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专家质疑:变相强制接种 危及道德及个人隐私

加拿大今夏或实施疫苗护照

在国际上,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接受和禁止疫苗的清单,这使得疫苗护照的实施更加棘手。图为乘客在多伦多皮尔逊机场。(Cole Burston/Getty Images)
人气: 1310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21年06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LEE HARDING报导/周行编译)联邦政府的一份招标通知表明,加拿大今年夏天将可能开始使用疫苗护照。但是,疫苗护照在实施和道德方面存在很多问题令人担忧。

该招标通知是67日发布的,证实了联邦政府想推行疫苗护照的意图。

加拿大边境服务局(CBSA)迫切需要获得一个全球组织的服务……该组织应具有生物识别的专业知识。该招标通知写道,承包商将通过知识、能力和经验,支持边境服务局的紧急需求,即建立生物识别战略、生物识别基础设施,并最终建立生物识别管理局。

根据614日做出的修订,该招标于624日结束,并计划82日为一年期合同的开始日期,该合同具有不可撤销的选择条款,允许它最多可延长一年。

该招标通知显示,普华永道、安永、德勤等15家公司提交了投标书。

存在多种问题

多伦多大学生物伦理学和全球健康教授鲍曼(Kerry Bowman)认为,疫苗护照是一种罪恶,但是又无可替代。

我不喜欢它,但从全球角度来看,我看不到任何替代方案。鲍曼先生在接受采访时说,它有很多问题。毫无疑问,绝对会有监视的元素。

他说,有人认为,疫苗护照可以迫使反对疫苗的人接种疫苗。作为一名伦理学家来说,这对我来说行不通。

我完全支持疫苗,但如果人们不想要它,他们就是不想要。鲍曼说,那是他们的身体,如果他们确实决定要(注射疫苗),那必须是一种自由意志的行为,他们不应该被迫参与。

在国际上,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接受和禁止疫苗的清单,这使得疫苗护照的实施更加棘手。

我需要在明年去南非。鲍曼说,我接种了阿斯利康疫苗。南非现在拒绝阿斯利康疫苗,这是否意味着我必须接种另一种疫苗?……或者,如果你想去美国并带着你的(因年幼未接种疫苗)孩子,那该怎么办?我不知道。

疫苗护照不应该为旅行服务

总理特鲁多在一月份告诉路透社,他反对疫苗护照,因为它可能对社区和国家产生真正的分裂影响。但是在5月初,联邦旅游部长赵美兰(Melanie Joly)表示,政府正在与国际伙伴合作,为旅行制定一种标准化的疫苗证件。

达尔豪斯大学生物伦理学研究教授贝利斯(Francoise Baylis)女士表示,政府此举的主要目标,应该是为了国内和国际健康,而不是为了促进旅行。

她在接受采访时说:你必须专注于整个人口,而不是个人的愿望,说我想旅行,这不是这件事的意义所在,也不是它的动机。所制定的政策可能允许你旅行,但其重点必须放在公共卫生上。

你接种了疫苗这一事实非常有帮助,但不是100%贝利斯说,因此,真正重要的是你要去的国家的感染率及疫苗接种率是多少。也就是说,这与旅行者个人及东道国的情况有关。

构成自由威胁

贝利斯和鲍曼都表示,不希望疫苗接种证明成为加拿大人在本国的普遍要求。贝利斯说:你不应该在日常活动中需要护照。

加拿大公民自由协会(CCLA)在其网站发出警告说:推动疫苗接种作为充分参与公共生活的先决条件的政策,有可能通过分散的强制性影响,使自愿接种疫苗的制度事实上变成强制性。

该协会表示,疫苗护照将损害加拿大人的隐私、流动性、平等和自由。加拿大政府要求公开披露私人健康信息的任何努力都会令人担忧;疫苗接种护照的概念是一个令人不安的概念,因为科学不支持它的效用,而且它给权利和自由带来了重大风险

安省女王大学法学教授帕迪(Bruce Pardy)也有类似的担忧。他对《大纪元》说:疫苗护照有可能在国内和国际范围内创造二等公民,这取决于它们的使用方式和时间。

《权利与自由宪章》可能阻止政府合法地要求所有公民接种疫苗。然而,通过创建疫苗护照,政府是间接地做同样的事。他说,疫苗护照将使企业、机构和外国政府能禁止未接种疫苗的人进入,从而使疫苗接种成了在社会中活动的必须条件。

联邦、省和特区隐私专员519日发布的一份联合声明指出,公共和私营部门如果要求个人出示疫苗护照才可接受服务或进入场所,他们必须确保他们有合法授权提出这样的要求

这些隐私专员说:如果在任何时候确定疫苗护照不是解决以公共卫生为目标的必要、有效或相称的措施,则必须停用它。

同时,隐私专员们表示,当不再需要疫苗护照时,应该销毁它及其所储存的数据。但是,鲍曼怀疑这是否会发生。他说:它(疫苗护照)不可能被删除。如果真的删除了,从全球的角度来看,将无法控制这些信息,它们总是会重新出现。

责任编辑:岳怡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