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毓琳訪華社談立法 與社區大爭論

保釋法改革是否損害治安、亞裔細分法是否有利社區? 進步派和保守派觀點之爭

人氣 151

【大紀元2022年05月14日訊】(大紀元記者蔡溶紐約報導)代表華埠的紐約州眾議員牛毓琳昨天(13日)到訪中華公所,本意是詢問社區如何推動社區想要的立法,結果變成一場她和多位華媒記者、前市懲教局武術教官朱超然等人為代表的華埠社區人士的辯論會,社區代表保守派,她代表進步派「舌戰群儒」。

牛毓琳目前正在競選州參議員一職,挑戰現任州參議員卡凡納,辯論圍繞三年前的保釋法改革是否損害治安,亞裔細分法是否有利社區等展開。一方要求對窮人和罪犯公正、一方要求法律和秩序,或者說一方代表進步、一方代表保守,典型的左右之爭

話題從華埠居民李尤娜(Christina Yuna Lee,音譯)遭人尾隨殺害、橫屍自家浴缸案件說起。殺害李尤娜時,曾有多次被捕記錄的凶嫌正在保釋中。社區人士認為唐人街血案是「保釋改革的惡果」,他不應該被釋放到街上遊蕩,給他機會作案。

牛毓琳認為,不能把治安惡化歸咎於保釋改革,「如果你不能支付保釋金,那麼你就留在監獄裡,這就是保釋金制度的工作原理。保釋改革認為:兩個人犯了同樣的罪行,如果有人負擔得起保釋金,就離開監獄,這對窮人不公平。保釋改革的意圖,是試圖結束司法系統的不公。」

她認為,治安惡化是其它許多因素導致,「問題是,我們經歷了如此多的仇恨,根植於美國的歷史中。事實是我們沒有魔法藥水和銀彈來解決。」

社區人士爭辯說,取消輕罪和非暴力重罪的現金保釋等司法改革後果是:犯罪沒有後果。「有人犯罪,你認為他們不應該受到懲罰嗎?」總之,人還是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的,這是保守派一個非常核心的觀點。

牛毓琳辯解說,沒有人對凶案有前瞻性的預料,「殺害李尤娜的人,你無法預料。我曾經用過一個無家可歸的人舉例,他的大部分罪行都是基於環境問題,你知道,他很沮喪,因為他不被允許乘坐地鐵之類,但是大多數人都沒有預料到,他們會犯下殘酷的謀殺案,所以我們沒有辦法預料。」

社區人士繼續爭辯道:「為何要讓社區付出代價?如何降低犯罪水平?」

牛毓琳的答案是,「一定要解決貧困的問題。要知道食物無保障和絕望之間的聯繫,導致入室盜竊率上升,因為他們想要生存,人們偷竊的次數會越來越多。」「如何解讀這些犯罪數據,也很重要」。

她說,「25%的亞裔實際上生活在貧困中,還有很多貧困的孩子,所以當我們談論隱藏的貧困,以及如何解決它,我們必須知道貧困是什麼。」

亞裔細分法」能為社區帶來好處?

這就談到了「亞裔細分法」,為何立法沒有要求其他族裔細分的數據。

牛毓琳解釋,「因為我們有巨大的勞工問題。 看看我們社區說多少種方言,在獲得福利方面,很明顯我們缺乏語言能力,這是妨礙我們的最大因素之一,所以25%的亞裔生活在貧困之中,我們拿到的社會福利最少。因此為了準確的服務人民,收集這些數據非常重要。」她說:「絕對相信這(亞裔細分法)會給華人社區帶來立竿見影的好處。」

社區人士說,「很多小商家反饋,你從不關心小商業和小房東。」牛毓琳反駁,她為小商業和小房東做了很多工作,她理解社區經歷很多困境,是因為「我們經歷了疫情,還有很多種族主義。」

可是社區人士認為,不能把一切都歸咎於疫情,左派政策下,警察的手腳被束縛,「為什麼現在犯罪處於歷史最低水平,可大家的感覺和這些統計數據恰恰相反呢?犯罪率越下降,大家越覺得不安全,是因為輕罪不再視為犯罪,都沒有處理,甚至告票都免了。過去,執法警察和懲教人員都受人尊敬,現在的保釋改革法生效之後,沒有人再害怕入獄,這就是他們出來犯罪的原因。」

說到這,雙方之間的思想鴻溝已經十分巨大了,基本上是「雞同鴨講」。現場社區人士直言,雖然牛毓琳是一個好人,但雙方彼此的思維方式,不在一個頻道上。中華公所主席曾偉康一句話總結,「大家認為是公共安全的問題,她認為不是。」

但牛毓琳認為,她是「為社區而戰的民意代表」。她說,她已經為社區帶來了很多資源,「我已經確保我在立法機構中有發言權。(若當選)我將成為整個紐約州參議院的第一位亞裔女性。我認為重要的是,我以許多不同的方式確保我們有代表性。我們可以在一兩個問題上不同意,但我認為你必須決定,你是願意選一個每天為你而戰的人,還是一個不來社區(傾聽)的人。」

責任編輯:陳玟綺

相關新聞
紐約州共和黨批保釋改革 助長槍枝暴力
德州通過保釋改革法 要求罪犯繳納現金保釋金
警局長請願 籲修正保釋改革法
長島兩黨民選官員 同聲呼籲廢除保釋改革
最熱視頻
【秦鵬直播】不讓戴口罩 李克強和習槓上了?
【遠見快評】美媒曝東航墜毀是人為 東航回應
【拍案驚奇】民航系統不單純 涉黨內倒習操作?
【新聞看點】上海被爆加強封控 居委弄虛作假
【財商天下】核檢日賺一億 錢進了誰的口袋?
【思想領袖】封鎖對疫情不起作用 且特別有害(中)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