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領袖】章家敦:中共領頭新邪惡軸心

人氣 2277

【大紀元2021年03月10日訊】(英文大紀元資深記者楊傑凱採訪報導/秋生翻譯)「中國有軍民融合的路線,這意味著如果解放軍需要,每家中國公司的技術都可以被劫掠。這意味著每一家中國公司都或多或少與中共軍隊有關。」

「這是一個一元化的共産國家,不像我們那樣主權分立、有州、聯邦等等。這是一個一元化的國家,我們需要調整思維來理解中國(中共)是如何的運作。」章家敦說,拜登新政府的對華新政策,「我們看到了許多非常令人不安的事情。」

章家敦說,「美國需要認識到中國(中共)的挑戰的根本實質,他們一直在做幾件事情」。如去年在美國街頭煽動暴力;1月6日暴力延續;利用網絡水軍和社媒鼓動美國人實施暴力;甚至公開慫恿扔汽油彈等;「這是一種顛覆行為,是一種戰爭行為。」

今天我們請到是中國問題分析專家章家敦(Gordon G. Chang)。這是《美國思想領袖》節目,我是主持人楊傑凱。

中共領頭的新「邪惡軸心」

楊傑凱:你上過很多次節目了。你還組織了保守派政治行動大會(CPAC)的國家安全研討會,並擔任發起CPAC大會的美國保守派聯盟的董事會成員。所以,我們還是從大背景開始聊吧,美國目前面臨的最大的國家安全威脅是什麽?

章家敦:當然包括中國(中共),但不僅僅是中國,還有中國的盟友俄羅斯、伊朗、朝鮮,還有很多。這真的是一個新的「邪惡軸心」。

當喬治·W·布什(George Walker Bush,小布什總統)談到這個問題時,有人說,「不存在伊朗、伊拉克和朝鮮的邪惡軸心。」好吧,有了中國(中共),現在我們有邪惡軸心了:中國(中共)實際上給了這些國家挑戰國際體系和美國的能力。

楊傑凱:這聽起來很引入關注,因為你在這裡提出的是一種全新的範式。俄羅斯真的是中國的朋友嗎?

章家敦:他們兩國合作得非常密切。在歷史上,他們一直是對手,有領土紛爭,發生過戰爭等。但現在我們的確看到的是弗拉基米爾·普京和習近平,他們以同樣的方式看待世界;他們以同樣的方式看待自己的利益;他們也認定了同樣的對手,那就是美國。

因此,儘管俄羅斯和中國之間存在分歧,但是我們必須要說,他們已經建立了持久的夥伴關係。因此,我們不得不說,「看,不只是俄羅斯,而是俄羅斯加上中國。」

楊傑凱:還有伊朗和朝鮮,就像你說的。他們都在合作嗎?

章家敦:如果沒有中國(中共)給它們的支持,無論是伊朗還是北韓都不可能發展核武器、彈道導彈,從事各種危險活動。我們已經多次談到中國和朝鮮。但是看看伊朗,就在幾個月前,德黑蘭和北京宣布了它們長達25年的戰略夥伴關係,這一新的合作據説耗資4000億美元,以及諸如此類。

當然,我們也不知道結果會如何。有些人懷疑這種合作是否會像他們說的那樣親密。但這意味著伊朗將非常有能力資助它的恐怖主義夥伴,比如真主黨和哈馬斯;它能夠破壞黎巴嫩的社會穩定,因為中國(中共)給它提供支持。因此我們必須認識到它們實際上是一種合作關係,而且會更加緊密。

禁美電網購買中國設備行政令 被拜登第一時間廢除

楊傑凱:我們已經有大約一個月的時間來觀察拜登政府的中國政策如何形成。我把注意力集中在幾件事上一方面,我看到有人呼籲關注供應鏈及其與中國的聯繫。我甚至不知道如何可能厘清這個,這正是我想問你的。另一方面,我們也看到這種情況,事實上許可了與中國軍方(企業)做生意,我覺得這非常令人不安。所以我們看到了兩個方向,或者多個方向,我不明白。你認為這裡發生了什麼?

章家敦:我真希望我知道。首先,拜登政府,就像每一個新政府一樣,正在努力摸索其對華政策,將進行一個正式的評估。他們可能要到3月或4月才能真正開始考慮他們具體要做什麽,但在此期間,我們看到了許多非常令人不安的事情。

例如,在拜登的行政令中,他取消了川普政府實施的保護措施。最值得關注的是,川普在2020年5月1日發布行政令,禁止美國電網運營商從中國購買設備,以防止中國出售蓄意破壞裝備。1月20日,拜登宣誓就職幾小時後做的第一件事之一就是廢除了這種保護。

他的想法是對中國政策進行評估。好吧,我能理解他想要重新評估川普的政策,但至少把這一保護措施保留住,因為重新評估要花上幾個月的時間。我們可以把拜登所做的、我認為缺乏正當理由的事情列舉出來。

我看不到有什麽理由他會允許中國人破壞美國電網,尤其是我們看到了現在在德州發生的事,當電網彈性恢復力(resilience)喪失的時候會發生什麽。而如果電網裡的變壓器遭到破壞,那麽它的彈性恢復力肯定會降低。

禁美投資者購買中共軍企証券行政令 被拜登推遲

楊傑凱:關於這個行政令,我記得它過期了?我也不知道其結果如何。但基本上,中國沒有(不受黨控制的)真正獨立的公司,無疑,中國軍隊是沒有任何獨立性的。當然,他們(中共)可以不擇手段地攫取任何被認為對其有用的技術,我們都知道。我想我們之前討論過這個問題,那麽,這是進行的如何呢?

章家敦:你說的是財政部外國資産控制辦公室(Office of Foreign Asset Control),1月26日他們推遲執行川普總統的13959號行政令,如果我記對了這個數字。第13959號行政令技術性非常強,其目的是——是去年11月發布的——它禁止美國人投資與中共軍方有瓜葛的公司,也就是那些與中共軍方有密切關係的公司。

拜登實際上是推遲執行13959行政令的一部分,這個部分本應在1月28日生效,他把它推遲到了5月27日。這聽起來沒什麽大不了的,但實情是,華爾街非常反對川普最初的行政令,因為他們想繼續投資給所有的中國公司,不管它是幹什麽的。所以他們現在還有幾個月的時間從其角度來確保他們可以繼續這樣做,這意味著全部廢除川普13959號行政令。

這是錯誤的。關鍵在於,有些中國公司與中共軍方有明顯的聯繫。但是正如川普在他11月的行政令中指出的那樣,中國有軍民融合的路線,這意味著如果解放軍需要,每家中國公司的技術都可以被劫掠。這意味著每一家中國公司都或多或少與中共軍隊有關。

還有一點,楊,我們傾向於認為與軍方有聯繫的公司是國有企業。現在,中國有很多國有企業,其中一些與軍方有直接聯繫,有些則沒有。關鍵在於,這一切都被中共牢牢控制著。每一個國有企業都是由中共控制,並與軍方有聯繫。

因此,我們不應該對它們進行區分,因為這些國有企業之間的區別是表面的。這就是中共的黨國。如果我們要禁止其中一家公司,我們就必須禁止所有這些公司。就像我說的,由於中共這種軍民融合的原則,我們也應該禁止那些向中國私人公司投資的私營企業。

這是一個一元化的共産國家,不像我們那樣:主權分立、有州、聯邦等等。這是一個一元化的國家,我們需要調整思維來理解中國(中共)是如何的運作,如果我們不了解中國(中共)的運作方式,我們將對其無可奈何。

需延續與中共脫鉤政策 以確保美供應鏈安全

楊傑凱:鑒於你剛剛描繪的現實,很難理解如何與這些公司合作。現在,真正有意思的是拜登政府也在研究供應鏈,或者似乎非常重視如何搞清楚這個問題。這很有意思,因為這實際上是一個很難解決的問題。你認為他們會在這項研究中發現什麽?

章家敦:這些我們都知道,因為川普政府非常強調讓我們的供應鏈更有靭性(resilient,具復原力),但川普只是開啟了這個過程,他沒有完成。拜登總統昨天簽署了這項行政令,值得讚揚,可是這個行政令只適用於研究將要發生的事情。

他們會發現中國已經嵌入了我們的供應鏈,並帶來了巨大的風險。他們會發現的,他們用不著花幾個月的時間研究它,任何人都可以告訴他們這一點。

所以他們得開始延續去做川普總統所做的事,即想辦法脫鉤,顧名思義,就是要確保我們更有靭性,比如要確保中國不能切斷藥品原料(供應)。我們需要做這些事。

中共禁售稀土施壓從未奏效 美應注重短期不受影響

楊傑凱:我發現有一個元素非常惹人關注,那就是稀土問題。最近,中共一直威脅要切斷供應。稀土對美國的各種技術和軍事應用都很重要。現在看來似乎成了讓某國對美國很有影響力的籌碼。這究竟是怎麽回事?

章家敦:我們知道它是怎麽回事,因為在2010年中國實際上對日本實施過稀土禁售,當時一名中國漁船船長在日本海域被日方拘留。中國人被激怒了,於是他們說,「我們不再賣給你稀土了。」

可是禁售沒有奏效,因為首先,日本可以從中國國有企業那裡非官方地購買他們想要的東西。此外,他們還能從世界各地的其它供應商那裡購買稀土。日本公司隨後開始研發不再那麽依賴稀土的技術,所以當時禁售沒有奏效。

中共也對韓國這樣做過,儘管勁頭不那麽大了,那時也沒起作用,現在也不會對我們起作用。但重點不在於它是否奏效。我們在稀土方面依賴中國,因為中國在全球稀土産能中占有相當大的比重。此外,他們幾乎壟斷了稀土加工。

我們可以在我國開採稀土,加拿大也可以,但我們不能加工稀土,至少目前是這樣。這就是我們需要做的。雖然我不認為北京能夠長期有效地實施稀土禁令,但在短期內,他們可能會對我們製造F-35戰機或者其它東西的能力造成巨大損害,所以我們不能給他們短期的優勢。

中共新疆政策是「文化差異」還是「反人類罪」?

楊傑凱:讓我們再談談拜登政府。拜登政府多次重申,在美國政府看來,新疆發生的事情是種族滅絕,正如前一屆政府在最後幾天所認定的那樣。與此同時,我們在一次市民大會(Town hall )上聽到拜登總統的提法是「文化差異」(cultural differences),這讓很多人感到震驚,坦率地說,包括我自己。

章家敦:這是一個可恥的言論,只有一個詞可以形容它,這是可恥的,因為拜登等於是說種族滅絕和「反人類罪」其實是源自中國的文化理念。他是說中國人在文化上是殘忍的,他們是種族主義者。這種話很危險。是的,抱歉打斷你。

楊傑凱:沒事。然而,政府已經重申這是真正的種族滅絕,在我看來似乎依據是1948年的《(防止及懲治)種族滅絕公約》(Genocide Convention,全稱為Convention on the Prevention and Punishment of the Crime of Genocide)。因此我們必須採取實際行動。所以有些人會想,「哦,這意味著要採取一些行動了。」還有一些人懷疑是否會採取任何行動,因為就像我們剛才提到拜登的話。你覺得會發生什麽?

章家敦:我不知道,但是我的確知道美國是1948年《(防止及懲治)種族滅絕公約》的締約國之一。而該公約要求美國等簽署國懲罰和防止「種族滅絕行為」。這使我們有義務懲罰中國(中共),防止中國中共)繼續進行種族滅絕。這個問題我確信你在《大紀元時報》上是會持續談及。如果我們看不到懲罰和預防,因為很顯然拜登政府……,我確定拜登什麽都不想做。但是關鍵是,他是民選總統,他會受到壓力,我相信你們媒體也會給他很大壓力的。

楊傑凱:我們將繼續把這些問題公開,讓儘可能多的人聽到。

章家敦:毫無疑問,我相信你們會做的。你們這樣做是非常重要的,因為在美國很少有聲音像你們這樣談論這些問題。

中共對美挑戰本質:想要顛覆美國

楊傑凱:謝謝你這麽說,家敦。在我們結束之前還有什麽想法嗎?

章家敦:美國需要認識到中國的挑戰的根本實質,他們一直在做幾件事情。我們現在已經有50.3萬人死於一種中共故意傳播到其境外的病毒。中國撒謊說它(COVID-19)不具有傳染性,並強迫一些國家接受來自中國的旅客,卻把自己的國家封閉起來。

去年,中共在美國街頭煽動暴力。他們今年還涉嫌捲入1月6日發生在國會山的騷亂。這不僅僅是一個與我們競爭的國家,這個國家想要推翻我們。我們必須了解它有多惡毒,因為如果我們不了解它,我們就不會採取必要的措施來保衛我們的共和國。

楊傑凱:家敦,在我們結束之前,我想讓你解釋一下你所說的他們(中共)在1月6日前後做了什麽,因為這是一個很緊張的時段。關於這個問題有很多不同的看法。告訴我你的看法是什麽?

章家敦:他們利用網絡水軍和社交媒體鼓動美國人實施暴力。他們在1月6日前後都這樣做了。因此,這是他們去年鼓動美國人參與(安提法和BLM)暴力行動的延續。這不僅僅是一次顛覆行為,這是一種戰爭行為。

楊傑凱:我們的訪談將要結束了。互聯網公司或者大型科技公司——臉書、推特、谷歌都在做各種各樣的言論審查和禁言,包括針對美國前總統(川普)。他們針對中國在做什麽?

章家敦:他們什麽都沒做。我給你舉個例子,去年10月8日,中共黨報《中國日報》歐洲分社社長竟然慫恿美國人扔汽油彈。這是一種顛覆行為,是一種戰爭行為。順便說一下,這違反了推特的服務條款,可是陳衛華還在推特上。

楊傑凱:這可真荒唐!家敦,謝謝你接受採訪!

章家敦:我很高興,謝謝!

責任編輯:李琳#

相關新聞
【思想領袖】鮑丁絲:如何應對美教育衰落?
【思想領袖】Parler執行長:抵制封殺文化
【思想領袖】蓬佩奧:中共稱霸 世界反擊須脫鉤
【思想領袖】傑森:德州大停電的深層原因
最熱視頻
【有冇搞錯】中共五個最恐懼的事情
【新聞看點】日歐被推向美國 北京愚蠢樹敵
【橫河觀點】80年反目為仇 中共羞辱美特使
【思想領袖】郭君:香港大紀元遭襲擊內幕
【時事軍事】美軍遠征打擊群 可替中共收場
【財商天下】華融債務風暴 金融界大事件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