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渥太華6·24】急診室候診時間長

本市醫院的急診室候診時間長,3家醫院位列全省12家最長候診時間醫院榜。(任僑生/大紀元)
人氣: 18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22年06月25日訊】
4醫院候診時間超省平均 3家列全省最長榜單
輕鐵聽證會第二週:系統集成差 測試時間短
5月強對流風暴 保險費加史上排第六
紅燈罰單最多十路口 King Edward居首
停辦兩年重返現場 藍調音樂節獲聯邦千萬資助
房東藉裝修驅逐租客 市府擬定立法規制止
本市沙灘季開始 Westboro今年關閉

 


4醫院候診時間超省平均 3家列全省最長榜單

【記者高潔綜合報導】安省醫療質量(Health Quality Ontario)統計數據顯示,4月病患在安省急診室的平均候診時間為1.9小時,是連續第三個月時間增加。渥太華5家醫院中,4家的候診時間超過2小時,3家位列全省最長候診醫院榜。
渥太華5家醫院中,只有Montfort醫院的平均候診時間低於省平均,為1.8小時。渥太華醫院Civic分院需等2.5小時,General分院等3.4小時。Queensway Carleton醫院平均候診2.8小時,東安省兒童醫院(CHEO)等3.4小時。
無需住院的「低危(low-urgency)患者」在急診科的平均候診時間,Montfort醫院為3.5小時,CHEO為5.4小時,渥太華醫院Civic分院和General醫院分別為4.4小時和5小時。
CHEO前不久剛經歷了一個急診室人滿為患,但床位不足的週末。6月11日,急症室一度有16名患者,最長等待了近48小時才獲得床位。CHEO當時在推特上發長文說:「過去6個星期,我們的病房一直滿員。比平時人數更多、症狀更嚴重的兒童,因為COVID、流感、手術和許多其它原因,需要在醫院過夜,但我們沒有床位。」
CHEO稱,今年5月是急診科有史以來最繁忙的5月,而6月有可能刷新急診患者紀錄。
Windsor地區醫院是4月候診時間最長的安省醫院,需5小時。Hawkesbury and District全科醫院次之,為3.5小時。CHEO、渥太華醫院General分院和Queensway Carleton醫院,都位列安省12家候診時間最長醫院榜。
多個原因導致候診時間長
安省急診室候診時間長,其原因複雜,許多問題在COVID-19疫情前就已存在,但疫情使情況更糟。不少業界人士認為,沒有迅速解決的方案,需要對整個醫療系統做長期修正。
導致候診時間長的一個主要原因,是安省醫院長期滿負荷或超負荷運作,疫情之前就存在病人不得不在走廊上接受護理的問題。此外,那些本應釋放出床位的病人,因為沒有長期護理院或類似機構接收而無法出院,導致床位不足。
醫護人員短缺是另一個原因。安省長期以來就是全國醫護和人口比例最低的省份。安省每十萬人對應609名註冊護士,低於倒數第二名卑詩省的650名,明顯少於魁省的729名,遠低於第一名紐芬蘭與拉布拉多省的982名。
疫情更是雪上加霜。渥太華醫院急診醫生沃勒爾(James Worrall)對580 CFRA電臺表示,疫情讓醫護人員筋疲力盡,不少人選擇離開這個行業。他說:「我們部門流失了很多護士。許多與我們長期共事的人離開了,他們已經到了極限。我們能夠招募到新人,但依然人手不足。我們需要很長時間才能達到新的平衡,無法避免這個問題。」
渥太華醫院護士考恩(Christie Cowan)說,護士過勞正成為一個嚴重問題,而疫情和省府的124號法案使情況更糟。124號法案將護士和其他公務員的工資漲幅限制在1%,為期3年。一些護士因此離開了這個行業,他們感到自己的價值被低估了。
家庭醫生缺乏也是原因之一。安省有130萬人沒有自己的家庭醫生,相較有家庭醫生的省民,他們更有可能去急診室,且就診時往往病情更嚴重,導致病人需要住院的比率上升。
沃勒爾表示,隨著人口老齡化,急診病人的疾病種類也更加複雜。他說:「我們現在有更好的治療方法,人們能夠與慢性病共存。但當你患有慢性病時,你會出現併發症和其它問題。這些問題通常不包括在常規治療內,所以他們來急診室。」病情更複雜的患者需要更多時間來治療,這意味著急診醫生每小時可以治療的患者數量下降。
減少急診室就診病人的數量,是改善候診時間的方法之一,為此需要為人們提供更多就醫選擇。比如,要求家庭醫生提供更多常規工作時間以外的看診時段;設立晚間和週末運營的無需預約診所;省府增加能提供更多醫療服務但所用資源少於急診室的緊急護理中心。
實際上,福特政府在疫前已著手徹底整改安省醫療系統,但因疫情擱置。完成組閣的新一屆政府將如何做,是外界關注的焦點。


輕鐵聽證會第二週:系統集成差 測試時間短

【大紀元綜合報導】省府主導的輕鐵公開調查,開始逐漸深入具體問題。第二週聽證會主要聚焦於輕鐵的系統集成和移交前的全面測試是否未能達到期望值,從而為日後的問題不斷埋下隱患。
OLRT承認系統集成差
輕鐵系統非常複雜,涉及數千個數字設備,它們來自不同的供應商,因此良好的系統集成是保證輕鐵正常運行的關鍵。
總部位於法國的Thales,其加拿大分公司為輕鐵提供自動化信號系統,控制列車的剎車和推進力、車門以及軌道上的傳感器等。聯邦線項目,是Thales首次將信號系統用於低地板(low-floor)列車中。該系統是輕鐵早期部分故障的原因。
在本週一(20日)聽證會上,Thales項目經理伯恩斯(Michael Burns)表示,輕鐵的系統集成由麗都運輸集團(RTG)負責輕鐵建設的子公司OLRT Constructors完成,但「他們完成這項任務時遇到挑戰」。
上週五出席聽證會的OLRT代表霍洛威(Rupert Holloway),2018年5月至2019年5月負責監管輕鐵系統的建設。他承認,OLRT在建設隧道上投入了很多精力,但未能專注於「(系統)集成的挑戰」。
伯恩斯以車門問題為例,說明系統集成的重要性。當時Alstom公司改變了列車上的軟件,如果緊急剎車次數過多就讓列車停止運行,但未通知Thales。輕鐵正式運營後,曾出現一名乘客被車門夾住的事故。原因是Thales的軟件也能測試列車的緊急剎車,並預期如果有障礙擋住車門關閉時,車門會重新打開,但Alstom的軟件阻止了車門重開。原因找到後,Thales修改了自己的軟件。
測試時間短 問題未及早發現
在週二的聽證會上,Alstom代表、列車系統工程師和列車安全驗證師高奇(Lowell Goudge)稱,2019年8月底輕鐵完成移交,但直到同年夏季,該公司才開始多輛列車同時運行。當調查委員會律師問他,是否認為輕鐵系統測試時間非常有限時,他給予了肯定回答。他還表示,如果測試時間更長,或可以發現後來困擾新系統的諸多問題。
當天作證的OLRT代表伯傑龍(Jacques Bergeron),2014年至2018年負責Thales和Alstom系統的輕鐵集成。他證實,Alstom未能完成預期的列車測試。該公司原計劃2016年底,在聯邦線東端約4公里的雙軌道上進行列車測試,但1年後,才在測試場一段不長的軌道上,首次完成了2輛列車的測試,主要原因是軌道交貨延遲。伯傑龍承認列車測試「是個大問題」。他還說,兩條鐵軌之間的距離比設計值少了幾毫米,造成列車起落架「問題不斷」。
高奇稱,一些問題是是所有人都知道的,比如列車容易掉電,從而造成可運營列車數量不足。這個輔助電源問題,至今尚未完全解決。早期出現的車門過於敏感,即如果有人試圖阻止車門關閉,列車就會停止的問題,也是市府知曉但有意忽略的。列車駕駛室的玻璃門因為容易開裂,換上了丙烯酸門,但這種材料易燃,達不到標準。
Alstom列車的問題
圍繞著Alstom列車的問題也不少。在上週四的聽證會上,Alstom輕鐵產品總監德克萊克(Yves Declercq)表示,公司在聯邦線列車的設計上「突破了極限」。市府希望每小時雙向運載2.4萬名乘客,並且乘客人數或在2030年後翻倍,但這個「特殊」要求,更適合地鐵而非輕鐵。
聯邦線使用的Citadis Spirit列車,是基於法國Nantes等地使用的Citadis Dualis車型改造的。Dualis的低溫極限是零下25攝氏度,不符合渥太華冬季要求,且北美的電軌標準與歐洲不同。Alstom為北美市場開發的Spirit車型,車身過長。當時Alstom的冬季技術只用於在瑞典和俄羅斯使用的車型。
換言之,不存在符合市府要求的現成的輕鐵列車。德克萊克稱,市府早在2012年就知道這一點。Alstom在設計聯邦線列車時「突破了極限」,這也部分解釋了為何後來出現了通常不會出現的列車故障。但市府聘請的律師加德納(Jesse Gardner)指,Alstom沒有向市府說明列車要求處於輕鐵列車所能達到的極限的事實。
除了設計,Alstom最終還不得不在渥太華完成了列車生產,儘管公司認為所用勞工缺乏必要技能,為的是方便市府向上級政府申請資助。
另一個問題是軌道。Alstom稱聯邦線的軌道「不合規」,造成了2021年8月的脫軌事故。德克萊克承認Dualis列車出現過列車軸斷裂問題,但渥太華出現同類事故的的時間過早。
Alstom自己的專家認為,是不合規的軌道對車輪造成壓力和磨損,最終導致車軸斷裂。但RTG不同意這個「初步結論」,認為調查沒有第三方專家的參與。


5月強對流風暴 保險費加史上排第六

【記者李華明編譯報導】加拿大保險局(IBC)近日稱,5月21日造成大面積停電的強對流風暴,其造成的保險理賠費超過8.75億元,在加拿大史上排名第六。
據《渥太華公民報》報導,保險局在近日的一份聲明中表示,根據災難指數和量化公司(Catastrophe Indices and Quantification Inc.)的估算,5月21日的強對流風暴,安省的保險費超過7.2億元,魁省1.55億元。
保險局稱,損失主要來自大面積的破壞(包括斷電),以及造成的死亡——本市至少5人,安省至少10人因此喪生。風暴造成的損失,保險公司通常會根據房屋、商業地產和汽車保險政策予以理賠。
保險局在聲明中表示:「根據保險理賠額,該強對流風暴(造成的損失)在加拿大歷史上排名第六。這提醒我們,氣候變化給加拿大社區帶來的危險在增長。IBC將一如既往地倡導國家適應策略,它將導致明確的短期措施的施行,以改善加拿大的氣候防禦能力。各級政府必須採取緊急行動優先投資,以減少這些惡劣天氣事件給家庭和社區帶來的破壞。」
保險局列出了加拿大10大保險費最高的自然災害,其中8起發生在2011年及以後。保險費以2021年加元為基準進行了調整。
1. 2016年,Fort McMurray森林大火,40億元;
2. 1998年,東部冰暴,23億元;
3. 2013年,阿爾伯塔省南部洪水,18億元;
4. 2020年,阿爾伯塔省雹暴(hailstorm),12億元;
5. 2013年,多倫多洪水,10億元;
6. 2022年,安省-魁省強對流風暴,8.75億元;
7. 2005年,多倫多洪水,7.8億元;
8. 2018年,安省風暴,6.95億元;
9. 2021年,卑詩省洪水,6.75億元;
10. 2011年,Slave Lake火災,6億元。
更多信息,可參閱保險局網頁www.ibc.ca/on/disaster/wind.


紅燈罰單最多十路口 King Edward居首

【記者李華明編譯報導】市府「Open Ottawa」網站的數據顯示,去年本市發出53,956張闖紅燈罰單,遠高於2020年的逾35,000張。10個罰單最多的路口中,King Edward大道和St. Patrick街路口的罰單最多。
據CTV報導,King Edward上的3個路口,共有8,500張罰單。其中,King Edward南行線和St. Patrick街的路口,去年有5,868張罰單,是本市紅燈罰單最多的路口。2020年和2019年,該路口分別有3,202張和4,739張罰單。King Edward北行線和St. Andrew街的路口,去年有2,529張罰單;King Edward北行線和Besserer街的路口,去年12月發出137張罰單,這也是該路口紅燈攝像頭在去年唯一啟用的1個月。
位於紅燈罰單數前五位的另3個路口是:Russell路南行線和St. Laurent大道的路口,Walkley路西行線和Don Reid道的路口,Hunt Club路東行線和Downpatrick/McCarthy路的路口,分別為3,184、2,893和2,536張。
「Open Data」共包括了68個安裝了紅燈攝像頭的路口,其中3個攝像頭去年全年沒有任何罰單。闖紅燈的罰金是325元,包括一項服務費和一項受害人附加費,罰單的接收人是肇事車輛的註冊車主。
2021年紅燈罰單最多的10個路口為:
1. King Edward大道南行線和St. Patrick街路口,5,886張;
2. Russell路南行線和St. Laurent大道路口,3,184張;
3. Walkley路西行線和Don Reid道路口,2,536張;
4. Hunt Club路東行線和Downpatrick/McCarty路路口,2,536張;
5. King Edward大道北行線和St. Andrew街路口,2,529張;
6. Kent街北行線和Arlington街路口,1,957張;
7. Carling大道東行線和Iroquois路路口,1,524張;
8. Prince of Wales道北行線和Hogs Back路路口,1,462張;
9. Bank街北行線和Riverside道路口,1,388張;
10. Berrigan道北行線和Wessex路路口,1,211張。
2021年紅燈罰單最少的5個路口為:
1. Hawthorne路北行線和Leitrim路路口,43張(1-6月);
2. Carling大道東行線和Island Park道路口,53張;
3. March路東行線和Carp路路口,170張;
4. Jockvale路東行線和Strandherd道路口,174張;
5. Cyrville路西行線和Innes路路口,180張。


停辦兩年重返現場 藍調音樂節獲聯邦千萬資助

【記者李雲兮編譯報導】將於7月重返LeBreton Flats的渥太華藍調音樂節(Ottawa Bluesfest),獲得了聯邦政府近千萬元的資助。
據CTV報導,因為疫情,藍調音樂節取消了其2020年和2021年的活動。音樂節執行董事莫納漢(Mark Monahan)稱,此次聯邦總計980萬元的資助,將幫助他們以比疫前「更大、更好、更強」的姿態回歸。
他說:「政府的這筆撥款,使我們能夠從中斷的地方繼續前行。過去兩年,我們在經濟和情感上都面臨巨大挑戰。這筆資金,將確保音樂節在未來幾年中的健康生存。」
今年,藍調音樂節計劃將其主舞臺區從加拿大戰爭博物館的通常位置,延伸到附近的Sir John A. Macdonald Parkway,還將新增一個活動舞臺。
聯邦經濟發展署南安省負責人雅切克(Helena Jaczek)說:「這意味著更多的人能夠參加和享受表演,同時幫助藍調音樂節繼續吸引頂尖人才。」
除了藍調音樂節,聯邦還宣布為本市3個旅遊企業提供超過25萬元的資金,它們是Alicja Confections、Escape Tours and Rentals和Haunted Walks。


房東藉裝修驅逐租客 市府擬定立法規制止

【記者高潔編譯報導】市府正在考慮制定新法規,不允許多單元出租物業未經許可改作它用,以制止房東以裝修為藉口漲租金、驅逐老租客。
據CTV報導,近日提交給市規劃委員會和市社區及保護服務委員會聯席會議的報告中,將「裝修逐客」(renoviction)定義為,房東對出租物業進行裝修時將現有租戶驅逐,裝修完成後用那些願意支付更高租金的租戶取代被驅逐的租戶。
早在2020年11月,市議會就指示工作人員考察所有可用於防止或禁止裝修逐客行為的市政工具。該報告稱,雖然完全禁止所有這類行為不在市政當局的許可權範圍內,但他們已經確定了「一種潛在的工具」,可防止可負擔的出租單元進一步流失。
工作人員發現,《市政法》允許市府「禁止在未經許可的情況下,將擁有6個或更多單元的住宅類出租物業轉作其它用途」。這項權力將防止住宅單元或建築物改為商用或共管公寓,除非獲得市議會的許可。
報告建議委員會準備一份提案,探討制定新法規的可行性,以禁止未獲市府頒發許可證的情況下,全部或部分拆除或轉換擁有6個或更多單元的住宅和出租房屋。報告說,每個住房單元都很重要。
報告還要求委員會,敦促市長致信安省政府要求更新《住宅租賃法》,以「進一步防止和禁止裝修逐客事件,保護現有租戶和可負擔住房的存量」。


本市沙灘季開始 Westboro今年關閉

【記者李雲兮編譯報導】渥太華的公共沙灘上週末已對外正式開放。由於施工,Westboro沙灘今年整個夏季都關閉。
據CTV報導,從上週六(6月18日)開始,每天上午11點至晚上7點,Britannia、Mooney’s Bay和Petrie Island沙灘都有救生員現場監護。
唯一例外的是Westboro沙灘。該沙灘歸國家首都委員會(NCC)所有,市府負責運營。目前那裡正在進行重建工作,包括翻新救生員空間;在現有的涼亭中新建洗手間/更衣室,以滿足無障礙設施標準等。沿多用途通道的公園景觀和通道的安全性也將得到提升;停車場將移至Sir John A. Macdonald Parkway的南側。
隨著夏季正式開始,全市55個淺水池將於未來一兩週開放,現場也會配備救生員。其相關地點、開放日期和時間,可查閱市府官網。
加蒂諾公園6個NCC擁有的沙灘已於上週五正式開放。救生員將在O’Brien、Blanchet、Breton、Parent、Smith和La Peche Lake沙灘監護。由於水位高,Leamy Lake沙灘現保持關閉,直到另行通知。

責任編輯:朱莉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