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家可归的加拿大原住民 戒毒后成大学老师

人气 733

【大纪元2021年06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文韵编译报导)多伦多的杰西‧塞斯特尔(Jesse Thistle)是一位出版作家和加拿大原住民文化专家。但在不久之前,他还是一个沉迷毒品、无处安身、从许愿池里偷钱度日的“街头流浪汉”。

在监狱和康复中心待过一段时间后,在他祖母临终的嘱托下,杰西决定改变自己的生活。他现在是一名大学助理教授和博士生,他的生活与他的过去完全不同。

杰西对加拿大广播公司(CBC)说:“拉我出来的是围绕着爱我的人们——我的妻子、我的祖母、我与祖父的和解以及我爱我自己。”

杰西‧塞斯特尔和兄弟们以及他们的祖父母。(杰西‧塞斯特尔提供)

杰西在三四岁时就与父母分开,他与两个兄弟和祖父母一起生活。

“当儿童服务机构面对安排原住民孩子时,很自然安置他们在白人家庭中,因为白人被视为富裕和负责任的人。”杰西向BBC媒体解释说,“这被称为六十年代的独家新闻——成千上万的土著孩子被这样带走——这是地方一种普遍现象。”

因此,半梅蒂斯-克里(half-Métis-Cree)兄弟被安置在他们现在的(白人)祖父母身边。他们的祖父是一个严格、相信体罚的人,并发誓如果他发现孩子们吸毒,就与他们断绝关系。

小时候的杰西‧塞斯特尔和兄弟们。(杰西‧塞斯特尔提供)

作为原住民儿童,在一个以白人为主的社区中成长,杰西和他的兄弟们努力着想融入其中。再加上他们的母亲从没来接他们,他们有被遗弃的问题,这给杰西带来了巨大的挣扎。

他明白,他的母亲——她是梅蒂斯-克里土原住民群体的成员——没有权力选择是否可保留孩子。

他说:“当时,原住民妇女被认为是不洁、不适合和不称职的母亲。”

杰西的母亲和父亲。(杰西‧塞斯特尔提供)

但作为一个青少年,他的处境所造成的情感伤害足以使他走上毒品之路。

带着一袋可卡因被抓到时,他的祖父把他赶出家门。那年他19岁。

“我的世界就像已经结束了”,他说,“我可以从他们的脸上看出,我伤透了他们的心。”

直到近十年后,流落街头、锒铛入狱之后,杰西才成功地进行了康复治疗,并改变了他的生活。在某种程度上,他的成功要感谢他的祖母。

在她临终前,她给杰西打电话,请他去看她。他说:“她狠狠地训了我一顿。”“她说,‘我真的对你很失望。我希望你给我一个承诺——完成教育,上大学,并尽你所能走更长远的路。’”

已经在监狱里重新学习阅读和写作的杰西,答应了她的要求。两周后,她去世了。

他的祖母不是唯一伸出援手的家庭成员。杰西也接到了一个电话:一个他认为永远不会再听到的声音。他的母亲布兰奇‧莫里塞特,终于找到了她的儿子。在他们的第一次通话中,他多次挂断了她的电话。他说:“我只是害怕被拒绝,对爱感到恐惧。但这是一次美妙的谈话——就像久旱之后的大雨浇灌草原,就是这种感觉。”

2013年,他有机会回到他的家乡萨斯喀彻温省(Saskatchewan),与母亲团聚,并探望他的阿姨们。他说:“这就像一个美丽的归宿。”

杰西戒毒了,并遇到他所爱的女人。(杰西‧塞斯特尔提供)

最终,他戒毒了,遇到他所爱的女人,甚至回到了大学。

在为学校一个有关祖先研究的项目工作之后,他发现自己“来自一脉相承的酋长、政治领袖和抗战战士的家族”。

他说:“这让我感到非常自豪,激起了我想要了解更多。”“我知道找回自己的关键是通过这项任务——我全心全意地投入其中。”

杰西写的书封面。(杰西‧塞斯特尔提供)

现在,杰西是一名获奖的研究员,并出版了回忆录《从灰烬中走出来》。他目前正在完成他的博士学位,并在约克大学教授原住民文化研究,他说学生们经常向他求助,“寻找与他们祖先的关联。”

他说:“我帮助他们了解他们的祖先是谁,以及他们的家人为什么最终在这里。”“看着人们了解他们的历史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对于任何在毒瘾中挣扎的人,杰西说,没有人是不能被宽恕的。

他告诉加拿大广播公司:“没有人都是善良的、纯洁的、纯净的——也没有人是完全邪恶的,不值得被原谅。”“我就是一个代表性的例子。”

(英文大纪元记者Jenni Julander对本文有贡献。)

责任编辑:韩玉 #◇

相关新闻
戒毒后重生 大温男子骑车横跨加国
德国小伙修炼法轮功 戒毒戒烟获新生
12年来    加州一万多人死于吸毒过量
先戒毒再戒酒 英男子花20年时间重启人生
最热视频
【十字路口】孟晚舟获释 美放弃引渡藏战略目的
【横河观点】孟晚舟真自由了?美加中谁赢了
【拍案惊奇】法重磅报告揭中共老底 数十媒体转发
【军事热点】B-21隐身轰炸机 可望年底前出厂
【马克时空】B-2隐身轰炸机造就美国梦 反成中共噩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