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毓琳访华社谈立法 与社区大争论

保释法改革是否损害治安、亚裔细分法是否有利社区? 进步派和保守派观点之争

人气 150

【大纪元2022年05月14日讯】(大纪元记者蔡溶纽约报导)代表华埠的纽约州众议员牛毓琳昨天(13日)到访中华公所,本意是询问社区如何推动社区想要的立法,结果变成一场她和多位华媒记者、前市惩教局武术教官朱超然等人为代表的华埠社区人士的辩论会,社区代表保守派,她代表进步派“舌战群儒”。

牛毓琳目前正在竞选州参议员一职,挑战现任州参议员卡凡纳,辩论围绕三年前的保释法改革是否损害治安,亚裔细分法是否有利社区等展开。一方要求对穷人和罪犯公正、一方要求法律和秩序,或者说一方代表进步、一方代表保守,典型的左右之争

话题从华埠居民李尤娜(Christina Yuna Lee,音译)遭人尾随杀害、横尸自家浴缸案件说起。杀害李尤娜时,曾有多次被捕记录的凶嫌正在保释中。社区人士认为唐人街血案是“保释改革的恶果”,他不应该被释放到街上游荡,给他机会作案。

牛毓琳认为,不能把治安恶化归咎于保释改革,“如果你不能支付保释金,那么你就留在监狱里,这就是保释金制度的工作原理。保释改革认为:两个人犯了同样的罪行,如果有人负担得起保释金,就离开监狱,这对穷人不公平。保释改革的意图,是试图结束司法系统的不公。”

她认为,治安恶化是其它许多因素导致,“问题是,我们经历了如此多的仇恨,根植于美国的历史中。事实是我们没有魔法药水和银弹来解决。”

社区人士争辩说,取消轻罪和非暴力重罪的现金保释等司法改革后果是:犯罪没有后果。“有人犯罪,你认为他们不应该受到惩罚吗?”总之,人还是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的,这是保守派一个非常核心的观点。

牛毓琳辩解说,没有人对凶案有前瞻性的预料,“杀害李尤娜的人,你无法预料。我曾经用过一个无家可归的人举例,他的大部分罪行都是基于环境问题,你知道,他很沮丧,因为他不被允许乘坐地铁之类,但是大多数人都没有预料到,他们会犯下残酷的谋杀案,所以我们没有办法预料。”

社区人士继续争辩道:“为何要让社区付出代价?如何降低犯罪水平?”

牛毓琳的答案是,“一定要解决贫困的问题。要知道食物无保障和绝望之间的联系,导致入室盗窃率上升,因为他们想要生存,人们偷窃的次数会越来越多。”“如何解读这些犯罪数据,也很重要”。

她说,“25%的亚裔实际上生活在贫困中,还有很多贫困的孩子,所以当我们谈论隐藏的贫困,以及如何解决它,我们必须知道贫困是什么。”

亚裔细分法”能为社区带来好处?

这就谈到了“亚裔细分法”,为何立法没有要求其他族裔细分的数据。

牛毓琳解释,“因为我们有巨大的劳工问题。 看看我们社区说多少种方言,在获得福利方面,很明显我们缺乏语言能力,这是妨碍我们的最大因素之一,所以25%的亚裔生活在贫困之中,我们拿到的社会福利最少。因此为了准确的服务人民,收集这些数据非常重要。”她说:“绝对相信这(亚裔细分法)会给华人社区带来立竿见影的好处。”

社区人士说,“很多小商家反馈,你从不关心小商业和小房东。”牛毓琳反驳,她为小商业和小房东做了很多工作,她理解社区经历很多困境,是因为“我们经历了疫情,还有很多种族主义。”

可是社区人士认为,不能把一切都归咎于疫情,左派政策下,警察的手脚被束缚,“为什么现在犯罪处于历史最低水平,可大家的感觉和这些统计数据恰恰相反呢?犯罪率越下降,大家越觉得不安全,是因为轻罪不再视为犯罪,都没有处理,甚至告票都免了。过去,执法警察和惩教人员都受人尊敬,现在的保释改革法生效之后,没有人再害怕入狱,这就是他们出来犯罪的原因。”

说到这,双方之间的思想鸿沟已经十分巨大了,基本上是“鸡同鸭讲”。现场社区人士直言,虽然牛毓琳是一个好人,但双方彼此的思维方式,不在一个频道上。中华公所主席曾伟康一句话总结,“大家认为是公共安全的问题,她认为不是。”

但牛毓琳认为,她是“为社区而战的民意代表”。她说,她已经为社区带来了很多资源,“我已经确保我在立法机构中有发言权。(若当选)我将成为整个纽约州参议院的第一位亚裔女性。我认为重要的是,我以许多不同的方式确保我们有代表性。我们可以在一两个问题上不同意,但我认为你必须决定,你是愿意选一个每天为你而战的人,还是一个不来社区(倾听)的人。”

责任编辑:陈玟绮

相关新闻
纽约州共和党批保释改革 助长枪支暴力
德州通过保释改革法 要求罪犯缴纳现金保释金
警局长请愿 吁修正保释改革法
长岛两党民选官员 同声呼吁废除保释改革
最热视频
【财商天下】高层权力结构有变 李克强收拾危局?
【新闻看点‭】上海烟火气回来了?评论区翻车
【秦鹏直播】美50年来首次UFO听证 5大未解之谜
【横河观点】加州教会枪击案 统促会难脱干系
【新闻大家谈】中共催生与民斥“最后一代”
【马克时空】德国“俄梦”初醒? 援乌防空导弹、自走炮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