的這樣一個做法,使得它走到哪裡,把謊言、恐懼、暴力、欺騙帶到哪裡,要解決這樣的香港問題,解決中國的問題,最關鍵的一句話,我也非常認同,就是「天滅中共」。

如果全世界民眾都能夠認清中共的欺騙及邪惡的本質,認清中共,唾棄遠離它,中共的本來面目在全世界暴露出來的時候,也就是「天滅中共」的時候,那這個對香港人、中國,甚至包括台灣,對全世界來講都是一個福音,這是我的願望,我想也是香港的願望。

楊傑凱:郭君,謝謝你接受採訪!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思想領袖】鮑爾:向信仰宣戰 中共欲霸世界
【思想領袖】章家敦:中共領頭新邪惡軸心
【思想領袖】喬丹:抵制取消文化 保護美國
【思想領袖】美華裔:亞裔優秀成就被侵襲
最熱視頻
【未解之謎】流落人間的金箍棒 印度德里鐵柱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