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百年党庆 看其铁窗下精英们的苦难(2)

北京画家许那第三次被绑架关押

人气 1609

【大纪元2021年07月01日讯】北京风声鹤唳,中共为“百年党庆”兴师动众,借机大肆宣传所谓“伟光正”,继续愚弄百姓。本系列报导中国社会中的一群精英因信仰“真、善、忍”身陷囹圄,甚至家破人亡的真实故事,以揭露中共“假、恶、斗”的真面目。

接上文:八旬航天功臣熊辉丰仍身卧牢笼

现年53岁的北京画家、诗人、法轮功学员许那于2020年7月19日在家中被北京顺义空港派出所的所长协同北京市国保绑架至东城看守所。这是她第三次被绑架。

2008年她和丈夫,多才多艺的音乐人于宙被绑架,8天后她丈夫被警察打死,她被冤判3年。2001年11月她被冤判5年。

许那曾写道:“我越热爱我的祖国,我就越能认清到底是谁祸害了她、是谁霸占了她。我的祖国不是七十多岁,她有五千多岁了。她是大唐的国,大宋、大明、大清的国。

“我的祖国代表的是这片土地上的山川河流及数千年的儒释道传统文化。但一百年前欧洲上空飘荡的一个‘幽灵’来祸乱中华大地,使民众唯利是图,言必称国家之利、家庭之利、个人之利。整个国家‘上下交征利’,背弃了‘仁义礼智信’五常之德。它战天斗地,使山河不再。如今连绿水青山都要压榨出金山、银山。”

2021年4月,许那与去年7月19日同天被绑架的10位北京法轮功学员被起诉到东城区法院。此前北京市东城区检察院曾两次以“证据不足”将他们的“卷宗”退回到公安分局(东城分局)“补充侦查”,最终此案被提诉至东城区法院。他们面临非法庭审。

另外10位法轮功学员是:李宗泽、孟庆霞、刘强、李立鑫、郑玉洁、邓静静、郑艳美、张任飞、焦梦娇、李佳轩。

律师说,他们11人被非法起诉的主要原因是“往网上发疫情期间的照片和文章”。

他们中大多是90后的年轻人,很多是知名高等院校毕业的研究生、大学生,还有画家、艺术家等,是国家的栋梁之才。

书香世家

许那出生在吉林长春,她的父亲是文联画家,母亲是吉林美院教师,老夫妇为人忠厚、注重品行修养。

1987年许那的高考分数高出北大录取线40分,因不是共青团员,被调到北京广播学院(现北京传媒大学)。

1991年许那从中国传媒大学文艺编导专业毕业。家庭的熏陶最终使她走上了美术创作之路。1997年许那的得奖作品参加了文化部的中国艺术大展。1998年她在中国青年油画展中获嘉奖。她的画在内地和香港都很有名。

后来许那到中央美院油画系读研究生,导师及画界的许多人都赞赏她的艺术天赋。她说:“是修大法让我整个身心都变得很纯、很正,创作出来的东西人们才觉得有内涵。”

许那的丈夫于宙是她的东北老乡,也是法轮功学员。于宙一米八几的大个子,毕业于北京大学法语系,精通几门外语。他很有艺术细胞,琴棋书画,多才多艺,当时在年轻人的艺术圈子里小有名气。后来于宙成了“小娟和山谷里的居民”这个著名民谣乐队的鼓手。

于宙和许那琴瑟和谐,生活得很美满。他们按照法轮功“真、善、忍”的原则要求自己,善待身边每一个人。

于宙和许那。(明慧网)

矢志不移

“我多么希望自己被关押的是奥斯维辛集中营,而不是中国的监狱。因为在纳粹的毒气室,人可以迅速死亡,而在北京女子监狱,它让你活着生不如死……”

“各种各样隐蔽而精致的酷刑被发明,比如:劈叉,将双腿拉开成180度,命令三个犯人坐在受刑人的双腿及后背上,反复按压。警察自豪于这个发明:‘这个办法好,因为疼痛难忍,但又不伤及骨头。’”

这是许那出狱后记录下她那段地狱般生活经历中的片段。

1999年7月20日,中共江泽民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很多外地的法轮功学员省吃俭用,来北京上访,为法轮功鸣冤。于宙和许那夫妇看到他们来到北京生活很困难,就常常在家里接待外地的学员,为他们提供临时的食宿。

2001年11月,许那因收留外地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5年,非法关押在北京女子监狱。狱中她遭受了11种酷刑折磨和劳役迫害。

许那进监狱的第一天,监狱就给她分配了普通犯人训练一年才能完成的工作:一天做600双拖鞋的鞋帮子。

三监区为了“转化”许那,完全不准她睡觉,把她捆绑起来强迫双盘很长时间、体罚、强制在别人写好的所谓“揭批材料”上按手印、在雪地里冻、不让洗漱达一个多月等等。

2003年,法轮功学员董翠芳(时年29岁,医学研究生、北京顺义区妇幼保健医院的医生)在监狱被活活打死,狱方竭力掩盖罪恶。许那当众揭露真相,被隔离,关进了“小号”。她绝食抗争,被监狱长期灌食。

“我受到传媒的最深刻的教育,不是在大学课堂,而是在监狱。2003年电视台的节目主持人徐滔采访北京女子监狱,我被隔离在警察办公室。四个犯人,以人肉铐子的形式箝住我,我可以清晰听到不远处采访现场,对我施予酷刑的警察和犯人在宣讲他们如何文明执法,而我不能发出一点声音,我的嘴里被堵上了毛巾。”

许那都挺过来了,没有屈服,而且她的善心感化了许多人。

监狱的警察头子们发现许那有改变别人的能力,能够让所有和她相处的人都越变越好,这令他们很惊愕,同时也头痛不已。

因此,监狱一再给许那调换监区。每次当她被调离时,那个监区的犯人们都为她洒泪送别。在新的监区里,她的善行又感化更多人。

痛失丈夫

2006年,许那经过5年的非法关押和迫害后回到家中。夫妇团圆,对两人的事业都有很大的促进。但他们常被警察骚扰、监控。

2007年,于宙所在的“小娟和山谷里的居民”和著名音乐频道Channel[V]签约,他们的乐队被誉为2007年不能错过的民谣组合,他们的歌声被称为2007年最温暖的声音。

于宙。(明慧网)

2008年是奥运年,中共对内藉“维稳”打击异己,升级迫害法轮功;对外粉饰太平、宣传“光辉”形象。

1月26日晚10点左右,于宙演出结束,与妻子许那开车回家,行驶到通州北苑的杨庄路段被警察拦截。警察进行所谓“奥运搜查”,发现夫妻两人是法轮功学员后,就将他们抓到通州区看守所。

2008年2月6日大年三十,于宙的家属接到通知,当赶到北京清河急救中心时,于宙已离开人世,还戴着呼吸罩,腿已冰凉……年仅42岁。

面对家属的质询,医生一会支吾说是他因“绝食”而亡,一会说死因是“糖尿病”。家人说,他从来没得过糖尿病。

看所守最终也没让许那办理丈夫的后事,却把她转押到专关“重刑犯”的北京看守所(市局七处)。

之后北京公安严密封锁消息,不许其亲属向外界透露消息,并把双方父母的家都暗中包围起来,不许别人接近。

2008年11月,许那被非法判刑3年。

关于丈夫的死因,许那曾在文章里写道:“与他(于宙)同一监室的在押人员承认,他为于宙的死做了伪证,但他说:‘我不敢讲出全部,我害怕被警察灭口。’”

“多年的亲身经历使我觉醒,这个国家的每一件不公义都离我很近,我不能装作看不见,它最后真的发生在我的身上。这个世界每一件不公义,即使离你很远,也与你息息相关,因为它时刻拷问着你的良知。”

资料来源:明慧网

文字整理:李洁思;责任编辑:高静 #

相关新闻
北京画家许那被绑架 在北京看守所绝食
北京画家许那一案 律师:警察违法抓人
画家许那等11法轮功学员案 检察院两次退卷
11法轮功学员遭北京非法起诉 律师吁关注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MH370找到?失事原因众说纷纭
【远见快评】WTA停中国赛事 大外宣回应露破绽
【新闻看点】恒大债务冲击 最大受害者是谁?
【秦鹏直播】滴滴下市谁遭难 恒大违约中共回应
【马克时空】7国助台潜舰国造 安倍晋三挺台抗中
【车评】开拓者重生 2022 Chevrolet Trailblazer RS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