螞蟻與阿里脫鉤?北京為何再強化支付平台監管

人氣 1242

【大紀元2022年06月23日訊】(大紀元記者寧海鐘、駱亞報導)中共總書記習近平6月22日主持召開深改委會議,要求加強對平台經濟的監管。有消息說,為避免觸犯當局的監管「紅線」,螞蟻金服正在與母公司阿里巴巴脫鉤,成為競爭對手。在外傳監管鬆綁之際,當局再次強化支付平台監管,到底有何算計?

習近平再要求強化支付平台監管 專家析因

中共新華社報導,22日下午,習近平主持召開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二十六次會議,審議通過了《強化大型支付平台企業監管促進支付和金融科技規範健康發展工作方案》。

該次會議強調推動大型支付和金融科技平台企業回歸本源,「健全監管規則」;要求將平台企業支付和其它金融活動全部納入監管,健全支付領域規則制度和風險防控體系,強化事前事中事後全鏈條全領域監管;強化金融控股公司監管和平台企業參控股金融機構監管,強化網際網絡金融業務監管,強化平台企業反壟斷、反不正當競爭監管;強調健全中央和地方協同監管格局,等等。

大陸獨立經濟學家鞏勝利6月23日對大紀元表示,中國現在經濟情況比較差。接下來不僅僅是國家財政收入減少,企業的減收更嚴峻。當局加強支付平台監管,可能是針對中國的企業在大疫之下運行不正常,資金周轉不靈,所採取的措施。

「這個主要是指對金融部門的監管。但大型的金融機構基本上是國有化了,比如像馬雲那個,它基本上已經讓國有資本把它給分化了。(通過)參股也好,或者是分解也好。」

鞏勝利說,中國的上市公司必須有國有資本來進入,就金融企業來講,基本上是國有化了,即使沒有國有化,但是它的大資本所有人,都是國有企業來參股。所以這個問題,出在國有企業的身上,就是還有一些資本沒有辦法到位。

「比如說現在企業的運行成本太高,國有企業成本一直都比較高。水、電、煤、氣、路這些基本的企業運行的成本比較高。比如電,人家很多國家都在降(價)了,但中國的電(價)反而升。還有中國的天然氣也可能是全球成本最高的,因為它賣出來就比較高。油(價)也是全球比較高的。中國的經濟運行成本高,那麼耗費的資本就更多,人民基本生活的成本居高不下。那麼這樣對金融的運行,比如國有的支付系統,有些時候就沒有辦法到帳。還有就是這次疫情當中,資金鏈、物資鏈,都不暢通,這是一個嚴峻的問題。」

鞏勝利舉例說,這次上海疫情爆發,銀行都不開門,後來開了門以後就排很長的隊。

「中國的互聯網支付,存在一些問題,沒有辦法直接打通,所以上面看能不能把中間環節去掉。兩端,由應用方和金融機構直接走通,可能它在金融上採取新動作。但這個金融行動,也可能造成一些新的不適應。」

知名自媒體人唐靖遠6月23日對大紀元表示,這次深改委會議實際上核心議題仍然是針對阿里系這樣的多元化大型壟斷企業進行監管和削弱,也就是「金融削藩」。從目前公開的信息看,當局仍然傾向於進行強制業務拆分,禁止跨領域多元化經營,拆分為多個獨立分散的企業,彼此之間切斷合作甚至是歸屬關係,甚至鼓勵建立競爭關係。

他認為,在當局看來,這可以大幅削弱相關企業的實力,避免出現一家獨大,進而尾大不掉所引發的政治隱患風險,這是習近平聲稱要將金融和科技分開,「回歸本源」的核心含義。

「當局的意圖還在於利用強化監管的方式,迫使金融企業脫虛向實,業務發展向實體經濟傾斜,這反映出中國經濟在互聯網領域的迅猛發展,實際上有很大的泡沫成分,這些泡沫正在面臨破滅。」唐靖遠說。

台灣財信傳媒董事長謝金河6月23日則對大紀元表示,主要因為俄羅斯要求用盧布來支付購買石油和天然氣,所以中國可能要建立人民幣體系的支付系統。所以現在強化支付平台,讓它集中大型化,產生競爭力,看起來是往這個方向在走。

他說,中共的監管從來沒有放鬆過,只是這次再把監管講得更清楚而已。

阿里巴巴和螞蟻脫鉤、各尋生路

在此之前,北京當局為了穩經濟和穩就業,一度釋放出鬆綁平台經濟監管的信號,也傳出螞蟻金服可望重啟IPO,隨後遭官方與螞蟻方面否認。

不過據路透社22日報導,在一連串的監管打擊後,母公司阿里巴巴和螞蟻正逐步解除彼此之間的業務往來,並各自獨立尋求新業務。

報導提到,這與中共官方不願看到權力集中在特定私營企業集團的手中有關。

據稱,去年11月,螞蟻金服已開始建立自己獨立的內部員工論壇,阿里巴巴員工無法進入,而螞蟻員工也無法再進入阿里巴巴的論壇。今年稍早時候,螞蟻金服員工被告知,他們將被視為外部雇員,不能再申請阿里巴巴的職位。

消息人士表示,螞蟻金服去年停止了其旗艦支付應用中的許多服務,不再使用阿里巴巴的計算服務器。

此外,螞蟻金服與阿里巴巴還成為競爭對手。螞蟻金服的全球跨境支付服務「Alipay+」今年早些時候宣布,與阿里巴巴競爭對手快時尚電商公司Shein合作。而阿里巴巴也正建立一個可能與螞蟻金服競爭的跨境交易工具。

阿里巴巴旗下的螞蟻金服運營著占據中國移動支付最大份額的「支付寶」應用系統,擁有超過10億用戶。

阿里巴巴的兩名高管——聯合創始人蔡崇信和首席技術官李成,是螞蟻金服董事會成員。而在阿里巴巴的38名合夥人中,9人是螞蟻金服高管。

鞏勝利對大紀元表示,螞蟻和阿里巴巴現在想做大可能比較難了,作為馬雲原創的公司,它是個中間環節的公司,都沒有實體,和通常的金融公司還是有很大的區別。現在沒有確定下來怎麼樣往前走。

「現在國有資本已經控股了,所有的動作由國有資本在操縱或者運行,這件事是他們(政府)決定。」

他說中國以前的私營資本發源地,像廣東的順德的企業,基本上由國有資本進行參股,當局這種處理方法,也沒有花更多的錢,但是已經掌握這些企業的資本方向了。「中國的上市公司,包括在香港的上市公司,基本上都從這些方面進行改制。前年就完成了。所以中國最近出現了一些貨幣流通的問題,基本上就是國有大資本造成的。」

螞蟻金服上市計劃在2020年底遭北京意外喊停。

《華爾街日報》等媒體曾報導指,江澤民孫子江志成創辦的博裕資本,以迂迴方式,透過私募基金「北京京管」持有螞蟻股權;前中共政治局常委賈慶林的女婿李伯潭,也通過北京昭德投資持有螞蟻股份。北京當局調查發現,透過持有螞蟻集團股權形成的人脈廣泛的中共權貴小圈子,其中一些人將對習近平構成「潛在挑戰」。

中國經濟學者李稻葵6月3日在一個投資論壇透露,螞蟻集團曾因擁有的複雜而廣泛的人脈與政治影響力,嚇到了「最高層」領導。但現在網際網絡公司的政治影響力已經「歸零」。

鞏勝利6月5日曾對大紀元表示,李稻葵敢這樣說,是因為中共這幾年到現在,基本上完成了對民營企業的參股控制。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王友群:習近平嚴查螞蟻集團劍指誰?
螞蟻集團董事會大換血 新增2女性獨立董事
北京學者:螞蟻集團政治問題嚇到中共最高層
【財商天下】螞蟻董事局大調整 中資海外尋錢匣子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河北公安廳長猝死 帶走多少黑幕?
【秦鵬直播】河北公安廳長劉文璽的真實死因?
【新聞大家談】嚴重被低估的「軍火大國」
【馬克時空】烏克蘭撤退戰 堪比美國長島戰役?!
【思想領袖】國家防疫機器如何崛起
【財商天下】這三個弱點 致加密貨幣狂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