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洲的小型中共政權

【有冇搞錯】古巴共產政權遲早解體

石山

人氣 979

【大紀元2021年07月15日訊】《有冇搞錯》。7月15日。

這個星期發生了一個大新聞,就是古巴發生了大規模的示威運動,運動的矛頭直指古巴的共產主義政權。除了首都哈瓦那,古巴的多個省份也都有大批民眾示威,甚至衝入當地共產黨黨部,很多地方和警察、保安部隊以及親共產政權的群眾發生衝突。

中共病毒大流行期間,古巴的旅遊業遭受重創,甘蔗收成令人失望,古巴政府的外匯儲備枯竭。蔗糖是古巴唯一的大規模出口物資,用來換外匯。外匯儲備枯竭,就沒錢買石油和天然氣,所以很多地方開始停電。瘟疫蔓延,疫苗也短缺,整個經濟出現惡化。從週日開始,古巴的至少20個城市爆發了自發的街頭和平抗議,抗議目標主要是通脹和政府低效。但很快,示威變成要求結束62年歷史的共產黨的極權統治。

雖然沒有任何報告顯示任何抗議者攜帶了武器,但一點都不意外的是,抗議者遭到了暴力鎮壓。在古巴政權斷網之前,社交媒體上的視頻顯示,警察和保安部隊對抗議者開槍射擊,抗議者遭毆打,很多人受傷。在古巴聖地亞哥(Santiago de Cuba)至少有一人被毆打致死。美聯社攝影師埃斯皮諾薩(Ramón Espinosa)也被警察毆打至重傷。

作為對警察試圖攻擊抗議者的回應,抗議者掀翻了一輛警車,還有搶劫了政府經營的一家商店。更為普遍的是,抗議者在許多抗議活動中高呼「自由」和「打倒共產主義」。

在國家電視台的講話中,古巴共產黨現任領導人也是古巴總統的卡內爾,鼓勵古巴人對抗議者採取暴力行動,他在週日組織召集政府親信舉辦親共集會,關閉了哈瓦那革命廣場,然而親共產黨的人數比抗議人群實在是少太多。

週一凌晨,警方的搜捕行動似乎仍在繼續。古巴媒體ADN報導說,警方的特種部隊正在「像狗一樣」追捕可疑的抗議者。在馬坦薩斯省(Matanza)的卡德納斯(Cárdenas),一些家庭在警察開槍後試圖去醫院探望親屬,被警察擋在醫院外面,因為當局不想讓抗議者和記者搞到週日受傷或死亡人員的準確名單。

古巴的未來走向如何,目前仍然有待觀察。

很多人,包括一些拉美國家領導人認為,古巴的經濟困境,和美國制裁有關係。我認為這是對的,美國從1959年之後,基本上一直對古巴進行經濟制裁。除了奧巴馬當總統的短暫時期曾經部分解封之外,其它大部分時候,美國採取的是敵視古巴的政策。

但很少人提到,古巴1959年共產革命之後,沒收了幾乎所有美國人在古巴的投資,包括電力、通訊公司和銀行,把他們變成了古巴國有企業。上世紀50年代之前,古巴的美國資本占古巴經濟很大的比例。古巴獨立,有美國軍隊的幫助,所以以前美國和古巴關係很好,美國把古巴當成自己的後花園,美國人投資古巴數量極大。共產革命之後,卡斯特羅把九成以上的經濟國有化,當然包括美國資本,美國人也當然耿耿於懷。

如果換成中國人,是不是會做同樣的事情?我敢肯定會的。假設現在巴基斯坦突然宣布沒收所有中國投資的企業和非企業項目,中國會如何做?

中國共產黨中央聯絡部,也就是中聯部,公開承認的執政的社會主義政黨,除了中共自己之外只有四個,古巴、越南、朝鮮和老撾(就是寮國)。朝鮮不多說,越南正在現代化當中,老撾唯越南是聽,所以真正和中共平起平坐的共產黨,就只有一個古巴了。

古巴和中共的關係非常有趣。20世紀80年代之前,中共的《參考消息》刊登的國際新聞中,大量引述西方媒體對古巴霸權主義的報導,包括古巴在南美、非洲派遣軍隊和軍事顧問的報導,中共認定古巴是蘇聯霸權主義的馬前卒,是和平的威脅,當然也是毛式共產主義運動的威脅。

但實際上,古巴的共產主義運動,和中共極為相像。

1959年卡斯特羅(Fidel Castro)取得政權之後,迅速採取了經濟國有化措施。

1968年3月13日,卡斯特羅在哈瓦那大學發表了向全國實況轉播的講話,宣布革命的下一個目標是向小販宣戰,演講一直持續到深夜。一夜之間,小販和私人業主成了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除了抄家和沒收財產,很多店鋪被砸,業主被打。卡斯特羅是想以此來開創一個用群眾運動的方式管理社會流通領域的先例,這和中國的社會主義改造運動何其相似。

然後宣布古巴1000萬噸蔗糖的國家計劃,這很像中共的大煉鋼鐵「大躍進」,當然最後失敗得很慘。

古巴也有農村公社。被國家設為模範標兵的,是松樹島青年公社。1965年,這個島被交給古巴共青團,先後有5萬左右青年人移居島上,在那裡開荒,卡斯特羅的目標是把這個島變成古巴出口蔗糖和柑橘的基地,產量要超過整個美國和當時另一個大量出口柑橘的國家以色列的總和。這樣的牛皮,在第一天就註定要被吹破的結局。

從60年代早期開始,古巴斥巨資在農村建立了許多新學校,把城市少年兒童送到鄉村,讓他們在和家庭、父母、城市環境相隔絕的情況下接受軍事化的教育,把學習和生產勞動結合起來。

古巴政府宣布了「革命攻勢」政策,是古巴式的「大躍進」和文革的綜合產物,兼具政治和經濟雙重目的。

這種共產主義極權制度,當然會帶來各種嚴重的問題。上個世紀60年代開始,古巴出現了幾次大規模的偷渡潮,多達百萬的古巴人偷渡到美國。人們冒著生命危險,穿越加勒比海的洶湧波濤往美國跑,那種情形,比起文革期間偷渡香港、比起朝鮮逃亡韓國,可以說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和70年代末期的越南有得比較。

卡斯特羅對此不擔心,他認為資產階級跑了,正好可以建立一個共產主義的古巴。但讓卡斯特羅意想不到的是,古巴難民在美國創造了一個超級富裕的城市,就是邁阿密。邁阿密原本只是美國佛羅里達州南端的一個小鎮,和古巴隔海相望,距離一百多公里。大批逃難的古巴難民在這裡聚集,最後把邁阿密變成了一個超級大城市,是美國富人以及南美洲其它國家富人的聚居地。

美國參議員盧比奧(Marco Rubio)就是來自佛羅里達州的古巴難民家庭。全世界最反共的人群,也是這批古巴難民,人數在全美國大約有100萬。

回到古巴的事件。俄羅斯、中國和南美的一些國家都說,外國勢力不要介入古巴局勢。這個話中國人很耳熟吧。但古巴共產主義革命,和中國一樣,也是外國勢力造成的。

其中最有名的,是現在全球左派的大英雄格瓦拉(Che Guevara)。

格瓦拉是阿根廷人,他們家是阿根廷非常富有的家族。進入醫學院之後,格瓦拉決定先休學一年,騎摩托車在美洲到處旅遊(插一句,這是20世紀50年代,格瓦拉家裡多有錢,可想而知)。根據他自己的書說,他在拉美各國見證了貧窮和壓迫,當然也讀了共產主義的書,所以決定投身共產主義暴力革命。

1952年,他坐飛機回到阿根廷,家裡人開車去接格瓦拉,他在書裡寫道:他們都不知道,我已經不是同一個人了。意思是,他不是富人後代,不再是中產階級,不再是候選醫生,而將成為一個暴力革命者。兩年後,格瓦拉去了墨西哥,和在那裡流亡的卡斯特羅會合,然後偷渡回古巴進行暴力革命。不用說,殺官員,破壞公路,顛覆政府,最後靠殺人放火,靠暴力武裝,在1959年,卡斯特羅的恐怖主義組織奪取哈瓦那,建立了共產主義政權。

和其它共產主義政權一樣,所謂革命成功之後,最大的政治事件,一定是共產黨內部的權力鬥爭。1968年1月28日晚,卡斯特羅宣布,在黨內揪出了一個以中央委員埃斯卡蘭特(Anibal Escalante)為首的高級幹部反黨集團。這批人,有古巴人,也有歐洲來的人,也有南美其它國家的人,這是大清洗的高峰,也是開始。

卡斯特羅的革命態度非常堅決,這一點,他和毛澤東類似。所以當蘇聯赫魯曉夫上台搞緩和之後,古巴和蘇聯幾乎鬧翻了。當然,古巴和中國大陸不同,經濟高度依靠外貿。美國人不買古巴蔗糖和雪茄,古巴只能賣給蘇聯和東歐集團其它國家,因此不能完全徹底翻臉。

格瓦拉不贊成卡斯特羅的政策,他認為應該響應蘇聯的政策,因此和卡斯特羅出現了矛盾,這是在1968年卡斯特羅抓反黨集團之前。

1965年,格瓦拉出訪多個國家包括中國之後,給卡斯特羅寫了一封信。他對單一的蘇聯模式感到不解和失望,對社會主義的前途感到憂慮,因為他發現不少的革命者都是在豪華的汽車裡、在漂亮的女祕書的懷抱裡喪失了往日的銳氣。所以,為保持革命者的完美形象,他只能選擇戰鬥,選擇一個鳳凰涅槃式的壯美結局,為防止個人行為對古巴的不利,格瓦拉放棄了古巴公民身分。4月1日他乘飛機離開了古巴,前往剛果,參加那裡的共產主義暴力革命。

剛果共產黨暴動失敗後,格瓦拉又去了玻利維亞,帶領當地的共產黨游擊隊搞革命活動。當地的玻利維亞共產黨成員購買了尼阿卡瓦蘇的密林地區,很大一片,移交給格瓦拉用作訓練共產黨游擊隊。

格瓦拉在那裡找到了五十多人,搞了一個游擊隊,命名為「民族解放軍」,據說有著精良的裝備。

玻利維亞政府當然不高興,要全力圍剿,尤其是對格瓦拉發出格殺令。美國中央情報局也派人進入玻利維亞,幫助其政府剿滅游擊隊。

1967年10月,格瓦拉被CIA訓練的玻利維亞特種部隊包圍抓獲,隨後直接槍決。

格瓦拉現在仍然是全球左派的一個模範,被稱為「完美的人」,因為他不留在古巴當高官,而是跑到別的國家搞革命。但有兩個事實,第一,是他和卡斯特羅翻臉了,67年不死,68年很可能成為反黨集團;第二,他的游擊隊是暴力組織,用的是超限戰,不止是殺政府軍的軍人,也殺階級敵人,甚至是婦女兒童。按照現在的標準看,是徹頭徹尾的恐怖主義。

卡斯特羅和格瓦拉這批人,或許真的是「理想主義」,認為通過暴力和恐怖主義,可以建立一個人間天堂。

對我來說,左派的社會平等的理想並沒有錯,和佛家眾生平等理念類似,但以暴力推動就成問題了。而且共產專政制度設計,完全忽略人性,以為依靠當權者的自覺,就可以維持社會公平,極為荒謬,實踐起來,社會不平等更為嚴重、更為激化。這就是極端主義。

而全球共產主義運動的歷史,絕大部分國家的共產黨無論是否成功執政,都充滿了血腥,多是外來勢力造成的,包括蘇聯本身在內。在國際歌中,這個叫做「英特納雄耐爾」(international)。

現在中共一邊高唱國際歌,一邊高呼杜絕「境外勢力」。說的人有意欺騙,聽的人,尤其是信了的人,則是愚不可及。

石山角度:https://www.youmaker.com/c/ShiShan

責任編輯:王堇#

相關新聞
【有冇搞錯】這兩人差點滅了中共
【有冇搞錯】北京不放心「血肉長城」
【有冇搞錯】美國中國科技股會一直跌下去
【有冇搞錯】公務員也減薪 苦日子將擊垮中共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傳山東殯儀支援河南 變種病毒虐南京
【十字路口】美副卿訪華 王毅劃3紅線自曝危機?
【時事縱橫】鄭州祭頭七驚當局 美中打響金融戰
【秦鵬直播】鮮花堆滿地鐵口 鄭州人掀翻遮羞牆
【首播】專訪程曉農:中共如何盜竊美國技術
【財商天下】一份紅頭文件 教育股遭遇滅頂之災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