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百年黨慶 看其鐵窗下精英們的苦難(2)

北京畫家許那第三次被綁架關押

人氣 1604

【大紀元2021年07月01日訊】北京風聲鶴唳,中共為「百年黨慶」興師動眾,借機大肆宣傳所謂「偉光正」,繼續愚弄百姓。本系列報導中國社會中的一群精英因信仰「真、善、忍」身陷囹圄,甚至家破人亡的真實故事,以揭露中共「假、惡、鬥」的真面目。

接上文:八旬航天功臣熊輝豐仍身臥牢籠

現年53歲的北京畫家、詩人、法輪功學員許那於2020年7月19日在家中被北京順義空港派出所的所長協同北京市國保綁架至東城看守所。這是她第三次被綁架。

2008年她和丈夫,多才多藝的音樂人于宙被綁架,8天後她丈夫被警察打死,她被冤判3年。2001年11月她被冤判5年。

許那曾寫道:「我越熱愛我的祖國,我就越能認清到底是誰禍害了她、是誰霸占了她。我的祖國不是七十多歲,她有五千多歲了。她是大唐的國,大宋、大明、大清的國。

「我的祖國代表的是這片土地上的山川河流及數千年的儒釋道傳統文化。但一百年前歐洲上空飄蕩的一個『幽靈』來禍亂中華大地,使民眾唯利是圖,言必稱國家之利、家庭之利、個人之利。整個國家『上下交征利』,背棄了『仁義禮智信』五常之德。它戰天鬥地,使山河不再。如今連綠水青山都要壓榨出金山、銀山。」

2021年4月,許那與去年7月19日同天被綁架的10位北京法輪功學員被起訴到東城區法院。此前北京市東城區檢察院曾兩次以「證據不足」將他們的「卷宗」退回到公安分局(東城分局)「補充偵查」,最終此案被提訴至東城區法院。他們面臨非法庭審。

另外10位法輪功學員是:李宗澤、孟慶霞、劉強、李立鑫、鄭玉潔、鄧靜靜、鄭豔美、張任飛、焦夢嬌、李佳軒。

律師說,他們11人被非法起訴的主要原因是「往網上發疫情期間的照片和文章」。

他們中大多是90後的年輕人,很多是知名高等院校畢業的研究生、大學生,還有畫家、藝術家等,是國家的棟梁之才。

書香世家

許那出生在吉林長春,她的父親是文聯畫家,母親是吉林美院教師,老夫婦為人忠厚、注重品行修養。

1987年許那的高考分數高出北大錄取線40分,因不是共青團員,被調到北京廣播學院(現北京傳媒大學)。

1991年許那從中國傳媒大學文藝編導專業畢業。家庭的薰陶最終使她走上了美術創作之路。1997年許那的得獎作品參加了文化部的中國藝術大展。1998年她在中國青年油畫展中獲嘉獎。她的畫在內地和香港都很有名。

後來許那到中央美院油畫系讀研究生,導師及畫界的許多人都讚賞她的藝術天賦。她說:「是修大法讓我整個身心都變得很純、很正,創作出來的東西人們才覺得有內涵。」

許那的丈夫于宙是她的東北老鄉,也是法輪功學員。于宙一米八幾的大個子,畢業於北京大學法語系,精通幾門外語。他很有藝術細胞,琴棋書畫,多才多藝,當時在年輕人的藝術圈子裡小有名氣。後來于宙成了「小娟和山谷裡的居民」這個著名民謠樂隊的鼓手。

于宙和許那琴瑟和諧,生活得很美滿。他們按照法輪功「真、善、忍」的原則要求自己,善待身邊每一個人。

于宙和許那。(明慧網)

矢志不移

「我多麼希望自己被關押的是奧斯維辛集中營,而不是中國的監獄。因為在納粹的毒氣室,人可以迅速死亡,而在北京女子監獄,它讓你活著生不如死……」

「各種各樣隱蔽而精緻的酷刑被發明,比如:劈叉,將雙腿拉開成180度,命令三個犯人坐在受刑人的雙腿及後背上,反覆按壓。警察自豪於這個發明:『這個辦法好,因為疼痛難忍,但又不傷及骨頭。』」

這是許那出獄後記錄下她那段地獄般生活經歷中的片段。

1999年7月20日,中共江澤民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功後,很多外地的法輪功學員省吃儉用,來北京上訪,為法輪功鳴冤。于宙和許那夫婦看到他們來到北京生活很困難,就常常在家裡接待外地的學員,為他們提供臨時的食宿。

2001年11月,許那因收留外地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5年,非法關押在北京女子監獄。獄中她遭受了11種酷刑折磨和勞役迫害。

許那進監獄的第一天,監獄就給她分配了普通犯人訓練一年才能完成的工作:一天做600雙拖鞋的鞋幫子。

三監區為了「轉化」許那,完全不准她睡覺,把她捆綁起來強迫雙盤很長時間、體罰、強制在別人寫好的所謂「揭批材料」上按手印、在雪地裡凍、不讓洗漱達一個多月等等。

2003年,法輪功學員董翠芳(時年29歲,醫學研究生、北京順義區婦幼保健醫院的醫生)在監獄被活活打死,獄方竭力掩蓋罪惡。許那當眾揭露真相,被隔離,關進了「小號」。她絕食抗爭,被監獄長期灌食。

「我受到傳媒的最深刻的教育,不是在大學課堂,而是在監獄。2003年電視台的節目主持人徐滔採訪北京女子監獄,我被隔離在警察辦公室。四個犯人,以人肉銬子的形式箝住我,我可以清晰聽到不遠處採訪現場,對我施予酷刑的警察和犯人在宣講他們如何文明執法,而我不能發出一點聲音,我的嘴裡被堵上了毛巾。」

許那都挺過來了,沒有屈服,而且她的善心感化了許多人。

監獄的警察頭子們發現許那有改變別人的能力,能夠讓所有和她相處的人都越變越好,這令他們很驚愕,同時也頭痛不已。

因此,監獄一再給許那調換監區。每次當她被調離時,那個監區的犯人們都為她灑淚送別。在新的監區裡,她的善行又感化更多人。

痛失丈夫

2006年,許那經過5年的非法關押和迫害後回到家中。夫婦團圓,對兩人的事業都有很大的促進。但他們常被警察騷擾、監控。

2007年,于宙所在的「小娟和山谷裡的居民」和著名音樂頻道Channel[V]簽約,他們的樂隊被譽為2007年不能錯過的民謠組合,他們的歌聲被稱為2007年最溫暖的聲音。

于宙。(明慧網)

2008年是奧運年,中共對內藉「維穩」打擊異己,升級迫害法輪功;對外粉飾太平、宣傳「光輝」形象。

1月26日晚10點左右,于宙演出結束,與妻子許那開車回家,行駛到通州北苑的楊莊路段被警察攔截。警察進行所謂「奧運搜查」,發現夫妻兩人是法輪功學員後,就將他們抓到通州區看守所。

2008年2月6日大年三十,于宙的家屬接到通知,當趕到北京清河急救中心時,于宙已離開人世,還戴著呼吸罩,腿已冰涼……年僅42歲。

面對家屬的質詢,醫生一會支吾說是他因「絕食」而亡,一會說死因是「糖尿病」。家人說,他從來沒得過糖尿病。

看所守最終也沒讓許那辦理丈夫的後事,卻把她轉押到專關「重刑犯」的北京看守所(市局七處)。

之後北京公安嚴密封鎖消息,不許其親屬向外界透露消息,並把雙方父母的家都暗中包圍起來,不許別人接近。

2008年11月,許那被非法判刑3年。

關於丈夫的死因,許那曾在文章裡寫道:「與他(于宙)同一監室的在押人員承認,他為于宙的死做了偽證,但他說:『我不敢講出全部,我害怕被警察滅口。』」

「多年的親身經歷使我覺醒,這個國家的每一件不公義都離我很近,我不能裝作看不見,它最後真的發生在我的身上。這個世界每一件不公義,即使離你很遠,也與你息息相關,因為它時刻拷問著你的良知。」

資料來源:明慧網

文字整理:李潔思;責任編輯:高靜 #

相關新聞
北京畫家許那被綁架 在北京看守所絕食
北京畫家許那一案 律師:警察違法抓人
畫家許那等11法輪功學員案 檢察院兩次退卷
11法輪功學員遭北京非法起訴 律師籲關注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歐金中揮刃輿論沸騰 胡錫進心驚?
【秦鵬直播】大陸房市雪上加霜 房地產稅或出爐
【百年真相】「歌仙」之死 陳歌辛農場受難
【拍案驚奇】中共是台獨鼻祖 升級三空軍基地
【財商天下】第一網紅papi醬關閉 傳媒風聲鶴唳
【馬克時空】U-2偵察機超越RQ-4全球鷹 更勝無人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