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美全面軍事轉型 鎖住中共

人氣 614

【大紀元2022年06月17日訊】6月10日,美防長奧斯汀首次與中共防長面談,雙方雖謀求「管控衝突」,但在台灣問題上針鋒相對。次日,奧斯汀在亞洲最大的安全會議「香格里拉對話」上發表演說,稱印太地區是「美國國家安全戰略的核心」,承諾幫助亞洲國家對抗「更具脅迫性和侵略性」的中共政權。他說,隨著北京對領土要求採取了「更具脅迫性和侵略性的做法」,儘管外交是第一選擇,但美國仍將「為阻止和擊敗未來的侵略做好充分準備」;這些努力是防止烏克蘭危機在太平洋地區重演的必要條件。

似乎與奧斯汀講話相呼應,6月6日至6月17日,美軍在關島和南太平洋地區展開 「堅強盾牌」(Valiant Shield 22)演習。「堅強盾牌」屬於綜合性演習,始自2006年,兩年一次。這次演習將海軍、空軍、陸軍、海軍陸戰隊和太空軍等五個軍種完全整合,包括兩艘航空母艦(「林肯號」和「里根號」)和一艘「輕型航母」(「的黎波里號」兩棲攻擊艦),以及第94陸軍航空和導彈防禦司令部(相當於美軍在太平洋地區的導彈防禦的一個指揮中心,它能夠指揮和監控在韓國的薩德導彈防禦系統和在日本的愛國者導彈防禦系統),參與兵力超過1萬3,000人,飛機200架,規模超過往年(2020年演習只有一艘航母,飛機也約100架),具有非常強的實戰針對性。

上述美軍方的一言、一行,底氣十足。而底氣來自於美軍超強的實力與強悍的戰鬥意志。不同於中共軍隊幾十年沒打過仗,美軍一直在戰火中淬鍊。同時,為因應國際戰略格局、軍事力量對比和戰爭形態的變化,美軍一直沒有停止過「軍事轉型」(Military Transformation)的步伐,可以說是世界上最善於變革的軍隊。

最近十年開始視中共為主要對手,加快軍事轉型

冷戰結束後,美國防務計劃重點從對付蘇聯全球挑戰轉向對付地區衝突。「9·11事件」讓美軍把目標轉向了恐怖主義,並為此發動了阿富汗戰爭。小布什政府後期, 強調「超越反恐」的新軍事布局,2008年《國防戰略》報告提出,既要打贏反恐領域的「長期戰爭」,也需著眼「國際安全形勢的長期變化」、應對「來自大國的傳統戰爭挑戰」。奧巴馬政府時期,進一步向應對傳統大國衝突轉型。2010年和2014年版《四年防務評估》報告均將「在反介入環境中擊敗大國對手」作為主要軍事目標,軍力建設聚焦於打造應對全方位挑戰的「2020年的聯合部隊」。這時,美國開始將中共看作新的主要對手。

2012年,奧巴馬和防長帕內塔首次聯合簽發「防務戰略指南」文件——《維持美國的全球領導地位:21世紀防務重點》,在這篇僅有8頁的「指南」中,有三處明確提到中共。指南稱「從長遠看,中(共)國作為地區大國出現,將有潛力以多種方式影響美國經濟和安全」。為此,美國提出「重返亞太」戰略,軍事力量部署向亞太地區傾斜(美軍明確提出的「兩個60%」的軍事部署目標,即在2020年前美國海軍60%的艦艇、海外空軍60%的戰機部署於亞太,基本於2016年提前完成。)。

川普政府則將美國的全球戰略和安全戰略全面轉向應對「國家之間的長期戰略競爭」,明確視中共為主要對手。2018年版《國防戰略》報告指出,「過去數十年,美國在所有行動空間都享有絕對主導性的優勢,可以在任何希望的時間部署軍隊,在任何希望的地點集中兵力,以任何想要的方式展開行動。而今美國在所有行動空間都面臨競爭,面臨更加致命和破壞性的戰爭環境。」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鄧福德(Joseph Francis Dunford,2015年10月1日至2019年9月30日擔任在職)認為,中共的軍事能力已經確實威脅到美軍的全球部署能力, 已經有能力將美軍阻止在第一島鏈之外,並且可能會在2025年前成為美國最大威脅。

拜登政府繼續以中共為主要對手,進行全方位的軍事轉型。概括來說,第一,全盤逆轉了奧巴馬政府的裁軍政策,軍費和軍隊規模「雙擴充」;第二,將「911」後「基於能力」的建軍思路(不能精確知道美國的利益會在何時何地受到威脅、美國會在何時何地遭受攻擊,美國需要在所有關鍵領域保持優勢、發展新優勢)轉向「基於威脅」,「國家之間的長期戰略競爭」是「核心挑戰」(central challenge);第三,大力推進國防管理機制改革;第四,著眼未來戰爭形態,打造新型戰爭模式(創建太空軍,發展網軍,探索智能化條件下的作戰模式等等);第五,在重要戰略方向重塑地緣軍事布局。

美軍的憂患意識

中美軍力懸殊,中共一直自吹自擂,生怕被「唱衰」;美軍卻完全相反,其憂患意識之強,令人驚訝。例如,美國海軍協會認為,2025年中共可以完成海軍作戰力量的結構轉型,而美國海軍徹底完成轉型恐怕要等到2045年,中間能夠相差20年,如何與中共對抗?

其實,中共海軍發展再快,2025年與美國相比,可能還有15年的差距。這倒不是美軍故意「示弱」,以「中共威脅論」來博取更多軍費,而是其戰略前瞻,視野開闊,謀求「絕對優勢」與「全勝」。美國並不想與中共開戰;但是,如果中共想打,美軍怎麼辦?第一,以超強的實力懾止中共的軍事狂想,充分發揮威懾的力量;第二,萬一戰爭爆發,則戰而勝之。《孫子兵法》美國人是有深刻領會的。其憂患意識之強,體現的是其抱負之大。

以美海軍為例。1月20日,美國國會研究服務院發表的年度報告《中國海軍現代化:對美國海軍能力的意義》指出,擁有大約355艘軍艦的中共海軍規模世界第一,對美國海軍在戰爭期間控制西太平洋的能力構成挑戰,這是美國海軍在冷戰後第一次遇到類似挑戰。而在中共對美國長期地位挑戰中,中共海軍是其中的主要因素。美國國防部認為中共海軍的艦艇數量在2025年前可望達到420艘,到2030年前會達到460艘。一些觀察家認為中共造艦已經在中美海軍的規模和能力對比方面帶來趨勢性變化。

為應對中共海軍的挑戰,美國海軍進行了大量研究,評估部隊結構(一個背景是,大量戰艦都是冷戰期間服役的,需要陸續更換),考慮在太平洋這樣廣闊的海洋上考慮如何作戰。川普政府時期,提出兩個方案。一個是355艦海軍計劃」,2016年12月提出,2018年正式成為建軍政策,2019年開始實施。執行一年多後,針對大國競爭環境再調整,於2020年9月制定「2045海軍計劃」:有人艦船數量在382-446艘之間,還首次納入了不同大小的無人艦艇,總數從143艘到242艘不等,整個造艦計劃的總規模為525-688艘。

2021年6月,拜登政府向國會提交了更新版的年度長期造船計劃,折中了過去的兩個造艦方案,進一步體現國防部的三個目標:(一)破擊中共的「區域拒止/反介入」作戰體系;(二)技術上足夠先進,引領時代潮流;(三)符合國防預算

今年2月,在WEST2022年會上,海軍作戰部長邁克爾·吉爾代提出新的建軍規劃:美國海軍未來將由513艘主要艦艇組成,包括約363艘有人作戰艦艇和150艘無人艦。這一數字基本上符合美軍2022財年軍費預算中海軍長期造艦規劃。363艘有人作戰艦艇將由12艘核動力航母、70艘攻擊核潛艇、12艘戰略核潛艇、60艘驅逐艦、50艘護衛艦、9艘兩棲攻擊艦、20艘大型船塢登陸艦、30艘小型兩棲/船塢登陸艦,以及100艘支援艦艇構成。

結語

視中共為主要對手、確保美國軍事優勢,這已成為美國政界的主流觀點。這突出體現在如下兩點上。

第一,2021年拜登政府提交的2022財年國防預算為7,529億美元,但最終國會將這一數字提高到7,820億美元。今年3月28日,拜登政府向國會提交2023財年預算案,其中國防開支首次突破8,000億美元,但這仍受到一些國會議員的批評。參議院少數黨領袖、共和黨人麥康奈爾明確指出,在2月份美國通脹率接近8%的情況下,2023財年國防開支4%的增幅遠遠不夠。由此可見,美國國會比美國軍方更加重視保持軍事優勢。

第二,「太平洋威懾倡議」基金,2021財年國防授權法案以單列條款設立,以確保美國在印太地區擁有足夠的戰略資源和軍事能力,應對中共軍事威脅。《2022國防授權法案》為其撥款71億美元,比拜登政府要求的高出21億美元,足以看出美國會「激光照射」式聚焦中共。

美國這個從綏靖政策中轉身的軍事巨人,無疑已是中共軍事妄動的最大制約因素。

大紀元首發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美媒:美軍被劫水下無人機完全不是武器
【名家專欄】中共商用客機的野心
軍事轉型迫在眉睫 前台灣將領籲成立無人機兵團
【時事軍事】被電影冷落的F-35 是未來戰爭要角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中共白皮書駭人 美軍兵棋推演曝光
【新聞大家談】威懾中共 台灣需要全系列武器
【馬克時空】中共大陣仗圍台軍演 台灣冷靜以對
【思想領袖】哈佐尼:如何抗擊「覺醒派」
【財商天下】濫用生長激素 年賺家長過百億
【神韻早期節目】唐宮侍女(2014年製作)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