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國人被困上海 想回國要闖三關才能到機場

人氣 8013

【大紀元2022年04月17日訊】(大紀元記者徐簡綜合報導)目前,一些在上海工作或生活的外國人也被「封鎖」,拉去隔離,還有的被迫困在家中,有的人不得不依靠鄰居的接濟度日。

「『大白』們大喊著要我下樓」

新聞週刊4月14日報導,居住在上海的意大利僑民、31歲的亞歷山德羅·帕瓦內羅(Alessandro Pavanello)分享了他被感染中共病毒(新冠病毒)的經歷,他把拍攝的視頻發到社交媒體上。

自2016年以來一直住在中國的帕瓦內羅於3月26日檢測出 COVID 呈陽性。兩天後,他收到了「可怕的紅色健康碼」——也就是陽性測試結果。

3月29日,帕瓦內羅家裡來了一個「大白」(身穿白色防護服的人),給他家噴灑了消毒水。 4月3日帕瓦內羅被告知必須去隔離中心

4月9日上海當局派人到帕瓦內羅家,他的視頻顯示,「大白」們大喊著要他下樓,然後讓他坐上公共汽車上。

目前當局在體育場館、會議中心和酒店設立了檢疫中心。從社交媒體的視頻和圖像可以看到,現場混亂的場景,擁擠不堪,有的地方很不衛生。

帕瓦內羅用意大利語和英語與中心的人們交談。他被告知不被允許進入隔離中心,因為他不會說中文。一位醫生告訴他「這個地方不適合外國人,裡面的條件很差。」

他被車帶著在自己的家和隔離中心之間來來回回超過 12 個小時後,終於在凌晨2點被同意入住隔離中心。

「隔離中心內密切接觸 浴室很髒」

帕瓦內羅說,隔離中心是一個「巨大」的房間,裡面有一排排的小隔間。 他的房間上方有一個巨大的聚光燈。

「我認為這裡大約有1000人,」帕瓦內羅告訴《新聞週刊》, 「到目前為止,這是一次非常不愉快、壓力很大的經歷。衛生條件非常差——浴室很髒,與其他人密切接觸,沒有淋浴。」

在帕瓦內羅的視頻結尾,他展示了一個男人對著水槽咳嗽, 「隔離中心內人們的情緒是複雜的——我看到很多無助的人,人們只是在等待他們的隔離結束,而其他人則更加活躍,試圖讓他們的生活儘可能正常,到處走走,和其他人交談。」

帕瓦內羅說,只有兩次測試陰性結果並得到批准後,才能離開隔離中心,「獲得批准並安排交通可能需要幾天到一週(或更長時間)——這不是一個固定的時間,因此沒有人真正清楚你應該在這裡呆多久。」

外籍教師想回國 要闖過三關才能到機場

美國之音報導,外籍教師布魯斯(化名)在上海封城後,他和妻兒被困在公寓,他們迫切希望能回到自己的國家。

雖然上海機場每天都有很多航班,但布魯斯說,從家裡到機場成了一段不可能的旅程。除了機票昂貴,還要克服三個障礙。

他對美國之音說:「首先,你必須被允許出你的公寓和小區去機場。在現階段基本上,我們不能離開我們的公寓。我們樓關了,小區也關了。你真的沒法出去。你必須請居委會批准。有一個特殊的通行可以讓你出去,要拿到這些通行證非常有挑戰性。」布魯斯去過居委會,還請大使館和工作單位幫忙,結果都被拒。

其次是新冠病毒檢測。必須是搭機前48小時的陰性檢測結果才有效,但檢測的時間和出結果的時間都不確定,很難在上飛機前的限定時間內拿到測試結果。

第三是交通。布魯斯說:「過去的幾天裡仍然沒有前往機場的交通工具。沒有地鐵和公共汽車。沒有出租車,沒有優步。唯一運行的是上海機場一線,幸好離我家不太遠,只有六公里。所以我們準備帶著嬰兒和孩子步行六公里到車站去。」

封城兩週後,布魯斯一直在吃罐頭和方便麵。「我已經一個多月沒有吃水果了,唯一的新鮮蔬菜是政府發放的。」他家還從上海鄰居那裡得到一些救濟,得到雞蛋等物品。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美日韓情報首長密會 討論合作應對朝鮮核威脅
能源漲價推高糧價 逾三億人面臨糧食安全問題
美國與全球多項經濟指數下滑 或陷經濟衰退潮
懷舊夫婦將三居室翻修成1950年代美麗家園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新風暴來了 不准星星點燈香港加油
【新聞看點】河北公安廳長猝死 帶走多少黑幕?
【財商天下】武漢開發商跑光 南京銀行窟窿大?
【橫河觀點】上海公安局數據洩漏 史上最嚴重
【秦鵬直播】廣西孩子被調劑 香港新特首是法盲
【新聞大家談】嚴重被低估的「軍火大國」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