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快評】唐山如臨大敵 受害女身分曝光

人氣 9465

【大紀元2022年06月21日訊】朋友們好,今天是6月20號(星期一),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今天距離唐山燒烤店暴力侵害案已經過去了足足10天,但從唐山當局甚至包括更高層的中共政法、文宣系統的所作所為來看,已經越來越符合過去那句婦孺皆知的成語所說,叫做「欲蓋彌彰」。我現在之所以把這個案子稱之為暴力侵害案或暴力案,是因為我們不得不越來越懷疑案件的真相恐怕遠不止「打人」這麼簡單。

在這個週末,我一直在持續關注相關情況的進展,一直到我坐在這裡和大家繼續討論這個案子的時候為止,我有一種越來越強烈的感覺,就是唐山暴力侵害案正在越來越走向徐州鐵鏈女一案的軌道,真相正在迅速被拖入越來越黑暗的深淵,如果我們不繼續保持關注,不繼續追問真相,這個案子恐怕將永遠沉沒在水底了。

所以,我們今天仍然要來和大家繼續討論唐山,儘管官方仍然對4個受害人的現狀保持高強度的封鎖,儘管我們仍然無法對網絡越來越多越來越細節的大量傳言進行驗證,但在我個人看來,這不是網友的問題。因為當官方自己封殺了所有可靠的信息渠道,將所有當事人一概視同囚犯一樣管控,讓大眾兩眼一抹黑的時候,各種未經證實的傳聞滿天飛就會被自動認為是官方默許的。這個責任完全在當局,而與傳播傳言的網友沒有關係。

【唐山暴力封堵各路記者】

在我看來,到目前為止,唐山當局對真相封殺的力度,已經遠超一般程度的輿論管控,這本身已經顯示出燒烤店暴力案的嚴重程度非同尋常。這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唐山當局對外地媒體記者的嚴密管控和暴力阻攔。

上週五(6月17號),貴州廣播電視台《百姓關注》欄目記者張巍瀚在微博發布視頻,講述了自己在河北唐山採訪的經歷。他說自己11號晚上到唐山後,先是在當地高鐵站被工作人員攔住,要求外地人要提前48小時跟社區報備,社區同意接收才可出站。他一直等到半夜,發現一出口通道無人把守,才終於出了站。

6月12號,他前往事發燒烤店進行採訪,看到有市民送花並播放哀樂,然後警察來到現場將這位張記者帶走。他說自己在機場路派出所遭遇了警察暴力,被強行按頭下跪,雙手被反扣背後,並遭遇多次搜身,被破口大罵。在扣押了7、8個小時後,他才被允許離開,而整個過程沒有給他任何的書面單據、證明、回執單等文件,而這位張記者直到平安回到貴州後才敢發視頻曝光自己的遭遇。

這個事件曝光後一度上了微博的熱搜,然後《北青報》一名記者也轉發了海外黨媒鳳凰網編輯的一則信息,說鳳凰網的記者去唐山也被扣押了,警察篡改了記者的口供,硬說他是去蹭流量賺錢,扣押了8小時,把手機的所有視頻全部刪除了才放人出來,還威脅說唐山這事可大可小,如果記者再拍視頻隨時可以再抓進去。

除此之外,「傳媒特訓營」也發文披露,一家名叫「新黃河」的媒體記者去到唐山也遭遇重重阻攔,他在出火車站的時候被要求填寫表格,寫明自己住哪個小區哪棟樓幾單元等,還必須寫下「不外出承諾書」,出站後必須乘坐指定車輛,到目的地後還必須人車合影作為憑證。

報導說,如果不住小區住酒店,必須要提前48小時報備,如果不是當地人,又不住酒店,是進不了唐山市的,只能打道回府。

為什麼唐山會有如此嚴苛的規定,按照官方的說法是為了防疫,但簡單查看一下就知道,唐山全區都始終處於低風險地區,現存確診數為零,這點所謂的疫情根本就不足挂齒。

這是我們看到唐山當局的第一個蹊蹺大動作,為了一個官方聲稱無人死亡的普通傷害案將全市變成了一個外地人進不來,進來了也哪裡都去不了,而本地人也同樣無法說話的獨立王國,這樣的力度和徐州豐縣是不相上下的。而這樣的力度也顯然不是單獨一個唐山市公安局就能搞定的,這需要整個唐山所有黨政司法等系統全面動員協調才可以辦到。

【上海律師爆料 高層疑介入唐山案】

第二個蹊蹺來自上海律師的爆料。6月18號,上海市榮業律師事務所主任周雙虎律師發出帖文稱:「唐山的黑手已經伸到上海了?昨晚接到通知,不許我們律師接唐山的案子。」

這個信息的蹊蹺之處在於,管轄上海律所的單位是上海市司法局,唐山作為河北省下轄的一個地級市,無論其司法局還是政法委,都根本無權對上海司法局這個級別更高的單位下任何指令,所以這個禁止上海律所介入唐山暴力案的指令,只可能來自上海市政法委甚至更高層級。

而且,連上海這麼一個和唐山案八竿子打不著的地方都接到這樣的指令,唯一合理的解釋就是這個指令是普發的,可能全國各地律所都接到了類似的通知。也就是說,周雙虎律師的說法其實不太準確,這隻黑手並不來自唐山,而是肯定來自更高層。

其次,周律師只是說接到通知不准接唐山的案子,嚴格說並沒有指明就是燒烤店暴力案。因為大家可能都看到新聞了,燒烤店暴力案發酵以後,大批唐山民眾聚集到公安部門舉報自己遭受黑惡勢力侵害,不少人為此排隊達數小時。這些案子,很多都涉及有組織的黑惡勢力犯罪,換句話說,都涉及到公安系統的保護傘。

所以,這個指令是一個一刀切的指令,無論什麼案子,只要是唐山的一概不准接。原因我想大家都不難猜,唐山那裡就是一個爛泥潭,這麼多舉報的案子要是都翻出來,會有多少噁心惡臭的東西被晾晒在大眾面前,說不定比燒烤店更黑更可怕的事情都會曝光。這對唐山來說,對整個中共所謂的依法治國來說,都是一個絕對的災難。

如果說,周雙虎的話是特指燒烤店暴力案,那麼問題就來了:這個案件是由檢察院公訴的,需要請律師的只有兩種情況,要麼就是被告需要辯護律師,要麼就是原告在刑事判決之外還想要打民事訴訟。

為什麼高層官方不想讓外地律師參與此案?因為這樣一來等於被告只能聘請本地律師為自己辯護,這樣做唯一合理的解釋就是不允許案情的真實情況流出唐山。因為外地律師一旦介入,案情是肯定包不住的,而本地律師不一樣,他們不敢亂說一句話。

【毀滅罪證?燒烤店被拆毀】

第三個蹊蹺之處來自案發地點「老漢城燒烤店」。

今天北京眾再成律師事務所的主任律師宋中清在微博發帖,說燒烤店被正式拆除了。而網上流傳的視頻也顯示,燒烤店內的桌椅等物品已被全部清空,店內的天花板也正在被拆毀中。

這個動作非常經典,我相信對中國時事稍有了解的人都會有熟悉的感覺。遠的有2011年溫州動車事故發生後,官方簡單粗暴直接把整個車頭挖坑埋了;近一點的就是武漢疫情爆發後不久,官方就下令拆除了華南海鮮市場;再近一點是徐州豐縣的鐵鏈女,輿論剛發酵,當局就將關押鐵鏈女的那間小黑屋夷為平地。

現在,輪到了唐山。這一系列標準化操作告訴了我們,拆毀燒烤店顯然不是普通的店面轉讓重新裝修的問題,而是很有可能來自官方的壓力和指令。很多朋友都說,這是在銷毀犯罪現場。這是毫無疑問的,因為整個案子尚未進入法庭程序,面前還在調查取證階段,無論原告方還是被告方的說辭,為了徹底查清整個案情,都可能需要隨時重返現場進行勘察。

所以,現在拆毀燒烤店,的確是有意在銷毀犯罪證據。而且在我看來,當局的意圖還遠不止於此。中共對凡是引發大眾輿論關注的重大事件都要拆毀事發地相關建築和設施,更主要的目的是想要抹殺大眾的群體記憶,或者說,這是中共重塑大眾群體記憶的開端第一步。

無論動車事故還是武漢疫情,我們都看到官方在拆除、銷毀相關設施之後,緊接著要做的就是重新編造一整套說辭作為官方定論,這個定論一旦出來,其它任何與之不同的說法就自動被貼上謠言的標籤予以封殺。不需要太長時間,大眾就會逐漸接受官方的說辭才是唯一的真相。

在武漢疫情爆發後,我們看到中共整個甩鍋的全過程,都是這樣操作的,而其最終效果我想不少朋友可能也都看到了,現在已經有相當比例的大陸人群,開始真的相信病毒來源於美國實驗室,是美軍參加軍運會帶到了武漢才爆發疫情的。

從這個角度看,我相信無論將來唐山官方對燒烤店暴力案給出一個什麼樣的官方通報作為最終的定論,恐怕都和民間的版本、甚至可能與監控顯示的畫面不盡一致。大家不要覺得這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董志民的結婚證上的小花梅與現實生活中的鐵鏈女相貌差異如此之大,官方都可以一口咬定這就是同一個人。

如果未來真的出現陳繼志們是正當防衛,對抗手持啤酒瓶的女性歹徒這一類說法,我個人至少是不會感到驚奇的。

【受害4女子身分曝光】

剛才我們說的,主要是唐山官方這邊的幾個蹊蹺動作。至於民間這邊,關於4位受害人情況嚴重的傳言依然還在發酵之中。最新的傳聞是4個女子無一倖免,已經全部死亡。黑衣女子被從二樓扔下後又用汽車碾壓致死,兩個白衣女相繼於11號和12號搶救無效去世,而被認為傷情最輕的灰衣女也在16號凌晨3點21分去世。而整個行凶的過程,依然是令人憤怒的凶殘與狠毒。

與此相對應的是,就在今天,民間正式流傳出了4位被害女子的名字,她們分別叫陸麼琳、李琦、劉薇和朱小貞。我此前就和大家說過了,我們無法核查這4個名字是否真實,但這不是網友們喜歡傳播無法查證的謠言,而是官方自己封殺了所有可靠的信息渠道,至今不對4位受害人的傷情甚至生死給出任何可信的證據,那麼我們只能選擇將傳言公布出來進行求證。

與此同時,打人一方被抓捕歸案的9個人也已被曝光了其中8個人的姓名,只有一個被標註為「無名」者。坊間對這個無名氏的說法不一,有的懷疑其是否某個有背景的家庭成員,也有的猜測可能是其中一個女子,畢竟我們在視頻中看到打人一方有一個白衣女子曾經上前勸架,反而被自己的男友誤搧了一巴掌。

從另一方面,我搜索到大陸媒體「封面新聞」在6月13號曾經發出過一篇採訪報導,聲稱採訪到了一個在事發現場的目擊者,而且其人還自稱是報警者之一。據這篇報導的說法,這位化名海先生的報警人聲稱,在他報警10多分鐘後警車和120就先後到達現場,毆打過程只持續了4分鐘左右,受傷4名女性中,有1人傷情嚴重,「救護車來了後,被打得很嚴重的那名女士躺在地上一直哭。另外兩人看起來受傷不太嚴重,還有一人自己上了救護車。」

這篇報導的說法與官方通報基本一致,但卻被民間爆料者指為造假撒謊。誰的說法更可信呢?我們都知道,大陸媒體在政治高壓下擺拍造假早已是常態,尤其這家媒體採訪到的報警人,其線索極有可能是通過當地警方才得到了報警人的聯繫電話並進行採訪,否則一個外地記者不太可能這麼迅速就能在當地挖出一個不願真名示人的報警者。

我們從唐山近期封鎖各路記者的力度可以看到,以當地如此全方位動員的危機公關規模,的確很難確認這個報警人的身分,他究竟是一個真實的目擊者,還是一個執行維穩任務背台詞的公安便衣?我們不知道。

從這個角度看,唯一能夠澄清真相的途徑只有一個,讓受害人本人及其家屬公開接受媒體的訪問,講述她們經歷了什麼;同時公開燒烤店完整的所有監控記錄以及機場路派出所出警的執法視頻記錄,這是我們確認燒烤店究竟發生的是打人事件還是虐殺事件的唯一正確方式。

特斯拉禁入北戴河 習近平敲打權貴經商】

好的,最後我們簡單說說馬上就要舉行的北戴河會議

今天,路透社報導說,從7月1號開始,特斯拉汽車將被禁止進入北戴河地區,而這一禁令將維持至少兩個月。這個消息是我們目前比較確定中共高層開始正式進入北戴河會議時間的標誌之一。

按照過去中共的北戴河會議的時間慣例,基本都在7月下旬到8月上旬之間,今年的特殊性在於,本次北戴河會議將是20大之前中共高層最後一次既正式又非正式的大集合,也是中共元老們可以合法干政的唯一一次機會。所以我想這些一心想要阻止習近平連任的派別勢力,不太可能放過這樣一個難得的機會。

無獨有偶的是,就在昨天,中共中央辦公廳突然印發了《領導幹部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經商辦企業管理規定》。這份規定對不同層級、不同類別領導幹部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經商辦企業分別提出了禁業要求,其適用對象主要是黨政機關、群團組織、企事業單位廳局級及相當職務層次以上領導幹部。

對於違反禁令的官員如何處置,根據這份規定,主要是4種處理方式:1. 官員的配偶、子女及其配偶退出經商辦企業;2. 官員本人退出現職、接受職務調整;3. 不願退出者不予提拔任用;4. 以委託代持、隱名投資等形式虛假退出的接受調查。

在我看來,這份規定有兩個關鍵點,一個是規定只提到了禁止領導幹部的配偶、子女及子女的配偶禁止經商辦企業,但沒提到領導幹部的兄弟姐妹或其他七大姑八大姨等等也要禁止。所以,這是一個硬中帶軟的規定,還是給各大權貴家族留出了餘地。

第二個關鍵點,是處罰方式以職務調整為主,所以習近平的重點嚴格說不在於反腐,而在於人事卡位。

其實在中共黨史上,從1984年7月17號中辦國辦發出第一份禁止在職幹部參與經商辦企業開始,到現在至少已經出台過9次類似的規定,這本身並不新鮮,但習近平再次在北戴河會議之前拋出來,而且明確針對廳局級以上官員,這明顯是穩住基層,專攻中上層的路數。

從這裡我們可以看到,習近平對北戴河可能遇到的阻力是雙管齊下的戰術,一方面出台「嚴禁妄議中央」的規定,另一方面用禁止配偶子女經商來敲打各個家族,但又沒有完全封死,還是留出了兄弟姐妹這個出口。當然,這也與習近平自己有關,他姐姐姐夫的商業版圖本身也不小。

總之,習近平現在想說的就是一句話:只要不出來挑事、礙事,各家都可以有偷著樂悶聲發財的機會。這算是一個喊價的姿態,接下來就看各派勢力如何還價。今年的北戴河,搞不好會特別熱鬧。

好的,今天我們就聊到這裡了,謝謝各位的觀看和收聽,我們下次再見。

遠見快評》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遠見快評】遭10國拒簽協議 中共印太戰略折戟
【遠見快評】上海解封「埋雷」李克強又出狠招
【遠見快評】傳普京求援遭拒 中俄關係生變?
【遠見快評】李佳琦被封殺炸鍋 中共陷悖論怪圈
最熱視頻
【時事金掃描】俄吞併烏四區 馬斯克叫板普京
【時事軍事】海瑪斯數量翻倍後 援烏清單怎麼變
【舞蹈三劍客】豪華牛肉挑戰!A5和牛VS.乾式熟成和牛,蒙著眼睛能分辨嗎?
【神韻早期節目】為神而舞 (2013)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