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軍人在阿富汗殉職13年 T卹回到最好朋友手中

人氣: 7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22年01月23日訊】(記者陳安編譯報導)前加拿大武裝部隊軍醫馬修·海尼根(Matthew Heneghan)很遺憾未能與他最好的朋友和前同事,十多年前在阿富汗服役的科林·威爾莫特(Colin Wilmot)做最後的告別。

上個月,現居住在卑詩省北奧肯那根(North Okanagan)地區福克蘭市(Falkland)的海尼根收到一份令人驚訝的聖誕禮物時,悲喜交加:那是威爾莫特留下的一件舊的埃德蒙頓油人隊(Edmonton Oilers) T卹衫,它整齊地折疊在一個拉鎖袋中。

39歲的海尼根說,他不住地哭泣,坐在身旁的可憐的女朋友很困惑,因為她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24歲的威爾莫特於2008年7月6日在坎大哈(Kandahar)做軍醫時死於爆炸。他在弗雷德里克頓(Fredericton)長大,是2002年至2011年在阿富汗服役期間喪生的158名加拿大武裝部隊成員之一。

這件襯衫奇異的旅程,往返超過20,000公里,歷時13年,與海尼根的生活旅程聯繫在一起,他一直因為他自己倖存下來,而朋友卻失去生命而感到內疚。

威爾莫特的感染力

海尼根說,他們的友誼始於2007年,當時他們在埃德蒙頓加拿大軍隊基地的同一個單位服役,為部署到阿富汗進行訓練。 兩人一起在當地的酒吧喝酒,玩電子遊戲,看電影,和威爾莫特的最愛:看埃德蒙頓油人隊的冰球比賽。

海尼根說,威爾莫特具有快樂的感染力,是一個容易相處的人。

作為一名下士軍銜的軍醫,海尼根說他原定於2008年初去阿富汗,但由於個人原因(包括酗酒)最終沒有去。

但是本沒有被安排去阿富汗的威爾莫特確被問是否可以去那裡 – 然後他去了。

海尼根無法參加威爾莫特的軍事葬禮。 他說,威爾莫特因公殉職,而他在家裡,多年來他一直感到內疚。

為了消除這種內疚感,2019年海尼根撰寫了《A Medic’s Mind》,這是一本回憶錄,其中包括關於威爾莫特的一章。

一位退伍老兵讀了該回憶錄,被故事感動了。菲爾·亨特(Phil Hunter )從未見過威爾莫特,但知道他的名字,因為他被分配到坎大哈,就住在威爾莫特的舊舖位上。

『好運魅力』T卹

亨特說他被分配到與威爾莫特同一個坎大哈前哨做軍醫,在那裡他發現威爾莫特的T卹掛在牆上,上面滿是汗水和「阿富汗月球塵埃」。

住在安大略省雷灣(Thunder Bay)的亨特說,「它[被]留作紀念,有點幸運符的意思」。

2009年,亨特決定取下這件襯衫並將其帶回加拿大。

「出於感情的原因,我認為把它帶回家比把它扔進桶裡燒毀要好。」

回到家後不久,亨特聯繫了威爾莫特的姐姐,看她是否想要這件襯衫,但她拒絕了,並建議把它送給她已故兄弟的朋友。

找到合適的人

亨特將這件襯衫保留了12年,直到他閱讀了海尼根的回憶錄。2021年11月,他聯繫了作者,當時他沒有提到威爾莫特的T卹。

他說,「我被整本書感動了」,「我與他取得了聯繫,意識到這絕對是送這件襯衫的合適人選。」

亨特在一封信中寫道,「我從不相信我應該成為這件球衣的永久保管人,但我相信我在你身上找到了那個人。」他把這件球衣一起寄給了海尼根。

「我希望你還能從中感受到科林的氣息。」

亨特表示,「我們都為參軍和失去這樣的朋友付出了相當高的代價。」

「知道與科林的關係對馬修有多重要,能夠給他那件襯衫,說實話,感覺非常好。」

海尼根說,在天堂裡的威爾莫特會感激他們通過T卹重聚。

海尼根正在考慮將襯衫和亨特的信捐贈給埃德蒙頓油人隊冰球俱樂部,以紀念他的朋友。

「他們可以擁有它,不僅知道油人隊對他有多麼重要,而且知道他對這個國家有多麼重要。」

責任編輯:齊守善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