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專家質疑:變相強制接種 危及道德及個人隱私

加拿大今夏或實施疫苗護照

在國際上,不同的國家有不同的接受和禁止疫苗的清單,這使得疫苗護照的實施更加棘手。圖為乘客在多倫多皮爾遜機場。(Cole Burston/Getty Images)
人氣: 1310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21年06月17日訊】(大紀元記者LEE HARDING報導/周行編譯)聯邦政府的一份招標通知表明,加拿大今年夏天將可能開始使用疫苗護照。但是,疫苗護照在實施和道德方面存在很多問題令人擔憂。

該招標通知是67日發布的,證實了聯邦政府想推行疫苗護照的意圖。

加拿大邊境服務局(CBSA)迫切需要獲得一個全球組織的服務……該組織應具有生物識別的專業知識。該招標通知寫道,承包商將通過知識、能力和經驗,支持邊境服務局的緊急需求,即建立生物識別戰略、生物識別基礎設施,並最終建立生物識別管理局。

根據614日做出的修訂,該招標於624日結束,並計劃82日為一年期合同的開始日期,該合同具有不可撤銷的選擇條款,允許它最多可延長一年。

該招標通知顯示,普華永道、安永、德勤等15家公司提交了投標書。

存在多種問題

多倫多大學生物倫理學和全球健康教授鮑曼(Kerry Bowman)認為,疫苗護照是一種罪惡,但是又無可替代。

我不喜歡它,但從全球角度來看,我看不到任何替代方案。鮑曼先生在接受采訪時說,它有很多問題。毫無疑問,絕對會有監視的元素。

他說,有人認為,疫苗護照可以迫使反對疫苗的人接種疫苗。作為一名倫理學家來說,這對我來說行不通。

我完全支持疫苗,但如果人們不想要它,他們就是不想要。鮑曼說,那是他們的身體,如果他們確實決定要(注射疫苗),那必須是一種自由意志的行為,他們不應該被迫參與。

在國際上,不同的國家有不同的接受和禁止疫苗的清單,這使得疫苗護照的實施更加棘手。

我需要在明年去南非。鮑曼說,我接種了阿斯利康疫苗。南非現在拒絕阿斯利康疫苗,這是否意味著我必須接種另一種疫苗?……或者,如果你想去美國並帶著你的(因年幼未接種疫苗)孩子,那該怎麼辦?我不知道。

疫苗護照不應該為旅行服務

總理特魯多在一月份告訴路透社,他反對疫苗護照,因為它可能對社區和國家產生真正的分裂影響。但是在5月初,聯邦旅遊部長趙美蘭(Melanie Joly)表示,政府正在與國際夥伴合作,為旅行制定一種標準化的疫苗證件。

達爾豪斯大學生物倫理學研究教授貝利斯(Francoise Baylis)女士表示,政府此舉的主要目標,應該是為了國內和國際健康,而不是為了促進旅行。

她在接受采訪時說:你必須專注於整個人口,而不是個人的願望,說我想旅行,這不是這件事的意義所在,也不是它的動機。所制定的政策可能允許你旅行,但其重點必須放在公共衛生上。

你接種了疫苗這一事實非常有幫助,但不是100%貝利斯說,因此,真正重要的是你要去的國家的感染率及疫苗接種率是多少。也就是說,這與旅行者個人及東道國的情況有關。

構成自由威脅

貝利斯和鮑曼都表示,不希望疫苗接種證明成為加拿大人在本國的普遍要求。貝利斯說:你不應該在日常活動中需要護照。

加拿大公民自由協會(CCLA)在其網站發出警告說:推動疫苗接種作為充分參與公共生活的先決條件的政策,有可能通過分散的強制性影響,使自願接種疫苗的制度事實上變成強制性。

該協會表示,疫苗護照將損害加拿大人的隱私、流動性、平等和自由。加拿大政府要求公開披露私人健康信息的任何努力都會令人擔憂;疫苗接種護照的概念是一個令人不安的概念,因為科學不支持它的效用,而且它給權利和自由帶來了重大風險

安省女王大學法學教授帕迪(Bruce Pardy)也有類似的擔憂。他對《大紀元》說:疫苗護照有可能在國內和國際範圍內創造二等公民,這取決於它們的使用方式和時間。

《權利與自由憲章》可能阻止政府合法地要求所有公民接種疫苗。然而,通過創建疫苗護照,政府是間接地做同樣的事。他說,疫苗護照將使企業、機構和外國政府能禁止未接種疫苗的人進入,從而使疫苗接種成了在社會中活動的必須條件。

聯邦、省和特區隱私專員519日發布的一份聯合聲明指出,公共和私營部門如果要求個人出示疫苗護照才可接受服務或進入場所,他們必須確保他們有合法授權提出這樣的要求

這些隱私專員說:如果在任何時候確定疫苗護照不是解決以公共衛生為目標的必要、有效或相稱的措施,則必須停用它。

同時,隱私專員們表示,當不再需要疫苗護照時,應該銷毀它及其所儲存的數據。但是,鮑曼懷疑這是否會發生。他說:它(疫苗護照)不可能被刪除。如果真的刪除了,從全球的角度來看,將無法控制這些信息,它們總是會重新出現。

責任編輯:岳怡 #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