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省長上任引入新法 增加房屋供應

反對黨:新舉措不能確保改善住房可負擔性

2022年11月21日,省長尹大衛 (David Eby)宣布引入新法,以增加該省房屋供應。(省府圖片)
人氣: 70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22年11月22日訊】(大紀元記者楊清清加拿大溫哥華報導)為了增加卑詩省房屋供應,卑詩省府正引入《住房供應法》,興建房屋,同時確保現有空置房屋能用於出租,並移除一些會令年輕家庭難覓居所的規例,如分契式住房中有關年齡及出租限制。

省長尹大衛 (David Eby) 說:「卑詩省的住房危機正在加劇並對省民造成損害,同時阻礙本省的經濟發展。作為我上任百日計劃的第一步,政府正在採取行動,加緊為省民增加住房供應。我們將會與城鎮政府共同制定住房目標,確保興建人們所需的房屋。

「對於現正在尋找房屋的人來說,我們還有一個好消息——這些新法例一旦通過,我們將可把數千個空置的單位出租。對於那些擔心未來的人,我們正在製定新的方式來協調各城鎮與省府合作,以加快建造省民所需的家園。」

最新推出《住房供應法》,將賦予政府權力,在高需求並預計人口迅速增長的城市設定住房目標,從而幫助加速房屋發展和增加供應量。新制定的住房目標將有助市府解決建屋方面的障礙,從而更有效地增加房屋供應,包括更新分區條例及簡化地區發展審批程序。

去年從亞省遷至卑詩省維多利亞市居住的醫護人員 Omama Shoib 說:「儘管我有一份很好的工作,但仍難以覓得安身之所。我們很需要有更多的住房選擇。有些人沒有我那麼幸運,他們因為找不到合適的居所而不得不放棄就業或學習機會。我很高興看見政府採取更多措施來增加房屋供應,讓人們不再因為找不到居所而被迫放棄追求自己的理想。」

省府將會密切監察新措施的進展情況,並且繼續與市政府合作,幫助解決在推動住房目標時所遇到的任何障礙,並協助處理因配合住房目標而出現的更多社區需要。此外,如果高需求城市在創造條件以興建所需房屋方面有困難時,該法案附有合規選項 (compliance options) 作為最後方法。

法案一旦獲得通過,《住房供應法》(Housing Supply Act) 可望於2023年的年中正式生效。

為推行新法,省府將會繼續推動《發展審批程序檢討》工作及加快審批步伐,從而幫助城鎮政府加快地區審批流程。

取消部分住戶年齡限制

除此之外,省府正在修訂《分契物業法》 (Strata Property Act) ,移除分契式房屋中所有出租限制規定。同時,修訂案亦會刪除住客年齡限制,唯一允許的年齡限制,是透過分契式房屋中的「55歲及以上」規則,來維護及保障長者住房。

目前一些住宅區對住戶有19歲以上的年齡限制,這代表組建家庭的人士必須計劃在懷孕後立即遷出。在維市擁有一個公寓單位的準媽媽Sarah Arnold說:「當準備組織新家庭時,你會考慮很多事情,這段日子會感到很大壓力。而當要迎接一個新生命來臨時,你最需要考慮的卻可能是另覓新居所。不公平的年齡限制對很多家庭造成損害,我很高興看見政府採取行動,讓一些夫婦毋須因為要組織家庭而離開熟悉的環境,被迫遷至其他地區尋找安居之所。」

取消物業管理出租限制

在我們透過《投機稅及空置稅》獲得數據的地區,有近2,900個空置單位因為分契物業規則所限而無法出租。我們預期在省內其他地區的分契樓宇中,還有更多空置單位。這項修正案使業主能夠立即出租這些急需的房屋。我們還預計,如有機會,一些分契物業的業主會選擇出租他們單位內的房間。

律政廳長兼專責房屋廳長蘭金  (Murray Rankin) 說:「面對目前的房屋市場,我們不會再接受有關阻止育有小孩的家庭入住,或是阻止業主出租個人物業的規定。經過修例後,無論是租屋或是出租個人物業,省民都可享有更多的選擇。」

此外,業主立案法團將能夠向住宅租務辦事處 (Residential Tenancy Branch) 要求驅逐有問題的租戶;因房東疏忽或缺席聆訊,租戶可追討全部的相關費用。

一旦獲得批准,《分契物業法》修訂案將會即時生效。至於如 AirBnB等的同類短租限制規例則會繼續生效。

這是省府根據為期10 年、耗資70億元的《安居在卑詩》 (Homes for BC)

計劃的部分工作,也是為省民提供優質住房的舉措之一。

卑詩綠黨:新舉措不能確保增加可負擔性

卑詩綠黨黨領Sonia Furstenau發表聲明說,她對新法案未考慮到的一些因素表示擔憂。例如,沒有提到非市場住房,也沒有針對房地產投資信託基金的保護措施。

我們需要確保投機者和投資者不會從增加的供應中獲利。我們必須爭取和衡量的結果是為所有省民提供可負擔的住房。

我們今天的住房可負擔性問題的根源是,住房被視為一種金融資產,而不是一種人權。由於聯邦和省政府對非市場住房缺乏投資,這個問題變得更加嚴重。

我們在城市和社區所需要的是專門為租房者提供的住房,這些住房受到保護,不受市場條件的剝削。增加更多的市場住房可能會改善供應,但它並不能保證可負擔性。」◇

責任編輯:李盈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