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分析:加拿大联邦区别对待不同抗议活动

2月19日下午渥太华警方表示,自执法扩大行动开始以来,已逮捕170名自由车队抗议者,扣押22个车牌,拖走53辆汽车。当天警察继续封锁市中心的主要抗议区域。(任侨生/大纪元)
人气: 8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2年03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Omid Ghoreishi报导/周行编译)2020年初,反对建设天然气输送管道的抗议者,封锁了加拿大的铁路运输长达数周;2022年初,反对政府强制性防疫措施的抗议者,封锁了渥太华市的部分街区。对这2次抗议,政府的应对方式截然不同。

与抗议者对话

2020年初,抗议者封锁铁路,对加拿大经济造成了重大损害,他们还多次封锁了加拿大不同城市的道路。

在卑诗省,Coastal Gas Link天然气管道项目,得到了沿线所有20名原住民酋长的支持,但遭到了一些Wet’suwet’en世袭酋长和环保人士的反对。卑诗省最高法院于2021年4月,驳回了反对者提出的停止该项目的法律挑战。

在2020年2月的一次抗议活动中,示威者用身体阻挡加拿大副总理方慧兰(Chrystia Freeland)进入哈利法克斯市政厅。

在卑诗省维多利亚市,抗议者封锁了省议会的入口,并在议会场地纵火。加拿大骑警报告说,他们有几辆警车在卑诗省北部的Smithers附近被砸坏。

2020年2月25日,警方与安省汉密尔顿GO Transit铁路上的抗议者交谈后离开,抗议者抗议在卑诗省和亚省北部修建天然气管道。(加通社)

按Global News在2020年2月的报导,许多抗议和封锁行动的背后,是一小群活跃人士,其中一名主要组织者来自境外。

2020年2月,有数名抗议者(其中一些人手持斧头)冲进了卑诗省北部的一个管道工程工地,袭击了保安,砸毁了车辆,破坏了建筑物。

联邦和省政府一直推动与抗议者对话,但对方不接受。总理特鲁多在2020年2月说:“已经做了各种对话尝试,但讨论都无成效。当谈判桌上只有一方时,我们无法进行对话。”

对于今年1月底开始的“自由车队”抗议疫苗令活动,情况刚好相反,抗议组织者多次要求与政府对话,但都被特鲁多拒绝了。

2020年5月31日,星期日,在蒙特利尔举行的“黑名贵”示威活动中,一名抗议者将照明弹穿过窗户扔入店铺中。(加通社)

2020年6月5日,“黑命贵(BLM)”在国会山抗议时,特鲁多到了现场,并单膝跪地。当时,美国城市发生了数百起BLM抗议活动,涉及骚乱、暴力和纵火,造成数以百万美元计的损失。加拿大也发生了暴力行为,包括在蒙特利尔的抗议者在2020年5月毁坏财产,并向警察掷物。

当被媒体问及为何他不与车队抗议者会面、却在国会山与BLM等抗议团体会面时,特鲁多说,因为他“同意BLM的目标”。

特鲁多给出的不与车队抗议者会面的理由是:“抗议者发表了仇恨言论、对同胞的暴力,以及不尊重科学,不尊重一线卫生工作者。”

甚至特鲁多本党的成员也对此表达了异议。自由党国会议员乔尔·莱特邦德(Joël Lightbound)2月8日表示,对大流行政策的合理担忧不应被忽视,政府不应“妖魔化那些表达意见的人”。自由党国会议员伊夫·罗比拉德(Yves Robillard)一天后回应说,莱特邦德所说的“正是我们很多人的想法”。

使用《紧急状态法

2022年1月在渥太华抗议强制疫苗令的自由车队。(任侨生/大纪元)

自由车队本来只抗议政府对穿越加美边境的卡车司机,实施了必须完全接种COVID-19疫苗的强制令,因为此举会使从16万名司机中的2.6万人无法工作。后来有更多加拿大人加入,使之变成了一个呼吁全面结束政府强制措施的抗议。

车队抗议者将车停在渥太华市中心的一些街道上。开始时,司机不停地鸣喇叭,但在一些当地居民获得法院禁令后,他们就停止了。

抗议期间,总理不断将车队与种族主义和纳粹主义联系起来,同时拒绝了组织者的对话请求。车队的组织者坚持表示,他们是和平的,不会诉诸任何暴力。

联邦政府最后动用《紧急状态法》对付卡车司机。该法赋予政府和警察广泛的权力,包括在无需法院命令的情况下冻结抗议者的银行账户。

很多抗议者在渥太华停留的时间,与前面提到的抗议输气管道的人封锁铁路的时间大致相同。渥太华的抗议者被警察用警棍和胡椒喷雾驱逐,有一次,骑马的警察队伍在抗议人群,将两名群众撞撞倒,导致一名妇女受伤住院。

抗议者于 2022 年 2 月 9 日在渥太华示威反对 COVID-19 的授权和限制。(任侨生/大纪元)

国外资助及刑事指控

特鲁多在证明其使用《紧急状态法》合理时强调说,抗议活动获外国资金支持是一个主要问题。

2月16日,公共安全部长马守诺(Marco Mendicino)在为使用《紧急状态法》辩护时声称,在亚省库茨(Coutts)因严重刑事指控(包括计划谋杀)被捕的人,与渥太华抗议活动的领导人之间存在联系。

然而,国会听证会上获得的专家证词,与政府的说法相矛盾。此外,尽管有人指控抗议者有推翻政府等严重犯罪活动,但到2月23日《紧急状态法》被撤销时,渥太华抗议者受到的指控,都没有比恶作剧更严重。

加拿大金融交易和报告分析中心(FINTRAC)情报副主任巴里·麦基洛普(Barry MacKillop)2月24日在国会做证时说,给自由车队的捐款来自支持抗议的普通民众。

众筹平台GoFundMe在3月3日的国会听证会上说,88%的捐款来自加拿大,86%的捐助者来自加拿大。

相比之下,亚省政府委托对该省能源行业遭受攻击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在2003年至2019年期间,加拿大的环境倡导组织至少获得了12.8亿元的外国资金,其中5,410万元专门用于“反亚省资源开发活动”。

调查发现,一家致力于结束亚省油砂开发的美国组织声称,它“在帮助推翻亚省和全国的保守党政府方面发挥了作用”。

自由党政府没对该调查结果表示担忧,但却无依据地指控外国资金流向“自由车队”抗议活动。◇

责任编辑:文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