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吉勒摩·戴托羅之皮諾丘》影評:經典童話 也可結合反抗法西斯

文/蔡宜霖

《吉勒摩·戴托羅之皮諾丘》劇照。(Netflix提供)
人氣: 497
【字號】    

【大紀元2022年12月10日訊】《木偶奇遇記》是家喻戶曉的西方文學名著,也曾多次被拍攝成影視作品,改編幅度各有不一,而最新推出的《吉勒摩·戴托羅之皮諾丘》(Guillermo del Toro’s Pinocchio)則屬改編幅度較大的作品,甚至結合反抗法西斯暴政的面向,能在尊重原著核心內涵的前提下,為作品帶來許多新意。

故事背景為,一位義大利老工匠傑佩托曾有一位兒子卡洛,但後者不幸死於戰火,在喪子之痛的巨大打擊下,傑佩托決定製作一個木偶作為情感寄託,往後木偶更在精靈的法力挹注下宛如有了生命,並得名皮諾丘。但皮諾丘就跟許多年幼孩子一般,有著不懂事、不成熟等問題,加上不懷好意的馬戲團、法西斯政權均盯上了皮諾丘,這也為皮諾丘、傑佩托父子倆的命運帶來變數。

吉勒摩·戴托羅之皮諾丘》劇照。(Netflix提供)

木匠的背景 得到嶄新詮釋

電影首幕戲聚焦在工匠傑佩托的個人背景與經歷,部分設定已與諸多前作有明顯區隔,如從始終孤家寡人,變成有位兒子卡洛;對於木工水準的展現,則從大量的時鐘,變成雕塑莊嚴的耶穌神像,諸多變化足以為劇情帶來新意。且父子間的對手戲,亦能有力體現情感溫度,以及傑佩托身為家長的盡責形象,為作品增添溫情,往後兒子卡洛的不幸死亡,也因此更有情感張力。

傑佩托決定製作一個木偶,是改變故事走向的契機。《吉勒摩·戴托羅之皮諾丘》對於該面向的塑造也有良好質感,能藉著木材的取得,讓工匠與小配角蟋蟀巧妙結下緣分,讓蟋蟀往後成為皮諾丘的「良心」,顯得更有說服力。對於木偶如何獲得生命,電影則展現新意,將仙女置換成具有奇幻色彩的精靈,後者的形象宛如人類與多種生物的綜合體,能有效營造視覺特色。

《吉勒摩·戴托羅之皮諾丘》劇照。(Netflix提供)

對於木偶化身為有生命的皮諾丘,本片的劇情安排則更貼近現實面,不論是傑佩托還是鎮上諸多居民,對於木偶獲得生命的反應都更為吃驚,且較難瞬間接受,讓皮諾丘與一般人類的對手戲,得以更有戲劇張力或緊張感。男主角剛獲得生命後的戲碼亦能展現特色,在家內的探索既能透過調皮的玩耍一面創造場面看點,亦能發揚歌舞片特色;與市長的對手戲,則能渲染當時義大利為法西斯政權執政的歷史感,讓故事的時空背景能本於現實世界,以此延伸出可塑性元素。

男主角一開始較不懂事,在馬戲團的誘惑下會把持不住選擇翹課,是故事的重要方向。《吉勒摩·戴托羅之皮諾丘》對此也做了合理的改編,一方面取消了原著中的部分要角,讓新角色及馬戲團老闆得以有更多戲份;一方面也能展現角色特色,老闆的浮誇髮型、能力過人的猴子等設定,均能成為視覺上的趣味看點。

《吉勒摩·戴托羅之皮諾丘》劇照。(Netflix提供)

皮諾丘的神奇 不僅止於木偶有生命

部分戲碼則能進一步展現新意,如皮諾丘的父親與馬戲團老闆的激烈交鋒,便屬於嶄新面向,且火花十足,該戲碼亦與意外事故的面向結合,為皮諾丘的個人命運帶來重大變化。以此為基礎,也讓電影得以出現一個特殊世界,裡頭的角色與環境均能展現奇幻色彩,部分要角更以此前的女精靈為基礎作延伸,並為皮諾丘增添一項新設定,讓皮諾丘的神奇不僅止於木偶獲得生命力。此類新劇情足以為作品帶來諸多創意元素,並讓電影更有可塑性。

往後的戲碼,則能以此前的衝突為基礎,讓馬戲團老闆的欺詐、法西斯政權的野心勃勃,均成為足以影響皮諾丘命運的劇情元素。此類戲碼亦與皮諾丘逕自離家演出,迫使傑佩托不得不到處尋子的戲碼結合,但在故事安排上,能與原著裡男主角純粹不懂事作區隔。在本片中,皮諾丘所做的決定屬於「好心辦壞事」的範疇,儘管同樣犯下失誤,但劇情設定上更為正面、討喜。

《吉勒摩·戴托羅之皮諾丘》劇照。(Netflix提供)

就馬戲團演出的戲碼而言,《吉勒摩·戴托羅之皮諾丘》能藉著木偶戲碼的刻畫,展現藝術特色,過程中更藉著歌舞元素,有效體現男主角對養父傑佩托的思念,渲染情感溫度。往後也能以猴子一角的善意為基礎,發揚出更有戲劇張力的情節,除了讓皮諾丘得以認清馬戲團老闆的邪惡本質,也在表演上增添新變數。該變數與法西斯政權的面向結合,再輔以男主角的脫稿演出,讓表演內容與觀眾身分之間得以更有衝突感,使觀賞性得到昇華。

在原著中,在馬戲團戲碼後登場的為拐賣兒童的邪惡樂園,但本片則以法西斯政權為基礎,讓往後的戲碼趨向於體現突顯邪惡政權的罪惡,讓電影得以有反對暴政的新面向。過程中則能結合皮諾丘與一位男孩的友誼,以及具有軍演色彩的體育競賽,一方面有競技上的看點,一方面亦讓友情成為牽動故事走向的關鍵。就劇情走向而言,亦能體現勇於對抗邪惡的情操,並藉著場面上的調度或安排,讓邪不勝正的普世價值獲得有效彰顯。

《吉勒摩·戴托羅之皮諾丘》劇照。(Netflix提供)

大戰海怪 展現最終高潮力度

皮諾丘在脫困後踏上尋找養父的旅程,並與傑佩托在海怪的腹中重逢,是原著故事的最終高潮。電影對於該面向的塑造,亦能展現足夠看點,海怪龐大的身軀、潛在的巨大威力,均能有效渲染戲劇張力,並在劇情後半段有效扮演反派角色,讓男主角陣營如何應對顯得更有看點。

對於皮諾丘與傑佩托的逃生方式,《吉勒摩·戴托羅之皮諾丘》則能與此前的諸多作品有效區隔,成功找到與「生火煙燻海怪」不同的方法。且過程中還能結合皮諾丘「說謊鼻子會變長」的面相,讓最具特色的劇情設定除了警示意味外,還具有額外價值。有關逃生的執行面,亦宛如走鋼絲般,得以有效保持緊張感;對於如何擊敗海怪,則能結合二戰時代的時空背景,讓劇情走向得以具有合理性。

《吉勒摩·戴托羅之皮諾丘》劇照。(Netflix提供)

就故事收尾而言,電影能藉著傑佩托的危急處境,讓皮諾丘有機會發揚不惜犧牲小我的高尚情操,使角色得以完成關鍵成長曲線,讓父子間的溫情與道義得以綻放光芒,劇情也得以發揚原著精髓。且就故事的落幕而言,亦能體現人生中必定會經歷的現實面,讓電影的句點得以更有韻味,不會流於純粹的童話性質。

經典老題材固然早已為人所熟知,但《吉勒摩·戴托羅之皮諾丘》證明了,在符合原著精神下進行大幅度改編,便能夠讓電影宛如全新故事般,擁有足夠的活力,在核心精神與劇情新意兩者兼顧下,也讓本片的出色質感得到保證。◇

《吉勒摩·戴托羅之皮諾丘》劇照。(Netflix提供)
《吉勒摩·戴托羅之皮諾丘》劇照。(Netflix提供)
《吉勒摩·戴托羅之皮諾丘》劇照。(Netflix提供)

責任編輯:黃珊妮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