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專家擔心警察資源緊張 獨狼正在頻繁地出擊

2021 年 6 月 12 日,安省倫敦,在一場致命的車輛襲擊中喪生的四名穆斯林家庭成員的葬禮上,警察在靈車通過時敬禮。車輛司機納撒尼爾·維爾特曼正面臨恐怖主義指控。 (加通社)
人氣: 59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21年06月23日訊】(大紀元記者JAMES RISDON報導/周行編譯)加拿大情報界的一名前戰略分析師表示,由於撤消警察撥款運動,獨狼殺手可能會更頻繁地襲擊和謀殺無辜者。

威脅與風險諮詢公司Borealis Threat and Risk Consulting 的總裁兼首席執行官古爾斯基 (Phil Gurski) 在接受采訪時說:加拿大的安全系統各方面同時遭到了破壞,他們人手不足,無法完成被要求做的事情。

最近一次在加拿大發生的獨狼襲擊事件發生在 今年6 6 日,在安省倫敦市,當時維爾特曼 (Nathaniel Veltman) 駕駛他的車衝上路肩,襲擊了一家五口人,造成其中4人死亡,1人受傷。20 歲的維爾特曼現面臨恐怖主義指控

獨狼襲擊是指與恐怖組織沒有正式聯繫的個人行凶殺人,而且被認為是最難預防、最令人震驚的襲擊之一。

如果你沒有足夠的資源,就可能會有更多這樣的攻擊。古爾斯基說。

據加拿大研究網絡(CNR)對恐怖主義、安全與社會的研究結果,自紐約 9·11 襲擊事件以來,在加拿大、美國、法國、新西蘭、挪威、 英國和其他國家,發生了幾起備受矚目的獨狼恐怖襲擊。

恐怖主義專家哈姆(Mark S. Hamm )和斯帕伊(Ramón Spaaij)是《獨狼恐怖主義時代》的書作者,該書記錄了 1940 年至 2013 年間,在美國發生的由 83 只獨狼發起的 216 次襲擊。

他們的研究揭示了一個令人不寒而慄的事實:獨狼正在更頻繁地出擊。

警察正在減少

隨著黑名貴(BLM抗議活動和要求撤銷警察撥款運動的出現,一些專家擔心,警察部門可能很快就會變得資源過於單薄,無法有效阻止越來越多的獨狼。

在美國,許多警察正在辭職。西雅圖自去年夏天黑名貴抗議活動開始以來,已有 200 多名警察離職;在肯塔基州的路易斯維爾,近 190 名警察已通過退休或辭職離開;紐約的警察局減少了大約 15%的警員;波特蘭去年失去了 115 名警官。

根據加拿大統計局去年 12 月發布的報告,加拿大的人均警官人數在下降,他們的平均年齡越來越大,還被要求接聽更多的電話。

加上撤銷警察撥款運動及社交媒體上對警察羞辱的影響,使整個北美剩下的警官士氣大幅下降。

我曾聽說,警察不願意接聽電話,因為他們害怕可能發生的事情。古爾斯基說,每個人都有手機,他們一上來就開始錄音。一個小小的聲明……它就被放在社交媒體上了。

識別潛在獨狼的努力

隨著警察人數減少和情報部門人手不足,一些研究人員已開始嘗試使用具有預測分析功能的人工智能工具,來識別潛在的獨狼殺手。

在美國司法部 2015 年發表的一篇論文中,哈姆和斯帕伊確定了許多這類殺手共同的關鍵特徵。

他們寫道:證據表明,他們中的大多數是失業、有犯罪記錄的單身白人男性。與恐怖組織的成員相比,獨狼的年齡更大,受教育程度更低,更容易患精神疾病。與基地組織成員相比,美國的獨狼恐怖分子更可能與社會脫離。

在他們被社會排斥時,這些孤獨的個體感到被剝奪了他們應得的利益,並對應該對他們遇到的失業、歧視和不公待遇負責的政府表示不滿。

他們還表示,獨狼殺手經常親自或在社交媒體上告訴其他人,他們打算做什麼。

在歐洲,研究人員在研究通過搜索網絡,識別潛在殺手,從而防止獨狼攻擊的可能性。

2011 7 月,獨狼布雷維克 (Anders Behring Breivik) 在挪威的2次恐怖襲擊中殺死了 77 人。2年後,一組瑞典國防研究人員發表了一篇論文,題為在社交媒體中檢測激進暴力的語言標記

他們寫道:由於獨狼是獨自行動,因此無法使用傳統的警察方法(例如滲透或竊聽)來收集有關他們的信息。

嘗試在為時已晚之前發現他們的一種方法,是在互聯網上搜索各種弱信號,例如在極端主義網絡論壇中留下的只言片語記錄。使用正確的工具和技術,可以收集和分析此類記錄。

研究人員提出了許多不同的技術,可用於在網絡上收集和分析信息,以找出可能的獨狼恐怖分子。

目前為止效果不佳

問題是,這些識別獨狼的努力,效果都不理想。

古爾斯基解釋說,人工智能系統在嘗試識別潛在的獨狼殺手時,會產生太多的誤報和漏報。他們鎖定了太多被認為可能是殺手、但從不採取行動的人;而且他們也未能發現真正的威脅,因為那些人不符合被認為構成風險的人的特徵。

即使擁有最好、最先進的技術,警察部隊仍然無法像 2002 年的電影《少數派報告》(Minority Report)那樣預測犯罪活動。

哈姆告訴《大紀元時報》,雖然美國聯邦調查局有人在網上搜索可疑活動,但這不是通過人工智能系統完成的,而且只是他們調查的起點。

聯邦調查局和紐約市警察局已經這樣做了一段時間。他說,在社交媒體帳戶上挖掘數據,實際上是一種網絡釣魚形式。他們向機密線人支付了大量資金,讓他們上網……並與聯邦調查局分享相關的信息。根據這些信息,可能會導致啟動某些調查。

獨狼被家人挫敗

執法部門在發現和阻止潛在獨狼殺手方面的最大幫手,經常既不是網絡,也不是機密線人,而是獨狼殺手自己的朋友和家人。

最極端的例子或許是美國緬因州那個新納粹分子卡明斯(James G. Cummings),他因奧巴馬當選總統而心懷不滿,並試圖製造一種髒彈,將放射性物質散佈到大片區域。

據稱,卡明斯告訴了他的妻子他打算做什麼。當他在廚房的水槽裡混合炸彈的成分時,他妻子拿起一支槍,把他擊斃了。

卡欽斯基 (Ted Kaczynski)又名炸彈人,他策劃的計劃也是被一名親戚挫敗的。

哈姆說:「『炸彈人是歷史上最大的聯邦調查局搜捕對象,但調查局沒有找到他。他的被捕,是因為他的兄弟注意到他在一封信中的寫作風格與炸彈人宣言非常相似。

與執法機構相比,普通公民可以做更多的事,來阻止這類事件發生。他說,更嚴格的槍支管制法律,尤其是防止輕易獲得大量彈藥的法律,將有助於在未來防止獨狼襲擊

哈姆說,對預防這些襲擊感興趣的政府,還應該努力提供更多的心理健康服務。這些獨狼中有近一半被診斷出患有精神疾病,從嚴重抑鬱症、自閉症,到阿斯伯格綜合症……而且其中大多數人也有犯罪記錄。

我經歷了一個又一個案例,他們被診斷出有心理健康問題,但仍通過了背景調查,去購買槍支和足夠的彈藥來發起一場小型戰爭。他說,如果有人檢查這些危險信號,你就不應該向他們出售槍支。

責任編輯:岳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