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空氣殺人》影評:黑心商品 讓空氣變得致命

文/蔡宜霖

《空氣殺人》劇照。(采昌國際多媒體提供)
人氣: 340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22年05月14日訊】許多生活中的日用品看似無害,但若製造商心術不正、使用問題原料,就有可能造成致命後果。韓國電影《空氣殺人》(Toxic)便以此為題材,將醫師、檢察官攜手合作,為受害家人討公道的戲碼,給予頗有戲劇張力的塑造。

故事背景為,男主角鄭泰勳是一位韓國醫師,本來有著美滿家庭的他,某日突然遭逢兒子病倒、妻子病逝的重大變故,兩人的肺部都有不合常理的嚴重損害,讓他覺得事有蹊蹺。鄭泰勳的小姨子韓英珠正好是位檢察官,兩人遂攜手調查家人受害原因後發現,O2公司製造的空氣加濕機專用殺菌劑是害人喪命的元凶,於是決定向製造商提告討公道,而後者並不打算認錯就範,一場與黑心商品有關的正邪大戰,就這樣拉開序幕。

空氣殺人》劇照。(采昌國際多媒體提供)

男女主角的背景得到良好塑造

電影自開場起,便對男女主角的個人背景給予基本塑造,就鄭泰勳的部分來說,能夠簡潔明瞭地塑造三口之家和樂融融的氛圍,讓往後的風雲色變更有張力;此外,男主角的年幼的兒子此時已出現身體不適的症狀,儘管症狀並不嚴重,但足以成為潛在伏筆。就韓英珠而言,本片能透過其教訓性騷擾罪犯的戲碼,刻劃其嫉惡如仇的形象,並藉著她違規動粗,延伸出被長官教訓的戲碼,過程中更透過韓英珠設法閃躲與長官堵人的情節,為電影增添娛樂性。

對於男女主角的家人先後遇難,《空氣殺人》的詮釋亦能展現足夠張力,兒子一角的戲碼與游泳課相結合,不論是他在游泳時的動態、鏡頭恰到好處的捕捉,均能將其出事的過程塑造得較有緊張感。妻子一角的事故則較有偶然性,能夠藉著韓英珠的視角,體現家人在面前突然出事的戲劇效果。

《空氣殺人》劇照。(采昌國際多媒體提供)

對於鄭泰勳與韓英珠為何認為事有蹊蹺,恐怕並非一般疾病,本片也能透過資訊應用的面向,讓家庭悲劇轉向真相調查的層面顯得較有合理性。對於調查過程的詮釋,電影也能運用較寫實的內容推進故事,諸如造訪對肺病有長期研究的醫師,訪問諸多家人因類似問題病故、病倒的受害者,均成為重要內容。

真相調查的刻劃 能兼顧通俗性

就真相調查的刻劃而言,儘管受害者的情形與肺病有關,但《空氣殺人》的劇情也能兼顧通俗性,不會讓艱深的醫學知識充斥電影,而是讓故事風格趨近於偵探查案,因此對於沒有醫學背景的觀眾而言,亦不會感到難以消化。男女主角為何能確認空氣加濕機的殺菌劑是元凶,此類戲碼能夠活用回憶片段與探訪過程的內容,讓發現關鍵共同點成為破案契機。同時,對於為何受害對象多為孩童或妻子,也給予有說服力的解釋,讓劇情得以有良好質感。

《空氣殺人》劇照。(采昌國際多媒體提供)

男女主角發現真相後,決定將調查結果對外公開是可預期的走向,而問題殺菌劑的製造商O2公司如何應對此事,便成為往後的重要看點。一場O2公司內部高層會議的戲碼,足以體現該公司不打算坦率認錯,讓其形象染上強烈的負面色彩,明確定調男女主角與O2公司對抗的戲碼為一場正邪之爭,讓兩者的激烈交鋒成為觀賞性的來源。

對於開庭審理前的諸多鋪陳戲碼,《空氣殺人》的塑造已能有良好的觀賞性,有的情節能突顯O2公司政商關係良好,能夠鑽民主制度的漏洞、利用人性上的一些汙點,讓自己的優勢最大化,藉此渲染反派集團勢力強大,體現正邪大戰的難度。

《空氣殺人》劇照。(采昌國際多媒體提供)

韓英珠擔任檢察官多年,設法運用在司法界的人脈是可預期的面向,此類戲碼不僅止於讓故事趨於合理,相關內容還讓部分配角的為人品行與個人抉擇成為伏筆,讓往後正式開庭時,迎來具有震撼效果的劇情翻轉,深化戲劇張力。男女主角設法招集眾多受害者家屬,同樣是可預期的內容,且能透過韓英珠的發言、諸多配角的毅然相挺,營造眾志成城的效果,為電影的氣氛塑造起到加分作用。

法庭攻防戰 營造先抑後揚氛圍

就正式開庭的戲碼而言,自O2公司的律師亮相、在法庭上發言起,就能彰顯這場司法戰役的難度,該律師辯才無礙、論點十分犀利,足以讓韓英珠在法庭上陷入苦戰。O2公司的雄厚財力與公關能力,亦成為一項重要籌碼,透過表面上的善舉營造出看似有誠意的假象,讓男女主角所處的原告陣營剛開庭不久就陷入危機,讓劇情走向趨近於先抑後揚。

《空氣殺人》劇照。(采昌國際多媒體提供)

法律訴訟是一場漫長戰役,《空氣殺人》也能運用休庭期間的戲碼,為正邪交鋒創造潛在的懸念與變數。男主角鄭泰勳此時面臨兒子病情沒有起色的困境,便成為重要伏筆,讓他的為人品行面臨重大考驗。此類劇情鋪陳,也在往後再度開庭時迎來大爆發,鄭泰勳此時的言行成為一記震撼彈,對於原告陣營與案情走向都造成重磅影響。一方面具有劇情翻轉的效果,一方面藉著此前埋下的伏筆,影響觀眾此時對他的評價與觀感。

案情發展至此,也一度讓原告陣營的處境跌落谷底,如何完成絕地大翻盤,則成為新的懸念與看點。此類戲碼的詮釋亦有足夠含金量,能夠讓一位配角的價值最大化,該配角所處的陣營與職業身分,均有足夠的特殊性與分量,此時電影透過倒敘法追溯其個人背景,讓他在訴訟戰役中的真實定位正式浮上檯面,營造讓人豁然開朗的效果。相關內容亦與鄭泰勳此前的表現有密切關聯,兩者相輔相成下,得以營造出劇情不斷翻轉、故事走向曲折不斷的出色質感。

《空氣殺人》劇照。(采昌國際多媒體提供)

勝負底定後 仍包含足夠看點

翻盤的號角響起後,即便勝負就此底定,《空氣殺人》仍能安排足夠的看點,例如韓英珠與反派角色在偵訊室交鋒的對手戲,便透過欺騙性的言詞營造趣味性,並深化反派陣營的窘境與糗態。有關追究韓國政府政治責任的戲碼,則能讓各單位「互踢皮球」的政治面向,得到十分誇張且具體的展現,塑造娛樂效果之餘,亦讓政界的弊病攤在陽光下,兼顧議題的現實面。

黑心企業蓄意販售問題商品造成重大損失,在現實中一直不乏案例,也多次成為電影題材,營造小蝦米對抗大鯨魚的壯烈氛圍。本片的男女主角固然屬於醫師、檢察官的菁英階層,但面臨的挑戰性絲毫不低,過程中的數次翻轉也有效推升觀賞性,足以確保《空氣殺人》成為同類題材的又一部成功之作。◇

《空氣殺人》劇照。(采昌國際多媒體提供)

責任編輯:黃珊妮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