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白宮新聞祕書:大媒體對新聞的壓制和偏見

人氣 524

【大紀元2022年07月29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梅橙縣報導)這是一個信息爆炸的時代,人們從未像現在這樣獲得大量和豐富的消息,但又感覺非常地缺乏真實的信息。根據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2019年分析,超過70%受過教育的民主黨人認為,媒體滿足了他們的需求,但大約58%的美國人認為大媒體不了解他們。

前白宮新聞祕書福克斯新聞撰稿人阿里‧弗萊舍(Ari Fleischer)認為,那是因為一群受過大學教育的民主黨媒體人在自說自話;因為自由的美國媒體一直在錯誤地報導新聞;太多的大媒體對美國人民表現出的蔑視,是造成這個國家兩級分化和分裂的主要原因。

7月26日晚,弗萊舍應邀在尼克松圖書館演講並為其新書《壓制、欺騙、勢利和偏見:為什麼新聞界如此錯誤——而且毫不在乎》(Suppression, Deception, Snobbery and Bias: Why the Press Gets So Much Wrong-and Just Doesn’t Care)簽名,對於他的講話,聽眾們不時地爆發出笑聲或鼓掌表示認同。

2022年7月26日,前白宮新聞祕書福克斯新聞撰稿人阿里‧弗萊舍(Ari Fleischer)在尼克松圖書館介紹他的新書《壓制、欺騙、勢利和偏見:為什麼新聞界如此錯誤——而且毫不在乎》(Suppression, Deception, Snobbery and Bias: Why the Press Gets So Much Wrong-and Just Doesn’t Care)。(李梅/大紀元)
2022年7月26日,前白宮新聞祕書和福克斯新聞撰稿人阿里‧弗萊舍(Ari Fleischer)在尼克松圖書館為他的新書《壓制、欺騙、勢利和偏見:為什麼新聞界如此錯誤——而且毫不在乎》(Suppression, Deception, Snobbery and Bias: Why the Press Gets So Much Wrong-and Just Doesn’t Care)簽名。(李梅/大紀元)

媒體人的變化

弗萊舍在喬治‧沃克‧布什(George Walker Bush,小布什)總統時期擔任白宮新聞祕書。「我喜歡站在白宮的講台上,處理記者們提出的最聰明、最敏銳,或者憤世嫉俗和消極的問題。」他說。

根據第一修正案,記者們可以提出任何他們想要問的問題,「我的職責就是在拔河比賽期間,在國家委員會每天的檢查下,堅持立場,為我深信不疑的總統和政策辯護。」弗萊舍說,因為布什是共和黨人,「記者更傾向於問一些最難、最糟糕和帶有偏見的問題,他們很自然地這樣做」。

回到二十多年前,媒體人士說他們的工作是忠誠於「真理、客觀和公平的」,但他們大多數人是民主黨或民主黨的選民,帶有明顯的政治傾向。

從2016年川普擔任總統開始,媒體給了他「殘酷、不公平、帶有偏見、錯誤和有害的新聞」,弗萊舍說,「他們現在甚至不再假裝(忠誠)了」。弗萊舍在2016年沒有投票給川普,但在2020年投票給了川普總統,他認為:「川普總統的政策對美國非常有幫助、非常高明。」

弗萊舍說,那些大媒體沒有報導事實和真相,當他們編輯一個又一個錯誤的故事後,「他們沒有撤回、沒有道歉。他們從不向川普總統道歉,他們從不向被傷害的人們道歉。然後那些人會聯繫下一個匿名的消息,繼續編造故事。」

「我們需要向當權者提出尖銳的問題,不僅僅是一些人,而是對所有的執政者;不僅僅是幾個問題,而是經常性的、建設性的批評,所做的一切應該為了國家的改進和利益。」弗萊舍說。

2022年7月26日,前白宮新聞祕書和福克斯新聞撰稿人阿里‧弗萊舍(Ari Fleischer)在尼克松圖書館介紹他的新書《壓制、欺騙、勢利和偏見:為什麼新聞界如此錯誤——而且毫不在乎》(Suppression, Deception, Snobbery and Bias: Why the Press Gets So Much Wrong-and Just Doesn’t Care)。 (李梅/大紀元)

分裂之後

這幾年來最大的一個變化是美國人在立場和觀點上處於兩級分化和分裂的狀態,弗萊舍認為,其主要原因是媒體高管、主播和網絡執行官造成的。弗萊舍說:「這對我們的民主來說是可怕的,這對於我們的民族團結是可怕的。」

弗萊舍舉例說,在白宮新聞發布會上,通常有一位保守派的媒體記者進去,同時就會有12名民主黨的記者,那麼做出來的新聞就會陷入越來越狹隘的意識形態之中。

當大媒體主要是由受過高等教育的民主黨人在講述故事時,如果你是高中學歷的民主黨人,那麼媒體人不了解你;如果你是獨立人士,媒體人不會理解你。「幾十年來一直如此」,弗萊舍說,這是新聞教育學院培養出來的,學校越來越多地關注「社會正義、平等和多樣性」。

當大媒體報導瓊安‧露絲‧貝德‧金斯伯格(Joan Ruth Bader Ginsburg)大法官去世時,將其稱為「正義的先驅」,而對安東寧‧格雷戈里‧斯卡利亞(Antonin Gregory Scalia)大法官去世的報導,則是「最高法院的自由派讓保守派感到沮喪」。斯卡利亞大法官被認為是二十世紀最有影響力的保守派大法官,主張按照憲法的原意理解,而不是按照不斷發展變化的社會標準來解讀憲法和法律,他被追授「總統自由勛章」。

2020年11月美國總統大選日的那個週末,美國兩大媒體在報導拜登獲勝時,分別加上了英國倫敦的煙花和法國大教堂鐘聲的畫面,受到世人的嘲笑。它們與美國的大選無關,倫敦人在慶祝一個已經有500年歷史的節日,而法國教堂的鐘聲是人們在做彌撒。媒體還掩蓋了從阿富汗撤軍的真實情況,還有許多不真實的報導。

弗萊舍的《壓制、欺騙、勢利和偏見:為什麼新聞界如此錯誤——而且毫不在乎》一書在《出版商週刊》(Publishers Weekly)上排名第六,在《華爾街日報》上排名第八;在亞馬遜網站上,76%的購書者給出5星,13%給出4星。一位不以黨派而是依據候選人能力投票的讀者留言:這是一本每個公民必讀的書,無論他們是什麼黨派,都能從中學到一些東西。

弗萊舍在其中一章中追溯了從70年代到今天新聞業的墮落,但是令人興奮的變化是公民記者的崛起,一些年輕的保守派在社交媒體上傳遞著真實的消息。「這也是大媒體正在衰落的原因」,弗萊舍表示,「現在的趨勢是保守派媒體正在蓬勃發展,而主流大媒體正在走向消亡。」◇

責任編輯:李欣#

相關新聞
從洛威高中「教育平權」失敗說開去
淺談美國公立教育面臨的三重威脅
民調:美兩黨選民結構發生重大變化
【名家專欄】加州社區學校推社會主義教育
最熱視頻
【晚間新聞】軍中高官密集死亡 中南海祕不發喪
【中國禁聞】中國第二波感染高峰降至 兩類人高危
【全球新聞】北京查血清抗體 民眾擔憂被「配型」
【時事金掃描】解密中共間諜氣球飄美國路線圖
【菁英論壇】胡鑫宇案背後的「器官特供基地」
【環球直擊】美加發現中共間諜氣球 布林肯推遲訪華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