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陳銘堂竹雕藝術 傳統技法鑿出當代趣味

陳銘堂隱身「觀竹堂」中,日夜刻苦鑿出專屬陳式竹雕藝術的「靜與空」。(黃玉燕/大紀元)
人氣: 33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22年10月26日訊】(大紀元記者黃玉燕台灣台中報導)自古文人愛竹,宋蘇東坡詩:「寧可食無肉,不可居無竹。無肉令人瘦,無竹令人俗」。據考證,台灣竹雕藝術的發展,並非承傳自中國大陸派別,而是源自木雕技藝,至今創作更展現多元趣味,其中以陳銘堂的作品,在台灣竹雕藝術史上,扮演融合現代思維的創新角色。

陳銘堂得以隱身「觀竹堂」中,日夜刻苦鑿出專屬陳式竹雕藝術的「靜與空」。
陳銘堂得以隱身「觀竹堂」中,日夜刻苦鑿出專屬陳式竹雕藝術的「靜與空」。(黃玉燕/大紀元)

據紀載,竹簡記事是竹雕的濫觴,竹雕發展至唐、宋已有派別及師承。明後至清名家輩出,形成地區性特色,竹雕藝術因此提升為專門類別。

傳統竹雕以裝飾生活器具為主,竹雕程序繁複,需從選材、材料處理,再經過切鋸、構圖、粗胚、細部修飾、砂磨、染色、塗裝,才能完成作品。因受限於竹材特性,要在有限空間發揮想像,加上雕刻技法困難,台灣的竹雕工藝師相對少數。

陳銘堂竹雕可以讓人品味到質樸溫馨、悠閒清逸和幽默簡鍊。
陳銘堂竹雕可以讓人品味到質樸溫馨、悠閒清逸和幽默簡鍊。(黃玉燕/大紀元)

牧童投身竹雕 大隱隱於「觀竹堂」

出生台中南屯農家的陳銘堂,兒時的放牧生活,成為他日後創作的養分。據陳銘堂自述,國小勉強畢業後,即投入竹雕藝術家陳正氣門下習藝,兩年學徒多雜事,習藝不成,他輾轉加入三峽祖廟之木雕工程團隊,受教於李梅樹、蕭海萍等名師,奠定紮實的傳統雕刻功夫及美術基礎。

藝術家謀生的製匾歲月,幸賴妻子相扶持,陳銘堂得以隱身「觀竹堂」中,日夜刻苦鑿出專屬陳式竹雕藝術的「靜與空」。

1983年榮獲省展教育廳獎,之後相繼獲頒北美展、全國美展、民族工藝獎、傳統工藝獎等榮譽。作品亦獲國立故宮博物院及國立歷史博物館典藏。

耕耘竹雕藝術至今近四十載,陳銘堂嘗試以竹之有限空間,雕刻出無限的意境。他說,有別於傳統的「滿」與層層堆疊,在佈局上,他力求突破一般人對竹雕的印象,剝下多餘的竹材,恰如其分地呈現水墨畫中的「留白」意境。

從陳銘堂「觀竹堂」近二十年作品中,可窺見其多運用簡約手法,在紮實的木雕底子下,試圖超越傳統竹雕質材的限制,更巧妙應用複合式媒材,如與木材紋理的背景互相搭配,讓觀者望去彷彿賞析一幅繪畫。

另有不少詼諧幽默的作品,將木雕、竹雕、繪畫三者融合,嶄新的當代視覺風貌,贏得不少藏家青睞。

陳銘堂竹雕可以讓人品味到質樸溫馨、悠閒清逸和幽默簡鍊。
陳銘堂竹雕可以讓人品味到質樸溫馨、悠閒清逸和幽默簡鍊。(黃玉燕/大紀元)

質樸敦厚與包容 方寸間頂天立地

陳銘堂2007年竹雕創作展,由國立歷史博物館出版「亮節高風」作品輯,多位學者為其寫序。

故宮前科技室主任袁旃稱,著迷於陳銘堂獨特風格。他例舉2005年作品:「經春歷夏四秋冬」,以渺小人物比對千年老樹,那挺拔矗立誇張樹幹,在方寸創作空間裡,頂天立地充斥著現代感。

袁旃說,參觀陳銘堂竹雕後,不難領略木訥寡言藝術家的豐富情感,及充滿禪意的修為,透過一雙巧手,轉化成充滿喜樂的創作,呈現人和竹的通性,敦厚、包容、質樸本性。

台灣師大美術系教授程代勒曾就陳銘堂個展中,包括竹片與竹根的創作做了解析。他說,雖然竹片受限於竹的弧度與厚度,但他卻能在造型上細心規劃,柔協寫實與表現,極簡與抽象等元素,保留竹的質性,佐以適性刀法,從物象、肌理的掌握到抽離,從題材選擇到想像力的通融,陳銘堂從新梳理了古代工藝的當代美學觀。

國立歷史博物館編譯黃春秀感受到陳銘堂創作的趣味性。他說,陳銘堂竹雕可以讓人品味到質樸溫馨、悠閒清逸和幽默簡鍊。他舉例圓雕作品的「石榴」象徵多子多孫,陳銘堂會刻一個帶葉,又附一個有金龜子的梨,取諧音「大吉大利」。在長片立雕刻一片大荷葉,上端高低兩片葉,各立一蛙、一蝸牛,題名「相知」等,不論主題或形式,皆令人莞爾會心。

黃春秀說,從許多作品中,都可以認識陳銘堂是一位傳統的中國人,踏踏實實表達人生過日秉持的一片虛心。

責任編輯:唐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