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重臣回憶錄 考場上的神奇經歷

文/宋寶藍
台北忠烈祠大殿仿古太和殿所建造。(忠烈祠提供)
font print 人氣: 1792
【字號】    
   標籤: tags: ,

這個世界很奇妙。有人無心求得回報,然而得到的回報卻很奇特。晚清時期,陳夔龍是歷任光緒、宣統兩朝的朝廷重臣。他在回憶錄中,記載了很多他親歷的重大事件,譬如戊戌政變、庚子拳亂、慈禧西逃、八國聯軍、辛亥革命等等。還詳實側寫了六十位重要歷史人物──慈禧、光緒、宣統、恭親王奕訢、榮祿、李鴻章、袁世凱、張之洞等人,留下了不少珍貴史料。在回憶錄中,他還特別記載了早年考場的一個神奇經歷,自命為「會試之神助」。

早年,陳夔龍曾做過四川總督丁寶楨的幕僚。當時在幕府中,丁寶楨(諡號文誠)曾和他說起在家鄉訓練鄉兵,剿除盜賊,毀家紓難的事。

丁寶楨(1821年—1886年)慨然說到:「昔年,軍中同事效命疆場,不下數千人。我一直思考著,向朝廷奏請多些撫恤,建立祠廟以祭祀戰死的將士們。我曾請王壬秋(王闓運,1833年—1916年)舉人代擬一稿,但因不合奏疏體裁,就擱置沒用。一轉眼就過去了幾年。我久居高位,卻無以慰藉死者於地下,說起來都很痛心。」當時,丁寶楨並沒有命陳夔龍刪改定稿。

陳夔龍年少好事,特別請丁寶楨講述大概的戰況情形,並很快就寫了一篇疏文,呈給丁公閱讀。丁寶楨說中後段的文意有些悲苦悽切,也嫌前段敘事與當時事實有些不符,因此略加修改,並將唐炯(唐鄂生)中丞在四川所帶的援助貴州時的各軍陣亡將士一併寫入,另行清稿,交繕折處繕發。由擬稿至封發,用了三日。

從披覆的折弁可知,朝廷後來下旨,准許在將士陣亡的地方建立祠堂。將士為國捐軀,魂飄荒野,這實在是人間最慘的事情。為英烈建立祠堂後,可以定期祭祀供奉他們,以慰其在天之靈。丁寶楨覺得心裡十分安慰。

清末封疆大員陳夔龍像。(公有領域)

後來,陳夔龍辭別丁寶楨北上入京,途中夜宿於某家客店。夜裡,他做了一個夢,夢中來到了一座官署,堂上陳設有案桌,中間的位置空著,陳夔龍就坐在旁邊,案桌左右陳列著各種名冊,疊起來高達一尺左右。堂下站著許多軍士,都穿著戎裝,他們向陳夔龍叩首致謝,繼而歡欣鼓舞地離開了。

陳夔龍醒來後,對同伴馬柘村說起這個夢。馬君說:「可能是你積有大功德,所以得到了這個夢兆,今年科考你必中無疑。」

到了北京應試,首場第一日,夜裡三鼓(23點至次日凌晨1點),陳夔龍才接到題紙,首題是「子張問行」。「子張問行」出自《論語》,大意是說:子張問怎麼做才能使自己處處都行得通。孔子說:「説話忠實守信,行為篤厚恭謹,即使到了邊遠的蠻貊之地,也能夠行得通。言語不忠實守信,行為不篤厚恭謹,即使在本鄉本土,能行得通嗎?站立時,就好像看見『忠信篤實』這幾個字顯現在前面;坐在車上,就好像看見這幾個字靠在車前的橫木上,能夠做到這樣,才能處處行得通了。」子張便把孔子的話寫在束腰的大帶上。

陳夔龍想起了全部的章節,但一時思緒紛飛,雖然嘗試加以構思,但卻無從著手。他心想,已經多次名落孫山,恐怕這回又是白來一場。無從下筆,他索性打起盹兒來。

忽然,夢中有人叫他:「快起來。」當時天剛朦朦亮,陳夔龍拈著毛筆準備起草文稿,忽然頓覺筆尖飛動,文思如泉湧,不假思索,汩汩而來,他一氣呵成寫完了考題。冥冥之中,似有神明相助。後來的二、三場考試也都是如此。等到放榜後,陳夔龍果然金榜題名。

後來,光緒三十三年(1907年),陳夔龍升任四川總督,請假回貴陽掃墓。他謁拜文誠公祠,而昭忠祠(清朝官方修建的陣亡官兵祠堂)就在右邊。陳夔龍入祠虔誠地禮拜,不覺百感交集。當時唐鄂生(唐炯)中丞已經致仕在家,請陳夔龍到文誠祠見一見。陳夔龍為他講起修建祠堂一事的始末,唐鄂生也為此嗟歎不已。

(據《夢蕉亭雜記·會試之神助》)@*#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有些人生來就不一般,有著不同於常人的特殊體質,一生中還常常可以逢凶化吉,似有神護。
  • 在中國古代有不少瘋僧傳奇,行事瘋癲,卻具足神通,能未卜先知,或洞悉人心之念,或輕而易舉搬運神像,令世人嘖嘖稱奇。
  • 方朝散於病中元神離體仙遊天宮,得知了自己生命的本來。人間之事恍然猶如一夢,方朝散即刻召集縣丞、縣尉以及家族子孫,向眾人詳細講述了神遊天宮之事。此後,他向郡府提出致仕(退休),當年他六十二歲。後來,人們就不知道他的去向了。
  • 「人間私語,天聞若雷」,為了獲得私利私慾,人們的竊竊私語,在天神聽來如同打雷一樣響。民間傳下不少故事,一些良善之士堅守德操,拒絕做不道之事,他們說者無心,卻被神明悄然記錄。甚或間隔百年,神明以不同的方式再回傳於世,大揚德風,淳化民間。
  • 前蜀掃地和尚行事怪誕,僅以一句「水行仙,怕秦川」,就預言了國主的命運,預言之準確,堪稱神僧。明朝奸臣魏忠賢擅權專政,興酷獄殘殺異己,荼毒天下。在他生日之際,一名瘋道士登門來訪,預言了他必遭「磔屍」的下場。瘋僧瘋道行事看似瘋癲,對人對事的預測又準確無比。我們擷取瘋僧瘋道神言神跡,再現曾經的華夏傳奇。
  • 清朝時期,有一位貧窮的婦人,平常給富家做幫傭。後來老婦雙眼失明,被主人趕出了家門。百姓憐憫她,給她安排了一個住處。從此老婦足不出戶,專心誦佛十年。一天,忽然失明的雙眼復明了……
  • 乾隆時期,紀曉嵐曾因「漏言奪職」,被發配到烏魯木齊。期間,他寫了上百首詩,其中一首紀事詩說:「白草颼颼接冷雲,關山疆界是誰分?幽魂來往隨官牒,原鬼昌黎竟未聞。」這首簡短的詩文記載了他親身經歷的二件奇聞。
  • 大刀王五(1844年—1900年)是清末著名俠客。本名王正誼,字子斌。在李鳳崗師門中,王正誼排行第五,所以綽號「小五子」。他刀法純熟,德義高尚,善用大刀,江湖人稱「大刀王五」。在民間的流傳中,王五被譽為晚清十大武林高手之一,與燕子李三、霍元甲、黃飛鴻等著名武師齊名。
  • 清朝時期,紀曉嵐妻子去世後,乾隆皇帝問他是否有悼妻佳作。紀曉嵐朗誦了《蘭亭序》[1]中的一節。紀曉嵐改了一個字,就把序文改成了祭文,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