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魯日報罕見刊匿名文章 質問「彭帥在哪裡 」

人氣 1963

【大紀元2022年01月04日訊】1月2日(星期天),全美歷史最悠久的大學校報《耶魯日報》,刊載題為「彭帥在哪裡」的匿名評論文章。該文作者以彭帥因曝光與張高麗的曖昧黑幕被失蹤作為引子,呼籲國際社會不能讓彭帥「被埋葬」,不能繼續容忍中共使用「權力的語言」對付異己,同時抨擊包括耶魯大學在內的西方機構,用「中國投資組合」安撫中共的不道德行為,並呼籲它們撤資中國。

聽新聞:

(聽更多請至「聽紀元」平台)

耶魯校報總編:任上首次刊發匿名文章

彭帥在哪裡》一文的編者按指出,由於可能危及作者家人,《耶魯日報》授權作者匿名發文。編者按說:「作者是一名大學生,家人在中國,以作者的名義發表文章可能會傷害到其家人。作為一項政策,本報不接受匿名稿件。但是,我們認為,在不保證作者匿名的情況下,此文無法發表。」

《耶魯日報》總編羅斯‧霍洛維奇(Rose Horowitch)在回覆美國之音的提問電郵時表示,雖然並不清楚,這次允許匿名刊文是不是該報創立近144年來的第一次,「但這是我去年10月開始擔任本職務以來的第一次。我們之所以授予作者匿名,因為我們認為該作品很重要,並且有充分的證據表明,如果以作者的名字發表,其家人安全可能受到威脅。」

霍洛維奇還說,這個決定並不是輕而易舉做出的。她引證《紐約時報》2021年12月31日的文章《數字搜捕:中國警方如何在推特和臉書上追蹤批評者》,作為本次匿名必要性的依據之一。「《紐約時報》的這篇文章有助於展示我們在做出這個決定時所考慮的一些風險。」她告訴美國之音。

文章作者:中共專制政權將埋葬彭帥

撰寫這篇近六百英文字評論的作者,對彭帥的處境「憂心忡忡」。作者開篇指出:「在中國網球明星彭帥公開指控一名前共產黨官員性侵一個月後,我仍然不知道她是否安全和自由。但我知道這個專制政權會如何埋葬她。

「彭帥不會被追認為烈士,也不會受到起訴。她會從公眾視野中消失……幾個月和幾年之後,她將被遺忘。或者說中國共產黨是這樣計劃的。」

作者表示,自己作為一名不得不匿名發文的耶魯學生,害怕把所愛者置於危險之中,但是寫出這篇文章,是「為了讓彭帥不被忘記」,並且提醒大家,不能讓「彭帥在哪裡」僅僅成為社交媒體上的一個標籤。

彭帥去年11月2日在新浪個人微博上,自曝與中共前常委張高麗多年前開始的性關係,並且指控張性侵。這引發了包括WTA退賽中國在內的巨大國際震盪,並進一步助推西方抵制北京冬奧會,讓中共感覺顏面盡失。《紐約時報》稱,這是中國大陸#MeToo指控首次觸及中共高層。

不過,隨著時間的推移,彭帥引發的關注熱度正在逐漸降溫。媒體雖然在去年11月到12月初密集追蹤彭帥的安危,但12月中旬之後已經鮮少挖掘。迄今為止,沒有人確切知道彭帥是否安全。

「中共已成流氓,不再撐人權的門面」

「彭帥在哪裡」,也許正在被時間的黑洞所吞噬。作者擔心,這意味著世界又一次與紅色警訊擦肩而過。

作者認為,彭帥被中共懲罰的主要原因,是她「直接反對中共政權」;作者並且抨擊中共政權「是一個用恐怖來應對批評的黨國集團,已經變成了流氓……不再費神來撐住維護人權的門面」。

《紐約時報》在《數字搜捕:中國警方如何在推特和臉書上追蹤批評者》的文章中,講述了一名海外留學生的經歷。這名叫珍妮弗‧陳的留學生,去年回中國過年時,被公安登門追蹤,被要求刪除她的推特留言和推特帳戶。她原本的推特帳號只有大約100名粉絲,而且自己是匿名的。

她過完節後到海外繼續學業,但公安人員仍然給她和她母親打電話,詢問她近來是否訪問過任何人權網站。

「耶魯捐贈基金需要從中國撤資」

美國《外交政策》雜誌曾經指出,「很明顯,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無意帶領中國走向西方。因此,西方大學不能再爭辯說,他們在與中國打交道時,追求的是更大的文明使命。」

《耶魯日報》的這篇匿名文章,敦促耶魯大學停止從中國獲利,提出其捐贈基金「需要從中國撤資」,因為「中共過去的行為已經清楚地表明,在中共願意積極回應彭帥等人的指控並採取行動之前,在中國的每一美元投資都是不道德的」;

而且,「中共不同於中國人民的說法,就像許多跨國公司為自己的黑幕行為辯解那樣,並不是有效的辯護,因為,在中國,每家擁有三名或三名以上黨員的私企都必須有一個黨支部或者黨委。它們最終對中共負責。」

文章提出質疑:「難道我們不應該合理地擔心,耶魯的中國投資組合,可能會在安撫中共利益方,與利用耶魯名望倡導中國人民人權之間,產生利益衝突嗎?

「或者說,是什麼阻止了耶魯在從中國獲利的同時,至少發一份聲明來承認對中國侵犯人權的指控是存在的?」

文章稱,耶魯投資辦公室「沒有專門針對中國的公開道德政策」,需要「進行反省」。

美國《外交政策》雜誌曾經尖銳批評西方的大學,稱它們由於渴求在中國的金錢利益,「已經成為中國在西方的第五縱隊……只有對中國金錢的純粹而瘋狂的渴望。」

《彭帥在哪裡》一文最後指出,「我們有權利知道,我們聲稱堅持『光明與真理』的大學,是否在為鞏固現代史上一些最嚴重的侵犯人權行為發揮不道德的作用——以及在面臨正確的事情不易做(doing the right thing is hard)的時候,我們的制度誠信是否完好無損。」

(轉自美國之音)

責任編輯:孫芸#

相關新聞
彭帥新視頻漏洞多?資深媒體人和專家熱評
【拍案驚奇】王滬寧好意思批王力宏?彭帥臉色差
【橫河觀點】彭帥露面未消疑慮 中共公關意圖?
【橫河觀點】李田田被精神病 中共重演彭帥公關
最熱視頻
【時事軍事】沒想到 基地組織吃了佩洛西的瓜撈
【思想領袖】盧比奧:抗中共威脅 三個關鍵點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