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分析:加拿大聯邦區別對待不同抗議活動

2月19日下午渥太華警方表示,自執法擴大行動開始以來,已逮捕170名自由車隊抗議者,扣押22個車牌,拖走53輛汽車。當天警察繼續封鎖市中心的主要抗議區域。(任僑生/大紀元)
人氣: 82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22年03月11日訊】(大紀元記者Omid Ghoreishi報導/周行編譯)2020年初,反對建設天然氣輸送管道的抗議者,封鎖了加拿大的鐵路運輸長達數週;2022年初,反對政府強制性防疫措施的抗議者,封鎖了渥太華市的部分街區。對這2次抗議,政府的應對方式截然不同。

與抗議者對話

2020年初,抗議者封鎖鐵路,對加拿大經濟造成了重大損害,他們還多次封鎖了加拿大不同城市的道路。

在卑詩省,Coastal Gas Link天然氣管道項目,得到了沿線所有20名原住民酋長的支持,但遭到了一些Wet’suwet’en世襲酋長和環保人士的反對。卑詩省最高法院於2021年4月,駁回了反對者提出的停止該項目的法律挑戰。

在2020年2月的一次抗議活動中,示威者用身體阻擋加拿大副總理方慧蘭(Chrystia Freeland)進入哈利法克斯市政廳。

在卑詩省維多利亞市,抗議者封鎖了省議會的入口,並在議會場地縱火。加拿大騎警報告說,他們有幾輛警車在卑詩省北部的Smithers附近被砸壞。

2020年2月25日,警方與安省漢密爾頓GO Transit鐵路上的抗議者交談後離開,抗議者抗議在卑詩省和亞省北部修建天然氣管道。(加通社)

按Global News在2020年2月的報導,許多抗議和封鎖行動的背後,是一小群活躍人士,其中一名主要組織者來自境外。

2020年2月,有數名抗議者(其中一些人手持斧頭)衝進了卑詩省北部的一個管道工程工地,襲擊了保安,砸毀了車輛,破壞了建築物。

聯邦和省政府一直推動與抗議者對話,但對方不接受。總理特魯多在2020年2月說:「已經做了各種對話嘗試,但討論都無成效。當談判桌上只有一方時,我們無法進行對話。」

對於今年1月底開始的「自由車隊」抗議疫苗令活動,情況剛好相反,抗議組織者多次要求與政府對話,但都被特魯多拒絕了。

2020年5月31日,星期日,在蒙特利爾舉行的「黑名貴」示威活動中,一名抗議者將照明彈穿過窗戶扔入店舖中。(加通社)

2020年6月5日,「黑命貴(BLM)」在國會山抗議時,特魯多到了現場,並單膝跪地。當時,美國城市發生了數百起BLM抗議活動,涉及騷亂、暴力和縱火,造成數以百萬美元計的損失。加拿大也發生了暴力行為,包括在蒙特利爾的抗議者在2020年5月毀壞財產,並向警察擲物。

當被媒體問及為何他不與車隊抗議者會面、卻在國會山與BLM等抗議團體會面時,特魯多說,因為他「同意BLM的目標」。

特魯多給出的不與車隊抗議者會面的理由是:「抗議者發表了仇恨言論、對同胞的暴力,以及不尊重科學,不尊重一線衛生工作者。」

甚至特魯多本黨的成員也對此表達了異議。自由黨國會議員喬爾·萊特邦德(Joël Lightbound)2月8日表示,對大流行政策的合理擔憂不應被忽視,政府不應「妖魔化那些表達意見的人」。自由黨國會議員伊夫·羅比拉德(Yves Robillard)一天後回應說,萊特邦德所說的「正是我們很多人的想法」。

使用《緊急狀態法

2022年1月在渥太華抗議強制疫苗令的自由車隊。(任僑生/大紀元)

自由車隊本來只抗議政府對穿越加美邊境的卡車司機,實施了必須完全接種COVID-19疫苗的強制令,因為此舉會使從16萬名司機中的2.6萬人無法工作。後來有更多加拿大人加入,使之變成了一個呼籲全面結束政府強制措施的抗議。

車隊抗議者將車停在渥太華市中心的一些街道上。開始時,司機不停地鳴喇叭,但在一些當地居民獲得法院禁令後,他們就停止了。

抗議期間,總理不斷將車隊與種族主義和納粹主義聯繫起來,同時拒絕了組織者的對話請求。車隊的組織者堅持表示,他們是和平的,不會訴諸任何暴力。

聯邦政府最後動用《緊急狀態法》對付卡車司機。該法賦予政府和警察廣泛的權力,包括在無需法院命令的情況下凍結抗議者的銀行帳戶。

很多抗議者在渥太華停留的時間,與前面提到的抗議輸氣管道的人封鎖鐵路的時間大致相同。渥太華的抗議者被警察用警棍和胡椒噴霧驅逐,有一次,騎馬的警察隊伍在抗議人群,將兩名群眾撞撞倒,導致一名婦女受傷住院。

抗议者于 2022 年 2 月 9 日在渥太华示威反对 COVID-19 的授权和限制。(任僑生/大纪元)

國外資助及刑事指控

特魯多在證明其使用《緊急狀態法》合理時強調說,抗議活動獲外國資金支持是一個主要問題。

2月16日,公共安全部長馬守諾(Marco Mendicino)在為使用《緊急狀態法》辯護時聲稱,在亞省庫茨(Coutts)因嚴重刑事指控(包括計劃謀殺)被捕的人,與渥太華抗議活動的領導人之間存在聯繫。

然而,國會聽證會上獲得的專家證詞,與政府的說法相矛盾。此外,儘管有人指控抗議者有推翻政府等嚴重犯罪活動,但到2月23日《緊急狀態法》被撤銷時,渥太華抗議者受到的指控,都沒有比惡作劇更嚴重。

加拿大金融交易和報告分析中心(FINTRAC)情報副主任巴里·麥基洛普(Barry MacKillop)2月24日在國會做證時說,給自由車隊的捐款來自支持抗議的普通民眾。

眾籌平台GoFundMe在3月3日的國會聽證會上說,88%的捐款來自加拿大,86%的捐助者來自加拿大。

相比之下,亞省政府委託對該省能源行業遭受攻擊進行的一項調查發現,在2003年至2019年期間,加拿大的環境倡導組織至少獲得了12.8億元的外國資金,其中5,410萬元專門用於「反亞省資源開發活動」。

調查發現,一家致力於結束亞省油砂開發的美國組織聲稱,它「在幫助推翻亞省和全國的保守黨政府方面發揮了作用」。

自由黨政府沒對該調查結果表示擔憂,但卻無依據地指控外國資金流向「自由車隊」抗議活動。◇

責任編輯:文風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