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中共活摘器官罪行應受法律追訴

人氣 653

【大紀元2022年04月15日訊】(大紀元記者羅瓊、駱亞採訪報導)近日,台灣律師朱婉琪及台大醫師黃士維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揭露了中共活摘良心犯尤其是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呼籲國際社會採取相應措施包括制定法律制裁。

朱婉琪律師是《打擊及防制活摘器官之世界宣言》指導委員會主席。2021年9月17日至26日,來自歐美亞洲的五個非政府組織聯合舉辦了「打擊及防制活摘器官之世界峰會」,在閉幕日公布了《打擊及防制活摘器官之世界宣言》(簡稱「反活摘世界宣言」),呼籲全球聯手行動,制止中共活摘器官的暴行。

在此峰會上,來自19國的38位專家和政要探討了中共活摘器官對人類的危害。其中一位專家是台大醫師黃士維,他是台大醫院雲林分院泌尿部主任,也是台灣國際器官移植關懷協會副理事長。

2006年海外媒體首次曝光了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中共自1999年7月迫害法輪功以來,器官移植業突飛猛進,器官移植數量暴漲,器官移植旅遊迅猛發展。

2021年6月,多位聯合國專員發表了一份聲明,對「中國在押少數民族,包括法輪功學員、維吾爾族、藏族、穆斯林和基督教徒」被活摘器官的指控表示震驚。

2022年4月4日,《美國移植雜誌》發表了澳洲國立大學中國研究博士生羅伯遜(Matthew P.Robertson)與以色列特拉維夫大學醫學院教授拉維(Jacob Lavee)的聯名論文。

他們的最新研究表明,中共被懷疑從活著的被關押者身上摘取器官——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或者維吾爾族人很可能在活著的時候就被摘取了器官。

對中共至今仍在持續進行活摘器官,朱婉琪律師和黃士維醫師感到十分擔憂,建議國際社會對中共施加更大的壓力,海外醫學界專家要停止給中共發展器官移植提供任何技術等支持。

推動國際社會立法 制止活摘器官

作為「反活摘世界宣言」指導委員會主席的朱婉琪,參加了今年3月22日舉辦的第49屆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場邊會議。該會議以討論制止中共活摘器官為宗旨。

朱婉琪向大紀元表示,上世紀70年代,死刑犯被活摘器官之事就被人知曉,後來引起世界關注的是,中國出現了大量的活體器官的「供應庫」,以及中共大舉向國際社會招攬器官移植旅遊生意。

直到2006年活摘器官的罪惡被曝光後,人們才意識到,不只是死刑犯,還有一大群良心犯被活摘器官。中共「是以活摘器官的手段、以謀利的手段對受害的群體進行屠殺」。

朱婉琪說,「到目前為止,我們覺得國際社會對這個的關注程度還有國際司法的不作為,是非常令人憂心。」

她特別提到,澳洲的一篇最新論文(指羅伯遜博士和拉維教授的論文)發表後,應該引起國際社會對中共通過活摘器官群體滅絕性虐殺法輪功學員進行強烈譴責。

朱婉琪說,「而國際司法至今沒有對中共由國家所領導的、由國家所支持的反人類的暴行有任何的制裁。」

她特別強調了於2021年9月舉辦的「反活摘的世界峰會」及發表的《反活摘的世界宣言》的意義。

「這關係到我們每一個人如何面對這個普世價值、維護人類尊嚴和基本人權——最根本、最重要的信念。」

她認為,在民主法治國家裡,可以通過立法來積極遏制及防止活摘器官的罪行。這可體現在兩個趨勢上:對人體器官移植的規定、對器官移植旅遊的規定。

只是在器官需求面上做一些管控是不夠的。「我們開始了另一個立法行動,就是推動世界各國去制定『反活摘器官法』,推動這個刑事立法。」

「反活摘世界宣言指導委員會」做出的努力

朱婉琪律師介紹說,「反活摘世界宣言指導委員會」提出了一個反活摘器官的法案,針對活摘器官的法律定義,做了一個立法建議。

該委員會針對什麼樣的行為歸屬於活摘器官、什麼樣的行為承擔活摘器官的罪責等提出了十個見解。

她說,「也就是說任何人,不管是本國人或外國人,如果違反了活摘器官法,不管他的不作為或作為是在外國或在本國實施,這樣的人在境內的話都應該受到法律追訴。」而且這種追訴權是沒有限制的,是追訴反人類的活摘器官罪行。

為此,該委員會提出了十多項建議,以防制在海外人們成為活摘器官罪行的幫凶。

「我們希望世界各國都能有一個更積極的作為」,以便了解每日有多少生命在活摘器官暴行中被犧牲、有多少無辜的病人成為活摘器官者的幫凶。「這個是不可饒恕、不可原諒的事情。」

中共掩蓋活摘器官的真相

台大醫師黃士維關注各國民眾前往中國大陸接受移植手術的情況已有二十多年了,曾與調查團隊訪談過超過100位台灣到中國大陸移植旅遊的病患、中介人和移植醫師。

據了解,黃士維醫師進行調查研究的資料庫數據曾於2017年發表在期刊《PLOS ONE》上。

黃士維醫師對大紀元記者說,研究中共的器官移植有兩個難題,一個是它怎麼做的,另一個是器官從哪裡來的。在台灣和新加坡有死亡捐獻法則,即人必須死後才能被拿走器官,醫師不能參與執行死刑的過程。可是在技術上卻發現沒有辦法符合這個法則,因此引起了很大的爭議,後來就停用了。

而曾任中共衛生部副部長的黃潔夫卻說,在2012年前他們的作法都符合死亡捐獻法則。

「但是私底下呢,我們所了解的訊息是,他們摘器官的手段是非常殘忍的,不只是沒有符合死亡捐獻法則,甚至根本就是活摘器官。」而且從中國醫師王國齊在美國國會提供的證詞以及新疆流亡的外科醫生安華托蒂在英國提供的證詞中可了解中共活摘器官的罪行,且活摘手段殘忍。

黃士維說,2015年,黃潔夫對外又改口說,中國的器官移植分兩個組:一個叫供體組,一個叫受體組,所謂的供體組就是摘器官的,受體組就是做器官移植的。黃說自己是受體組,不參與摘器官。他這是為了撇清自己的責任。

「實際上黃潔夫所有的說法都是前後不斷的矛盾。」

中共把活摘器官作為統戰的工具

黃士維說,研究中共活摘器官牽扯兩個問題:一是中共所有的訊息都是不透明的、都是黑箱操作的;二是調查中共活摘器官罪行或者只要因此跟中共人員接觸,就會被中共列為不受歡迎的人甚至是反華分子。他們被禁止進中國,或者會被中共想方設法地打壓。

他說,至今中共不願意開放,不會讓任何人、任何國際組織做任何調查。所以國際社會雖然關注中共的活摘器官罪行,但是一直以來壓力不夠大,甚至有一部分人還希望和中國做生意。

在上世紀七八十年代,活摘器官就開始了,「到了2000年,這個罪行變得非常非常的嚴重,數量非常的巨大,而且從原本可能是一些死刑犯、政治犯擴展到整個思想犯尤其是法輪功學員身上,數量非常巨大。」

黃士維表示,2000年後,中共開始要大家和它一起合作,不管是醫學研究也好,還是來自全世界的病人也好,「中共把這個器官移植當作是一個統戰的工具,只要是海外有錢有勢的人,它都願意幫他做移植手術」。

自2006年有證人曝光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以來,15年過去了,「這個問題還沒有解決,沒有辦法深入調查」。

「我想這件事對醫學界和人類都是一個恥辱,就是說我們居然讓這樣的罪行發生在21世紀。20年來我們都解決不了這個事情。」

向國際社會呼籲

朱婉琪律師說,針對中共極其隱蔽的活摘器官的暴行,海外醫學專家等都面臨極大的挑戰,調查研究確實是一個極其困難的事情。

但是,「我們要去呼籲國際社會,尤其是聯合國還有人權委員會,還有國際刑事法庭的檢察官。」

「我們覺得醫學界最起碼在海外要有勇氣去抵制,制止任何幫助中共發展器官移植的技術也好、培訓也好,或者研討會也好。」

而且海外的醫學專家可以去做的事是,避免人們到中國去換器官。

黃士維醫師表示,國際社會很關注中共活摘器官的事,但只是關注,並沒有解決這個問題,應該對中共施加巨大的壓力。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澳洲法輪功集會 中共活摘器官再引國會關注
法輪功紐約籲制止中共活摘器官 外媒關注
日內瓦論壇 法輪功代表曝光中共活摘器官罪行
反活摘器官峰會籲各國立法 懲治中共暴行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軍演克制有原因 習交底無意開戰
【馬克時空】海馬斯助烏反攻 美軍精準打擊導彈更牛?
【車評】輕量級電動車 2022 Mazda MX-30 Premium Plus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