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線採訪】極端防疫下 滯留京滬民眾返鄉難

人氣 3027

【大紀元2022年05月02日訊】(大紀元記者趙鳳華、洪寧採訪報導)中共極端防疫政策下,許多因故滯留在上海和北京的民眾反映,他們有家難回,心急如焚,卻投訴無門。

江蘇林先生:滯留七十多天無法返鄉照顧病妻

來自江蘇連雲港的林先生日前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表示,他滯留在上海已經七十多天,家裡妻子病重需要照顧,而上海當局一直不發給他通行證,致使他無法返鄉,心急如焚。

林先生說:「我現在被隔離在浦東中建十九局的工地上,已經七十多天了,想返鄉不讓走,不給開通行證。」

林先生表示,他今年2月份到上海索要欠款,卻遇上了封城。

他說:「我們到市政府等幾個部門要了一個多月(欠款),好不容易要了回來,還扣了我們一萬多塊,只給了80%。當時,老家出現疫情,封閉不讓回去,我們只能在工地上待著。工地封了,不給我們開通行證,我們走不了。雖然我老家早就解封了,但我們也回不去了。」

林先生向大紀元記者介紹,中建十九局的工地上有好幾百人,還沒有復工。

他說:「我們一起來的15個人,隔離住在一起,一直是陰性。我們這裡好幾排宿舍,工地原來的工人,從方艙幹活回來的,住在後幾排,有陽性的。

「疫情開始的時候,工地上出現了三十多個陽性,統一拉到浙江那邊去隔離,4月21日隔離結束,又拉回工地了,一直到現在。

「我們也沒有出去,都在宿舍裡,工地上沒有洗澡間,民工洗澡,都是用桶接水,相互感染了。我們都沒洗過澡,也洗不了澡。沒有換的衣服。」

林先生表示,他一直向中鐵十九局申請通行證,希望儘快返鄉,但至今尚未收到明確答覆。

他說:「現在出不去,只能在群裡向中鐵十九局申請通行證,一直回覆我們說,在申請,但一直也沒有說法,我們也不知道他們是否真的給申請了。」

林先生表示,4月30日,該工地的負責人要把他們趕出宿舍,但他卻無處可去,陷入困境。

他說:「昨天(工地)一個小負責人,說要把我們十幾個人攆出宿舍,我說可以,那我們就在大街上逛。」

林先生表示,妻子有重病,需要儘快趕回去照顧,卻走不了,心急如焚。

他說:「我們現在都愁死了,就想回家,家裡老婆有重病,小孩也需要錢,所以要來的工錢都寄回家了,身上只留了幾百塊錢,現在都用光了。

「老婆因為女兒去世了,精神受到刺激,整天瘋瘋癲癲,每個月吃藥都花錢,她離不開我照顧,我都急死了,想回家,他們也不讓我回。」

林先生表示,這次在上海的遭遇,讓他太寒心了。

他說:「這次疫情太寒心了,太沒人情味了,剛開始封閉那會兒,我們買兩棵大白菜就花了98元,真的受不了了。人家(上海本地人)還發過物資,我們從來就沒看到過一點兒物資,連一個菜葉都沒看到。

「就算是發菜給我們,我們都沒有鍋碗瓢盆,都沒法做飯,現在每天就是泡麵,有時是快餐,一天兩頓,一包泡麵只有幾十克,吃不飽啊!」

林先生表示,更讓他寒心的是,現在投訴無門。

他說:「我們跟媒體呼籲多少次了,也沒解決。我現在就是擔心家裡的老婆,她一個人在家。前天,我打電話問村主任,說有人會經常去看她,但也沒法照顧她,誰有吃的就給她一口。我呼籲的消息,大家幫我一天轉發了幾百條都沒用,公司也不管不問,我愁死了。

「我一直打熱線12345等相關部門,根本就打不通,天天發消息,也不給解決。我老家接收我回去,他們知道我家裡的困難,但上海就是不給開通行證。」

林先生說,他自己也重病在身,已不堪重負。

他說:「我腿有股骨頭壞死,醫院讓我做手術,得幾十萬,我沒錢做,現在腿疼得都不能走路。全身是病,疫情下沒活幹,農民工不幹活就沒有錢啊!」

大紀元記者5月2日致電上海市熱線12345,詢問外來人員返鄉事宜,自動語音一直回覆座席全忙,無人接聽。

河南于先生:從北京返鄉不能回家 睡辦公室

來自河南鄭州的于先生日前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表示,他去北京出差後,也面臨回家難。

于先生說:「回家有多難,我出差在北京,回鄭州前,孩子學校老師就來信兒,要求家長出差返鄭州後,要簽承諾書,保證返鄭後14天內,不與學生共同居住和發生任何接觸。」

于先生說,學校要求家長提交的文件中,還包括孩子行程情況說明,「家長不見孩子」的手寫的承諾書,簽字按手印;核酸檢測報告和兩碼(健康碼,行程碼)彩色打印件。

同時,鄭州當局要求居民在返鄉前三天,在當地的app上報備,不報備回去就不行。

于先生表示,「這簡直是荒唐,可能是教育局為了學校裡面不出現疫情,就過度地濫用防疫手段。」

他說:「回去後要麼就是14天在家隔離,要麼就是我找個地方隔離,但不能見孩子。而社區的要求是三天做兩次核酸,陰性的就沒問題。回到鄭州後,不能回家,只能睡在辦公室。」

網友:滯留上海返鄉難 日子難熬

還有大量滯留在上海的外地民眾返鄉受阻,在網上求助。

有網友5月1日在微博發帖說,「上海靜態管理已出一個月,很多來滬探親、出差看病的人因疫情滯留,時間長的都兩個月了,所有安排都被打亂了,自費隔離的費用多的甚至超過兩萬,現在大家迫切需要返鄉。

「但擺在大家面前的是一個無比尷尬的境遇,上海不挑明說讓他們走,儘管4月15日有相關發文;老家也可能不諒解他們回,甚至有直接強制不讓返鄉⋯⋯無處求援,只能一天一天熬著,可哪天才能到頭呢?」

來自山西的一名孕婦也在微博上發帖求助。她說,自己是滯留在上海楊浦的孕婦,預產期在七月初,她丈夫是醫生,一直待在醫院工作沒法回家。「我從3月20號就獨自一人封閉在上海租的房子,已經自己待了一個多月了,我實在是不能再拖了,產檢已經落下了,再拖預產期都要到了⋯⋯我必須得回老家去了⋯⋯」

目前,上海解封遙遙無期,中共極端防疫模式正在大陸各地蔓延,被迫滯留在上海和北京等地的民眾仍在急盼早日返鄉,與家人團聚。◇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清零」重創經濟 分析:中南海新政難脫困
【方菲訪談】任松林:從清零運動看中共本質  
【翻牆必看】中國經濟面臨四大威脅
【十字路口】中共極端防疫 居民憤怒砸鍋要物資
最熱視頻
【菁英論壇】經濟衰退將至?一戰前亂局再現
【馬克時空】俄烏戰爭戰損高 卡-52前景如何?
【十字路口】美國向右走?最高院兩大判決矚目
【舞蹈三劍客】大驚喜!三劍客2022巡演最終場VLOG
【車評】2022 Kia K5 GT-Line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