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線採訪】鶴壁14歲女孩深夜逃難經歷

人氣 3440

【大紀元2021年07月28日訊】(大紀元記者易如採訪報導)「老家已經被淹了,現在我逃出來了,凌晨的時候跟著救援隊大巴車走的,當時不知道水會多大,就是急著逃走,要想辦法活下來。」目前住在河南鶴壁市親戚家裡的14歲女孩白香7月25日對大紀元說,逃難前,他們一家5口住在鶴壁市浚縣新鎮鎮,現在那邊已經被水淹沒。

7月中旬以來,由於持續強降雨,豫北多條河流、水庫超過警戒水位。7月24日,鶴壁市盤石頭等水庫大流量泄洪,導致大量村莊和農田被淹,數萬人被洪水圍困。

白香說,泄洪的時候大量水流入浚縣,新鎮鎮第一初級中學和新鎮小學一排的那條街的街口,擋沒擋住(出現決口),「當時四面基本上都有水,我們基本上是被困在一個圈子裡。」

23、24日,有不少志願者在網上發帖說,衛河泄洪,新鎮、彭村、小河鎮、侯村、寺南,決口堵不住,彭村決堤,鶴壁市浚縣新鎮鎮淇門村超過1萬人被困,物資缺乏,多老人孩子,請求支援。

而在之前,當地是接連下了幾天暴雨,「很嚇人,屋子都積水了,沒有信號,停水停電一兩天。」

白香說,起初下雨的時候她的心態還好,覺得下幾天就好了,而且他們住的地方地勢比較高,她就在手機網路上幫忙別人,「幫著幫著就有些害怕了,後來看手機上消息,事態變得越來越嚴重,然後就開始催促家人準備物資。對弟弟妹妹就盯著他們,不讓他們亂跑,讓他們聽話。」

白香今年14嵗,和爺爺奶奶、弟弟妹妹5口人住在一起,弟弟剛上學。白香的父母在外地。

白香說,她從來沒有經歷過這麽大的洪水,看著四周的水越來越多,心裡非常害怕。24日當天早早就帶著爺爺奶奶、弟弟妹妹趕到地勢較高的大橋上等待救援,「當時比較著急,爺爺奶奶他們不怎麽慌,他們經歷過六幾年那次水災,我是比較慌,準備了一些吃的東西,但是錢和奶奶的藥都沒有帶出來。」

白香說,他們在大橋上待了好幾個小時,「當時整個鎮的情況很亂。大概是半夜1點左右,有人就敲鑼通知,喊大家起床(轉移)。敲過鑼之後,該走的走了,沒有走的就在那房頂上待著,二樓待著。」

白香說,大概凌晨3點半左右,大約有50輛大巴車開到新鎮鎮,然後每輛車都被人擠得滿滿的,「當時就是感到腳酸腳痛,因為之前站在橋上(躲水)站了好幾個小時,然後上車了也沒有位置,一直在站。看見周邊的人都比較緊張,基本上沒有人睡覺,我心裡面想,不知什麽時候可以到達。」

大巴車行駛的路上全是水,大約凌晨5點半,大巴車開到浚縣的一個避難地,白香住進了鶴壁的親戚家,因為親戚家地方小,她的家人就和其他災民去了浚縣避難場所。上車的時候,她還看見有很多救援隊、救援車在轉移鎮上醫院的病人。白香說,她很幸運,「我們家5口人都逃出來了,我今天看了手機,知道那邊已經被淹了。」

她説,她之前有看到鄭州地鐵的慘況視頻,感到非常害怕,「當時看到5號線地鐵那個水都快淹到脖子了,看到那個情景很害怕,一般人水到胸口呼吸就很困難了,要到脖子了,想想都害怕。當時我們這邊就是(把這個消息)轉發擴散。」

白香認為,這次這麽大的災難,一是天氣的原因,二是因為泄洪帶來的危害,「包括我們村裡面的一些老人也在說,不懂為什麼要泄洪,因為它泄洪就算了,它主要就是一直不停地在泄,不懂得適可而止。而且白天不泄,專門在晚上泄,這就很離譜。」

經歷了這次從下雨、停水、被水淹、大洪水,到逃難的過程,白香說,她覺得生命還是很重要的,她希望那些處於危險的人們能自己保護好安全,「要想辦法活下來」。

責任編輯:李沐恩#◇

相關新聞
【新聞大家談】迄今最糟毒株來襲 你須知這些
【一線採訪】病例劇增 內蒙滿洲里急封鎖
上海疫情致多家醫院停門急診 極端排查引恐慌
上海工程技術大學緊急封閉 部分師生檢測核酸
最熱視頻
【新聞大家談】迄今最糟毒株來襲 你須知這些
【直播】拜登就Omicron最新情況發表講話
【微視頻】賭王周焯華被查 揭紅電影洗腦又洗錢
【拍案驚奇】Omicron可怕3特質 鍾南山趁機帶貨
【未解之謎】外星人訪談錄(4)挑戰進化論
【遠見快評】Omicron驚全球2原因 有專家說不可怕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