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功做好人中共不容 國會議員譴責迫害

人氣 97

【大紀元2021年07月22日訊】(大紀元記者鄧舒語美國聖地亞哥報導) 自1999年7月20日,中共開始了對法輪功修煉者的全面打壓和迫害,至今已22年。中國大陸的法輪功學員時刻面臨被非法抄家、被酷刑關押的危險。兩名從大陸出來、現居住在聖地亞哥的法輪功學員向大紀元講述了她們被非法抓捕的親身經歷,呼籲人們關注中共發起的這場對修煉人的迫害,不與中共為伍。聖地亞哥選區的國會議員Juan Vargas也在法輪功反迫害22年之際發表聲明,譴責中共違反人權迫害信仰者,支持法輪功反迫害。

不放棄修煉 中醫師被迫做體力活

曾是中醫師的阿梅說法輪功修煉給全家人都帶來了精神和道德層面的升華,她自己更是身心受益,曾經有的嚴重過敏性鼻炎,修煉後不翼而飛。她在工作上也更加盡職盡責、與人為善,在家庭中也更能做個好妻子、好媽媽。

然而迫害開始後,阿梅所任職的醫院迫於上級壓力,要求她簽寫保證不修煉法輪功的「保證書」。阿梅說,因為自己不同意放棄修煉,單位和公安反复找她談話,工作也從原來的崗位被調到保潔部門做體力工作。

「部門的邪黨書記說,只要你答應不煉法輪功,就可以回到你原來的崗位,不然就要繼續這樣。」阿梅說那時她在單位受到監視,沒有正常工資,有一段時間裡每月只有兩百人民幣的「伙食費」。

為躲避迫害,阿梅被迫離開居住地,和很多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一樣流離失所。

「我走了之後,我先生的單位就把他叫去談話。公安要他在一個星期內把我交出來,威脅要判他一年刑……後來他跟我講,那時候每天他都會把鑰匙放在家裡,教女兒如果爸爸沒回來你要怎樣做。」

阿梅說,那時女兒還小,是正需要母親愛護的時候,但女兒那時的週末經常是和爸爸乘坐2個小時的公交車再走上20分鐘的泥路到「洗腦班」探望她。

「他們不是每次都讓家人見,同意你見才給你見面」,阿梅說。「有一次見到了女兒,一直都表現的很堅強的她那一次見到我差點就要流眼淚,我看到她的眼裡已經都是眼淚,但她怕我傷心,還是堅強地把眼淚忍了回去。」

阿梅說,99年之後自己在國內被騷擾的事情幾乎沒停過,丈夫和女兒也在迫害的高壓下提心吊膽地生活。

到天安門廣場煉功 被粗暴抓捕

趙女士說,她曾在1999年10月底因為到天安門廣場煉功而遭到警察非法關押。

「當時剛一坐下來煉功,便衣警察很快就把我們圍起來,之後警車就來了,把我們又圍上了一圈,」趙女士說。「然後警察就開始拽著我們的衣服和頭髮,把我們往警車上拉。」

「我的手臂短,當時兩個警察強硬的將我兩個手臂按到背後,一個警察勉強用兩個銬子將我銬上 ……我已經記不清當時被銬了多久,最後被放開的時候身體周圍一圈全是我流的汗,全濕透了。」

趙女士後來被送到看守所關押。「為逼迫我們放棄修煉,看守所的獄頭會用各種方法折磨我們。冬天十一月份,他們會扒光你的衣服往你身上澆外面刺骨的水。」

因為沒有同意放棄修煉,趙女士在被保釋後仍遭到警察上門和打電話騷擾,後又多次將她抓去洗腦班或當地政法委。

國會眾議員讚揚法輪功堅守信仰

在法輪功「7.20」反迫害22週年之際,第51國會選區(聖地亞哥選區)的國會眾議員瓦加斯(Juan Vargas)致信聖地亞哥法輪大法佛學會,讚揚法輪功堅持信仰反迫害,並譴責中共違反人權的惡行。

瓦加斯說:「法輪功學員在中國面臨的威脅是真實存在的。自1999年以來,中共政府任意拘留了數以百萬計的法輪功學員,強迫他們放棄自己的信仰。他們被毆打、電擊、灌食、性侵犯,遭受各種數不清的酷刑迫害,這些做法違反了人權,必須受到國際社會的譴責。」

他說:「法輪功是基於『真、善、忍』原則的傳統的中國信仰,當我們在這個充滿挑戰的時代前行時,這種原則的重要性再次被認識。」

瓦加斯並說:「我讚賞法輪功堅定不移地為人權而抗爭」,「你們對信仰毫不動搖的追求激勵了我,我和你們站在一起譴責在中國對法輪功的壓制。」他表示,「將以眾議院外交委員會成員的身份,繼續呼籲人們對這一問題的關注。◇

 

責任編輯:田磊

相關新聞
學校免費午餐排長隊 來不及吃就上課
詐騙電話多 加州總檢長提告
聖地亞哥市水費將上漲 不超過3%
聖地亞哥兒童免費月 百餘景點餐館參與
最熱視頻
【橫河觀點】孟晚舟真自由了?美加中誰贏了
【新聞看點】人質外交背後 中西兩個不同教訓
【馬克時空】B-2隱身轟炸機造就美國夢 反成中共噩夢
【時事軍事】核動力潛艇 將平息一切爭論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