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役情最前線】史上最高級別中共官員出逃美國

人氣 7178

【大紀元2021年06月07日訊】(大紀元香港新聞中心報導)6.6李旺陽逝世九周年,香港職工盟旺角擺街站悼念;不要復旦分校匈牙利首都萬人上街抗議;中共病毒感染南非愛滋患者,在其體內變異32次;美媒:史上最高級別中共官員叛逃美國;蓬佩奧:調查武漢病毒所曾遭內部激烈反對;美軍研發火箭快遞,100噸物資1小時送達全球;大象在昆明逛大街,口渴擰開水龍頭暢飲。

6.6李旺陽逝世九周年 職工盟旺角擺街站悼念

6月6日是中國民運人士李旺陽逝世9周年,職工盟下午2時起在旺角朗豪坊外設置「悼李旺陽 沉冤待雪」街站悼念。

職工盟成員在場為李旺陽默哀一分鐘。當年採訪李旺陽的記者林建誠亦到街站獻花悼念。

期間不時有市民到街站簽名悼念,弔唁冊在6日晚上火化,送給李旺陽先生。

職工盟組織幹事吳冠君表示,不相信李旺陽是自盡。他指,李旺陽忍受了20多年的牢獄折磨,是一個硬漢。吳冠君相信,李旺陽是被謀害的,因為他離世前數日,曾接受媒體訪問,說了得罪政權的話。

職工盟執委吳惠靈表示:「我們大家都說毋忘『六四』,當然更加要毋忘『六月六』」。她指李旺陽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警惕大家如何面對一個專制的政權政黨。

李旺陽是中國民運人士,長期關注和支持「八九民運」和「六四」事件,被中共當局囚禁逾22年。他於2012年5月22日出獄幾日後,接受有線電視訪問,主要談到對「六四」和對中國政治的看法和願景,並希望中國能早日實現民主。

該訪問在同年6月2日播出,四天後即6月6日,李旺陽被發現在湖南省大祥區人民醫院逝世,公安稱他是自盡,並強行帶走遺體火化。外界普遍認為李旺陽是「被自殺」,事件亦引起香港輿論譁然和公憤。同年6月10日,數萬港人參與「聲討屠夫政權」遊行到中聯辦抗議,要求徹查真相。

不要復旦 匈牙利首都萬人上街抗議

匈牙利首都布達佩斯成千上萬民眾6月5日展開抗議行動,抗議總理奧班(Viktor Orban)政府要在這座城市興建中國復旦大學分校的計劃。

據法新社攝影師目測,約一萬名民眾沿街抗議。這場抗議活動是匈牙利今年第一場大型抗議活動。

抗議行動中一張標語寫著「不要復旦!要西方,不要東方!」另一張標語則指控總理奧班和其執政右派政黨「青年民主黨」(Fidesz)討好中共。

抗議現場一名21歲大學生拉迪奇斯(Szonja Radics)向法新社表示:「奧班和青年民主黨將自己塑造出一副反共的形象,但事實上共產黨人是他們的朋友。」

另一名22歲青年派屈克說:「我反對跟中國合作,資金應該用來改善匈牙利自己的大學,而不是興建中國的大學。」

據匈牙利自由派智囊「共和研究所」上週發布的民調,匈牙利人民66%反對復旦大學進駐設分校,僅27%贊成。

從匈牙利和上海復旦大學校長間簽訂的協議,這間校園將是復旦在歐洲地區的第一間分校。從外流的內部文件披露,興建這座復旦分校預估15億歐元費用,中共預料將提供13億歐元貸款。

但這項規模龐大的計劃,讓外界對匈牙利外交傾向從西方倒向東方和國家對中共負債飆升,而感到不安,也引發北京當局和布達佩斯市長卡拉松尼(Gergely Karacsony)間的外交紛爭。

卡拉松尼此前宣布把布達佩斯幾條街道改名,包括「達賴喇嘛路」、「光復香港路」、「維吾爾烈士路」和「謝仕光主教路」,來抗議中共人權。

卡拉松尼曾指出,讓中國復旦大學設分校,違背匈牙利人民30年前唾棄共產獨裁政權的價值觀。

總理奧班去年批准向中共貸款,興建連接匈牙利與塞爾維亞的「匈塞高鐵」,又搶在歐盟之前率先批准中國生產的中共病毒疫苗合法使用,另外還干預司法獨立與媒體自由,招致輿論與歐洲各國批評。

中共病毒感染南非愛滋患者 在其體內變異32次

當世界上大多數國家努力對抗中共病毒(COVID-19)之時,南非研究人員又有一個不祥的發現,一名愛滋病女患者被發現攜帶中共病毒7個多月,期間中共病毒在其體內發生了32次變異。

這名婦女是一名居住在南非的36歲女性。雖然她早在2006年就被診斷出患有愛滋病毒,但醫生一直無法使用標準療法控制她體內的愛滋病毒載量。

去年9月,她感染中共病毒後住院9天,但從未出現嚴重症狀。之後的216天裡,該婦女的中共病毒測試持續呈陽性。因為她參加了一項針對300名愛滋病患者對中共病毒免疫反應的研究,因而科學家們發現了這一獨特病例。

在她體內存留的中共病毒發生了13個與關鍵刺突蛋白有關的基因變異,以及其它至少19個可能改變病毒行為方式的基因變異。這些突變包括已經出現的被列為受關注的變種。

這項新發現使人們擔心,愛滋病毒可能會使消除中共病毒大流行病的努力複雜化。領導這項新研究的南非誇祖魯-納塔爾大學(University of KwaZulu-Natal)遺傳學家奧利維拉(Tulio de Oliveira)告訴《洛杉磯時報》,如果這名婦女的案例被證明是有代表性的,將意味著那些被感染但沒有得到藥物控制的愛滋患者可能成為「整個世界的變異體工廠」。

奧利維拉表示,如果發現更多這樣的病例,他提出了一個前景,即愛滋病毒感染者可能成為中共病毒新變種的來源,因為病人攜帶中共病毒的時間可能更長。

美媒:史上最高級別中共官員 叛逃美國

病毒威脅著全球人類的生命,世界一直在調查病毒來源的真相。

今年5月底,拜登下令美國情報機構調查病毒的起源。多家美媒披露,拜登本來已排除了病毒起源於武漢實驗室的可能性,而情報官員掌握的大量證據,促使拜登改變了態度。

據美媒「福克斯新聞」當家主播卡爾森(Tucker Carlson)6月4日撰文說,武漢實驗室洩密的故事變得更加有趣了。他在保守派媒體「紅色州」(RedState)工作的朋友得到美國情報界人士消息,一名史上最高級別的中國叛逃者已來到美國。

情報界人士表示,這名中國叛逃者已經與國防情報局(DIA)合作了3個月,直接向美方透露了中共的「特殊武器計劃」,其中包括「生物武器計劃」和「冠狀病毒」等。

情報界人士稱,美國防情報局並沒把這名叛逃者往上呈報,而是留在國防情報局內部祕密保護起來。國防情報局領導層認為,FBI、中央情報局(CIA)和其他相關機構,都存在中共間諜,因此想方設法防止CIA和國務院接觸到此人。

而美國陸軍傳染病醫學研究所(USAMRIID)也向美國防情報局證實,由中國叛逃者提供的資訊是「非常技術性」的信息。

此消息也得到曾獲美國艾美獎的記者豪斯利(Adam Housley)核實,他發推文說,美情報人員透露,中共試圖製造病毒的各種變異株,造成「病毒來自蝙蝠」的表象,以掩蓋它其實來自實驗室的事實。人們認為病毒是意外洩漏的,但其實是中共任其傳播出去。

蓬佩奧:調查武漢病毒所曾遭內部激烈反對

早在2020年4月,時任總統川普和時任國務卿蓬佩奧都曾公開指出,病毒可能是從武漢病毒研究所洩漏,並呼籲中共允許獨立調查員訪問武漢病毒研究所及其實驗紀錄。但中共至今仍拒絕配合調查或提供相關信息。

6月3日,蓬佩奧向英文《大紀元時報》證實,在他努力想查清中共病毒如何從中國傳播到美國時,遭到美國政府內部的激烈反對。

蓬佩奧卸任前的1月15日發表了一份聲明說,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研究人員在病毒疫情蔓延之前數個月已經出現病毒症狀。而該研究所在進行功能增強實驗,也曾詢問美國納稅人資金可否被用於該研究所的中方祕密軍事項目。

蓬佩奧表示,即使他當時發表這份聲明也很費勁。他說,當時的一個主要障礙是重要證據部分在情報機構手中,這些機構反對公開發布這些證據。

前美國疾控中心主任雷德菲爾德(Robert Redfield)3月份告訴美媒CNN,在他支持實驗室洩漏說後,一些同行竟然向他發出死亡威脅。

報告:有白宮官員阻止中共病毒溯源調查

6月3日,美媒《名利場》雜誌發表的一份近12,000字的調查報告中披露,在川普時期,白宮官員警告內部領導人,不要對病毒起源進行調查,否則可能會打開一個「裝滿蛆蟲的罐子」。有至少4名前白宮官員說,他們曾經被警告,不要調查中共病毒的起源。

調查報告還稱,在美國,利益衝突是阻止中共病毒溯源調查的重要原因之一。

根據過去的公開紀錄,早在2012年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和「生態健康聯盟」的非牟利性基金會,用美國稅金資助了武漢病毒研究所進行的部分功能增強研究。

調查報告稱,過去5年間,「生態健康聯盟」從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獲得了340萬美元的研究經費,其中近60萬美元由該組織撥給了武漢研究所進行「功能獲得性」研究。這些因素每一步都在阻礙對中共病毒起源的調查。

美軍研發火箭快遞 100噸物資1小時送達全球

火箭貨運已成為美國空軍優先考慮的最新先鋒項目。據《空軍雜誌》消息,美空軍正在擴大一項小型開發計劃,從太空運送貨物,使用火箭可在1小時內將100噸重的貨物快速運送到世界任何地方。

美國《空軍雜誌》6月4日報導說,這項名為「火箭貨運」(Rocket Cargo)專案的試驗性軍事計劃,將研究並幫助開發「讓火箭降落在各種非傳統材料和表面上」、設計「火箭貨艙和快速裝卸物流」以及從火箭空投「貨物」的能力等。

據美國空軍研究實驗室(AFRL)指揮官Heather L. Pringle少將在一次簡報中說:「我們將與太空部隊一起研究國防部物流的商業能力。」火箭貨運被設想為國防部與商業能力的接口,在一小時內將多達100噸的貨物運送到地球的任何地方。

大象在昆明逛大街 口渴擰開水龍頭暢飲

中國雲南15頭「北上」的大象,日前進入了昆明市晉寧區。

截至6月4日,大象群沒有再繼續向北,而是轉向西南遷移了6.6公里,持續在昆明晉寧區雙河鄉活動。當地政府沿途投餵食物,誘導象群向西、向南前進。村民或者被疏散,或者被要求呆在家中。

網上傳出的影片顯示,大象進入空無一人的村鎮,悠哉遊哉地逛大街。牠們沒有破壞房屋,只是在途中覓食,市民則躲在家中遠遠地觀望大象。

一位村民拍到,大象逛得口渴了,發現路邊有一個水龍頭,就用象鼻擰開,開懷暢飲。同行的幾頭大象都來喝水,一個喝完了,另一個接著喝,都喝飽喝足走了,只留下水還在嘩嘩地流。

村民笑說:「怎麼不關水就走了,節約用水沒看到嗎?」

大象群從熱帶的西雙版納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猛養子片區出發,橫穿亞熱帶季風、溫帶和中亞熱帶半濕潤冷冬高原季風氣候區。這群遠離故土的大象,完成了一項五百年來都沒有過的壯舉。

役情最前線https://bit.ly/2GoCw6Y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役情最前線】無人機自主攻擊 專家憂武器失控
【役情最前線】反習勢力暗湧 北京嚴控一把手
【役情最前線】中共最怕的日子 7千警力戒備
【役情最前線】港人無懼暴政恐嚇 燈海圍繞維園
最熱視頻
【新聞大家談】疫情失守 北京打科企釋3信號
【遠見快評】中共帶動粉紅暴民化 美國突下重手
【拍案驚奇】秦剛赴美3任務?南京疫情波及15省
【首播】專訪利特瓊:幫助中國人民獲得自由
【財商天下】資金外逃 北京慌了?
【秦鵬直播】廣州再現驚魂一幕 南京甩鍋鬧4笑話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