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百年黨慶 看其鐵窗下精英們的苦難(1)

八旬航天功臣熊輝豐仍身臥牢籠

人氣 1133

【大紀元2021年06月29日訊】北京風聲鶴唳,中共為「百年黨慶」興師動眾,借機大肆宣傳所謂「偉光正」,繼續愚弄百姓。本系列報導中國社會中的一群精英因信仰「真、善、忍」身陷囹圄,甚至家破人亡的真實故事,以揭露中共「假、惡、鬥」的真面目。

熊輝豐,82歲,曾任航天部8358研究所副所長、研究員,中國宇航學會的理事,是曾享受國家特殊津貼的專家。因不放棄修煉法輪功,於2014年8月再次被綁架、關押,後被枉判7年半,至今仍身陷囹圄

2016年,他的二審辯護律師指出:「熊輝豐現已78歲,可能是中國大陸境內最大年齡的法輪功在押被告人,重判7年半,不知經辦此案的檢察官和法官會不會因此而『青史留名。」

然而2016年3月9日天津市第一中級法院駁回了熊輝豐的上訴,維持冤判。4月11日,他被劫持到天津濱海監獄。

2015年3月3日,熊輝豐的老伴劉元傑在其被綁架後悽然離世。

劉元傑是8358研究所的高級工程師,多次獲得航天部的二等功、三等功,為中國的飛航導彈領域做出了重要的貢獻。

2018年春,從濱海監獄傳出消息,熊輝豐老人在南開區看守所被非法關押期間,牙齒全部壞掉,無法正常飲食,每天只能吃泡水的餅乾,身體非常消瘦,很難起床活動。

耄耋之年的熊輝豐每每看到到監獄探視的女兒,老淚縱橫。

世界觀的改變

熊輝豐1938年出生於湖北秭歸,在家中七個孩子中排行最小。父親曾任縣長,文革期間被造反派活活打死,母親因此精神失常。熊輝豐從小刻苦讀書,當年以湖北省高考狀元的高分考入北京理工大學。

上世紀60年代初大學畢業後,熊輝豐被分配到了航天部8358研究所工作。他多次獲獎,在國內外享有很高的聲譽。

妻子劉元傑上世紀50年代中期曾以優異的學習成績連跳兩級並被學校保送至北京理工大學讀書,1960年大學畢業,退休前是航天部8358研究所高工。

上世紀80年代至90年代,熊輝豐作為交流學者被派到瑞士、德國、俄羅斯、美國等國家工作,在國外前後工作了近10年時間。為了中國航天事業的發展,他謝絕了海外專家們挽留他在國外工作生活的邀請。

1995年底一次出差在外地,熊輝豐偶然得到了一本書《轉法輪》(法輪功的主要著作),深深地被書中的法理所震撼、折服。當年他曾對同事說:「當我拜讀完整本書後,世界觀徹底改變了。」「這本書給我打開了一扇窗,讓我發現了認識世界的另一種方式。法輪大法才是真正的科學,他可以多維度、全方位地解釋世界。」

熊輝豐修煉法輪功後一些慢性病痊癒了,思維更加開闊了。他嚴格要求自己,工作上更加盡心盡力。全所上下對他稱讚有加。在人才雲集的研究所裡有近十分之一的人公開修煉法輪功。他們身心受益,所裡同事們的關係和睦,科研項目進展順暢。

劉元傑也開始閱讀法輪功的書籍,十分認同「真、善、忍」的修煉原則,也走入了修煉。她曾患過的多種疾病,特別是嚴重的心臟病都好了,也不用戴眼鏡了。

未能倖免於難

1999年7月中共江澤民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功學員。熊輝豐夫婦雖為高級知識分子,為航天事業做出過卓越的貢獻,也未能倖免。

2000年熊輝豐被非法勞教3年。2001年,他被雙口勞教所非法關押期間,因不放棄修煉曾遭受用竹籤扎手指的酷刑。

在他被勞教期間,當地派出所還騷擾他的家人。一次,他的妻子、兒子被綁架。劉元傑因受到過度驚嚇而心臟病發作倒在地上,被警察送回了家,他兒子被關進洗腦班一個月。

2001年劉元傑被劫持到所謂的「學習班」強制洗腦迫害。

在他被關押期間,研究所只發給熊輝豐少量的生活費,停發政府特殊津貼,不給正常漲工資,以致他的退休金比同等級別人員少一千元左右。8358研究所所長在熊輝豐2014年9月9日被非法批捕後,就停發了他的全部退休金。

2008年北京奧運前夕,熊輝豐夫婦再次被綁架至派出所。熊輝豐一直給警察講法輪功的真相,希望他們不要助紂為虐,直到夜裡兩人才被放回。

2014年8月26日上午,熊輝豐家被天津市公安局南開分局等一群人從家中綁架至南開區看守所。

鄰居們唉聲嘆氣道:「這幫人就像土匪一樣,放著貪官污吏流氓惡棍不管,這麼好的人卻沒完沒了地跟人家過不去。」「不就是煉了法輪功嗎?」

同年10月21日,熊輝豐被南開檢察院構陷到南開法院。

25封感謝信

熊輝豐被非法拘禁後,家人在收拾他的書櫃時發現了25封來自河南省、湖北省受助學生、家長、小學校方及上級機關的信件,還有二十多份《中國青少年發展基金會》頒發的捐贈卡。

家人從上述資料中得知,自1995年開始,熊輝豐開始向《中國青少年發展基金會》捐款,資助貧困地區的孩子們完成本應接受國家義務教育的小學學業。這些事他從未向人提及過。

25封感謝信。(明慧網)
受助學生李紅梅信函。(明慧網)

段集鄉廟山小學的李紅梅是受助學生中最困難的一位。她父親患有精神病不能自理,母親離家再婚,僅靠七十多歲的祖父母種田撫養。在得到熊輝豐的資助前她早已輟學在家。

李紅梅寫道:「我心中十分想念熊叔叔,是您幫我重新回到學堂學習知識,回到同學中找到歡樂,這一切深深烙在我心中終身難忘。」「我奶奶說,我家的恩人是熊輝豐。」

從河南省固始縣段集鄉教育管理站的來信中看到,該鄉就有13個孩子曾經受助於熊輝豐。

妻子悽然離世

自丈夫2014年8月26日被非法抓捕後,劉元傑常常魂不守舍地站在窗前,一夜夜地無法入睡。她時常驚恐萬狀地對兒女說:「外面警察又來了,他們又要把你爸爸抓走了。」

每天深夜,劉元傑的兒子都要等母親熟睡了才能去休息,為了照顧母親的飲食起居,劉元傑的女兒很久不能出去工作。

劉元傑沒能等到丈夫回家的那一天,2015年新年剛過,於3月3日含冤離世。

次日,家人來到南開分局看守所,要求見熊輝豐,並申請他回家見老伴最後一面。看守所讓家人去找派出所,派出所推說找法院,法院說管不了。最後熊輝豐也沒能見上妻子最後一面。

冤判7年半

熊輝豐被非法關押一年後,於2015年8月14日被南開法院非法庭審。

他當庭義正詞嚴地為自己辯護:「沒有任何一個法律規定法輪功是×教」,認為自己的行為不構成任何犯罪,並給庭上所有的人員講述法輪功真相。

他的律師說,該案偵查取證違法,事實不清;同時認為法輪功沒有對社會造成任何危害,該案所用的法律(刑法300條)是錯誤的,法庭應依法宣告被告人無罪。

南開區檢察院公訴人鐵石和南開區法院法官戴舒燕無言以對,庭審不了了之。

同年11月25日,熊輝豐被第二次非法庭審。法庭僅在開庭前一天才通知律師,律師無法聯繫上他的家人。庭審十幾分鐘就匆匆收場,非法重判他7年半。他當場提交上訴。

他的家人為他聘請了北京的律師做二審辯護。該律師多次到南開區看守所看望熊輝豐,與他交談後感嘆:「與這樣德高望重的老人交流真是一種享受。」

最終,天津市第一中級法院沒有開庭、沒有通知律師,維持冤判。

已是耄耋之年的熊輝豐老人仍身臥牢籠,依然篤信「真、善、忍」的理念,做好人。他在獄中曾說:「我身上是清白的,乾淨的,透明的,任何污水都沾不上。」

資料來源:明慧網

文字整理:李潔思;責任編輯:高靜 #◇

相關新聞
8月至少58名法輪功學員遭冤判 不乏精英人士
瀋陽技術精英 法輪功學員于春生被非法抓捕
大陸上半年逾兩百社會精英遭中共迫害
石銘:迫害精英人士歷來是中共的重點
最熱視頻
【思想領袖】中共如何利用美國「覺醒主義」
【未解之謎】百慕大三角大揭祕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