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采访】鹤壁14岁女孩深夜逃难经历

人气 3440

【大纪元2021年07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易如采访报导)“老家已经被淹了,现在我逃出来了,凌晨的时候跟着救援队大巴车走的,当时不知道水会多大,就是急着逃走,要想办法活下来。”目前住在河南鹤壁市亲戚家里的14岁女孩白香7月25日对大纪元说,逃难前,他们一家5口住在鹤壁市浚县新镇镇,现在那边已经被水淹没。

7月中旬以来,由于持续强降雨,豫北多条河流、水库超过警戒水位。7月24日,鹤壁市盘石头等水库大流量泄洪,导致大量村庄和农田被淹,数万人被洪水围困。

白香说,泄洪的时候大量水流入浚县,新镇镇第一初级中学和新镇小学一排的那条街的街口,挡没挡住(出现决口),“当时四面基本上都有水,我们基本上是被困在一个圈子里。”

23、24日,有不少志愿者在网上发帖说,卫河泄洪,新镇、彭村、小河镇、侯村、寺南,决口堵不住,彭村决堤,鹤壁市浚县新镇镇淇门村超过1万人被困,物资缺乏,多老人孩子,请求支援。

而在之前,当地是接连下了几天暴雨,“很吓人,屋子都积水了,没有信号,停水停电一两天。”

白香说,起初下雨的时候她的心态还好,觉得下几天就好了,而且他们住的地方地势比较高,她就在手机网路上帮忙别人,“帮着帮着就有些害怕了,后来看手机上消息,事态变得越来越严重,然后就开始催促家人准备物资。对弟弟妹妹就盯着他们,不让他们乱跑,让他们听话。”

白香今年14岁,和爷爷奶奶、弟弟妹妹5口人住在一起,弟弟刚上学。白香的父母在外地。

白香说,她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么大的洪水,看着四周的水越来越多,心里非常害怕。24日当天早早就带着爷爷奶奶、弟弟妹妹赶到地势较高的大桥上等待救援,“当时比较着急,爷爷奶奶他们不怎么慌,他们经历过六几年那次水灾,我是比较慌,准备了一些吃的东西,但是钱和奶奶的药都没有带出来。”

白香说,他们在大桥上待了好几个小时,“当时整个镇的情况很乱。大概是半夜1点左右,有人就敲锣通知,喊大家起床(转移)。敲过锣之后,该走的走了,没有走的就在那房顶上待着,二楼待着。”

白香说,大概凌晨3点半左右,大约有50辆大巴车开到新镇镇,然后每辆车都被人挤得满满的,“当时就是感到脚酸脚痛,因为之前站在桥上(躲水)站了好几个小时,然后上车了也没有位置,一直在站。看见周边的人都比较紧张,基本上没有人睡觉,我心里面想,不知什么时候可以到达。”

大巴车行驶的路上全是水,大约凌晨5点半,大巴车开到浚县的一个避难地,白香住进了鹤壁的亲戚家,因为亲戚家地方小,她的家人就和其他灾民去了浚县避难场所。上车的时候,她还看见有很多救援队、救援车在转移镇上医院的病人。白香说,她很幸运,“我们家5口人都逃出来了,我今天看了手机,知道那边已经被淹了。”

她说,她之前有看到郑州地铁的惨况视频,感到非常害怕,“当时看到5号线地铁那个水都快淹到脖子了,看到那个情景很害怕,一般人水到胸口呼吸就很困难了,要到脖子了,想想都害怕。当时我们这边就是(把这个消息)转发扩散。”

白香认为,这次这么大的灾难,一是天气的原因,二是因为泄洪带来的危害,“包括我们村里面的一些老人也在说,不懂为什么要泄洪,因为它泄洪就算了,它主要就是一直不停地在泄,不懂得适可而止。而且白天不泄,专门在晚上泄,这就很离谱。”

经历了这次从下雨、停水、被水淹、大洪水,到逃难的过程,白香说,她觉得生命还是很重要的,她希望那些处于危险的人们能自己保护好安全,“要想办法活下来”。

责任编辑:李沐恩#◇

相关新闻
确诊病例持续过百 港人:应采取与病毒共存策略
杭州疫情或已传播至第三代 波及四省多地
【一线采访】大陆一年半因疫死2人 军医揭谎言
【拍案惊奇】中共飞弹专家出逃 美F35战机坠海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中共冬奥誓言惊全网 穿越朝鲜?
【新闻看点】手术室里全是钱?大陆医院爆黑幕
【百年真相】凶手是谁?“封疆大吏”离奇送命
吴明德:香港防疫政策中共做主 是为政治服务
【秦鹏直播】王岐山大秘被判死缓 习敲打谁?
【未解之谜】命运掌握在谁的手中?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